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剿”革命根据地与九·一八日军侵华

                                    (一)

大革命失败的惨痛教训,使共产党人意识到,必须要建立自己的武装,“枪杆子里出政权”。 就在国民党新军阀进行混战的时候,共产党也在发展自己的武装,建立自己的革命根据地。

井冈山革命根据地    1927年10月23日,毛泽东率领经过“三湾改编”后的秋收起义部队1000余人700条枪上井冈山,实行工农武装割据,实施“井冈山土地法”,创立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同时,经过团结、教育、改造工作,将袁文才、王佐两支农民自卫军编入工农革命军。到1928年2月底,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包括宁冈全县,遂川西北部,永新、鄠县、茶陵等县部分地区。

 1928年4月28日,朱德、陈毅率领南昌起义余部800余人与湘南起义农民军到达井冈山,与毛泽东领导的工农革命军会师,合编为工农革命军第4军。同年底,彭德怀、黄公略、滕代远率领平江起义的红5军上井冈山,与红4军会师。

井冈山根据地生活条件艰苦,共产党中央的“左”倾盲动主义也使得红军的一些战事失利,许多人对前途失去信心,营长、旅长,包括师长余洒度也当了逃兵。袁文才、王佐还被误杀。留下来的,也提出“红旗到底能打多久”的疑问。毛泽东、朱德等坚定信念,鼓舞将士,强调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坚持走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方针。1929年,朱德、毛泽东率红军主力离开井冈山,与郭滴人、张鼎丞、邓子恢等开辟赣南、闽西根据地,中央革命根据地更加扩大

1930年6月13日,在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和全国红军代表大会召开之后,毛泽东主持召开“汀州会议”,决定在汀州整编红军的决议。6月19日,红4军、红3军、红12军在长汀南寨广场正式整编为红军第一路军。又称红一方面军。朱德任总司令,彭德怀任副总司令,毛泽东任总前委书记兼总政治委员,朱云卿任参谋长,杨岳彬任政治部主任。红一方面军下辖第1、第3军团,共3万余人。第1军团总指挥部由方面军总指挥部兼任。

第1军团下辖第3军,军长黄公略,政治委员蔡会文;第4军,军长林彪,政治委员罗荣桓;第12军,代军长罗炳辉,政治委员谭震林;第20军,军长曾炳春,政治委员刘士奇;第22军,军长陈毅,政治委员邱达三。

第3军团总指挥彭德怀,政治委员滕代远,参谋长邓萍,政治部主任袁国平。下辖第5军,军长邓萍兼,政治委员张纯清;第8军,军长何长工,政治委员袁国平兼;第16军,军长孔荷宠,政治委员李楚屏。

红一方面军的组成,对中央根据地的形成和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鄂豫皖革命根据地    1927年八七会议后,共产党领导了黄麻起义,创建了中国工农红军第11军31师,形成了鄂豫边革命根据地。领导了商南起义,创建了中国工农红军第11军32师,形成了豫东南革命根据地。领导了六霍起义,创建了中国工农红军第11军33师,形成了皖西革命根据地。1930年2月,根据中央指示,三块根据地所辖的20余县统一,成立了中共鄂豫皖边特委,三支红军合编为红1军,全军2100余人,成立前敌委员会和军部。6月,成立了鄂豫皖边区苏维埃政府。苏维埃主席为张国焘。1931年10月,组建第4军和第25军。11月,两军合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4方面军,徐向前任方面军总指挥,陈昌浩任政治委员,刘士奇任政治部主任。第4军军长为徐向前(兼),政治委员为陈昌浩(兼);第25军军长为邝继勋,政治委员王平章。师长有徐海东、吴焕先等,总兵力3万余人。不久,又建立第9军,全军共有6个师。

中共鄂豫皖边特委、红1军、边区苏维埃政府的成立,标志着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形成。鄂豫皖革命根据地,控制着平汉铁路,可以截断长江的交通,直接威胁武汉,还可以与全国红色区域打成一片。

湘鄂西革命根据地    1928年,曾经领导南昌起义的贺龙、周逸群、邓中夏、段德昌、贺锦斋等在湘鄂边领导农民进行游击战争,开辟了湘鄂边革命根据地,成立了中国工农红军第4军。1930年开创了洪湖革命根据地,成立了中国工农红军第6军。7月,两军在湖北公安县会师,组建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军团,贺龙任总指挥,周逸群任政治委员,孙德清任参谋长,柳直荀任政治部主任。湘鄂西革命根据地的军事领导人还有邝继勋、段德昌、蔡会文、任弼时、关向应、彭家述、萧克、王震、李达、甘泗淇、张子意等。从此,湘鄂边、洪湖两个根据地连成一片,形成湘鄂西革命根据地,并建立了中共中央湘鄂西分局、中共中央湘鄂西省委、省苏维埃政府、省革命委员会等机关。1931年3月夏曦到湘鄂西,任中共湘鄂西中央分局书记。

