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子鼠年抗疫记事

      陈贤庆

                                (序)

    读者看到这篇文章的标题,不要以为作者是奋战在武汉抗疫第一线的医护工作者或志愿者,其实,在2020年的春天,也就是农历庚子鼠年的春天,每一位中国人,都可以说参加了“抗疫”,哪怕就宅在家中;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抗疫日记”或“抗疫记事”。开始,我也没有意识到这场疫情我会有什么内容可写,只是以若干首五律诗来记载发生的一些事,后来,抗疫的时日久了,那些诗歌从“之一”一直写到“之十几”,还不知何时了结。此外,我又觉得诗歌还不足以概括复杂的事件和心情;再者,想到自己除了是一位“诗人”,毕竟还挂了个省作家协会会员的衔头,很应该有作品参与到这场“抗疫战争”之中,所以,趁着有充裕的时间,就以那一组《庚子鼠年春日记事》诗为骨干,铺陈出这篇文章。

                                 (一)

    庚子鼠年春日记事之一:过年传恶讯,病毒转新型。庙会无欢乐,花街剩冷清。临危应力协,染疾不心惊。相信医师术,降魔唤太平。

    庚子鼠年春日记事之二:居家如禁闭,奇特在今春。问讯凭机网,出门戴罩巾。观球多杂念,弹瑟少嘉宾。最是难为我,描花绘柳人。

    庚子鼠年春日记事之三:新型冠状疫,害我闭家中。不发牢骚语,宜当快乐翁。朝寻微信友,午练提琴功。澳网观摩后,诗成未倦容。

    在2020年元旦过后,中国人民又在等待着春节的到来,年货不需特别准备,或者春节假期的行程要筹划。我虽然没有春节期间出远门旅行的打算,但短途的行程,如到广州探望亲人,到珠海吹吹海风,是有可能的。当然,曲友和歌友,不会放过我,曲友们早已迫不及待,年前散局时就约好,如果大年初一大家没有特别的事,就开锣唱曲。年廿九那天的上午,我到逸仙湖公园,为歌友们伴奏,活动结束后,大家到汇都酒店饮茶,并约好,大年初五再见面唱歌。

    生活安定,经济富足,心情愉快,天天都象过年,所以,庚子鼠年的春节,虽有期待,但不会觉得会有特别。但是,有道是天有不测之风云,突如其来的一场新冠肺炎病毒,就使得庚子鼠年的春节甚至整个春天变得很不寻常,绝对会令全中国的人民刻骨铭心,终生难忘。

   这场病毒,岁末从武汉传出,开始认为不会传人,但是,后来还是钟南山院士经过调研肯定,会人传人!如果只是一般的伤风感冒,就算人传人,也问题不大,但是,这是一种传染力很强、而且危害性很大的病毒,类似当年的沙士病毒,甚至比沙士更厉害的病毒,如果不及时遏制,就很有可能蔓延全国……

    在中国人民即将欢度春节,几亿中国人四处流动的时刻,如何才可以遏制病毒的传染和蔓延?……武汉市的官员们不知怎么办!我相信,这事如果发生在哈尔滨、上海、广州、重庆、昆明等城市,当地的政府官员同样不知所措。

    又有消息说,早些时候,就有医生,如眼科医生李文亮等,就发觉这病毒非同一般,提醒同事们注意。然而,医院领导和当地政府的领导,约见了8位医生,指责他们不负责任散布消息,制造恐慌……当地派出所还向他们出具了“训诫书”。李文亮医生等发布的信息是对是错,老实说,当时的有关领导是难以判断的,在当时那样的时间节点,如果真的发布了不实的消息,会造成多么大的社会恐慌?有关领导在没有得到充分的权威的论证,而且又没有得到上级领导的许可,怎么会擅自在武汉宣布发生了可怕的疫情,从而影响了广大市民欢欢喜喜过大年的兴致?……

    而当患病者越来越多的时候,人们不由的也发出疑问,这种病毒来自何方?全国人民的目光集中到了武汉华南海鲜市场,那里除了海鲜,更多的是出售野生动物,也是一处野生动物的交易市场。蝙蝠最有可能带有这种病毒,再通过穿山甲等动物的传播,便传到了人的身上……武汉人有吃蝙蝠的,有吃穿山甲的,于是,武汉人变成了全国共讨之的对象。其实,吃穿山甲,甚至吃蝙蝠的,又何止武汉人?!于是,中国人似乎忽然清醒了,说了多少年,不要吃野生动物,不要吃野生动物,怎么就是制止不了?!于是,华南海鲜市场一夜之间被铲除了……

