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隋炀帝

   公元604年,杨广发动宫廷政变,夺得了帝位,他就是隋炀帝,立萧后为皇后。隋炀帝是我国历史上著名的暴君,他在位期间,干了许多祸国殃民的坏事,隋朝的政权就是在他的手中丧失。

   公元604年,隋焬帝刚继位,便决定迁都洛阳,他征发民众数十万人掘长堑,作为保护洛阳的关防,他以为洛阳外围有了一条长堑,他就可以有恃无恐,放胆作恶。

   公元605年,隋焬帝命令工部尚书,著名筑师宇文恺营建东都(洛阳),每月的役工多至二百万人。宇文恺迎合他的侈心,规模力求宏大。全国富商大贾数万家被迁徙到东都居住。他又命令宇文恺另造显仁宫(在河南宜阳县)。征发大江以南、五岭以北的奇材异石,以及嘉木异草,珍禽奇兽,都输送洛阳充实各园苑。又在洛阳西面筑西苑,周围二百里。苑内有海,周围十余里。海中造三神山,高出水面百余尺,台观殿阁,布置在山上。海北有龙鳞渠,曲折流来注入海内。沿渠设有十六院,院门 临渠,每院住四品夫人一人主院事。堂殿楼观,穷极华丽,宫中树木秋冬凋落,便剪绫为花叶,满缀树上,颜色旧了再换上新的,使得树木永远象春天一样。隋焬帝所到的地方,池沼里的冰赶快去掉,布上彩绫剪成荷、芰、菱、芡等,十六院想尽各种享乐的方法,招引隋焬帝的到来,他喜欢在月夜里带着骑马的宫女数千人,马上演奏着《清夜游曲》,去西苑游玩。

   隋焬帝为了要到江都(今扬州)游玩,于同年征发河南、淮北诸郡的民工,前后百余万人,开掘名为通济渠的大运河,从洛阳西苑直通淮水的盱眙。又征发淮南民工十余万开掘邗沟,自山阳(今江苏淮安县)至扬子(今江苏仪征县)入长江。又在江南造龙舟及其它的船只数万艘。到了这年秋天,一切准备都告成功,隋焬帝率领一二十万人出游江都。他自己乘坐高四层的龙舟,萧皇后乘坐制度较小的翔螭舟,还有三层称浮景的水殿九艘。此外,大船数千艘由妃妾、诸王、公主、百官、僧、尼、道士、蕃客按品位分别乘坐,其余船只乘载物品。挽船的壮丁至八万余人。船只相衔前后长二百余里,骑兵夹岸护送。他下令所过州县,五百里内居民都得来给贵人献食,多少民众为此破产。而妃侍们吃不完那些山珍海味,出发的时候,掘地坑一埋便了事。

   隋焬帝在江都,命令工匠何稠等人大造车舆仪仗,指派州县送羽毛,作仪仗上的装饰。捕鸟的人不算,单是造仪仗的人工多至十余万。用金银钱帛不计其数。他每次出游,满街都是仪仗队,长二十余里。他游玩一番后,公元六六年回到洛阳,摆一个千乘万骑的大仪仗队送他回京城。

   公元607年,隋焬帝到北境去游玩,征发河北十余郡役工凿太行山,开辟前往并州大路。在榆林郡暂行时,他又征发百余万人筑长城。他率领大军五十多万人,从榆林进入突厥牧地,接受突厥启民可汗朝见。大军转入楼烦关,回到太原 。又上太行山,开直路九十里,游济源,自济源回洛阳。这次游玩,首尾不过四五个月,消耗资财不可计数。大臣高熲、贺若弼等人私议朝廷太奢侈,被人告发,隋焬帝给加上诽谤朝政的罪名,将他们杀死。

   公元608年,隋焬帝 征发河北诸郡民工百余万人开掘永济渠(又称御河),南接沁水,北至涿郡(今北京市)。公元610年,隋焬帝到江都,开掘江南河,自京口(今镇江市)至余杭(今杭州市),长八百余里。准备去会稽(今浙江绍兴)游玩。至此,贯穿南北(从余杭可乘船直达涿郡)的大运河便开掘完毕。大运河是我国历史上一项巨大的工程,隋焬帝开通济渠,江南河,是要掠夺江南的财富,方便他的淫侈生活;开永济渠,是要进行对高丽的侵略战争。他伤害大量民命,罪恶极大,但运何修成后,南北交通有了显著的改进,对经济联系,政治统一都起着广泛的作用。

