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不住也说说“快女”

         陈贤庆

2009年的夏天,在暑假期间,湖南卫视还是推出了一档娱乐节目,叫“快乐女声”。“快乐女声”的前身,应是“超级女声”,可能上级部门觉得“超级”用得不准确,下令要改,于是改为“快乐”。

改一个名字,本来是不大的事,但是,如果那两三个字,已经形成了“品牌”,那么损失就是巨大的了。君不见,可口可乐、佳能、曼联、李宁、姚明、百度……可以随便改名吗?“超级女声”不知形成品牌没有,但是,连续搞了几届,渐渐火起来,结果被国家广电新闻局泼一盆冷水,“超级女声”不见了,变成了“快乐女声”。于是,“超女”也变成了“快女”。如果仅仅是改掉“超级”二字犹自可,但是,国家广电新闻局还有一道命令,今年举办的“快乐女声”,这不准那不准,于是,往日的热闹没有了,激情没有了,真正优秀的声音也听不到了。观众甚至连什么时间播放“快女”的比赛也不清楚,于是,也就懒得参与了。

在此,我想回顾一下我自己对“超级女声”曾经投入的关注。

第一届“超级女声”,是在2004年吧。那时刚刚开办这档节目,似乎并没有引起很大的轰动效应,而我也没有关注,只是事后记住了安又祺、王媞、张含韵等几个名字。尤其是张含韵,不时在电视中“酸酸甜甜“一会,所以更加记住了她故作羞涩的小脸蛋。

第二届,是在2005年。那年,湖南卫视做了不少宣传,且设了几个赛区,每个赛区的比赛都进行了直播,于是,形成了一波又一波的浪潮,让人们记住了一批很了不起的会唱歌的姑娘。如李宇春、周笔畅、张靓颖、何洁、纪敏佳、叶一茜、易慧等。上述诸人中,我特别喜欢张靓颖和纪敏佳,认为她们是真正的歌唱家。

有了第二届的成功,次年,2006年的第三届,就显得更火爆了。这一届,赛区更多,参与的歌者也更多,好的歌唱苗子自然也更多。50强的水平已经区别大,而20强,个个都唱得那么好,更是难以取舍。每当有歌手被淘汰,要离开比赛,选手们会流泪,现场的观众会流泪,电视机前的观众也会流泪。而我,也不能例外。如我的同行,那娇小可爱的阳蕾老师,还有蒙古族姑娘查娜,在她们要离开那一刻,我真的不能控制住泪水了。这不是感情用事或感情脆弱的问题,而是她们表现得实在是好,谁离开都可惜。

那一届,前三名是尚雯婕、刘力扬、谭维维。但是,其他的“超女”,亦让人铭记于心,起码我还记住了厉娜、许飞、胡灵、张亚飞、乔维怡、阳蕾、尹林光子、胡雅梦、韩真真、孙艺心、唐笑、张焱、郝菲尔、赵媛媛、张珊珊、查娜等。

“超级女声”之后,湖南卫视又举办了“快乐男声”,让人们记住了陈楚生、张杰、魏晨、王櫟鑫、苏醒、吉杰、阿穆隆等会唱歌的男孩。“超级女声”和“快乐男声”的成功举办,在发现和培养歌唱人才,娱乐大众方面起到很好的作用。如今,“快乐女声”被规定不能在黄金时间播出,不准“煽情”。其实,中国人不是情太多了,而是变得越来越冷酷麻木,这类能让人们真情流露、忍不住热泪盈眶、体现了人性美的节目,也被扼杀,真的是想不明白!