    被感染了这种病毒的武汉人,开始只以为是一般的感冒,因为它与一般的感冒很相似,但是,它很快就使得病人病入膏肓,呼吸困难乃至难以呼吸致死。面对这种病人,没有特效药,医生束手无策。甚至,很快,周围其他的病人,包括医生自己,也感染了……病人越来越多,医生越来越少,测试盒更是短缺,而且,用于隔离的病房和病床严重不足,甚至,口罩、防护服同样严重不足……如果仅仅在武汉一市出现疫情,那还好办,但是,黄冈地区、荆州地区,乃至湖北各地都出现了类似的病人……

   如果说,在这次抗疫过程中,早期的应对速度慢,是受制于对这新型病毒的分析和认知的速度。而当明白了这病毒可以通过口气、飞沫、触摸等传染之后,而当知道了这病毒可以通过人传人之后,而当了解到除了武汉和湖北,全国一些省市都出现了这种病例,而当这一切都被证实了以后,该如何应对眼下的严峻局面,该如何遏制疫情的进一步扩散,老实说,这不比指挥辽沈战役、淮海战役容易!

    也多亏了我们有一个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央集权的政府,中央立即成立了防控新冠疫情领导小组,由习近平主席亲自任组长;更换武汉市和湖北省的部分领导;指令各省市组织医疗队,火速驰援武汉和湖北;指令各省市火速筹集抗疫物资,支援武汉和湖北;指令利用一些大型场馆,建成临时的方舱医院,尽收病者;指令集中力量,在十天半月建成火神山和雷神山两所特诊医院……

    而一项最不可思议的措施,就是武汉封城,为的是最大限度防止疫情向全国扩散!武汉市的常住人口908万,流动人口510万!将一个1400万人口的大城市封住,让那1400万人乖乖地在家中自我隔离,还要保障他们日常生活所需,实在是想想都觉得不可能做到的事!据说,有些武汉人预先收到风声,在除夕夜封城之前逃离了武汉,但是,绝大部分的武汉人,还是被迫留在武汉的家中。拖家带口逃离武汉的人,其实更不好过,因为他们想象不到,其后,在中国的其他城市,也实行了类似“封城”的措施,而且还是长时间的!当然,有条件的,可以赶快到美国、加拿大、欧洲、澳洲等安全的地方去避难。

    武汉封城,已经是史无前例的事吧,不仅如此,中央还指令,全国其他省市,在春节期间,也不举行任何的集会,取消一切大型活动,餐饮停业,班车停开,公园关门,商场限制人流,居民住宅小区,严格执行进出测试体温等措施,全体公民,没有必要,则待在家中,如有必要外出,则需要戴口罩……这一切,又由谁来执行,谁来监管?幸而,中国有自己特色的治国模式,除了市、镇、区、村有干部,城市的街道有干部、居委会有干部、还有各级志愿者,全国还有上亿的共产党员,此时就可大派用场,中央一声令下,闻风而动,我们所住的小区大门设了岗。小区外的一些小路小巷已封锁,留下主要的通道;小区内的一部音响,隔一段时间,就分别粤语和普通话播送市防控指挥部的公告……

    上述看似不可思议的举措,居然能够得以实现!全国14亿人民,在春节期间就乖乖地待在家中。年卅那天,我就呆在家中休息。午饭后,女儿女婿带孙子回珠海。家中很静,正好安心看看澳网的比赛。晚上,本应该看春晚,但是,近年来,皆因相声、小品的质量下降,我都没有认真观看,今年也不例外,宁愿看凤凰卫视的新年音乐会。年初一早上,照例向各位亲友问候,问候几句,女朋友们就很不客气了,要讨红包了。当然,我也很乐意散去一些钱财,最紧要大家开心。年初一下午,看了澳网王蔷对小威的比赛,王蔷赢了,赢的很艰苦很惊险,看得过瘾!年初二,还是自我隔离在家。看电视,看微信,下午拉一会小提琴。晚上看澳网。大年初一、初二,除初二晚下楼倒垃圾,我没有出过家门。而大年初三,更是整天没有出过家门。

    当国人还在惊讶和疑惑“封城”“隔离”这种2008年非典时期也不曾做过的事之时,我认为微信群中传出的两则信息还是很顶用的。原来,“ 瘟疫”自古就有,中外皆有,17世纪时,英格兰德比郡的亚姆小村遇到疫情,村民听从牧师的劝导,自我隔离,结果全村人牺牲,但阻止了疫情向英格兰其他地区扩散,留下美名。晚清时期的1910年时,我国东北地区发生鼠疫,医学博士伍连德临危受命奔赴疫区,就是采取“封城”“隔离”的做法,阻隔瘟疫的进一步传播。所以,国人总算明白总算理解,今天政府所采取的,绝非劳民伤财的做法,而是对付疫情最原始最必须也是最有效的措施。

    “封城”后的景象如何?网友们将各地城市所拍到的街景发到网上,无论武汉还是上海,无论北京还是广州,无论深圳还是中山,昔日无比热闹繁华的马路和商圈,都悄然无人无声,中国的各个城市,大白天似乎都成了一座座空城,大家都惊呼:这是一辈子都没有看见过的景象!怎么会这样!又怎么能够做到这样! 

