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耀秋光

陈贤庆

    听说中山的八十岁的杜雅芝女士要出版一册自己的书画集,这事令我高兴和感动!为何?还须细细道来。

    早在八年前,我认识了市文化馆的何咏梅老师,成为戏曲之友,也因此认识了何咏梅老师的母亲杜雅芝女士。其时,她已经七十多岁,感觉她是一位优雅的老人,在儿女和孙辈面前,总是露出慈祥关注的笑容。在如我这样的晚辈朋友面前,她又总是流露出友善乐观的神态。然而,当我知道她曾经先后做过五次手术,其中三次是大手术时,我对这位老人不禁产生怜悯和钦敬之情。

    年老而又身体欠佳,适宜在家中静养吧,然而,杜姨并没有这样做,她性格乐观开朗,心态健康坦然,行动积极进取。她选择在市老干大学书画班学习 ,并逐渐有所心得和进步。2008年至2011年期间,我也在市老干大学诗词班任教。杜姨不时向我约取有关的诗词作品,供书写之用。每有满意之作,她也让我欣赏。看她一笔一划的认真态度,让我感动。

    那期间,在课余之时,我会带着小提琴到逸仙湖的盆景园,为一群喜欢唱歌的老年朋友伴奏。不久,杜姨也不惜早上转两趟公交车赶到逸仙湖,加入到那行列之中,和比她年轻很多的同伴们一起,浴着夏日的朝阳,嗅着池塘的荷香,在松阴之下唱着《跑马溜溜的山上》《花儿与少年》《高原红》《我要去西藏》《最炫民族风》等抒情歌曲。

    2011年9月起,我受聘市文化馆担任公益培训班的粤曲班教师,杜姨也报名参加了粤曲班的学习,饶有兴趣地与同样是比她年轻很多的学员一起,探讨“梆子”“二黄”“乱弹”“南音”……一起学唱《诗侣骊歌》《梁祝楼台恨》《孔雀分飞未了情》《挥泪别南唐》《钱塘泣别》等曲子。

    2014年,杜姨不仅继续在粤曲班学习,还加报了一个二胡班,课余,还向我请教二胡演奏的一些基本技巧,其好学精神令我感动。

    杜姨无论是学书画,学唱歌,学唱曲,学拉二胡,肯定都不是为了成名成家,但是,无论学习什么,她都是那么认真、那么投入,这真是一种积极的人生态度,最值得朋友们,尤其是老年朋友们借鉴和学习。生、老、病、死,这是人生的自然规律,对于老与死,我们难以阻止,但是,如何有尊严有意义有质量地老去,则是可以选择的。对于老年人来说,没有乐观的积极进取的心态,健康的人也会闷出愁出毛病来;反之,如杜姨一样,动过五次手术的老人,也能活得精彩,也能做到老有所学,老有所乐,老有所为。到了2015年,杜姨先后在小榄医院和广州中山医又做了两次手术。术后,她依然想着上课学习的事。

    老年人,能过做到老有所学,老有所乐,老有所为就很不错了,如果还能做到老有所得,就更好了。杜姨的“所得”,便是她即将问世的书画集。这书画集,我们实在不必以“名家”之标准去评价和挑剔,正如杜姨所说的,“只是向亲友汇报以及给后辈留作纪念而已”。如果每一位老人,在晚年都还能有“一得”,这是家庭和社会之幸。

    愿我们后辈,都能体会和珍惜这种有特殊意义的纪念品吧。

                                                                    2015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