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票友说到郭琳爽

 

      陈贤庆

 

      序言

 

近日在某村看了一场粤剧。演出水平不俗,令我很感兴趣。再深入了解,原来参与演出者,都只是镇上的粤剧爱好者,这使我想到“票友”,想到郭琳爽……

 

       票友

 

何谓“票友”?票友一词的来历,有不同的说法。一些学者认为,以前没有收音机、录相机,爱好者学唱戏,只有买票去剧场观摩,因此叫票友。还有一种说法是,清政府禁止旗籍士兵去民间戏院看戏,专设一种唱太平鼓词的娱乐场所供士兵消遣,凡旗籍士兵均发给免费入场票一张。这些人当中出现了一批业余演唱者,称为票友。另有一种说法是清政府为鼓舞清军斗志,在军营中编写太平鼓词,让八旗子弟军传唱,并奖给龙票。人们便称这些唱鼓词的八旗子弟为票友。

尽管对票友一词的来历有多种解释,但后来,票友便成了对戏曲、曲艺非职业演员、乐师等的通称,专指会唱戏而不专业以演戏为生的爱好者。据说昔日中国戏坛有许多名票友,其演技、唱腔、扮相,都胜过台上正角,京华、沪宁、粤港都有名噪一时的票友,票友从来不为钱去演戏,倘若兴致浓处,便粉墨登台,自唱自娱一番。

在清末民国时期,票友来自各个方面,地位很高的人,亦会成为票友,如清朝的皇帝爱新觉罗·载湉、贝勒爱新觉罗·载涛、袁世凯的公子袁克文、同仁堂的经纪人周子衡和上海的青洪帮老大杜月笙、张啸林,银行老板冯耿光,收藏大家张伯驹,生理学家刘曾复等都是造诣很深的名票。三十年代,梅兰芳在杭州演出,杜月笙、张啸林专程去杭州捧场,最后一晚在《霸王别姬》前加演《天霸拜山》,杜月笙与张啸林分别客串出演黄天霸和窦尔墩。并非两位有权有势,关键是喜欢表演而又胜任角色。也有不少人由票友转为专业演员,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下海”,如孙菊仙、汪笑侬、郭仲衡、奚啸伯,俞振飞、言菊朋、金秀山,姜妙香、欧阳予倩等,后来都是京剧舞台上举足轻重的艺术家。

 

       粤剧票友郭琳爽

 

过去,京剧票友众多,而粤剧票友也不少。在两广以及港澳地区自不待言,在操吴侬软语的上海滩,亦不乏其人。在此,要介绍香山人郭琳爽。

郭琳爽,香山石岐南区竹秀园村人,生于1896年。父亲是著名的实业家郭泉,在香港和上海创办永安百货公司。早在中学读书时,郭琳爽就喜欢唱粤曲,进入岭南大学农学系,他是校剧团的支柱,曾经演出过很多戏,如《荆轲刺秦王》《山东响马》《武松打虎》等,他演戏极其认真,唱、做、念、打,一板一眼,一招一式,绝无半点马虎。他还喜欢演英雄人物,如荆轲、武松等,进入角色极其逼真,如演武松哭哥哥武大郎,悲悲戚戚,情不自禁流下行行泪水,就和真事一模一样。

1921年,郭琳爽从岭南大学毕业,获农科学士学位。不久,被派往欧美各国考察商情,回国后,担任香港永安公司署理监督,协助父亲郭泉管理企业。其后数年间,他先后赴英、美、德、日等国采购商品,学习国外商业企业的经验并了解国际市场动向。1930年,他被其伯父、香港永安公司总监督郭乐指名调到上海永安公司担任副经理,不久升任总经理。

