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金箭”电动车

 

         陈贤庆

 

(一)文中所说的“金箭”,指的是我的“金箭牌”电动车。 电动车,有些地方也叫电瓶车,不过,无论电动车还是电瓶车,这些概念似乎都不够准确,我这么说吧:具有摩托车外形和功能,以电力驱动的两轮轻型车,或许会准确一些。

本人一直以摩托车代步。壮年时,虽然考取了小车驾照,但内子以家庭经济拮据为由,不同意购买小车;及至后来家庭经济好转了,买了一部小车,也只是首先给女儿上班使用。我所居住的小区,已经没有车位,停车是个问题,所以家中有一部小车,也足够了,我还是骑着那部男装120C摩托车,同样到处可去(远处就打车),也可载人,潇洒且方便。

没有料到,到了古稀之年,即2018年,始知有一规定,摩托车驾驶员到了70岁,就不能驾驶120C的摩托车,要降级驾驶70C或50C的车。但是,这两种车型的摩托车,其实早已经没有出售,也就是说,我已经不能开摩托车了。幸而,马路上早已行走着无数的电动车。我想,不准我开摩托车,强行去开,就成了无证驾驶了,犯法违规的事,我不会去干,干脆买一部电动车代步,如何?

于是,2018年的4月间,我将我的摩托车包括牌照卖了,还卖得8000元;到车行选了一部金箭牌的电动车,花了2700元。在小区附近转了一两天,熟悉了性能(以前没有开过女摩托车装车)。于是,那金箭便成了我的新座驾,每天上下班,小区门卫和文化馆的保安便看到了我驾驶“金箭”的新形象。

想赞一赞我的金箭。这金箭电动车有值得赞扬的地方吗?的确有。首先,这金箭牌电动车的质量很好,到今年4月,这车整整使用了两年,车轮才充了一次气,电线短路小修了一次,充电盒子换了一个……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毛病。最可爱之处在于,这车不用加油。以前开摩托车,到加油站加油是一件麻烦事,既花钱又费时,而这电动车,晚上可以在小区的充电桩充电,充电4个小时 只需要1元钱,两三天才充一次。两年来,我记得只买过3张充电卡,每张50元……

存在就是合理的,难怪马路上有那么多的电动车在行走,它的好处首先是便宜,一般人也买得起;它充电方便,在家里和小区内就可以完成;它环保,不会产生废气;它不用上牌,驾驶者也不用具有驾照,方便了下层的民众,尤其是各行各业的外来打工者 ,试想,没有了电动车,美团外卖的那些送餐员、拼多多的那些送货员,真不知如何办了……

 

(二)当然,对电动车的口诛笔伐,不绝于耳。公交车司机讨伐它,开小车司机讨伐它,行人也讨伐它……小车生产商和经销商更是对它深恶痛绝……它最大的“罪恶”,说是危险,是制造车祸的罪魁祸首。其实,电动车本身何罪之有?问题出在骑车的人!

小车开摩托车的人,肯定就比开电动车的人思想觉悟高些吗?非也!开小车开摩托车的人之所以能遵守交通规则,是因为他们有所约束,犯规就会遭到扣分甚至吊销驾照。我因为是有小车驾照的人,虽然开的是电动车,也严格遵守交通规则,在严管路,一定更要走绿道;在一般的马路,就尽量靠边行驶,不去阻挡大车和小车……而某些电动车驾驶者,之所以敢于冲红灯,敢于逆行,是因为 没有考过驾照,无牌无照,车身也不很值钱,就显得无所畏惧。所以,问题不是电动车超标不超标,而是我们现在没有严格的法规对电动车本身以及电动车驾驶者实行监管和约束。

这里也涉及到“预见”的问题。若干年前,城市马路的设计者难以预见到未来城市的状况,所以,马路的设计没有快车道、慢车道、自行车道、人行道之分,时至今日,电动车和自行车要么与大车小车抢道,要么威胁着行人的安全。此外,当电动车问世后,有关当局也缺乏预见性,不知这种交通工具会大受欢迎、大行其道,更没有想到日后如何监管,所以,没有严格规范生产商的生产标准和销售标准,等到满大街都是“超标车”时,才说禁行,才说准许上牌的标准如何如何,那么,“超标车”的车主怎会积极去配合?

