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唐代宗和唐德宗

  公元762年,唐玄宗、唐肃宗相继死去,李辅国、程元振拥立太子李豫,就是唐代宗。李辅国被尊称尚父,加封司 空、中书令;程元振加封骠骑大将军,判元帅行军司马,总率禁兵。李、程二人专权跋扈,宰相裴冕等被斥逐出京。李辅国对唐代宗说:“皇上在宫中不必操心,处事全听我处理吧!”唐代宗不甘心做傀儡皇帝,表面上很尊重他,暗中却派人夜里潜入他家,将他杀死。李辅国虽被杀死,但程元振仍大受宠信。

   唐化宗要攻取洛阳,消灭史朝义。他任命长子李适为天下兵马元帅,仆固怀恩为副元帅,又派宦官刘清潭向回纥清兵。回纥登里可汗亲自率兵来内地,目的是掠夺财物。唐大军自陕州向洛阳进攻,泽潞节度使李 抱玉、河南副元帅李光分路来会攻,与史朝义军在洛阳北郊大战。镇西节度使马 璘奋勇陷阵,唐军继进,大破史朝义军。史朝义出奔莫州( 今河北任丘县北)。回纥入洛阳,纵兵大杀掠,洛阳人民又遭一场浩动。仆固怀恩率朔方等军到河北追击史朝义。

   公元762年,叛将田承嗣献莫州投降,送史朝义母亲及妻子于唐军。史朝义率五千骑从北门突围,奔向范阳。但镇守范阳的叛将李怀仙也献范阳投降。史朝义无路可走,于 树林中自缢而死,部下全都溃散。

   安史之乱历时九年,到此算是结束了。安史之乱给黄河流域的广大地区造成了极其严重的破坏,城镇被毁,田地荒芜,人民流离失所。听到官军收复河南、河北的消息,人民自然很高兴的。大诗人杜甫当时在梓州(今四川三台县),就写了一首《闻官军收河南河北》的诗(被后人称为杜甫的“生平第一快诗”):“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 泪满衣裳。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

   但是,安史之乱是平息了,藩镇割据的局面立刻形成。安禄山、史思明的部将摇身一变,又成了唐朝的节度使。朝廷任命田承嗣为魏博节度使,李怀仙为卢龙节度使,李宝臣(即张忠志,朝廷赐姓名)为成德节度使,薛嵩为相卫节度使。仆固怀恩要这些人占据河北、作为党援,使自己常得朝廷的尊重。

   安史之乱刚刚平息,吐番欺唐朝边镇只有一些老弱兵,于是联合吐谷军,党项、氏、羌共二十余万人入侵大震关(在甘肃陇西县),程元振故意不上报。吐蕃军深入到奉天,武功(都在今陕西省)、京师大惊骇。李光等因痛恨程元振擅权横行,不肯发兵来援,唐代宗只好任李适为关内元帅,郭子仪为副元帅,到咸阳抵御。郭子仪当时在家闲居,早已遣散亲兵,以免疑谤。这时候召募得二十骑,便赶赴咸阳。唐代宗见吐蕃兵已逼近,仓猝不知所为,逃出长安,奔向陕州。第三天,吐蕃入长安城,大肆烧掠,长安变成一座空城。郭子仪派部将长孙全绪率三百骑出蓝田,虚张声势,吐蕃惊骇,全军逃出长安。不久,郭子仪迎唐代宗回京师。太常博士柳伉上书请斩程元振,唐代宗被迫取消程元振的官爵。但是,他又用鱼朝恩为天下观军容宣慰处置使,总统禁兵。除了鱼朝恩,奸相元载也很受唐代宗的宠信。