                                  (二)

    庚子鼠年春日记事之四:闭门连七日,关注国中情。通报仍忧虑,人心不恐惊。捐资还赠物,鼓劲复援声。病毒终将灭,尧天续朗明。

    庚子鼠年春日记事之五:初七和初八,全天不出门。潜心敲字码,努力逐忧烦。总念郊游乐,时怀雅聚喧。举头长望月,何日再交樽。

    庚子鼠年春日记事之六:初九延初十,疫情续至今。居家依党话,闭户养吾心。旧稿行行读,新章字字斟。厅堂连世界,不负好光阴。

    庚子鼠年春日记事之七:春日不观柳,闭门可奈何?举国援湖北,全民抗疫魔。广济研新药,神山谱壮歌。时危精节见,捷报盼添多。

    如果说,春节那几天,能够不出门,在家安静地休息,看看书,看看电视,或者弄些美食,养养花草,也是很惬意的事,尤其对上班一族来说。但是,如果“闭门连七日”,那就不同了,那就觉得很闷了,开始有点受不了啦!从年前三十,到年初一再到年初六,整整七天,我,包括全体国人,都呆在家中,自我隔离,不给国家添乱,这,也真是很难得的事!

    当然,我们不是处于一个封闭的环境,我们有先进的网络,通过手机与外界保持密切的沟通。我们知道,各地的疫情严峻,疑似患者以及确诊患者日益增多。而国外一些机构,以美国为首,要从武汉撤侨。这也难怪,武汉有疫情,他们要离开,也无可厚非。最令我们气愤又无奈的,英美德等国家,将这病毒称为“中国病毒”或“武汉病毒”,明显带有侮辱和挑衅性质。据说,某些国家,如日本和韩国,等,也出现患者了。国内也有些人觉得,既然病毒是从我们中国引起并传播的,传到国外去,害了人家,很是难过羞耻,是否应该向全世界人民道歉?……

    当然,也有不少国家和人民,明白事理,他们知道,病毒无分种族无分国界,中国人民也是受害者,并非有意制造和传播病毒,害己害人。意大利、巴基斯坦,包括日本等国家,无偿地给我们送来急需的医疗物资。世界各地的华人、华侨和留学生,也纷纷出手,将当地的口罩等抢购一空,快递回国……多国政要,包括一些体育明星,也录制了视频,支持中国抗击疫情,喊出“中国加油”“武汉加油”的口号。

    文学家、诗人、曲艺家、作曲家、歌唱家们,这时,许多人都情不自禁地、自发地发挥所长,创作出一批反映全民抗疫、激励斗志的作品,包括我上述“之四”、“之七”两首,都有意识地反映“抗疫”这方面的内容。刚刚全民自我隔离开始,我就写了五律诗,记载其事,本以为写几首之后,疫情就会结束,谁知,十天半月,还是处于居家隔离,于是,往下续写。随后,诗词学会发通知,要求各位诗人上交作品。戏曲研究会也来通知,希望写出作品……

    经过近十天的闭户反思,我也意识到,这场疫情,不会很快结束,而我们既不能外出活动,在家又不务正业,每天睡到近中午,午饭后,又糊糊涂涂地度过,晚上也不好好利用,岂不是浪费了大好光阴?于是,我决定调整居家计划,将过去想做而没有做的事完成。首先,我要将我网站上的《中华民国史》两章书稿的内容作补充。其次,《民国军政人物寻踪》全书的内容,有不少错漏,需要全书进行修订。此外,《阳江新洲关屋寨旧人旧事》一文,要将它写出来。

    于是,从1月31日年初八起,我开始增补《中华民国史》的内容。每天依然是睡到接近中午才起床。午饭后,就开始工作,一直到傍晚。经过五个下午时间,到2月4日立春那天,完成了此工作,心中感到欣慰。

