2010春澳门游

      陈贤庆

     

自从开放了澳门自由行,我已去过澳门几次,有自由行的,也有跟旅行团的。但是,从来没有在澳门住过,原因嘛,多是澳门地方较小,一天参观下来,也差不多了,可以当天即回家。但是,这毕竟有遗憾,一是没有领略到澳门这座很有特色的小城的夜景以及夜生活;二是以前去的地方,都是容易到的,或者是游客必到的,如大三巴、妈祖庙、葡京酒店等,澳门其实还有不少地方,不容易去到,也很有意思的。

20103月,这两个遗憾可以弥补了。友人高行请我到澳门一行,晚上就住在他澳门的家。

                                      

325日,周四,晴朗,稍凉。上午,老高开车,带上老朋友黎池荣到石岐接我。车子沿着广珠高速公路,很快到达珠海的拱北。在拱北放好车,用了半小时左右,我们即过了关。老高、老黎二友边过关边回忆,80年代,去一趟澳门是何等的艰难,尤其是在澳门买了诸如电视机、电冰箱等,推着过关回拱北,更是何等的艰难。现在,这种情景看不到了,反而是澳门人过关到珠海和内地去购物或工作的更多。

过关后,老高的妹夫黄牟信已在等待,驾车带我们到圣约瑟修道院。老黄是土生土长的澳门人,驾着车,熟练地在澳门窄小的街道中行驶。至于为何到圣约瑟修道院?原来,老高的叔叔在这修道院中当神父;老高的父亲也在那修道院服务多年,现在正在那里等候我们。这就引起我的兴趣,因为我还没有正式接触过神职人员,也还没有正式参观一所修道院。

到了圣约瑟修道院大教堂的门口,我见到了鹤发童颜的两位老者,就是高伯高仁山和高天予神父。

澳门被称为“天主圣名之城”,有许多大小教堂和修道院,圣若瑟修院是重要的一处,建于1728年,是仅次于圣保禄学院的澳门最古老的教育机构,又被喻为东方传教士的摇篮。修院内之圣堂于1746年兴建,1758年落成,规模仅次于圣保禄教堂(大三巴)。圣堂现存圣方济各·沙勿略的手肘骨。沙勿略是第一位到远东传教的天主教教士,1552年逝世于澳门附近的上川岛,被教会封为传教主保。

高天予神父,生于1925年。原名勇谋,又名声显,学名寿山(石岐有寿山里)。童年少年时,高天予在父亲高介石创办的植秀学校读小学至毕业。因父亲是天主教徒,受其影响,高天予少年时即憧憬当一位神父。19388月,日军入侵广东,时局动荡。13岁的高天予随着教堂神父到了澳门,进入圣若瑟修院修道。这也意味着,这位13岁的少年,今后就是将自己的一生贡献给天主。

高天予在圣若瑟修院先后完成了中学及大修院神哲学的课程,获得大修院神哲学学士学位。1950年,被派回石岐天主堂实习一年。1950年底,高天予神父重回澳门,等候分配工作。不久,澳门关闸封锁,内地人不能随便进出澳门。高天予神父说,这是神的指示,让他回到澳门,如果留在石岐,是很难想象会有什么遭遇的。如邓以明,香港人,解放前任广州天主教教区主教,解放后坐牢22年,文革结束后才被释放。

于是,高天予留在澳门,1951113日,高天予晋铎,正式升任神父。晋铎后的16年内,高天予神父出任修院修生督学,宝血会初学院牧灵工作,兼任教于山顶仁伯爵医院附设之圣辣菲护士学校,专授护士伦理。

1966年初秋,奉故戴维理主教之命,牧养路环传教区,并掌管圣方济各寄宿学校。1967年,任真原小学校长,并奉委为花地玛堂区主任。上任之初,即筹建新堂,1968127日落成,即今美轮美奂的花地玛圣母堂。19671988年在花地玛堂区服务期间,高天予神父还在该区创建了天主教殡仪馆和逾越园,为澳门教友提供了最佳的丧葬服务场所。这期间,高天予升为红衣神父,任澳门教区参议。

1988年冬,奉林家骏主教令,63岁高龄的高天予神父出任圣若瑟教区中学校长。澳门圣若瑟教区中学创办于1931年,是教会办的中学,学生恐怕多是天主教徒,但毕业后不一定从事宗教工作。从1988年到2000年,高天予神父当了12年校长,多少毕业生啊!高天予神父所栽培的桃李,也应是遍及全世界的。1996年,率圣若瑟教区中学校教育考察团到江浙考察。1996年,国家宗教局叶小文局长率团视察了圣若瑟教区中学,高天予以校长身份接待了叶局长一行。高天予在澳门当神父60多年,可以说一生服务于圣若瑟修院及圣堂,直至今天,仍生活和服务于修院内。

如今的圣约瑟修道院,已经是一个天主教的博物馆。高神父和高伯高仁山带着我们,细细参观修道院内的展览馆。馆内有不少保存了几个世纪的文物,如旧照片、《圣经》、圣诗唱本、历任主教的画像等。尤其令我惊讶的是,墙壁上有不少表现宗教故事内容的油画,都是出自高仁山先生之手。原来,高仁山先生也是天主教徒,原为中学教师,1980年移居到澳门后,仍从事宗教和教育事业。先在高天予神父主持的花地玛教堂任文书十年,后又在高天予任校长的圣若瑟教区中学当行政中心助理十年,直到2000年,高先生才正式退休。高先生除了是教育工作者,还是一位美术爱好者,擅长油画与人物素描。在这二十多年间,他画了大量以天主教圣经内容为题的油画作品以及历史人物素描画。我们在修院参观时,看到挂在墙上许多的油画和素描作品,都是出于他的画笔。他的画都没有落款印章等,我曾问其故,他说,为教会服务,可不必留名啊。兄弟俩为充实圣若瑟修院及圣堂的设施,的确贡献良多。

