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120周年纪念日

                                    陈贤庆

    20131226日,为已故领袖毛泽东诞辰120周年纪念日。屈指一算,毛逝世也37年了。这37年来,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是按毛的意愿变的,还是与他的意愿相反变的?这个问题容易回答:当然是后者。没有邓小平等领导人果断结束文革、拨乱反正、实行开放改革,怎么会有今天的变化?国人怎么会有言论自由,能够自由择业,能够自由迁徙,能够外出旅游,能吃上大餐、看上彩电、用上手机、坐上高铁?……是变好了,还是变坏了?这个还不好说,尚有部分人还怀念“以阶级斗争为纲”“工人阶级领导一切”“知识青年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要斗私批修”那个“火红的年代”,不时回味着那“激情燃烧的岁月”。当然,有不少人会不满当下的贪官,不满物价飞涨,不满环境污染,不满退休金微薄……而希望回到“公平的年代”。

    今年这120周年,当局如何去安排?我也曾猜测:会不会大搞?像邻国金三代一样?幸而,并没有这样的安排。那天,中央领导到纪念堂鞠躬坐像瞻仰遗容,接着开了一个座谈会,总书记作了长篇发言。那天,我注意新闻,韶山有来自各地的悼念民众;长沙橘子洲公园和井冈山多了不少游客;晚上,我注意各电视台,除了央视放了一个纪念的电视片,湖南卫视搞了一场怀念晚会,放了电影《毛泽东》,其他电视台大都在“莺歌燕舞”:唱歌的,球赛的,相亲的,调解的,寻亲的,军事的,旅游的,曲艺的,当然少不了林林种种的电视剧……毛如在堂内得知,如今的电视节目如此丰富多彩,并非只得“八个样板戏”,不知有何感想?

    纪念活动,一天,仅此而已,很好!

    毛作为一位政治家,不可能受到所有人的爱戴。在120周年的日子,也绝不会所有人都出自内心去怀念他的。我就看到一位共产党的退休高级干部有如是说法:“我为什么不参加120周年纪念会?我想起文革上千万人惨遭迫害,被株连家庭人数达一亿人。我想起一千七百万知青上山下乡,许多人留下难以平复的伤痛。我想起三年自然灾害‘三分天灾,七分人祸’,上千万人蒙难的人间悲剧。我想起反右派运动,五十万知识分子被打成右派。我想起庐山会议的彭德怀,想起万千与他相同命运的开国功臣们。我庆幸没有生活在父母和他们的战友们舍生忘死保住的金氏王朝,纪念会我可以自由选择说不。没有救世主,圣诞节快乐就好,祝福我们的中国。”

    对此,一位香港学者有不同意见:“人各有志,每人都可以选择不同的方式追思过去的岁月。对于毛泽东这样的伟人,我们敬畏有加,君子之过,如曰月之蚀。扬弃毛泽东的错误,便是中国的前途,任何真正伟大的机制,必植根于本民族的深厚文化。我看不出,把老祖宗骂得一钱不值的人会有什么出息?文革中,我们红卫兵打倒孔家店的教训,难道不深刻?毛泽东代表了一种文化,一种理想,我们这代人可能还未有能力彻底评毛。但我们毫无疑问生活在他所开创的时代里,享受他所奠基的共和国的荣耀和地位。我们没有理由不纪念他。一如各国人民鲜有忘记国父,咒骂国父的。谨此一见。”

    对此,高级干部反驳道:“你错了,不能说毛泽东代表了一种文化,只能说他善用了一种文化,导致这种文化今天仍有它的生存天地,但这不是我们华夏民族之福。毛泽东无疑是一个历史伟人,因为他开创了一段历史,这点大家不会否认;但他也是一个历史罪人,因为他造孽了一段历史。毛泽东决不是国父,称得上国父只有一人是孙中山,两岸及全世界华人都能接受。文革后我们的国家之所以能够‘拨乱反正’,就是果断清除了毛泽东的恶劣影响,果断地改革开放,才走到了今天。中华民族是一个伟大的民族,这个民族既然有能力‘拨乱反正’去开创新历史,怎么就没有能力去评毛,为什么仍要去崇毛。我们这代人一定能‘以史为鉴’,一定能彻底地摆脱毛泽东的阴影,让国家走向真正民主、自由的未来。‘人民是真正的英雄’,这句当年毛泽东倡导的话,正是我们这代人今天弃毛扬新,迈向未来的力量。”

  香港学者认为,之所以产生毛现象,是共产党的权力缺乏制衡:“没有制衡的权力会产生腐败,没有制衡的决策会违背社会发展,这是最简单不过的政治常识。中国的‘集体领导制’不是现在才有,已经实施60多年了,它的优劣表现人民自有评价,历史也有公论。人们不会忘记,正是在这种‘集体领导制’下,毛泽东可以推行‘三面红旗’,造成一幕又一幕的人间悲剧;他可以发动‘反右倾主义’运动,把伸张正义的彭德怀元帅拉下马。他为把国家主席刘少奇拉下马,可以发动一场‘文化大革命’,让国家经济面临崩溃边缘……这一幕幕的沉痛的往事,不恰恰就发生在‘集体领导制’的中国大地上吗?毛泽东怎么说也算是一位高人,尚且会有如此重大的历史过失,何况他之后的各代领导人?何谓‘以史为鉴’,难道不值得我们反思吗?政治体制应不应改革,社会制度何优何劣,这样大是大非的问题,历史一定会有公论,它不是某个领导人的意志可以决定,更不是一个学者的观点可以左右的,‘群众是真正英雄’,毛泽东的这句语录正是今天中国民意和国情的真实写照。”

    争论应该还在继续。我觉得两人之说,都有一定道理。毛值不值得纪念?值不值得每年或逢510都来搞搞纪念?既要纪念,又说些什么好?记得一两月前,我所在的诗词组织布置理事以上的会员都要提供一首纪念的诗词,我感到为难,不知如何写才得体。最后,弄了如此的四句:“往事追怀百感生,神州史册记征程。凡人去后如烟灭,谁个于今总论争?”这首立场不清晰的诗,没有选入期刊,是我意料中事。

    领袖人物如果完美无缺,那多好!即使有些不很严重的缺点错误,也很正常。但是,如果在一个很长的时期,为国家前进指引了一条完全错误的道路,所制定的方针和政策给数亿人民带来长期的精神苦难和物质的短缺,尽管他经常书写“为人民服务”的字幅,电视片中也常有他柱着木棍走进群众之中的情景,也还是很难获得后世绝大多数人民发自内心的永远的爱戴和怀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