    晚饭前后的时间,我用来拉拉小提琴或中提琴。为什么要选在这个时间段来拉琴?说来也奇怪,小区实行封闭了,大家都不用上班,不用上学,但是,白天都看不到人,而且静得出奇,所以,如果我白天拉响那提琴,真怕吵到别人,自己心内也怯怯的。而傍晚前后,进出的人多了些,所以可以拉一会,也就一个小时左右。我正想利用这个机会,将过去拉过的一些乐曲重新拉拉,如贝多芬的《小步舞曲》、舒伯特的《小夜曲》、海顿的《小夜曲》、舒曼的《梦幻曲》、马萨斯的《在水波上》、斯特劳斯的《蓝色多瑙河》以及《山脚下的麓湖》《神秘花园》等简单动听的乐曲。此外,也要将一批外国歌曲如《遥远的地方》(苏联)、《西波涅》(西班牙)、《你就是幸福》(墨西哥)、《重归苏莲托》(意大利)、《斯卡保罗集市》(美国)等重新熟悉;也要将《小河淌水》《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呼伦贝尔大草原》《梅花泪》《烟花三月下扬州》《九儿》等中国的歌曲拉拉……技术提高谈不上,但每天琴不离手,拉得熟练了一些是有可能的。

    晚饭后,看一会电视新闻或其他节目。与朋友们通通微信,交流宅家的感受。9点到10点这段时间,会利用外出倒垃圾的机会,到小区的花园转转圈,一天的时间,不活动活动也不行啊。11点钟上床,并非睡觉,而是靠在枕头上,用Ipad看几集电视剧。这段时间,看的是刘恺威和杨幂主演的《盛夏晚晴天》,2月3日晚看完,转看翟天临、高露等主演的《且行且珍惜》。半夜1点半钟左右再睡觉。

    虽然禁闭在家,幸而我们的饮食还没有太大的影响,市场的肉菜供应充足,外卖快递如常。只要能吃上饭,我们就安心宅在家,决心将病毒闷死! 

                                  (三)

    鼠年春日记事之八:十五安居度,元宵不赏灯。疫情仍困扰,病例也添增。每每思家国,时时问友朋。齐心消祸害,告慰李医生。

    鼠年春日记事之九:闭门无出户,又过两三天。旧稿仍修订,新词已续添。睡前观剧集,醒后弄琴弦。抗疫当持久,陈翁志亦坚。

    鼠年春日记事之十:闭门时日久,今夜雨敲窗。旧梦回荆楚,忧心返梓乡。扶危凭智慧,抗疫靠坚强。病毒终消散,甘霖润八方。

    鼠年春日记事之十一:庚子今春苦,病魔困九州。全民思教训,一疫记殇忧。野味无贪享,良心要保留。情人佳节到,难约柳梢头。

    庚子鼠年春日记事之十二:闭户三周久,心情不虑焦。新歌房内唱,密语网中聊。早失春娘约,今违雨伯邀。相逢时日近,荔熟再呼招。

    往年,一般单位春节期间的放假,多是到初七、初八或初九,最多过了元宵节,也得上班了。所以,节后,又会形成春运的返程高潮。然而,今年太特殊了,2月8日是农历元月十五元宵节,但是,没有谁宣布居家隔离可以解除,也没有哪一家企业通知外地的员工回来上班。大中小学包括幼儿园,也没有接到通知何时开课。事实上,大家也知道,新型冠状病毒依然肆虐,似乎还在高潮,确诊的人数不断增加,钟南山说的“拐点”仍未到,所以,全民禁闭的局面依然还得维持,何时复工何时回校是个未知数。元宵节赏灯,是重要的民俗,每年,我市在孙文纪念公园都有花灯展览,春节前,工人们已经在布置,相信各地的公园都一样,每年的元宵节之夜或过后一两天,我都会与友人一起去赏灯,但是,可惜了,今年,工人们的劳动白费了。

    利好的消息就是, 只用了10天时间,即在2月3日,火神山医院就建成并交付使用。1400名医护人员以及1000张床位准备就绪。2月8日,仅仅用了12天时间,拥有1600张病床的雷神山医院也建成,通过验收并交付使用。两所医院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建成,震惊了世界。此外,各地有更多的医护人员前往武汉和湖北支援。有了这两所医院,以及其他的方舱医院,还有各地来增援的医护人员,使得武汉的新冠病毒患者,尤其是重症患者得到有效的收治。

    难过的消息也有不少。2月7日,李文亮医生病重逝世。在其后,武汉中心医院眼科又有3位医生去世,连同李文亮,一共4位医生病逝。3月,国家监委调查组到武汉调查李文亮医生事件,得出的结论是:派出所出具训诫书不当,执法程序不规范;李文亮所发布信息,客观上推动各方面重视疫情。 