   公元611年,隋焬帝乘龙舟自江都到涿郡,发大军侵略高丽。隋焬帝热衷于开拓疆域和向四邻耀威,他派民部侍郎裴矩出驻西 域,宣扬隋朝的声威,利诱西域诸国的使者和商人到洛阳。西域诸国表面上臣服于隋朝,但隋朝对此要作出惊人的耗费。隋焬帝又派常骏等出使赤土国(今马来西亚),派裴靖出使倭国(今日本),同时两度派朱宽到流求(今台湾),加强了和这些国家与地区的联系,但是,当时的高丽国王高元对隋朝并不表示臣服,隋焬帝听从了裴矩的建议,决定发兵侵略高丽。出兵以前,他征调大批工匠在山东东莱(今山东掖县)海口大规模造船。工匠被迫在水里不分黑夜的工作,腰部以下都生了蛆,死亡的有十分之三四。他还征发江淮 以南的民工和船只,把黎阳仓(在今河南濬县境内),洛口仓(又称兴洛仓,在今河南巩县境内)的粮食运到涿郡,船只前后相继,长达一千多里。奔走在路上的民工和兵士,经常有几十万人。很多人倒毙在路上。

   公元612年,隋焬帝率领一百多万人分海、陆两路向高丽进攻,大军经四十天才出发完毕。各 军首尾衔接,鼓角相闻,旌旗相望,长九百六十里。但是,如此声势浩大的一支大军,却没有多少战斗力,大将来护儿从海路到平壤城下,被高丽守军战败,所率精兵四万,逃回船上仅数千人。大将宇文述等九军渡鸭绿江,攻至平壤附近,又被高丽军战败,所率三十万五千人,除卫文升一军不败,其余溃军逃回辽东城下,只有二千七百人。隋焬帝大怒,只得率残军回洛阳。

   公元613年,隋焬帝下诏,征发全国军队到涿郡集中,第二次侵略高丽。他率大军渡辽河,攻辽东城。高丽军队死守,攻守二十余日,双方死伤都极重。正当了东城处于危急的时候,洛阳发生了杨玄威兵变,客观上解了辽东城之围。

   杨玄感是杨素之子(杨素于公元606年病死),当时袭封楚国公,官至礼部尚书。他受命在黎阳仓督运军粮。杨玄 感看到其时阶级矛盾尖锐,农民纷纷起义,在上柱国、蒲山公李宽之子李密的怂恿下,趁隋焬帝远征高丽,起兵反隋,想夺取洛阳,称些时皇帝。李密向他献上、中、下三策,上策是袭据涿郡,阻止隋焬帝入关;中策是攻取长安,据关中与隋焬帝对抗;下策是占领洛阳。杨玄 感恰恰采用下策。由于当时人民对隋焬帝的暴政已恨之入骨,所以杨玄感一起,很快就聚集了十余万人,杀到洛阳城下。当时洛阳由越王杨侗(太子杨昭次子,太子早死)留守,杨侗率兵死守。长安留 守代王杨侑(杨昭长子)派遣将军卫文升率兵四万出关救洛阳,与杨玄感前后打了十二仗,卫文升剩下兵士无几。隋焬帝在辽阳城下得到洛阳告急书,大惊,连夜退兵,军用物资,全部放弃。他命令大将宇文述、屈突通(屈突是个姓)、来护儿等分路进攻杨玄威 。杨玄感还想城外称皇帝,被李密劝阻,不久兵败西逃。杨玄感在半路自杀,李密、王伯当等被擒,隋焬帝回到洛阳,派御史大夫裴蕴处治杨玄感党徒,他说:“杨玄感一声号召,便聚众十万,更证明天下人不要多,人多盗也多,不杀个干净,怎能惩戒别人。”于是,三万人被杀,六千余人被流放。杨玄 感曾开仓赈济百姓,凡取米的人都被隋焬帝坑杀。

   公元614年,隋焬帝到涿郡,下诏征天下兵,第三次侵略高丽。这次来护儿军一路取胜,打到平壤城下,高丽 民众已困苦不堪,国王高元只好派遣使者来讲和。隋焬帝算获得战果,率军回洛阳。他要求高元亲自来会见,高元当然不听,气得他命令诸将准备行装,打算第四次出征。

   公元615年,隋焬帝在北地游玩,不料被突厥兵围困,他不得已以不再侵略高丽为条件,悬赏招募救兵。但是,他解围回到洛阳后,却否认赏格,并且又要发动侵略高丽的战争。

   隋焬帝仇视民众,是死不悔罪的民贼;一心好战,是众叛亲离的独夫。轰轰 烈烈的隋末农民起义,很快就把个独夫民贼消灭了。

     接第三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