   公元764年,河北副元帅,朔方节度使仆固怀恩和儿子仆固谋反,唐代宗派郭子仪为朔方节度使。朔方将士一听到郭子仪到了,都离开仆固怀恩,欢迎郭子仪。仆固起兵,被部将杀死。仆固怀恩母亲怒骂,提刀追赶仆固怀恩,说:“为 吾国杀此贼,取其心以谢三军!”仆固怀恩率兵二百人逃到灵武,收集散兵,招引回纥 、吐蕃兵十万人进攻唐朝。郭子仪率军抵御,敌军败走。次年,仆固怀恩又引回纥、吐蕃、吐谷浑、党项等数十万人入侵,路上仆固怀恩病死。郭子仪率数骑到回纥军营,和回纥太师药葛罗(回纥可汗之弟)讲和结盟。吐蕃闻讯,连夜退走,唐朝又度过一次危机。

   郭子仪立有大功,唐代宗对他很尊重。但郭子仪知道,唐代宗也是个昏君,而且他身边有元载、鱼朝恩等奸相臣,所以举止十分谨慎。他每天都把家里重重门户打开,常有家丑外杨。儿女们都劝他不要这样做,他说:“我把门户打开,正是要让大家共见共闻,谗言就无从产生。如果关上门户,猜疑就接踵 而至,必然会招至灭族。儿女间的争吵,何足介意。“他儿子郭暖娶升平公主,有一次夫妻俩吵架,郭暖生气地说:“你想依靠你父亲做天子吗?我父亲不屑为天子,所以不做。”公主入宫哭拆,唐代宗说:“你实在有所不知,这话很对。他如果想作天子,天下岂还是你家所有吗?”郭子仪闻讯,绑子入朝。唐代宗说:“‘俗话有言,不痴不聋,不做家翁’,儿子闺房之言,何必计较呢!”郭子仪回家,打了儿子几十仗, 戏剧《打金枝》即取材于这故事。

   唐代宗因鱼朝掌握大权,心里不痛快。到了公元770年,他靠元载的帮助,才杀了鱼朝恩。杀鱼朝恩后,他又厌恶元载专权,一直寻机除灭他。公元777年,唐代宗杀元载,籍没其家产,单是胡 椒就有八百石,其他珍宝财物不可胜数。唐代宗曾两次召李泌入京,但因朝廷排挤,唐代宗只好又让他出京,到地方上做官。

   唐代宗末年,蕃镇势力大盛,各节度使在辖区内扩充军队,委派官吏,征收赋税。节度使由军士废立,朝廷已无法控制。卢龙节度使被部将朱希彩杀死,朱希彩又被部下杀死,朱泚 被推为卢龙节度使。薛嵩病死后,其弟薛萼继任相卫节度使。此外,各节度使为了争权夺地,也互相攻杀,而唐代宗对此,只有采取姑息的态度。

  公元779年,唐代宗病死。唐代宗李豫(原名李)在位十七年,享年五十三岁,死后葬于元陵。

  公元779年,唐代宗病死,太子李适即位,就是唐德宗。唐德宗即位之初,颇有励精图治的气象。他释放宫女数百人,又将外国进贡的驯象 ,以及供宫中赏玩的精禽怪兽放回山中,对行贿受贿者严加处治。所以当时朝廷内外皆大欢喜,都说:“明主出矣!”然而,唐德宗也是一个昏君,他性情暴燥,加上猜 忌刻薄,唐朝在他的统治下。从肃宗、代宗的苟安局面转入危急的局面。

   唐德宗初即位,尊郭子仪为尚父,免去一切官职,用他的部将李怀光( 靺鞨人)、常谦光、浑瑊三人分掌兵权。又任用无载余党杨炎为宰相,杨炎是个理财家,次年,他定议改革赋税制度,废除“以丁夫为本”的租庸调 制,改行以资产多寡为标准的两税法。实行两税法,岁收有改进,杨炎因之愈得信任。他独揽大权,专以报仇害人为能事。杨炎以前,也有两个有名的理财家,一个是第五骑(第五是姓),一个是刘晏。刘晏自唐肃宗时起,便以筹集财赋,供应军国,为朝廷所倚重。唐代宗杀无载刘晏曾参与密谋。杨炎要为元载报仇,于公元780年进谗言于唐德宗,唐德宗杀了刘晏。刘晏元罪被杀,大家都为他鸣冤。公元781年,唐德宗任用卢杞为宰相,杀了杨炎。然而,卢杞是一个比杨炎更坏的奸相。卢杞面貌丑陋,阴险狡猾,专以离间陷害群臣为能事,所以朝野失望。