    此外,各地的确诊病例不断增多,死亡病例也增多,疫情真的很严重!我在湖北工作时有些学生如甘勇武等,就在武汉工作,我的朋友文淑珍和任晓翠等,也生活在武汉,我也不时在微信中送上问候,并给予鼓励。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对这种新型冠状病毒有了更多的认识。这种病毒的可怕之处,在于染上这病毒,患者开始可能没有丝毫不适,然而,病毒已经潜伏在体内,而且已经具有传染性,这就很要命。自己不知已经染病,他人也不知,并与你接触,危险就来了。患者即使其后感到不适,也只是干咳流鼻水之类,与一般感冒极其相似,因而患者也会忽视,耽误了医治的时间。这病,严重时,就侵害病人的肺部和免疫系统,目前还没有特效药可以对付,要靠患者本身的抵抗力来与之抗争,那么。老人和有慢性病的病人等就麻烦了。而且,还据说,就算暂时指标转阴了,并不表示治好了,患者的免疫系统已遭到破坏,随时都会再染病。如此一来,医学家们肩上的任务就很重了,必须尽快找出新冠病毒的起因;必须尽快培育出疫苗……

    既然这病毒如此可怕,我们只有继续听党的话,听政府的话,继续宅在家中,无事不出门,宅在家中,哪怕是睡大觉,也是利国利民,也是在“抗疫”。所以,包括元宵节,2月14日的西方情人节,以及2月19日雨水那节令,我只能在诗歌中感慨一番,要是在往年,这应该是“人约黄昏后”,应该是“寻花赏柳”的时候啊。其后,由于疫情严重,连外出小区也要限制了,每家人每两天才可以派一位成员外出购物,要有通行证才可以外出。这事如果发生在美国等,又说侵犯“人权”了,但我们都自觉执行,理解这措施的必要性,每两天外出购物的任务,就由内子去承担。我是多天也没有出过小区大门了。 

    我每天的生活如前,从2月4日起,每天午饭后,我都准时开始工作,对《民国军政人物寻踪》一书的第一部分进行修订。此外,晚饭前或晚饭后,我都会拉拉中提琴。至于晚上睡觉前的剧集观赏,当然没有中断,2月17日晚,看完了《且行且珍惜》。转看由李立群、翟天临、董洁、邱泽、任运杰、洪佳宁、何美璇等出演的《幸福一家人》。

    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当代的中国人,似乎都平添了不少自信,还有幽默感,面对如此突如其来的灾难,大家并没有流露出过多的沮丧和惊恐,在微信群中,各种各式令人发笑的段子和视频在流传,让我也感慨作者“太有才了”!即使是一些让人苦笑的段子和视频,也可以感觉到作者的轻松和幽默。内中最主要的原因,我想,应该是人民对国家的信任,对政府的信任,相信我们一定能够战胜这疫情,相信在春暖花开的时节,亲朋好友就可以欢聚一堂的。

    我相信有一些朋友在居家的日子里,会有这样或那样的变化,老人们可能会加速痴呆,因为连到街口榕树下吹水聊天的机会都没有了;女士们或增了肥又或减了肥,因为睡眠与饮食的规律被打乱了。年轻人的颈椎病会更加严重,因为每天对着电脑的时间会更长;夫妻的关系会改善,因为平时一争吵便离家出走,如今大家都出不去,只能忍着……

    这期间,有什么让我,包括让国人兴奋的事呢?那就要说到中国女篮了。2月6日晚,中国女篮以86比76战胜英国队;2月8日,元宵夜,以64比62战胜世界排名第3之西班牙队,赢得惊险也赢得精彩,提前两轮获得东京奥运入场券!9日晚,中国女篮再以100比60大胜韩国队。这三个晚上,国人都可以通过电视看到直播,这三场胜利,让长久困在家中的国人吐出了几口大大的闷气。   

                                  (四)

庚子鼠年春日记事之十三:日日春阳好,朝来二月初。工商闻复产,道路见驰车。病毒仍藏匿,群防不懈疏。鼠年庚子事,尽入众诗书。

庚子鼠年春日记事之十四:日月匆匆过,已临惊蛰时。天阴飘薄雾,气暖卸寒衣。抗疫虽初捷,居家但久持。惊闻欧亚美,病毒正生滋。

庚子鼠年春日记事之十五:时逢三八节,美妇尽闺幽。病毒呈冠状,良辰若水流。湖滨花自赏,山涧鸟空啾。静待归旋日,天南地北游。

庚子鼠年春日记事之十六:宵宵还日日,不觉到春分。早起逢雏燕,夜眠恼饿蚊。开机敲键累,视谱练弓勤。闭户仍坚守,光阴要惜珍。

时间到了2月中下旬,武汉封城,全国停摆,已经一个月!一个月啊,学生不上课,损失还不会很大,全国的工厂停工,交通、旅游、酒店、食肆几乎全部停业,商场只能有限度开放……这一个月来,全国的经济损失难以计算,人民焦急,各级领导更加焦急,那么,怎么办?

