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邓玉娇案

    陈贤庆

2009510日晚,湖北省巴东县野三关镇政府3名工作人员在该镇雄风宾馆梦幻城消费时,与女员工邓玉娇发生争执。邓玉娇用刀将对方两人刺伤,其中一人被刺中喉部,不治身亡。经证实,死者是野三关镇政府招商协调办公室主任邓贵大,案发前要求邓玉娇提供特殊服务,并拿出一沓钱在邓玉娇面前显摆,还两次将邓玉娇按倒在沙发上。511日,邓玉娇因涉嫌故意杀人被巴东县公安局刑事拘留。520日,出院后的邓玉娇警方将未做精神鉴定的邓玉娇带回看守所。21日,邓玉娇案关键证据在警方取证前夜离奇被毁。24日邓玉娇母亲张树梅声明与受委托律师解除委托关系,另聘新律师代理。67日,巴东检察院以故意伤害罪起诉邓玉娇。

这就是闻名当今的邓玉娇案。在封建时代,法制不健全,窦娥、小白菜等弱女子(包括男子)的冤案,层出不穷,纵有包公、海瑞,也难以一一为其昭雪。在人妖颠倒的文革时期,法制更被糟蹋得无影无踪,冤狱万千,投诉乏门,死不见尸,暗无天日。可喜的是,中国历史发展到了另一个时期,法制开始恢复和健全的时期,有冤开始有人管,投诉开始摸得着门。更可喜的是,当今高科技飞速发展,已经进入了网络时代,任何有权有势的人,想封锁消息,想为所欲为,想一手遮天,已经很难了。因此,现今,虽仍有大量的官员们仍在造假行骗,在炫耀阔气,在以权谋私,在欺凌弱小,但是,只要被正义的网民发现了,他们就会现身于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

邓玉娇案也正是如此。邓玉娇是否犯了故意伤害罪?她为何要故意伤害并不认识的邓贵大们?凡有良心的人,都会觉得这个故意是何等的恶毒!当地司法机关受到权力的压迫,是很明显的。经常用公费出入高消费场所,肆意玩弄女性的权贵们,认为不整死邓玉娇这类杀手,担心日后再享乐时又会被刺伤刺死,好日子就不能继续了吧。

本来,遭到欺凌而将对方刺伤刺死,总是不应该的事。但是,除非乖乖地受凌辱,一位弱女子,如何去合理防卫?只拿着刀,防而不刺?他们不怕你;只刺伤而不刺死?肯定会遭到权贵们更大的报复以及法院严厉的裁决;那么,唯有不得已,下手狠一点,将对方镇住,并非一定要将对方置之死地。网友们之所以同情邓玉娇,除了因为她完全是为了防卫,更大的原因,是对权贵们的痛恨。假设邓贵大只是一般的民众,声讨之浪潮是不会那么那么汹涌澎湃的。

616上午11时,备受瞩目的邓玉娇刺死官员案在湖北巴东县法院一审终于结束。合议庭当庭宣判,邓玉娇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但属于防卫过当,且邓玉娇属于限制刑事责任能力,又有自首情节,所以对其免除处罚。邓玉娇在法律上由此彻底恢复自由身。不管这个判决是否合理,但总是符合最大范围的民众的遗意愿的。它的最大的作用,我认为,是对广大有权有势的官员们的警醒,你手中的权力是人民赋予的,用来欺压百姓,是没有好下场的。如果能得到这样的效果,那么,邓玉娇就为中国的反腐倡廉建设立了一大功。同时,“邓玉娇案”对其他歹徒们也是警醒,弱者防卫,伤你杀你,也是无罪的!

