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老冯文章引出的话


                                   
  陈贤庆


                                    
  (序)
    前段时间,同学老冯发来四篇文章,其中有三篇是论及时政的,读后颇有感慨。这两三年来,我都没有写些“时评”之类,因为写“微博”发议论的人多的是。但看了老冯的文章,还是准备写点读后感,后因琐事困扰,未能实现。今天,老冯再发来三篇,用他的话说,就是“时局有变,感慨良多,新作三篇,请兄过目……”。老冯所说“时局有变”,可能指的是最近发生的“重庆事件”,颇具“戏剧性”,但说“时局有变”,似乎不大准确,人事有代谢,江山依旧在,只是坊间增添了些谈资而已。


                                       
(一)
    老冯说:“当年担心时局,几个知心好友要泛舟湖心,方敢畅所欲言。”而现在,老冯包括万千网友,可以畅所欲言,大谈国事,而当局不予禁止(或难以禁止),已经是莫大的进步了也。听一位同龄人说过这样的话:“不管现在有多少贪官污吏,有多少黑暗面,最近这三十年,都是中国有史以来最好的时期。”这话不无道理。改革开放三十年,没有战祸和动乱,没有以整人为目的的各项政治运动,全国人民起码能够吃饱穿暖,并能享受到现代化建设带来的各项成果,诸如手机、电脑、高速公路、动车、高铁、港澳游、台湾游、国外游,还可以计划或已经购买了小车、商品房,还可以调侃党和国家领导人,可以批评甚至责骂各级官员,可以跟政府打官司,可以还原历史真相,可以为国民党说些好话,可以大演帝王将相才子佳人……这些,在三十年前,都是做梦都想不到的。所以,中国人民感谢和纪念邓小平,感谢和歌颂改革开放,是很应该的。
    不过,老冯的“感慨良多”,也绝非无病呻吟,有些事,也的确不吐不快,本人亦然。


                                        
(二)
    先说封建主义。去年是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纪念。全国,尤其是湖北、广东,都有大规模的纪念活动。作为孙中山先生的故乡中山市,那更是纪念活动的主角,庆典、演出、出版等,不亦乐乎,本人也将近年所写并在报刊上发表过的文章,编辑成书,以《一位伟人和一座城市》为题,由北京团结出版社出版,凑了个热闹。大家都歌颂孙中山领导辛亥革命,结束了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帝制,建立了共和政体。但是,一百年后的今天,中国人是否已经彻底抛弃了封建体制,树立了真正民主自由平等的意识?这真的难说了。影视中大量充斥的清宫戏,是否意味着我们对帝王将相的留恋?酒店楼盘多用“皇都”“御苑”“帝豪”之类的名称,是否意味着我们对皇权贵族的追求?此类的封建阴云,对广大百姓的影响还是次要的,关键是我们的政府体制中,在许多政府官员的头脑中,还残留着封建的意识。江山是我们打下的,我们就要坐江山守江山,享受胜利的果实。这江山容不得别人染指,各级官员也容不得别的什么“公署”来监督。于是,革别人命而夺得政权的无产者,变成了有产者,变成了特权者,享受着诸如高工资、公车、公房等福利,继而变成了地主、资产阶级、官僚贵族、石油大亨、金融寡头……反腐数十年,难见成效,不足为怪。特权者形成了一个阶级,那就不能轻易撼得动了。要他们公布财产、削减公车,无异于与虎谋皮。
    老冯说:“封建皇朝潜规矩是家天下,明规矩是奉天承运。现代人拾起这一套,未免羞羞答答,无非用程序合法或基因优良来搪塞。”辛亥革命的领导者孙中山、黄兴等,建立共和后,将政权让与袁世凯,虽有不得已,但在他们的心目中,打天下,不是非要自己以及子孙坐天下不可。国家领导人应该通过民主选举产生。看看美国、日本、俄罗斯、台湾乃至香港的选举,总觉得那才是真正的选举,未选之前,不一定知道结果。但是,我们的选举,不说“忽悠”委员们,结果也是“三年早知道”。至于我们的邻邦,出现了第三代“英明领袖”,那也让经历了改革开放的现代中国人感到唏嘘。他们是明显的封建“人治”,而我们呢?是否已到达了“法治”的境界?