终于,看到了转机,疫情渐渐得以控制,在坚持抗疫的同时,中央已经将开工复产提到议事日程。开始,员工在家中办公,如我们的女儿以及女婿,有一段时间也在家中用电脑办公。不久,中山的公司、企业渐渐由有限度复工到全面复工,包括大女儿的中国电信公司、小女儿的时代地产公司、女婿的贸易公司等。于是,马路上有了公交车和私家车在行驶,饭店、公园也有限度地开放了。能够复工复产当然是好事啊,不然,中国的经济垮了,美国的特朗普就更加横行霸道了。

工人上班了,学生怎么办?各级教育部门也在想办法,我们不是有发达的网络吗?利用网上授课,完全可行。于是,大学、中学、小学,包括幼儿园老师们,都在积极弄课件,上网课。某日,市文化馆的领导也在微信上与我们培训班老师商量,能否在网上授课。有些老师,如舞蹈班的,太极班的,也在行动。我考虑到我们粤曲班学员多是中老年人,文化不是很高,学习的要求并非特别迫切,因而,上网课不大现实。不过,我们也找了一些名家的讲座和唱段,放到班级的微信群中,供学员宅家时学习,学员有疑问,在班级的微信群中提出,我们老师作解答,这也是方法之一。孙儿在幼儿园上中班,老师不时也布置一些作业,要小朋友在家画个什么图案,做个什么手工,然后拍照发到班群中,大家欣赏评比,这也是方法之一。

今年的市教体局的《老教工》报第一期需要出版。编委会没有组织开会,3月中旬,领导将稿件用快递的方式送到我们家中,我们几位编辑在家中将版面编辑好,再上传给主编,也不耽误报纸的按时出版。

中国人民有志气,有办法,各行各业,齐心抗疫,没有过不去的坎!

女儿女婿们白天上班去了,但4岁多的孙儿天天要待在家中,好处就是这小帅哥给我们带来无限的欢乐,一口流利准确的普通话使得我们全家都跟着他自觉推行普通话。坏处就是客厅满地都是他的玩具,弄得家不象家。而且,他无师自通竟然学会了电脑的开机,还能进入某界面,选择他喜欢的或麻将或桌球或赛车或坦克战的游戏。一旦玩上了,就不肯收手。还有,他还喜欢和婆婆一起,长时间对着手机看“阿梅赶海抓鱼”的直播。女儿发现了,指责我们纵容他,说“玩手机玩电脑游戏会上瘾的”!然而,漫长的一天接一天,我们两老如何能管得住他不玩游戏,不看视频,又如何能限制他玩游戏看手机的时间?

3月5日,节令是惊蛰。天气渐暖渐热。我们还是居家隔离,无事不出门;3月8日,是国际劳动妇女节,往年这一天,中国的各景区,都可以看到踏春游赏的幸福的中国劳动妇女们。今年,她们只能忍耐着寂寞。3月20日,到了节令的春分,同样,我们还未能在大好春光中外出游山玩水。但是,我们相信,很快就能与亲朋们开怀畅聚、共诉离情的。

 病毒的源头在哪里,始终是大家关心的议题。如果确实在武汉,确实在华南海鲜市场,那就好办,就可能有更可靠的应对办法,但是,钟南山说,病毒最早发生在武汉,但是源头不一定就在武汉。目前,在中国以外的多国,已经出现了确诊病例。有些患者,从来没有到过中国,也没有跟到过武汉或中国的人有所接触,那么,就很解释这病毒肯定是出自武汉。

 2月份,日本媒体发表了一则消息,称“美国1.4万名因流感致死的人中部分可能死于新冠肺炎”!之后、台湾、俄罗斯、德国等的学者也作了详细分析,病毒的源头已渐露端倪!

根据对病毒基因序列的分析,这病毒已经多次发生变异,在武汉出现的病毒已经是第三代的病毒,但并没有第一和第二代的,而在美国发生的病例中,就有第一和第二代的!……美军有生化武器实验室德特里克堡,去年8月份,德特里克堡紧急关闭。10月下旬,武汉举办的世界军人运动会,运动场离华南海鲜市场只有数百米;美军罕见地派军人参加了。但360多名美国军人选手表现很差劲,连射击打靶也只得0分,全队没有得到一块金牌,总分排到第35名!而且,这些运动员来武汉不象是来比赛,而是来游玩,哪里人多往那里钻……有5位美国军人在军运会结束时得病了,如果是一般的病,大可以过两天随大队一起回国,而美国偏偏派出专机将他们5人提前接回国去……随后,今年1月份,美国流感病大流行,几千万人被感染,死了1.4万多人……