郭琳爽任上海永安公司总经理期间,除了致力于经营外,他不忘粤剧,或者说希望以粤剧维系员工的亲情和乡情(员工多是广东人),于是,组织了“永安乐社”,专门唱演粤剧。乐社购买的戏装、道具、布景多达几十箱。排戏时后台红烛高烧,香烟缭绕,供奉祖师爷,三跪九叩首,其排场比梨园剧团有过之而无不及。每晚公司营业结束后,郭琳爽便来到乐社,和演职员们打成一片,说说笑话,认真排练,“演戏场中无大小”,这也是他与职工们亲密无间,共同办好公司的有力保证。永安乐社每排一个剧目,常常要三个月以上,排成后,也和正式剧团一样公开演出。凡是有郭琳爽主演的剧目,票价有时比梅兰芳的戏还要高,观众多是不召自来,争先恐后购票,一睹永安公司老板的风采。

永安公司有一柜台,专卖外国的名牌自来水笔,如康克令、西飞利、派克等牌子,其售货员是一位粤籍少女,年青漂亮,人见人爱,于是,便得到 “康克令西施”这个中外结合的美名。康克令西施除了貌美可爱,还善于唱演粤剧,深得郭琳爽的赏识,成为永安乐社的“当家花旦”,凡遇赈灾义演、喜庆节日,郭琳爽与康克令西施便少不了登台亮相,往往座无虚席,盛况空前。

1937823日,日本空军在上海南京路上悍然投弹轰炸,先施和永安两大公司都遭到严重损失,仅永安公司在日寇轰炸事件中,便死23人,伤100多人。为了团结市民、提倡救国互助精神,永安公司成立了演剧队,演出文艺节目,动员人们捐款救助死伤人士。总经理郭琳爽亦亲自登台,参加义演粤剧《西施》和《荆轲》,激励员工的热情。永安公司共收到捐款一万多元,名列南京路各大公司之冠。

抗战胜利后,郭琳爽重整永安公司,筹备国货商场,等到国货商场开业时,准备演出《穆桂英挂帅》以助兴,郭夫人出演穆桂英,郭琳爽出演杨宗保。《穆桂英挂帅》正在紧张地排练,国货商场即将开业之际,国民党反动派只知强取豪夺,放任官僚资本挤迫民族工商业,永安公司出现了空前困境,张贴了海报的演出也半途夭折,筹办国货商场的宏图无法实现,永安经营陷入低潮。

新中国成立后,到1956年,上海永安公司被批准为公私合营,郭琳爽仍任该公司总经理。批准公私合营的庆祝大会在牛庄路中国大戏院举行,余兴节目开始后,人们期待着欣赏郭琳爽的舞台风姿。在一阵紧锣密鼓声中,郭琳爽主演的粤剧《金马鞍》开场了。主角出场,到九龙口一个亮相,台下爆发出一阵喝彩声。谁会想到,舞台上那个神采奕奕的英俊豪杰,竟是一个年逾花甲的老人所扮演的。郭琳爽的舞台动作干净利落,唱腔醇厚圆润,特别是当他演到旅店相遇一场,把一个劫富济贫的英雄人物演得活龙活现,栩栩如生。观众中不少人虽然听不懂广东方言,但却被郭琳爽的表演艺术和真挚感情所感染,不时报以热烈的掌声。

        尾声

 

还是回到“票友”这个话题。当今娱乐界,尤其是歌坛,不时有歌手脱颖而出;而随着某歌手的出现,便会衍生出旗下的“粉丝”。粉丝的最大特点是关注偶像的外貌举止、消息传闻,在演唱会上大声疾呼,送花献吻,而对于歌艺,是不去追求或不甚追求的。许多自称“歌迷”者,并不会唱歌或唱不好歌,这其实是莫大的讽刺。票友与粉丝的最大区别就在于,票友致力于提高自身的艺术水平,自己也具备客串演出的能力。他们的偶像并非仅某某艺人,而是心中酷爱的艺术。

目前,中山市正在致力于建设文化大市。我想,只有传统的高雅的艺术的“票友”层出不穷,遍及粤剧、京剧、歌唱、器乐、舞蹈、美术、文学等领域,这一目标才有达到的可能,不知这一提法正确与否。

 

 (此文刊登于07年7月8日《中山日报》之“香山周刊”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