陕甘边革命根据地    1927年冬,中共西北地区的共产党人也在策划起义。刘志丹、谢子长先后打入军阀部队。1930年10月,刘志丹领导了太白起义,揭开了陕甘边革命武装斗争的序幕。革命队伍越来越壮大。后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游击队。1932年12月,游击队改编为红26军。创建陕甘边革命委员会,习仲勋任主席,刘志丹任陕甘边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其他的领导者还有谢子长、高岗、吴岱峰、王泰吉、杨森等。

海陆丰革命根据地    1927年,广东东江地区中国共产党组织在9月7日领导了海陆丰农民起义。10月,南昌起义失败后的部队进入海陆丰。南昌起义领导人周恩来、贺龙、叶挺、聂荣臻、彭湃、林伯渠、恽代英、吴玉章、李立三、谭平山等抵达陆丰。在当地党组织和群众的掩护下,许多领导人和起义官兵离开海陆丰渡海去香港和上海。叶挺部第24师1300余人在董朗率领下编成工农革命军第2师,董朗为师长,下辖第4团,海陆丰工农革命军编为第5团,再次举行武装起义,占领海丰、陆丰两县全境。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委员彭湃任新建的中共东江特委书记。并正式成立海丰、陆丰两县苏维埃政府。

左右江革命根据地    1929年12月,邓小平、雷经天、张云逸、韦拔群等领导了广西百色起义,成立了红军第7军和右江苏维埃政府,开辟了右江革命根据地。1930年2月,邓小平、李明瑞、俞作豫领导了广西龙州起义,成立了红8军,开辟了左江革命根据地。后因战事失利,左江根据地丧失,两军缩编为红7军并离开右江根据地。1931年7月,到达江西中央革命根据地。

琼崖革命根据地    1927年10月,中共琼崖特委杨善集、王文明等领导琼崖农民起义,创建了工农革命军和琼崖革命根据地。王文明任主席,冯平任工农红军总司令。后撤销红军司令部,成立琼崖工农红军独立师,梁秉书任师长,黄学增任政委。中共临时特委书记为冯白驹。

此外,还有其他的革命根据地。如方志敏、黄道、邵式平、吴先民等,1928年1月领导弋阳暴动,创建赣东北苏区,组建红10军、红11军等。方志敏任闽浙赣省苏维埃主席。

                                  (二)

共产党人建立根据地,组建红军,实行地方割据,成了蒋介石的心头之痛,对此局面不会坐视不理,只是当时忙于与桂系、冯系等大战,一时腾不出手脚。

1930年中原大战结束后,同年12月,蒋介石命令鲁涤平调集8个师约10万人向中央革命根据地发动第一次“围剿”,毛泽东、朱德指挥4万红军,诱敌深入,将谭道源师引诱到乐安县,将公秉藩师和张辉瓒师引诱到东固山区,俘虏国民党军总指挥、18师师长张辉瓒以下9千人。又在东韶地区将国民党军谭道源第50师歼灭一半。5天内,国民党军被歼灭一个半师,被缴枪1.3万支。革命根据地军民取得第一次反“围剿”的胜利。张辉瓒因在东固地区实行三天的烧、抢、杀的“三光”政策,使1000余人死于非命,被俘后被根据地人民公审后被斩首处决。

1931年2月,蒋介石又命令何应钦调集18个师20万兵力向中央根据地发动了第二次“围剿”,毛泽东、朱德指挥3万红军,同样采取诱敌深入、在运动战中消灭敌人的战略,首先集中兵力歼灭较弱的王金钰部第28师,之后,又先后歼灭第47师、第43师、第27师之一部。27日攻克广昌城,31日攻克建宁城。根据地军民取得第二次反“围剿”的胜利。15天中,国民党部队又被歼灭3万余人,被缴枪2万余支。

同年7月,蒋介石又调集30万军队,亲自任总司令,聘请德、日、英军事顾问,对中央革命根据地发动了第三次“围剿”。这时,毛泽东指挥的红军只有3万人左右,未得到休整和补充,但仍采取“诱敌深入”“避其主力,打其虚弱”的作战方针,取得多场战斗的胜利。从8月至9月,国民党部队又被红军歼灭4.3万余人,缴枪2万余支。在这次反“围剿”中,第3军军长黄公略遇敌机空袭中弹牺牲,年仅33岁。

