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后

   公元946年,张彦泽攻入开封,晋出帝投降,后晋灭亡了。

   公元947年,辽太宗进入开封,以剽掠京城的罪名杀了张彦泽,为虎作伥的张彦泽落得可耻下场。景延广原来被张彦泽执禁,这时自杀了。冯道率百官降辽,各镇节度使也大部分投降。

   辽太宗入开封,自以为可以当上中原皇帝,令辽兵以牧马为名,四出抢掠,称为“打草谷”。辽兵大杀大掠,开封、洛阳附近百里成为白地。辽太宗又以犒军为名,严令官括钱,不论将相士民,都得献出钱帛,弄得民不聊生,内外怨愤,广大民众群起反抗。

   河东节度使刘知远被晋出帝疑忌,据守本土,不参与晋辽战争。他广募士卒,发展自己的势力,很快有步骑兵五万人。辽军入开封,他派部将王峻向辽太宗奉表称臣,其实是让他到开封察看形势。王峻回来说:“契丹又贪又残,失尽人心,必不能久据。”诸将劝刘知远称帝,号令四方,刘知远不许。后来听说辽太宗打算北迁,刘知远才制造声势,准备出师迎晋出帝出晋阳。军士们要他先正位号,然后出师,争呼万岁不已。部将郭威、史弘肇、杨 邠 等力劝他称帝。刘知远知道时机成熟,便在晋阳即皇帝位,他就是后汉高祖。为了争取晋旧臣来归附,他暂时不改变国号,并仍用天福(晋高祖年号)纪年。汉高祖称帝后,晋旧将纷纷归附,民众也群起响应,处处抗击辽军。汉高祖听从皇后李氏的建议,拿出宫中所有财物犒劳军民,果然大得军心民心。

   辽太宗入开封不久,便遭到中原军民得处处打击,心中害怕,对侍从说:“想不到中原人这样难对付!”他召集晋降官,宣布说:“天气渐热,我要回国去。”又私下对人说:“我在上国(指辽国),以射猎为乐,到了这里令人 悒 郁不快,现在能回去,死无恨了!”其实,辽太宗退走,完全是迫不得已。他带着晋降军数千人,宫女、宦官数百人以及晋府库所有财物,离开封北行,沿途以杀人泄愤,总计杀十余万人。辽太宗行至临城(今河北内立县北)得病,行至杀狐林(在今河北  城县西南)死去。辽国人将他剖腹,装进几斗盐以防腐,运回国去。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原来,内中还有一段故事。

   辽太宗耶律德光在撤离中原途中染上一种热疾,太医让他远离女色,他却将太医臭骂了一通:“你们都是不学无术,我得了热病,正要女色泄火,怎么能远离女色呢!”终因纵欲无度,走到栾城杀胡林时,口吐鲜血,一命呜呼。这时,远在辽国都城上京、但已获报耶律德光病危的述律太后传来懿旨:“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这可难坏了伴驾的文武大臣,当时正是炎夏,保存尸体谈何容易。正在文武大臣和太医们束手无策的时候,一位御厨出了个主意:干脆把皇帝做成“羓”吧。“羓”到底是什么呢?原来北方游牧民族多喜食牛羊肉,有时候杀了一只牛或羊后,一时又吃不掉,碰上夏天,牧民就把牛羊的内脏掏空,用盐卤上,就成了不会腐烂的“羓”,相当于中原地区的“腊肉”。这个主意一出,虽然有把皇帝当牲畜处理的意思,但无奈之下,文武大臣和太医们也只好照厨师的意见办,不过既然是用皇帝尸体做成的“羓”,就不是一般的“羓”,而是“帝羓”——我国历史上唯一的一个木乃伊皇帝。

   辽太宗死,辽诸酋长拥戴永康王耶律兀欲(辽太宗耶律德光侄儿)为辽皇帝,就是辽世宗。辽世宗将晋降官留在恒州,独擒押赵延寿回国。赵延寿后来在辽国可耻地死去。

  趁着辽兵北归,汉高祖以弟刘崇为太原留守,自己率大军自太原出发,二十一天进入洛阳,下诏改国号为汉,就是后汉。八天后,汉高祖进入开封,定都于开封,后晋藩镇相继投降,冯道等摇身一变又成为汉大臣,冯道还被封为太师。天雄节度使杜威勾结辽将麻答、耶律郎五据魏州抗汉。汉高祖率兵攻魏州。杜威兵败投降。麻答和耶律郎五逃归辽国,汉高祖收复了晋 末河北失陷的诸州镇。