文革期间,有个别说话,还有满有道理的,如“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国家要建设好,共产党就是“火车头”,共产党人常强调其先进性,理应时时处处起模范带头作用,共产党的大小干部们,如果能够严于律己,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其他歹徒可以横行霸道吗?社会风气能够不好吗?遗憾的是,本应起“火车头”作用的群体,已发生了变化,他们已经不是为建立人民共和国而经历枪林弹雨的幸存者,而是已成了坐享其成的既得利益者,甚至有些还成了违法乱纪的主角,则不免令人唏噓了。

附上两篇网上文章:

      邓玉娇将创造历史

公元2009510日,历史将永远铭记这一天。

  据媒体报道,在这一天,中国湖北省名不见经传的巴东县里一个21岁的小女子邓玉娇,面对企图对她施暴的腐败官员,奋起抗争,在三个彪形大汉的多次按倒、殴打下,在自己的身体、生命受到严重伤害和死亡威胁的时候,拼死反抗,勇敢自卫,用随身携带的劳动工具——修脚刀,分别刺死、刺伤了两名歹徒。

  邓玉娇这一惊天地、泣鬼神的贞烈壮举,通过各种媒体很快传遍了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中国大地,从大河上下,到长城内外,中华大地一片声援、支持和赞扬声。

  邓玉娇无奈而又勇敢的这一刀,刺中了歹徒的要害,也刺中了当今中国社会的要害。这一偶然的举动,同古今中外历史中许多偶然事件改变历史一样,将影响中国历史的进程,也或创造和改变中国的历史。

  邓玉娇的一刀,很不简单,它是向中国二三十年来的痼疾沉疴开刀。打响了人民大众向我们党内、政府里和社会上的腐败堕落等歪风邪气斗争的第一枪。

  邓玉娇的这一刀,是向我们社会中的官僚主义者阶层的腐败现象开刀!长期以来,以各种手段攫取我们党和国家一部分权力的大小腐败分子,打着共产党的旗号,干着危害国家和人民利益的勾当。他们政治上腐败,背离了党的基本纲领和最终目的,不相信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极力崇拜资本主义;他们经济上腐败,几千万、几个亿、几十亿的贪污受贿,把人民的财富据为己有;他们生活作风上更加腐化堕落,不仅抱拥三妻四妾,还有的和十几个、几十个女性保持不正当的男女关系。还有的搞权色交易,还有的接受下级或利益有关单位的性贿赂性招待。媒体上频频曝光的局长买处公务员强奸幼女的案件,说明了这些腐败分子已经腐化、猖狂到了何等地步!邓玉娇的这一刀会使这些腐败分子胆颤心惊,望而却步,起到了那些不疼不痒的处分起不到的震慑作用,为我们党和政府的反腐败事业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

  邓玉娇的这一刀,是向我们社会中腐朽糜烂的现象开刀!新中国成立之初,在毛主席的领导下,荡涤了旧中国留下的污泥浊水,彻底扫除了吸毒、卖淫等社会丑恶现象,社会主义的新风尚得到光大发扬。然而这些年来,泥沙俱下,沉渣泛起,曾经一度绝迹的赌博、贩毒、卖淫、嫖娼和黑恶势力等丑恶社会现象卷土重来。一些发廊、洗浴中心藏污纳垢,暗娼猖獗,而往往这些地方都是受到当地一些腐败分子的保护,他们互相勾结,狼狈为奸,在败坏社会风气的同时,非法享受着高额利润。邓玉娇的这一刀,督促着我们的政府充分认识黄赌毒无处不在的危险性和危害性,不出重拳是无法清除这些社会毒瘤的,如果这些丑恶现象不消灭,建设精神文明、建设和谐社会就是一句空话。试问:如果我们社会中到处弥漫着声色犬马、风花雪月的香风毒雾,那我们这个民族还有希望吗?!南朝陈后主的文恬武嬉就是前车之鉴!