如此这般的追踪,似乎新冠病毒的源头不在武汉,反而在美国,甚至可以让人如此想象:美国某机构,利用此次军运会,将军人有意派到武汉传播此病毒,如果真是这样,那用心何其卑鄙,简直犯了“反人类罪”!希望并非如此吧。

中国民众固然乐意接受这种讲法,所以,多天来,这消息在微信群传得很热烈。大家忽然清醒过来,原来,不是我们欠世界一个道歉,而是世界欠中国人民一个道歉!但美国人,包括我的一些在美国的同学朋友不高兴了,大喊“阴谋论”!特朗普更是坚持说,这病毒就叫“中国病毒”,是从中国的武汉传播到世界的。他的目的,也是希望美国人民也相信这判断,从而将心中的怨愤引到中国去。

进入3月份,中国的抗疫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但是,病毒正在向世界各国蔓延,韩国、伊朗、意大利、西班牙、英国、美国等国更为严重。原来隔岸观火或者轻视疫情的国家,不得不紧张进行应对。中国经验是别的国家无法照抄的,但某些方面还是可以借鉴的。当然,傲慢的国家如英国、美国等,是不屑于学习中国的经验的,他们有自己的一套做法。如英国的做法,是群体免疫法,就是不作积极的防御,让国人感染病毒,死去部分的老者和弱者,留下的大部分国民就能产生抗体,一劳永逸。

中国的专家和医疗队,出发支援意大利、伊朗、伊拉克、塞尔维亚等国的抗击疫情;中国的医疗物资,运送到有需要的地区。意大利也学习中国的封城、封国做法,意大利的朋友发回的视频,看到都灵等城市都成了空城,与我们刚开始的封城的景象极其相似。

当中国成为相对的安全区后,中国在美国和欧洲的留学生纷纷归国避难;有条件的华人华侨也到中国避难;现在每天,国内仍有确诊病例,但那是输入性的病例。在这些返国大军中,当然会有一些不和谐的声音,出现一些奇葩人物,如拜耳公司坚持外出跑步不戴口罩的澳洲华裔跑步女、如不喝酒店开水嚷着要提供矿泉水的留学欧洲的女学生……一个月前,两个月前,怎能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一种局面?原以为,我们控制住疫情,就可以解放了,一切回复生机勃勃的景象,怎知,现在又要严防输入的病例,真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3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冠肺炎病毒为“全球大流行病”。同样是3月11日,美国众议院举行听证会,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公开承认了日媒披露的那一点,即“美国1.4万名因流感致死的人中部分可能死于新冠肺炎”,这下,无疑是给了美国人当头一棒,应该明白一些了吧,我们不说新冠病毒的源头出自美国,你也别再喊“武汉病毒”传播危害世界。

疫情当前,作为一国总统,本该积极应对,但美国有多少确诊病例,恐怕他并不掌握。美国的疾控中心每天只能检测300到350个样本。不检测就没有病例,特朗普认为新冠病毒与流感差不多,他说,生了病就待在家中。前段时间,特朗普与他的手下国务卿蓬佩奥之流,包括他们派往中国的记者们,在忙于唱衰中国,幸灾乐祸,并且妄图趁火打劫;而当美国自己的疫情日益严重、美国股市接近崩盘、尤其是世界人民在追查病毒来源国的此时此刻,特朗普坐不住了、亲自跳出来,想甩锅给中国。但对于度过了疫情最艰难时刻的中国人民来说,特朗普的挑衅已经是小菜一碟了。3月13日,马云向美国捐赠50万份试剂和100万只口罩,对特朗普来说,不知是善意的援助,还是辛辣的讽刺。

                               (五)

庚子鼠年春日记事之十七:武汉清零日,龟蛇奏凯歌。叮咛情更切,握抱泪犹多。人远荆州地,心忧重症科。逆行医护者,名颂鄂山河。

庚子鼠年春日记事之十八:岁月如流水,庚子鼠之年。髪秃浑闲事,牙危是苦煎。无缘邀曲侣,有兴寄琴弦。抗疫仍持续,生辰可淡然。

庚子鼠年春日记事之十九:清明时节到,渐见雨纷纷。无奈居家宅,不宜扫墓坟。伤心言病毒,哀笛悼亡人。待到重阳日,秋凉再祭亲。

与国外的疫情相反,中国国内的疫情转好,包括武汉和湖北。3月17日,全国驰援武汉和湖北的41支来自各省市的国家医疗队共3675人陆续踏上返途。武汉和湖北人民以最高规格的形式进行欢送,场面感人。的确,这些可敬的逆行者,在数十天的抗击疫情的战斗中,付出了很多,武汉人民、湖北人民,以及全国人民,都应该记住他们,感谢他们。当医疗队员回到各自的城市时,同样受到英雄式的欢迎,场面同样感人。是的,想想一两月前那些焦虑无奈艰难的日子,怎不令人感慨万千,泪流满颊?