圣若瑟修院及圣堂规模很大,我们在高家兄弟的带领下,参观了各展览室、大型的管风琴、主堂、钟楼、唱经楼、花园等。接近中午之时,高天予神父忽说要离开,到小礼堂去为教友主持弥撒。我感兴趣,亦跟随前往。到了小礼堂,见到里面有十余位教友,正在听一位年轻的神父在讲圣经故事。高天予神父则坐在一边。令我感到吃惊的是,年轻的神父说着标准的普通话,而且口齿非常准确伶俐,语气又是十分和蔼可亲!而那位年轻的神父,更是一位标准的美男子,加入演艺界也会很轻易获得“男一号”的,然而,他却是一位终生要过独身生活的神父!事后打听,更让我惊讶,这位丁神父来自内地的重庆,是神学院的学生,现在来圣若瑟修院进修,如同别的大学生留洋读硕士、博士一样。八十多岁的高天予神父,显然起着以老带新的作用。从眼前的丁神父,我可以想象到1950年在石岐天主堂实习的高天予神父;又从丁神父,想到数十年后,莫非他也变成现在的高神父一样?

       

参观完圣若瑟修道院,已是中午。老黄将高伯、高神父、妻子即老高的妹妹等接到凯旋门酒店餐厅吃午饭。这是一家高级酒店、高级餐厅,装潢与内地的四星五星酒店的餐厅差不多,食物也相同,不过时精致些,价格肯定也昂贵。

午饭后,高妹与妹父带我们到附近的永利酒店。因何?原来,那酒店大堂内有一棵“发财树”,值得一看。我纳闷,树怎么能长在酒店的大堂内?到了那里,才知道那是一棵很奇特的“树”,我甚至难以用文墨去描绘它!原来,这酒店由美国人投资兴建,也称永利澳门赌场,在圆形大厅内,设有发财树表演节目。大厅的穹顶雕塑着中国十二生肖图案,随着音乐响起,和地面凸起的半球同时打开,巨型水晶灯缓缓落下,黄金打造的发财树冉冉升起,逐渐对接。在变幻绚丽的灯光闪烁下,发财树亦以四季之态旋转,变换着色彩,与水晶灯相映成趣,其富丽堂皇之景象,令人目不暇接。是谁有这样的创意和想象啊,我真服了他了!就因为有了这棵树,令游客络绎不绝到来参观。而这些游客,也是潜在的赌客,这一招,也是“够阴”的!

之后,老黄开车载着我们到西洋坟场去。此坟场就在城市的中央,坟场的四周就是民居,这在内地的城市不可多见。不过,这坟场并无阴深恐怖的感觉,只有庄严肃穆的气氛。老高在他的祖父的墓前献上一束鲜花。

在此,顺便也写写他的祖父高介石先生。

中山沙溪豪吐,是著名的侨乡。乡民为高姓。1890年,高介石出生。高介石原名赞元,又名玉鼐,字伟才,号耿夫。幼时,高介石在乡间隆都学堂读书,清宣统二年奏奖第二名廪生,后到广州求学,在广府旧制中学毕业。上世纪初,在沙溪豪吐村设私塾授徒。民国成立后,尤其是新文化运动期间,他在乡间开设养正学校,任校长;后又任亨里学校校长。此时的高介石,接受新文化的影响,所主持的亨里学校,与旧私塾已完全不同。

1918年后,高介石移居石岐镇西区罋菜塘,后迁太平路高家基附近,并接受天主教洗礼,租借附近的何家祠堂创办新型学校植秀学校。妻子刘展坤,沙溪溪角人,生于1893年,与高介石育有二子五女。1923年,儿子高仁山出生;1925年,次子高天予出生。刘氏有文化,亦在该校任教。1935年,植秀学校迁到龙母庙街。学校的围墙对面,就是当时的启发学校。植秀学校虽然是私立学校,但办学规模日渐扩大,有10个班,教师15名,鼎盛时期,曾在蒌园杨家祠开办分校。植秀学校有自己的校歌,歌曰:“秀士翩翩把袂来,校名植秀育英才。时雨春风赖培植,教坛钟动讲堂开。挹西山,览胜景,波扬锦海净尘埃。学海无涯勤是岸,鹏摶九万奋春雷。”看来,植秀学校培养的,并非“秀才”,而是胸怀大志、心忧社稷的英才。

1938年,高介石先生在东门街深巷协助安普灵神父开办普灵小学。普灵小学的创办,和一位葡萄牙传教士安普灵神父有关。

安普灵神父约1906年出生于葡萄牙亚速尔群岛。年轻时到澳门天主教神学院学习,成为一名神父。1936年,安普灵神父被派到中山石岐传教。通过广泛与当地教友及社会人士接触,很快便克服了语言上的障碍,因而交游甚广,人际关系良好。1938年,安普灵神父联络当地教育界人士,而主要的就是高介石、李式九等,在石岐深巷旧教堂创办了一所教会学校普灵小学,从幼儿班到小学六年级八个班,教师12人,教学设备齐全。从一张拍摄于1940年安普灵神父与教师合影的照片中,我看到了高介石、高仁山父子,以及刘一心神父、李式九、高棣康等。

不久,安普灵神父又在孙文中路小德堂旁空地,筹建一间颇具规模的圣堂,并恭请澳门主教高若瑟莅临举行奠基典礼。当时教友云集,盛况空前。高介石亦参与协助筹建工作。经过一段时间的建造,圣堂完工,这就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石岐天主教堂。此后,每逢瞻礼节日,这教堂便成为中山县天主教徒主要活动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