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中两只狗

                                                   陈贤庆

    过去有个愿望:能住洋楼,养番狗,则不枉此生矣。殊不知,此愿望于八年前已经实现。八年前,自家盖了小楼,首先实现了“住洋楼”的愿望;继而,家中养起了狗,有的也是不很纯正的西洋狗,于是,又实现了第二个愿望。

    也许是关爱不够,又或者饲养不得法,所养的狗,如仔仔,如妹妹,如Doggy,如Jenny等,不是中途离家出走,就是英年夭折,弄得妻子和女儿,当然也包括我,往往要伤心多日!后来,我们决定不养了,免得再伤心。今年 大年廿八深夜,厨房窗户的防盗网被贼人用不知什么工具锯开,再不知怎么开启窗户,跳进屋内,偷走了数码相机等贵重物品,再安然离去,而我们竟然两天后才发现!总结经验教训,还是觉得家中缺了保安设备,要不要花数千元装一套警报系统?后来,我们又觉得夸张了些,我们不是大富大贵的人家,贼人光顾的次数不会太多 吧,有一只会看门的狗,也就够了,狗见到贼人作案,总会吠叫,总会起到一些威胁的作用吧。

    于是,春节过后,妻子又到熟人处弄了两只小番狗回来。这两只狗,出自同一娘胎,然而,它们的差别甚大,一只个大毛多且带黑,一只个小毛短且多白,很难相信它们是两兄弟。 为了区别这两只狗,我们叫前者为小黑,后者为小白。之所以一下就弄回来两只,是妻子怕一只狗会孤独,会可怜。而我则从另一方面考虑 :我觉得,人或许是“只生一个好”,但是狗,我认为养两只比养一只好。一只狗,无伴侣,缺乏竞争,难免也会象人一样会养成一些不良性格,有两只一起生活,既有生气,也有竞争,利于成长。事实也证明,小黑和小白一起吃,一起睡,一起吠,一起玩,一起打架(有时分不清是玩耍还是打架),并一天天 健康长大。

    有了两只狗,妻子也减少了些寂寞,有了倾诉和训斥的对象。有了两只狗,家中便多了声响,平时有人从大门前经过,它们也会隔着铁门吠几声;晚上,它们就睡在房门前,成了守护神,妻子说睡觉也踏实了。早晨该起床的时候,它们也会用爪子敲门,提醒你别睡懒觉;同时,也不要忘了放它们到巷子里奔走。还有,他们会提示你别忘了做某些事。如某夜,我们睡下,它俩吠个不停,起来后,他俩把我带到电脑房,原来主机的电源没有关,有灯在闪动!它俩也是聪明的家伙,某天早晨,天气很冷,它们在巷子里遇到也出门散步的“玲玲”,玲玲的身上穿着一件绿色的防寒衣,它俩觉得新奇,同时,心理也不平衡了,在玲玲和我们面前跑来跑去,并对着我们大声吠叫,只有我们知道它俩“抗议”的内容。 如此,它俩也经常为我们的生活增添了不少乐趣。

   渐渐,小黑和小白便成了家中不可缺少的成员, 家中多了这两位成员,好处固然许多,如上所言,但坏处却也不少!它们会不遵守公德,随地大小便;它们会咬坏一些物件,如桌椅的腿,如书报;吃饭的时候,它们会在你身边吠叫,还会用爪子拍打你,让你心烦……但是,我想,你既然领养了它们,就要善待它们,你要多想想它们的好处,容忍它们的缺点,尽量给些好吃的它们吃,尽量使它们有家的温暖。本来这都是常识,但是,生活中却有一些人,并没有做到这一点。生活在城里的人,对从外省来的打工 者,也常常是只看到他们身上的缺点和弱点,而很少想到人家的好处,更不要说那些无良的老板了。

   小黑和小白虽是兄弟,但性格则大不一样。渐渐,我们发觉,小白非常霸道,有什么食物,它总是抢着吃,而且,它还不准小黑走近!明明有两块肉或两块骨或两碟饭,分两处摆放着,一 只狗一份就最公平,然而, 小白两份都要占着,它嘴上吃着一份,并颐指气使地镇住小黑,使它不敢去碰另一份!而小黑又真的乖乖地又可怜巴巴地蹲着等待,等待到小白吃完离开,它才走近去吃。对小白这种行为,我很生气;而对小黑,我又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不过,有时,我又想,小黑这样做也好,免得每到吃饭时候,兄弟俩就打起来,那就家无宁日了。我们生活中,兄弟姐妹之间,人与人之间总会有些摩擦,有些矛盾,如果互相谦让一点,家庭才能和睦,社会才能和谐。

   当然,作为管理者,如我,也不能看着小黑这样的“弱势群体”长期受欺负或吃亏,也要想办法扶持它。于是,到吃饭时,我就故意先给小白食物,而再在另一远处喂小黑,使得小白无法运用它的淫威,小黑也能吃到它应得的那一份 食物。渐渐,我发觉小白也没那么霸道,起码不会一人再占两份。从养狗又想到“养人”,先让一部分人富起来是应该的,但不要让那些富人为富不仁,欺压穷人,如克扣或拖欠工钱;更不要忘了帮助和扶持那些弱者,应让他们也能有口饭吃,也有一个 能安身的家,不然,贫富悬殊,社会的矛盾就会闹大了。

   小黑如果长期靠我们照顾,那也不是好事。幸而小黑也争气,自己学到了一样本领,就是跳到椅子上!而这一功能,却是小白不具备的!以前,即使小黑抢到食物,小白也会追上去,从小黑的嘴里夺走,现在,小黑抢到 食物后,即迅速跳到椅子上,把头和嘴埋在角落里,任由小白在地面狂吠,它也不回头。于是,小白也自知无奈,另寻食物去。小黑见小白走远,才有滋有味地享用那食物。这事,也给我以启示:人要生存,就得有一技或数技之长,要自力更生,通过自身的努力改变命运,长期靠别人捐助、赈救,是无法脱贫的。

   我经常妄自尊大,总爱写些大部头、大文章,总是视“锅碗瓢盘”“猫猫狗狗”等为小女人的文字,所以,“家中两只狗”这一题材尽管酝酿了一些时日,直至今天才真正动笔。之所以要写写它们,也还是觉得从它们身上,感悟到一些做人甚至治国的道理。

                                          05年12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