两年很快过去了,今年夏天的“快乐女声”,我失去了热情,但也还是关注。在“海选”时,看了一些。到了不知多少强,也想认真看看。不过,比赛安排在不知什么时候,不是有心人,谁会去探究观看?某日(或夜?),按时转台到湖南卫视,听了好一会,不见张靓颖、谭维维式的歌手出现。不久,看到一个场面,一位“快女”抱着吉他坐着演唱。看她的样子还可人,于是,想认真听下去。只见她“拨弦三两声”,嘴巴微张,然后发出一些音符,但“未成曲调未有情”。那些音符,真的很难说是“歌曲”,是无法让人记住的。我常常感慨,现在有不少歌曲,和说话差不多,唱到哪里是哪里,唱完之后,恐怕没有哪一小节是可以让听众记住的。但是,那些年轻的歌者又可以将它唱得出来,不由你不佩服!眼前这位女孩,亦有这本事。歌曲不好听,如果唱得好,也可以弥补的。但是,眼前这位歌者,不仅吐字不清,而且声音还发着颤抖,时时气若游丝。当时,我心里想,这样的水平,也来参加比赛,也还进了多少强?另外,我又十分害怕,我一向最看不得别人表演或比赛时失误的,如杂技演员和体操运动员在表演或比赛时,一般我是不忍看的,生怕她们从高空中或平衡木上掉下来。眼前这位女孩,我怕她摸不着调,更怕她会气绝而唱不下去,会出现很尴尬的场面,所以,我转台看别的节目了。

事后,我才知道,我的担心是多余的!我所看到的选手叫曾轶可,她就是一路这么唱着自己“创作”的歌曲,一路哼着“绵羊音”而过关斩将进入18强继而10强的!因为是比赛,没有现场评委的赏识和支持,她是走不到10强甚至更前的。我常想,自己白活了,白活了,怎么变得如此优劣不分?看网上,有一位做过“超级女声”评委的柯女士如是评说:“看见小曾的吉他弹唱会让我想起2005年的李娜,曼舞轻姿,好不潇洒。”一位王姓的音乐人如是评说:“曾轶可写的东西干净纯粹,每场比赛都能沉浸在自己的音乐世界里,这对一个19岁的女孩来说是相当不容易的。作为歌手,‘唱功’通过后天培养是可以提高的,‘创新’相对来说更重要。”又说,“我支持曾轶可是因为她敢写敢唱!我喜欢她那种年轻无所畏惧的精神!”

对于柯、王二人的言论,我作简单的评说。柯女士的这种感受,我很难体会到。小曾与2005年的李娜,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对于王音乐人,我认为,现在“敢写敢唱”的青年人不少,音乐学院的作曲系也可以取消了,君不见,会唱歌的,就说会写歌并且真的不断写出歌来,写歌何其易也!至于“干净纯粹”,我认为,歌曲、音乐首先要悦耳动听,而不是“干净纯粹”,和尚念经比这“干净纯粹”得多;唱功当然可以通过后天培养,但现在就在比赛,数十或十数女孩正在比着唱功,扯到“后天”有用吗?

如果小曾之事是湖南卫视故意的炒作行为,那还情有可原,如果真的是明明是“音乐天才”,而我不会欣赏,那就问题大了!其后,我怕真的冤枉了这小姑娘,又专门听了她的两次演唱,结果,我还是无法认同,她是一位优秀的作歌者和唱歌者。我自问也有一定欣赏音乐的能力,大概也能评判出谁唱得好谁唱得差,如果“绵羊音”也算好嗓子,那我要到医院检查一下是否变成“白痴”了。

幸而,也有现场评委实话实说。从台湾来的包小柏评委就很不欣赏曾轶可,还曾怒而退出评委队伍。而网上,也有许多批评她的言论。我想,大家并非与小曾过不去,而只是要求比赛体现公平公正,不要在光天化日之下侮辱大众的智慧。不过,19岁的小曾能顶着压力,继续在舞台上镇定地以其特有的“绵羊音”唱着自己不成曲调的“原创”,也是很不容易做到的。现在,小曾已落到10强之末,下周如果还不死,就恐怕会出“大事”了……

这篇文章的标题是《忍不住也说说“快女”》,关键是“忍不住”三个字。本来我是不打算为“快女”写什么的,怕别人笑话:“一把年纪的老头,也去关注那‘快女’,多没素质!”谁知,一时“忍不住”,写了这么多,该打住了,不然真的没素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