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快人心后之随想

陈贤庆

阳江市两大黑恶势力被铲除,人心大快。但是,两黑帮可以为害一市十余年,这就值得深思了;铲除这两黑帮,要酝酿和策划两年时间,这又值得深思了!抗日战争也只打了8年;解放战争也只用了3年半时间啊!如此想来,不写不足以平伏心情,毕竟,阳江市也是我的祖籍,那里还有我的不少父老乡亲啊!于是,晚饭后,我便坐在电脑前,构思并写作此文。

阳江市,位于广东省之南部,广州与湛江之间。过去,阳江有不少物产享誉国内外,如刀具、漆器、豆豉、海产等;近年,还有个风筝节;当然,阳江也称诗书画之乡,关山月、黄云、苏天赐、阮退之等大家不可不提。

按照阳江的地理环境与人文环境,在改革开放的时代,应该建设得很好。然而,阳江的建设步伐以及社会现状,人民并不满意,原因可能多方面,但是,黑帮横行,邪气压正,以至社会不和谐,治安不稳定,人民不安居,职工不乐业,这应是最主要的原因!

阳江两黑帮是如何覆灭的?

据报载,在秘密准备近两年后,1121日晚7时许,由公安部一副部长亲自带队指挥,数百名全副武装的公安干警和武警,包围了阳江市东风二路的海陆空四季火锅城,将横行阳江十余年的两名黑老大林国钦、许建强一举抓获,同时被抓获的还有林、许的妻子及两个涉黑团伙中的多名重要马仔。据权威人士透露,阳江市某副市长及多名当地公安机关干部也被警方带走。这一仗打得漂亮,无需虚构加工,即可拍成一部精彩的“警匪片”。

但是,令笔者和许多民众不解的是,两个黑社会团伙,为什么要让它们横行阳江市十余年才将它们消灭?是政府和警方不知情吗?笔者的祖辈以及父亲都安葬在阳江家乡。去年清明时节,我们几兄弟回乡扫墓。我们看到阳江城区也算热闹繁华,心感欣慰,然而,亲戚们却忧心忡忡,更多的是谈及阳江市的“黑暗面”,尤其痛恨横行霸道的黑社会势力。

其实,林国钦、许建强并非隐藏底下,种种恶行亦尽人皆知,但是,他们就是能够坐大,可以横行十余年,谁当了他们的保护伞?!

绰号卤味钦的林国钦,靠开赌场发家。1992年,他最早在阳江开了家娱乐城,提供电子赌博。1996年,林的赌场扩张到了新会、开平、阳春等地。据说他在东平的一家宾馆开设的赌场就为他赚了13个亿。林国钦控制了阳江99%的水泥业、大部分的酒店娱乐业。 1996年之后,林国钦开始转型。被抓捕前,林国钦的头衔有企业老总、人大代表、协会领导等。

绰号锤头笠的许建强,扮演的是一个传统黑社会老大的角色,手下马仔众多,行事十分嚣张,他自己名下的产业垄断了三鸟、煤气、货客运、水产等十多个涉及民生的重要行业。在他盘踞阳江、与林国钦互为依靠的十来年中,恶事干尽干绝。当林国钦要霸占、收购他人企业时,对方如不就范,许建强及其手下的“马仔”就会出面摆平,伤人、杀人事件时有发生。

共产党没有对付黑帮、恶霸、土匪的办法和经验吗?非也!林、许这两股黑恶势力,比得上当年上海滩的杜月笙、黄金荣们的青帮、洪帮吗?至于什么“三合会”“一贯道”、湘西的匪患,云南的流寇、还有威虎山的“座山雕”、乌龙山的“钻山豹”等,不可谓不强大,然而,新中国成立后,一年半载,上述的黑帮匪寇便被彻底铲除,换来朗朗乾坤。在新中国成立五六十年后的今天,为何会让各种黑恶势力抬头并长期横行乡里,为害人民?所以,在取得阳江“除黑”战役胜利后,我们不要忙于庆祝,反而要深思:是什么原因让黑恶势力座大?为什么人民群众不敢与黑恶势力做斗争?在省内国内,还有多少象林、许这样的黑恶势力?……

有黑恶势力存在并横行的地方,民心就会尽失,社会就不会和谐,经济就不能发展,“阳江黑帮案”,实在是一份很典型很深刻的反面教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