   在唐代宗时,成德节度使李宝臣(即安禄山部将张忠志、唐朝赐他这姓名)、淄青节度使李正已(高丽人)、魏博节度使田承嗣相勾结,要在本镇建立传子制。公元779年,田承嗣死,儿子田悦继位,李宝臣要求朝廷加以任命,唐代宗允许。公元781年,李宝臣死,田悦为李宝臣儿子李惟岳代请,唐德宗想革除旧弊,坚决不允许。于是,田悦、李正已、李惟岳联合起来。唐德宗任命宁节度使李怀充、卢龙节度使朱滔、河东节度使马燧、昭义节度使李抱真、神策将李晟等计伐。公元782年,田悦败走魏州、李纳(李正已死,儿子李纳继位 )败走濮州(今山东鄄城县),李惟岳被部将王武俊(契丹人)杀死,王武俊投降朝廷。

   公元782年,王武俊、朱滔为了争权,反抗朝廷,联合田悦、李纳又起兵作乱。朱滔自称冀王,田悦自称魏王,王武俊称赵王,李纳称齐王。朱滔为盟主。唐德宗派淮西节度使兼平卢节度使李希烈领兵计伐李纳,李希烈反与李纳通谋,又勾结朱滔等,自称天下都元帅 、建兴王。

   公元783年,李希烈围攻襄城(今河南襄城县),唐德宗没有听取宣武节度使李勉乘虚袭取许州(今许昌市,李希烈当时驻放州)的建议,却从关内诸 镇调兵救襄城。当时泾原兵五千路过京师,遇雨饥寒,得不到犒赏,于是举行兵变,要攻入京城抢夺琼林、大盈两府库。唐德宗忙召禁 兵抵抗,但神策军使白志贞统辖的禁兵无一人至。泾原兵攻入京城。唐德宗率少数家属仓皇出走,随从只有宦官百人。唐德宗逃至奉天(今陕西乾县),不久,左金吾卫大将军浑瑊也来到,在这一紧急期间,浑瑊成了挽救危局的决定性人物。

   朱泚 曾任泾原节度使,因弟朱滔叛唐,他被免职,以太尉衔留居长安。泾原兵入长安后,立他为帝,国号秦(后改国号为汉)。朱泚立朱滔为皇太弟,与河北诸叛镇遥相呼应。朱泚亲率大军围攻奉天,浑 瑊坚守。城中粮尽,连唐德宗自己也吃些蔓菁和粗米。这时,李怀光、顾晟等领兵来救,朱 泚兵败退守长安。李怀光痛恨卢杞,声称 要杀他。唐德宗却听从卢杞的计谋,令李怀光乘胜攻取长安,不必入朝相见。李怀光自以为有大功,竟不得见后帝一面,十分气忿,接连上表揭发卢杞等人的罪恶。朝臣们出议论纷纷,斥责卢杞等人。

   公元784年,唐德宗被迫贬卢杞、白志贞等为南方远州司马,卢杞后来死于澧州。当李希烈反叛时,卢杞还陷害了颜真卿。他借刀杀人,故意派颜真卿去劝谕李希烈,结果李希烈逼颜真卿投降,颜真卿不肯,后为被李希烈缢死。唐德宗贬卢杞等人后,命翰林学士陆贽起草一道责已大赦诏。王武俊、田悦、李纳都自去王号,名义上归顺唐朝。朱 、朱滔、李希烈不肯降。李希烈自恃兵强财富,遂退皇帝位,国号大楚。