国民革命军第26路军原是冯玉祥西北军的队伍,被蒋介石派到江西参加第二和第三次“围剿”。第三次“围剿”失败后,第26路军仍留在江西宁都驻守。参谋长赵博生、旅长董振堂等不满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在共产党人的策动下,全军17000余人,携带两万多件武器,于12月14日在宁都举行起义。起义后,队伍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第五军团。季振同任红五军团总指挥,萧劲光任政治委员。刘伯坚任政治部主任。董振堂任副总指挥兼第13军军长,赵博生任参谋长兼第14军军长,黄中岳任第15军军长。何长工、黄火星、左权分别任各军政治委员。第二天,起义部队开进苏区。

在三次反“围剿”中,国民党军被歼灭7.6万余人,其中被俘4.3万余人,被缴枪4.7万余支。中央根据地的红军发展到7万余人,赣南、闽西两块根据地连成一片。

此外,蒋介石也调兵对其他的革命根据地进行“围剿”,但是也遭到失败。

蒋介石除了在军事上“围剿”中央苏区,亦想尽办法对共产党的各级机关尤其是中央领导机关进行破坏。

大革命失败后,共产党的活动只能转入地下。周恩来在上海领导中央工作并领导中央特科的工作。中央特科下设总务、情报、保卫、通讯四个科,分别由洪杨生、陈赓、顾顺章、李强任科长。1931年3月,顾顺章护送陈昌浩、张国焘到鄂豫皖苏区去工作。回程时在汉口被中共叛徒王竹樵发现被捕,顾顺章立即叛变。中共特科遭到极大的破坏。

中共六大之后,中央主要领导人瞿秋白留在莫斯科,任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团长,国内,实际由李立三掌握中央的实际权力。1930年9月,中共六届三中全会,李立三因犯“立三冒险主义路线”而被向忠发取代。向忠发,祖籍湖北汉川,1880年出生于上海。出身工人家庭。工人运动领袖,192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因为“工人阶级”“工运领袖”的身份,以及共产国际的推举,文化程度不高的向忠发在中共的六大一次会议上被选为继陈独秀之后的主要领导人。然而,1931年6月22日,向忠发被捕后叛变,由中共六大选出的中共中央机关遭到毁灭性的破坏。6月24日,向忠发仍被国民政府枪杀于上海。至于向忠发被捕后是否叛变,近年来,此事仍有争论。

于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在国内艰苦创建革命根据地,领导反“围剿”的同时,有一批年轻的共产党人在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马列理论。其中有王明(陈绍禹)、博古(秦邦宪)、张闻天(洛甫)、王稼祥、陈昌浩、杨尚昆、凯丰(何克全)、沈泽民、陈源道、王盛荣、徐以新(徐一新)、张琴秋等。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叶剑英、董必武、林伯渠、徐特立、何叔衡、杨之华、杨子烈、施静宜、夏曦等年长一些的共产党人也在该校学习。

这批人回国后,先后也进入中央苏区或其他革命根据地,担任苏区党组织或红军的领导工作。

之后,中共中央机关已经很难在上海开展工作。1933年1月,中共临时中央局从上海迁入中央苏区。瞿秋白、周恩来、张闻天、王稼祥、博古、叶剑英、刘伯承、杨尚昆等也进入苏区担任红军的领导。

                                     (三)

    蒋介石“围剿”红军不利的同时,后院也不安宁。

   中原大战之后,蒋介石的对手或被消灭,或实力大损,已难以和蒋介石进行军事上的较量。然而,蒋介石要实行独裁统治,却又不是一帆风顺的。

    193010月,蒋介石致电国民党中央党部,提出立即召开国民会议,制订训政时期约法,由蒋介石出任总统,把五院院长统一置于总统管辖之下。但这一主张,遭到了国民党元老、立法院院长胡汉民的抨击。11月,国民党召开三届四中全会。蒋、胡在会上围绕国民会议应否制定约法而发生激烈的争吵。胡汉民虽然同意召集国民会议,但认为国民会议无权代替国民大会制定约法,激烈抨击蒋介石擅制约法的独断专横的行为。蒋介石也引经据典反驳胡汉民。双方相持不下,会议最后只通过了召开国民会议的日期,而对是否制订约法则只字不提。会后双方又开始了争夺国民会议代表席位的角逐,胡汉民占了上风。为此,蒋介石先派吴稚晖劝胡去“休养”,遭到拒绝后,蒋介石便于1931228日将胡汉民扣留。31日,胡汉民被迫提出辞呈,并被软禁于南京东郊之汤山。事后蒋介石以胡汉民是“引咎辞职”,改选林森为立法院长。32日,国民党举行常委会议,蒋介石不顾胡汉民派系的抗议,组成11人的约法起草委员会,并于55日在南京召开了国民会议。会上通过了《训政时期约法》,从而结束了蒋胡之间的约法之争。