  汉高祖乘广大民众抗击辽军,辽军退走之机夺得了政权,后汉很快稳定下来。与后汉同时存在的,有吴越、楚、南汉、荆南、后蜀、南唐六国。闽国已于公元945年被南唐攻灭。闽国由王审知建立,以后当国王的依次是王延翰、王 鏻、王昶、王曦、王延政。闽国传六主,共三十七年,是十国中第三个灭亡的国家。除吴越等六国外,东北还有强大的辽国。

  公元948年,汉高祖病危,召苏逢吉、杨 邠 、史宏肇、郭威入受顾命,将儿子刘承裕托付给他们,又遗命杀杜威,即日死去。

  后汉高祖刘知远在位两年,享年五十三岁,他也是沙沱族人。

  公元948年,汉高祖病死,儿子刘承裕继位,就是汉隐帝。斩杀杜威 ,弃尸于布。市人恨杜威,争咬其肉。

  河中李守贞,永兴赵思 绾、凤翔王景崇同时反叛,汉隐帝派诸将讨伐,久而无功。于是,汉隐帝令郭威督诸军讨伐三叛镇。郭威临行,向冯道求教。冯道说:“李守贞是著名老将,为士卒所附,愿你不要 吝啬官物,多赏赐士卒,则夺其所恃。”郭威听从冯道的建议,果然大得军心。

  公元949年,郭威攻破河中,李守贞与妻子自焚死。又破永兴,斩杀赵思 绾 。将军赵晖攻凤翔,王景崇自杀。王镇平复。郭威立有大功,但他不肯独受重赏,将功劳推给其他大臣和将士。郭威获得更多的好名声。公元950年,辽军侵入河北,汉隐帝任郭威为天雄节度使,出镇魏州, 节制河北诸镇。同时,由于史弘肇提议,他还兼枢密使,得便宜行事。

  汉隐帝自即位以来,杨邠总机政,郭威主征伐,史弘肇典宿卫,王章掌财赋,苏建吉是宰相,这班文臣武将掌握了朝政,汉隐帝没有什么实权。有一次,杨邠 、史弘肇在朝上议事,汉隐帝说:“再好好想想,不要让别人说闲话。”杨邠当即说:“不用你开口,有我们在。” 汉隐帝已经二十岁,不甘心受制于大臣,他的亲信左右也进谗言说:“杨 邠等人专恣,终当为乱。”苏逢吉与史弘肇有怨恨,多次用话激李太后之弟李业等,汉隐帝便与李业阴谋诛杀杨邠等人。一天,杨邠、史弘肇、王章入朝,被埋伏在殿中的兵士杀死。

  汉隐帝杀杨 邠三人,朝野震动,都为他们鸣冤。汉隐帝又派使者到魏州,要杀郭威。郭威被迫起兵反叛,留养子郭荣守魏州,令部将郭崇威率骑兵为先驱,他亲率大军随后出发。郭威很快进至封 丘,京师人情恐惧。汉隐帝派慕容彦超等领兵抵抗,慕容彦超战败退还。汉隐帝亲出城外劳军,却被乱兵杀死。苏逢吉闻讯,亦自杀。

  汉隐帝刘承裕在位两年,只活了二十岁。

  郭威入开封城,又是冯道率百官接见,对于主子的变换,冯道已习以为常,他只是徐徐说了一句:“侍中(郭威兼任侍中)此行不易!”郭威入开封后,还没有废汉自立,他率百官接见李太后,请早立新君,李太后叫郭威等商议。当时,汉高祖弟有河东节度使刘崇、忠武节度使刘信。刘崇子刘贇为武宁节度使。郭威和王峻商议,决定立刘贇,这样既可以使刘崇满意,不至兴兵,又可以拆散三镇联盟。于是,郭威请李太后下诏立刘贇为帝,派冯 道等到徐州去奉迎。

  公元951年,辽兵入侵,攻破内 邱(今河北内立县)、饶阳(今河北献县)两城。李太后令郭威率大军渡河击辽兵,将军国大事委于王峻、王殷,而二人都是郭威的心腹。郭威到了澶州,将士数千人忽然哗变,他们说:“皇帝该你自己做,将士已与刘家为仇,不能再立刘家人当皇帝。”有人扯裂黄旗披在郭威身上,共同 挟抱住他,呼万岁声震地。于是,将士拥着郭威南行。

  在 澶州兵变时,刘贇已到宋州(今河南商邱市),王峻、王殷派郭崇威领七千骑兵到宋、许二州,刘贇被拘,以李太后名义,废为湘阴公。刘信失望自杀。郭威回开封,表示仍奉汉宗庙,奉李太后为母。到了这一步,李太后只好令郭威监国。

  后汉传二帝,不过四周年,于此灭亡了。 

      接第五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