                                    
 (三)
    再说说“唱红歌”。老冯最近的文章,就有两篇论及“唱红歌”的。我也是爱唱歌之人。退休之后,受朋友指引,有空的早晨,抱着个小提琴,到公园去为歌者伴奏,而自己不时也唱唱。虽夹着小提琴,喉咙受压,丹田气受阻,幸而也唱得出,并唱得好,常受到歌友的赞扬。后来我发现,公园的歌者中,分成两类,一类是只会或只爱唱过去的歌曲;一类是多唱现代的抒情歌曲。我当然是参与后者的行列。三十年前的歌曲,是否都不可取?非也!那时也有许多优秀的歌曲尤其是各族的民歌,记忆犹新。现在,我也常和歌友唱《花儿与少年》《赶圩归来阿哩哩》《半个月亮爬上来》《幸福的火车要开来》《送粮路上》等,但是,某些充斥着“红太阳”“救星”“主席”“革命”等“红歌”,实在唱不出口。这类歌曲,对某些人可能会起到精神振奋的作用,但是,它们只会让我回想到那梦魇般的年代。而《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咱们工人有力量》这样的“红歌”,其实也不合时宜,可能会吓坏“维稳办”的官员呢。去年某个时候,我市的有关领导大概也到山城等地参观学习过,回来后,要公园的歌者也组织起来,晚上集中唱一两个钟头“红歌”,结果,此事组织不起来。后来,又改变方式,每周六上午集中唱,经过若干周,这种活动也逐渐夭折。由此,我还联想到知青上山下乡四十周年时,广州及其他城市的某些老知青组织了大型的歌舞演出,唱着“到农村去,到边疆去”的“红歌”,回顾“火红的年代”,也是让人唏嘘不已的事。


                                     
(四)
    文化大革命会不会重来?我觉得不大可能,但温家宝总理有此担心。老冯也说:“文化大革命的悲剧还有可能重新发生,是因为这场悲剧的文化基础、历史背景、政治因素、理论方针、发展过程、严重后果,没有清算没有总结。七八年再来一次的预言没有应验,已经是谢天谢地谢鬼谢神了。”想想也是,凡是没有彻底清算过的罪恶,它总会沉渣泛起的。当今社会,为何骗子横行,假货毒货充斥?为何政府部门包括国家统计局,也在数字造假?此无他,五十年代的浮夸风造假风没有得到彻底的批判和清算,当事人统统逍遥法外,于是,到了今天,全党全民以造假为荣,道德底线降到零点。政府不诚信,人民就很难诚信。官员只对上负责,而不用顾忌下面,是很可怕的事。在今天“太平盛世”之时,官员造假的危害更大。如果国人不知道有多少税收被滥用,有多少财富被侵吞,有多少贪官在外逃,有多少裸官在执政,有多少耕地被蚕食,有多少环境被污染,有多少森林被毁坏,有多少湖泊被干涸,有多少粮食被浪费……媒体所见,皆是“丰功伟绩”,这也是和上世纪五十年代一样可怕的事,酿成的恶果将不堪设想!


                                      
(五)
    文化大革命时期有许多“胡言乱语”,但有些话也说得很对的,如“火车走得快,全靠车头带”。这句朴素的话就顶得上“三个代表”了。不是吗?十三亿中国人,有近一亿的共产党员,中国这列火车,走得快,与之有关;走得慢,也与之有关。过去有句语录,也很有意思:“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共产党就最讲认真。”前一半讲得很对,后一半,就要共产党人认真反思了。只要讲认真,什么公车问题,官员财产公开问题,惩治腐败问题,还都算数十年也解决不了的老大难问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