3月18日,湖北与武汉新增确诊、新增疑似、现有疑似病例实现三清零。武汉“清零日”晚上8点多,不少市民情绪高亢,在阳台激动高喊: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武汉出现“清零日”了,我们的“解放日”应该不远了吧?

虽则如此,国内的疫情还未得解除,皆因如今,欧洲美国反而成了新冠肺炎病毒的重灾区,每日的确诊病例成千上万地增加,封城、隔离等措施也不得不实行。留学欧美澳的中国学生,纷纷回国避难,于是,输入性病例又成了我国担心的大问题。一旦处理不当,两个月来所取得的抗疫成绩会付之东流,所以,政府还是反复告诫人民,松懈不得!

这段时间,我们还是被要求居家隔离,我每天的安排如常。至3月4日,完成了《民国军政人物寻踪》一书的第一部分的修订,开始第二部分的修订。在3月6、7、8那几天,完成了《阳江新洲关屋寨旧人旧事》一文的写作和修改。到3月27日,完成了《民国军政人物寻踪》一书的第二部分的修订,开始第三部分的修订。

从3月12日开始,每晚晚饭前或晚饭后,改拉小提琴。3月24日开始,又改拉中提琴。学了一首《走出喜马拉雅》的藏族风格的歌曲。

3月3日晚,看完《幸福一家人》,转看由黄轩、佟丽娅、陈数、高露等主演的《完美关系》。3月19日晚将全剧看完了。原本打算改看《安家》,结果弄错了《安居》,看了一两集,发现内容讲的是旧城拆迁改造的故事,也很吸引。此剧由王志飞、傅晶、李晓峰、程煜、来喜等主演,演员各有特色,决定先看它。到了3月26日,也将《安居》看完了。这部电视剧虽没有当红的美女演员,但是拍得很朴实,剧情很接地气,也很感人,我喜欢,有小诗赞之:“旧城多改造,棚户拆迁难。只要真情至,安居有笑颜。”《安居》看罢,那就要看看罗晋、孙俪、张萌等主演的《安家》了。

以前,曲友周二下午开局,散局后都会聚餐,我有时会参加。两个多月来,没有开局唱曲,大家很希望聚聚。于是,趁着疫情渐趋平缓,大家相约周二中午饮个茶。我也想看看现在酒楼的情况,于是,3月24日周二中午,我也依约去到京华酒店四楼的餐厅。平时,这大厅一位难求,需要预定;现在当然没有这种状况,不过,想不到食客还是不少的,差不多坐满了。3月31日,同样是周二中午,我们再度相约饮茶,大厅也是满座。

真是“岁月如流水”,不觉,便到了新历的4月份。4月2日,是本人的生日。在疫情中迎来生日,感慨是不少的,想不到自己活到今天,会目睹和经历一场波及全球的世纪大瘟疫?!4月1日晚,曲友为我庆祝生日,到我过去的学生小王开设的花舍私厨办了一席。此私房菜馆上下两层多个房间,当晚也被定满了。可见,市民的紧张心情也放松了一些,外出吃饭渐如平常。

我的生日过后两三天,便是清明节。政府早有规定,今年各地的殡仪馆不开放;群体拜山活动也被阻止。近两年清明节期间,我都回乡拜山祭祖,但今年不便回去了。倒是几位堂弟和堂妹于3月29日周日那天回去了。乡间人烟稀少,山多树密,村干部也不会管。据堂弟堂妹们说,今年乡间的拜山活动属于小规模,爆竹也是点燃一小串,意思意思而已。清明节那天,我和上海的妹妹以及广州的侄儿侄女们,都会打开《聚贤茶室》家族网站,缅怀逝去的亲人,并告诉她们,我们正经历着一场大疫情,而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在全国人民的配合下,抗击疫情之战已取得初步的胜利,愿先人们在天上保佑我们。

国务院发出公告,4月4日清明节,上午10时,举行全国性的哀悼活动,表达全国人民对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斗争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的深切哀悼。在此期间,全国和驻外领馆下半旗致哀,全国停止公共娱乐活动。4月4日上午10时起,全国人民默哀3分钟。汽车、火车、舰船鸣笛,防空警报鸣响。这是一个我没有想到的做法,很应该!汽笛声声,警醒人们记住这场疫情给我们带来的灾难,更警醒人们要自觉地维护环境卫生,维护地球生态,全国人民乃至全世界各国人民要互相尊重、互相帮助,对付人类共同的困难、病害和敌人……

                                                      2020年3-4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