  邓玉娇的这一刀,是向我们社会中麻木不仁的病态心理开刀!不知从何时开始,在我们这个爱憎分明、除恶扬善的国度里,一些人变得麻木不仁。事不关己,置之不理。同坏人坏事做斗争成了傻子,见义勇为成了难得一见的奢侈品。好人不香,坏人不臭。见怪不觉怪,见坏不知坏。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随处可见。小偷盗窃,有人竟视而不见,见而不管;当众侮辱妇女、公开打砸抢杀,竟被一些人当成活电影而围观。这些人的麻木到了不能容忍的地步!邓玉娇的一刀惊醒了中国人:忍让不能除恶,苟且不能偷生。面对暴徒,唯有英勇抗争才能保护自己、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学习邓玉娇,人们的良心就会重新发现,人类的正义将会得到大力伸张,社会的风气将会大大改观。

  邓玉娇的这一刀,是向金钱至上、拜金主义的腐朽观念开刀!邓贵大之流以为只要有金钱,就可以为所欲为,就可以买到任何东西,包括女人的身体和贞操。然而在邓玉娇看来,只有自己劳动挣来的钱财才是干净的、正当的,决不会为那些肮脏的钞票而出卖自己的任何东西。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多少人钻进钱眼里,把钱作为命根子,捞钱不择手段,挣钱不顾尊严。相比之下,邓玉娇是何等的圣洁,何等的伟大!邓玉娇的一刀告诉人们,比金钱更宝贵的东西是做人的尊严,是女人的贞操,是铮铮傲骨!金钱再多,没有傲骨,没有尊严,能守住我们的国家不受侵犯吗?能保护我们的妻子女儿不受人侮辱吗?古今中外的历史已经告诉我们,是不可能的!

  邓玉娇事件的如何处理,将对我国政治生活产生重大的冲击波,会对我们现行的制度、观念、心灵进行一次理性和实践的洗礼。

  它对我们各级党和政府是否真正落实执政为民理念的实际检验。邓玉娇在性别中是女性,在社会中是农民工,从事的工作是被人看不起的修脚工,她是我们社会中再弱势不过的弱势群体中的一员。她同坏人作斗争,是替天行道,为民除害。试想一下,如果没有这一刀,即使邓玉娇侥幸躲过邓贵大们的侮辱,其他女子也照样会遭到这批流氓们的蹂躏。所以说,邓玉娇应该受到英雄般的褒奖,应该是全国人民学习的榜样。我们各级的党和政府站在什么立场上来对待和处理这个事件,就是检验我们是否真正实践执政为民保护弱势群体的试金石。

  它是对我们司法是否公平的严正拷问。邓玉娇是在自己生命受到威胁时不得已进行的反抗,是奋力抗暴的英勇行为,他没有杀人的主观故意,决不是所谓的故意杀人。我们的司法机关应该分清事实,秉公执法,决不能黑白不分,皂白不辨,或者为掩盖什么而制造新的冤案。受理的司法机关交出的答卷,是否合格,是否公平,人民拭目以待。

  它是中国妇女争取第二次解放的里程碑。30年前,中国妇女同男人一样,当家做了主人,获得了彻底的解放。然而在今天,一部分妇女姐妹又重新沦为性奴隶。在激烈的社会竞争中始终处于劣势地位,一些所谓的潜规则使她们受尽了现代南霸天北霸天的欺负和蹂躏。要想不下岗,接受厂长的潜规则;要想提干部,接受上级的潜规则。要想当演员,接受导演的潜规则;甚至求人办事都要接受潜规则。有多少好姑娘不愿意失去自己的自尊和贞操,选择了无声的抗争,有的跳楼,有的自杀。

  如果说60多年前吴琼花的枪声是中国妇女第一次解放信号的话。那么,今天邓玉娇刺向暴徒的一刀就是中国妇女争取第二次解放的里程碑。中国妇女姐妹们已经看到,谁敢挺身抗暴,唯有玉娇烈女。邓玉娇只身战三鬼,杀掉一个,刺伤一个,吓傻一个,这是何等的英雄气慨!充分说明歹徒们在行凶的时候,是色厉内荏的,是心虚胆颤的。只要敢于斗争,就一定会赢得胜利。这将鼓舞我们的姐妹们在遭遇到欺负的时候,再也不会忍气吞声,再也不会用自杀来抗争,该出手时就出手,拿起各种武器来保卫自己。他们不再是任人凌辱的工具,不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他们是有尊严的人。