或者,新产品好东西开始出现时,都会遭到来自某些方面的打压,电动车问世已多年了吧,仍像一个封建时代小妾所生的儿子,处处看着别人的脸色生活。我是电动车的驾驶者,显然也是社会最底层的一类人,为电动车及其驾驶者,也为自己说上这么几句话。

 

(三)以上是2020年4月间所写的文章,现在补记如下。

进入5月间,查处禁止电动车的宣传更多了,说是到6月20日,是最后的限期。我知道我的金箭属于超标车,属于打击淘汰之列,我虽不能起到“先锋模范”作用,起码算是守法公民,总不应违规违法吧。

于是,5月16日,周六,我到了住家附近的一家金箭专卖店,讯问有关“以旧换新”的情况,并决定立即付诸行动。

经估价,我的超标金箭车仍值500元。我想,我买来时是2700元,它为我服务了两年,花费2200元,每年是1100元,除以24个月,每月只花46元,还是很划算的。只是不知车行将我的八成新的金箭如何处理,如果当作废铁废物烧毁或掩埋,就是极大的浪费了!

卖掉旧车,选了一部符合标准的金箭车,2100元,要补上1600元。买车后,车行负责上牌。这国标车, 红色的,车型小,车身没有放杂物的设置,也没有车尾箱,只是车头前有个铁网篮子,车头后有个小兜兜,可放些小偷也不会偷的物件,不过,那小兜兜,遇到下雨,就会装满一兜雨水;后座勉强可以乘搭一个人,当然,不要乘搭那些魁梧肥大之人。

当师傅将车子弄好,我将它开回家。在行进间,我忽然胆怯起来!原来,这车没有倒后镜!也没有转向灯!再折回车行问师傅,师傅说,这就是国标车的标准,没有倒后镜和转向灯,如果自己加装倒后镜就是违规了……我无语,我觉得开着这种车,不知背后的状况,多么危险!……为什么该有的设置会没有,而不一定需要的脚踏又必须有?……师傅进一步解释,你不要理解这是机动车,这只是自行车,自行车没有倒后镜和转向灯,它也不应有。我再度无语……

在车行,有一位也在“以旧换新”的广西男人正在发牢骚,说广西的电动车不分什么标准,都可以上牌,如同摩托车一样,有了实名管理,车主都会遵守交规,而此地偏偏要强调什么国标,弄得厂家、商家、车主,尤其是外来工,几败俱伤!他发发牢骚不打紧,他还引申大骂党和政府的什么什么……哎,都是这电动车惹得祸!

没有办法,车既然已经买了,既买之则安之,此后骑行时,记得瞻前顾后就是了。

 

(四)晚饭后,我开着新的国标车到外面转转,还是因为车子没有倒后镜和转向灯,觉得心虚!前虽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是多么可怕的事!是夜,为此事,辗转反侧,难以安眠。次日,5月17日,周日,9点钟,即到车行,说明了情况,询问其他的车型。真有另外的车型,与我原来的车差不多,只是小型些,既可上牌,又具有倒后镜和转向灯等配置的。其实昨天师傅也给我介绍过,只不过他说,这是上牌后又经改装的,可能又不合规格了,所以我才决定买昨天那种不用改装的。我想,我上牌后,不改装或小改装就是了,起码它有倒后镜和转向灯,这是我最需要的。

于是,我提出换车,老板面有难色,但碍于我是一位古稀老者,他也只得同意。于是,我补上1050元的差价,换了一部同样是红色的车子,高兴地开回家。暂时,我可用它代步,上了牌之后,就更安心了。

 

(尾声)城市的交通,过去主要由便捷的公交车来承担。每个城市都会有公交车系统,但是,能做到便捷的就寥寥可数了。一般是人多车少车次间隔长,即使实行所谓快速公交,也无济于事。随着小汽车的普及,城市交通的主角便换成私家小车。私家车的普及,打压掉自行车、摩托车、电动车之后,成为马路霸主,然而,打压其他车辆,无限制地给小车放号,造成的恶果就是:行车 难、停车更难,开小车上下班或外出购物吃饭成为一件最苦恼的事。

大城市交通的最终出路,恐怕是修建地铁,一号线乃至十几、几十号线,一直修下去。而中小城市,如中山市,没有修建地铁的资格或本钱,那么,修建几条轻轨线路,也可解燃眉之急。这诱人的蓝图已绘制多年了,但想看到轻轨列车隆隆开过的那一天,还遥遥无期呢。

为买一部电动车,说了这么多废话,实乃穷酸文人的本性,还是不说了吧。

 

                    2020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