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平”与“不公平”

        陈贤庆

去年9月起,广东开始推进教师工资两相当工作。当今中国的官场,最爱玩一些压缩的文字游戏,“两相当”就是其中之一。那么,什么叫做“两相当”?原来,“两相当”就是“区域内中小学教师平均工资水平与当地公务员相当,区域内农村中小学教师工资水平与城镇中小学教师相当”。

对于当教师的来说,这“两相当”当然是十分好的政策,说明党和政府重视教师的身份和地位。想想文革前,教师并不属于“劳动人民”一分子,工资与一般工人持平甚至略低;想想文革中,教师都变成了“臭老九”,遭受各种批斗和凌辱;想想改革开放之初,摆摊、开铺即可以暴发,教师更显得寒酸,以至纷纷弃教经商或从政。教师政治地位和经济地位的提高,是在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才逐渐体现。当打工的成了常被拖欠工钱的、受欺压的低下阶层;当摆摊的成了被城管象猪狗一样驱赶的“走鬼”;当开铺的艰难度日、时临倒闭;当企业主亦因金融风暴而随时准备上吊跳楼时……工作稳定地位提高、工资还不时有所增长的教师,便一跃成了“阳光底下最幸福的人”了。

本来,知识分子都会有满足感,尤其是老一辈的知识分子,即使保持目下的工资水平,他们也会满足了,也会感恩了。而且,也够其他行业的人们羡慕了。但是,我们可爱的政府,认为中小学教师的工资还不够高,应该提升到与当地公务员相当的工资水平。如此一来,教师们除了感激,就是期待,期待着“两相当”的那一天。

“公务员”这个词是近年来兴起的,它用得好,它可以淡化甚至抹杀了“官”这一概念。市长是公务员,镇的某办事员也是公务员,那就消除了等级的差别。在国外,公务员的职务是什么?就是真正的人民“公仆”,是纳税人出钱请来办公务事的人。办得好,留用;办得不好,撤职,换人。但是,经历过数千年封建社会的中国,“官人即公仆”这一意识完全没有形成,当了官,就是“父母”,就是管老百姓的,政权和财权在我手中,我关照那个部门,我将钱拨给谁,由我来定(当然有时也有个原则)。于是,既然政府有此政策,掌握财权的公务员们将那些把自己培养起来而让自己有幸踏进公务员行列的教师们的工资提升到相当于自己的水平,这不算很难的事吧。但是,恐怕也不容易。

那么,“公务员”的工资是多少?一般人是不大清楚的。我们常被灌输:一级教师相当于科级,高级教师相当于副处级。一想到我自己竟然是“副处级”,在沾沾自喜之余,又有点茫然。如果不是政府提出“两相当”,我也不会去了解“副处级”是什么待遇,我们现在到底“两相当”了没有。网上看到这样的信息:

日前,广东召开了全省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再次强调落实中小学教师工资福利待遇。广东省副省长宋海对“两相当”的落实不满意。用他的话说:进度差异大,教师和公务员的工资福利待遇差距非但没有缩小,城乡教师的工资差距反有拉大趋势。

  这个反常尤其体现在区域上。根据去年年底上报的摸底数据:教师与公务员待遇差距最大的地区,反而出现在财力雄厚的珠三角。记者的调查也证实了这一结论。广州市第十三中学一位高级教师说:与广州市公务员相比,月收入还存在2000多元的差距。我每个月账面上的钱6000多元,但广州副处级公务员可拿到八九千元,而且公务员加工资时,老师也没份。真不公平。据东莞市第一中学一位老师介绍,当地教师收入与公务员相差一到两个档次。按理,高级教师相当于副处级,但只拿到科级公务员收入;一级教师相当于科级,收入也只相当于科员级公务员。

广州、东莞如此,那么,属广东四小虎之一的我市,也差不多吧。相信我市的教师们一样会发出如此的不平之鸣的。就说我吧,我已经比那位广州第13中学的高级教师在账面上少了两千元,比广州的公务员少了四千多元,我冤也不冤?

中小学教师中,大部分是一级教师,而高级教师也不在少数,要将那么多人本来已不低的工资一下子提升到更高的水平,各地的公务员尤其是珠三角等发达地区的公务员显然感到很困难;那么,就将身为公务员的自己的工资待遇降下来吧,但,这就无异于与虎谋皮了,谁肯呀!

没有被“两相当”的教师们不平,但是,也有其他行业的人们也鸣不平。在网上我看到这样的帖子:如“我们粤北公务员工资比不上教师。我本科每月拿财政工资才1200-1300,我同学大专学历(当教师)已超过1500元。”“每个月账面上的钱6000多元,这样还不满足,钱还真挣得容易,还要和人比,这些臭老九真是刁民!想想这些所谓的老师哪个不是在外面捞外快!哪个不是在误人子弟!” 上面的第二则帖子,说得不够客观,一竹竿打死一船人了。但是,的确,现在许多人每月就拿一两千元、两三元,看着每月账面上就有6000多元的教师还在喊冤,又不知是何种感想!再推而广之,当他们得知,原来我们纳税人,每月要出近万元钱,才能养一位“公务员”,更不知何种感想!

一个社会,要做到人人工资收入公平,这实际上就不公平;而工资待遇差别过大,这也是不公平。贫富悬殊,社会的矛盾就多。如何才做到真正的公平,这就难为了老胡和老温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