  邓玉娇是一个平凡的人,然而它却做了一件不平凡的事。她不愧是中国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培养的青年。她活的伟大,干的漂亮。全国人民应该支持她,声援她,学习她。如果大家要能够像他那样,我们的党风就会廉洁,我们的社会风气就会清明,我们的人民就会振奋,我们的国家就大有希望。所以,我们禁不住欢呼:刺得好,邓玉娇!

  据报道,邓玉娇现在以涉嫌故意杀人的罪名遭刑拘,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

  我们强烈呼吁:中纪委、最高检、高法、公安部和中国妇联立即介入邓玉娇事件,尊重事实,伸张正义,还英雄以清白。并总结事迹,宣传全国,掀起一场除恶扬善、惩治腐败、铲除社会丑恶现象的群众运动。

  我们严正警告:那些企图以各种手段掩盖事件真相、打击迫害邓玉娇的人们,请你们悬崖勒马,护法律之公正,还社会以公道。否则,历史会记住事件的真相,人民会清算那些违法之徒!

  邓玉娇的壮举一定会彪炳史册,流芳千古!(人民网  神州守望)

    免罚邓玉娇,只是网民的短暂狂欢

今天上午11时,备受瞩目的邓玉娇刺死官员案在湖北巴东县法院一审结束。合议庭当庭宣判,邓玉娇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但属于防卫过当,且邓玉娇属于限制刑事责任能力,又有自首情节,所以对其免除处罚。邓玉娇在法律上由此彻底恢复自由身。(616日人民网)

  消息一出,各方奔走相告,无论南北,不分彼此,相识的,陌生的,舆论与网民瞬间鼎沸,论坛、MSNQQ群处处闪烁着这则新闻的影子,仿佛一场热闹的火炬传递。这样的结局看起来是一个理想的结局,迎合了舆论与网民的口味,宣告了庶民的胜利,但却让法律伤痕累累,因为在这个简单的案件审判中,法律始终丧失了应有的独立尊严,被双方牵着鼻子走,一会受到权力的干扰,朝左走,一会因为民愤过大,就朝右走,那杆正义与公平的天平一直在随着形势的变化摇摇晃晃,失去了平衡。邓玉娇的一审判决背后充满着一种权力与民意的游戏博弈,圆满的结局只是艺术地妥协,注定不是一种常态。

  其实,邓玉娇案件只是一个简单的刑事案件,这在信息稀缺的时代,恐怕只能听天由命,幸运的是,邓玉娇在恰当的时间恰当的地点被记者恰当地发现了,而网络的无限传播性,造就了她一个神奇的转身。不经意间,其显然成了网民寄托自身权益的一个标签,关注邓玉娇就是关注自己,于是,振臂一呼,云者响应,此时,真实与不真实,瑕疵与细节都被无限忽略了,对弱者的天然同情被占据了主流,铺天盖地的言论显然让一个本来低调的巴东扛不住,民意成了判决的一个试纸。但案件双方的特殊身份,不对称的权利差异,无疑是一个复杂的权衡,判得太轻意味着对类似事件开了一个恶劣的口子,此门一旦打开,可想而知,而倘若判的太重,则官民对立的情绪又会无限蔓延,怎么判都要得罪背后强大的力量,今天,判决法槌的重重举起,轻轻落落下,显然是一个满足了双方的结局。

  事实上,先期已有类似的案例,周老虎事件,许霆事件无一不背负着邓玉娇判决相似的命运,是一种法理与情理的磨合。一个独立的法治社会,绝不会因为舆论的汹涌批评而改变立场,也不会因为权力的条子而丧失原则,遗憾的是,邓玉娇的判决依然令人失望,庶民的胜利只是短暂的狂欢。(洪涛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