   李怀光胁迫朝廷贬遂卢杞等人后,心不自安,屯兵咸阳,与朱 泚通谋,起兵反唐。唐德宗仓皇逃离奉天,避往汉中。李怀光反叛,唐朝形势又进一步恶化。这时候,李晟成为挽救危局的决定性人物。李晟军当时夹在朱 、李怀光两强敌中间,内无资粮,外无救援,处境极为危险。李晟用忠义激励全军,在困境中保持锐气,渐渐军威大振。浑瑊屯兵在奉天,与李晟东西相应进逼长安。不久,李晟率军攻入长安, 朱泚败走,在半路,其部将梁庭芬等杀朱泚投降。唐德宗回到长安。

   公元785年,马燧、浑 瑊等率大军围攻河中,李怀光自杀,将士投降。这一年,占据幽州的朱滔病死,将士立刘怦为主,朝廷任命刘怦为幽州卢龙节度使。

   公元786年,李希烈患病,部将陈仙奇指使医生陈山甫将他毒死,陈仙奇降唐,朝廷任命他为淮西节度使。不久,部将吴少诚说是为李希烈报仇,杀死陈仙奇,自为留后,朝廷即任他为淮西留后。这场由传子制引起的大混乱,算是结束了。

   唐德宗当太子时,曾受过回纥的侮辱,因此他一直很痛恨回纥。他在位期间,采取的对外政策是仇回纥,和吐蕃,企图利用吐蕃来抑制回纥。而吐蕃因此也就轻视唐朝。公元785年,吐蕃入侵,被李晟打败,吐蕃认为,唐朝良将不外是李晟、马燧、浑 瑊三人,于是采取离间计。公元786年,吐蕃派兵二万到凤翔城下,声称李晟叫我们来,为什么不出来犒赏,第二天退下去。唐德宗信以为真,宰相张延赏乘机毁谤李晟。李晟昼夜哭泣,请求出家为僧,唐德宗不许。公元787年,吐蕃又使人向马燧求和,李晟认为不可,马燧对李晟有嫌怨,附和张延赏,力主讲和。唐德宗削去李晟兵权,令浑 瑊为会使。浑瑊到平凉结盟,吐蕃伏兵突起,杀唐官兵,浑 瑊夺马逃回,吐蕃原想捉获浑瑊,使马燧因力主和议得罪,一举再灭唐朝两员大将,然后 攻取长安。因浑瑊逃回,计划因而停止。

   吐蕃的行为使唐德宗及朝臣大为震惊,张延赏辞职。唐德宗感到危险,任用李泌为宰相。一生不愿当大官的李泌这时也答应任职。李泌极力保存李晟和马燧,又多方开导唐德宗,与回纥和亲,使回纥牵制吐蕃,后来南诏国也脱离吐蕃,唐朝免去了吐蕃的威胁。

   公元789年,李泌病死,李泌是唐朝中期一位著名又特别的人物,他历仕肃宗、代宗、德宗三朝,除了后来当了宰相,一般都以皇帝的宾客自居。他摸透各朝帝的心理,善于从侧面引导,因而他的不少正确主张都能得后帝的重视和采纳,他对唐中期的政治是有较大的贡献的。唐德宗 时,另一位杰出的政治家就是陆贽。陆贽的官职至中书侍郎、同平章事。他勇于指陈弊政,揭露两税法实行后的各种积弊,主张废除两税以外的一切苛敛,直接以布帛为计税标准。他还建议积谷边境,改进防务。公元794年,陆贽被大臣裴延龄所谗,罢宰相职,次年贬为忠州别驾,居忠 州十年而死。

   公元805年,唐德宗病死。唐德宗为人猜忌轻听而又贪财好敛,在他统治期间,唐王朝更加走向下坡路。他用宦官窦文场、霍仙鸣等统率禁兵,宦官势力 日盛,为唐后期宦官挟兵权把持废立大权的局面作出了开端。

   唐德宗李适在位二十六年,活了六十三岁,死后葬于崇陵。

           接第四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