    胡汉民的亲信古应芬逃出南京到广东,策动陈济棠反蒋。古应芬,字勷勤,广东番禺人,不仅是国民党的元老,也是陈济棠的恩师,所以陈济棠同意联古反蒋,想乘此机会壮大势力,独霸一方。陈济棠一面以巨款接济古应芬去联络各方势力,一面派林翼中、香翰屏为代表与广西李宗仁、白崇禧达到妥协,将驻桂粤军撤回广东,组成两广联合反蒋阵线。陈铭枢得知陈济棠的所为,只得借出巡为名,离职北上,到庐山投靠蒋介石,并企图指挥第19路军回师广东,消灭陈济棠。陈济棠指派民政厅长许崇清代理广东省政府主席职务,派兵将陈铭枢的保安团缴械,另外,派香翰屏去游说第19路军的蒋光鼐、蔡廷锴,劝其勿为陈铭枢、蒋介石所利用,造成粤军自相残杀,得到蒋、蔡的同情和答允。

    蒋介石扣押胡汉民之后,国民党内部矛盾尖锐起来,粤派要员纷纷离宁赴穗,汪精卫等人乘机活动指责蒋介石。19314月,邓泽如、林森、萧佛成、古应芬四位监委正式提出《弹劾蒋中正案》。两广方面的陈济棠、陈策、李宗仁、张发奎等人相继通电响应,限令蒋介石在48小时内下野。527日,胡汉民派、汪精卫派、孙科派、西山会议派和两广军人陈济棠、李宗仁等,联合在广州成立了中央执监委非常会议,28日成立了国民政府,公然与蒋介石的南京政府相对峙,形成了宁粤分裂的局面。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由于蒋介石实行不抵抗政策,致使东三省沦入敌手,全国人民群情激愤,学潮汹涌,赴南京请愿的学生不绝于途。陈布雷为蒋介石作《国民政府告学生书》,文中写道:“可战而不战,以亡其国,政府之罪也。不可战而战,以亡其国,亦政府之罪也。”反蒋派更乘机谴责蒋介石。1210日,孙科提出要蒋介石在20日前下野,否则四届一中全会就在上海举行。面对来自各方的压力,蒋介石只好以退为进,准备下野。在下野之前,为了日后东山再起,他进行了一系列的谋划和安排。首先他安插亲信,任命顾祝同、鲁涤平、熊式辉、邵力子为江苏、浙江、江西、甘肃省的主席。其次是唆使财政部长宋子文辞职,拿走重要档案,遣散部员,使财政部工作陷于瘫痪,再者是策划建立特务组织复兴社,由黄埔军校毕业生贺衷寒,康泽、滕杰、邓文仪、桂永清、戴笠等亲信负责。

    对于蒋介石的独裁统治,原粤军及国民革命军将领邓演达十分不满。邓演达,广东惠阳人,1895年生。保定军校毕业。历任粤军师参谋、营长、团长、黄埔军校教育长、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政治部主任等。蒋介石背叛革命后,赴苏联、德国。1930年回国,与宋庆龄、何香凝、陈友仁等国民党左派组织中国国民党临时行动委员会,任总干事,从事反蒋斗争。1931817日,被蒋介石逮捕,蒋介石趁下野,于11月29日在南京将邓演达枪杀。邓演达遇害,使粤系军人更增强反蒋决心。

    19311215日,蒋介石发表下野通电,宣布辞去国民政府主席、行政院长、陆海空军总司令等本兼各职。随后,携宋美龄回到奉化溪口老家。1229日,南京国民政府改组为合议制,由林森出任国民政府主席,孙科为行政院院长,张继为立法院院长,伍朝枢为司法院院长,戴季陶为考试院院长,于右任为监察院院长。

    国民政府主席林森,出生于清同治年间,出生于清朝同治年间的1868年,台湾人,因为在光绪年间,台湾被日本侵占,林森一直从事抗日反清活动1911年武昌起义时,林森在九江工作,积极响应起义,后出任南京临时政府参议院议长。之后,一直在国民政府任职。此番,林森虽出任或民政府主席,只是有资历,其实并无实权。而孙中山的儿子孙科,有一定的号召力,有粤系军人的支持,但能力权谋都不足。由于蒋介石还有汪精卫、胡汉民均躲在幕后操纵所属势力左右政局,孙科政府无法行使职权,内外交困,不足一个月便夭亡了。于是孙科及朝野上下又呼吁蒋介石、汪精卫、胡汉民出山,希望三巨头合作执政。

    蒋介石看到东山再起的时机已到,采取拉汪排胡的政策,以便重新夺回大权。19321月,蒋介石和汪精卫在杭州多次密谈,进行政治分赃,由汪主政,蒋主军,蒋汪全伙主党。125日,孙科宣布辞去行政院长职务。128日,蒋汪联合主持召开中央政治会议,改组南京国民政府,汪精卫继任行政院长。31日,国民党召开四届二中全会。经汪精卫提议,推举蒋介石任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使蒋介石获取了国民党的整个军事大权。由于汪精卫手中无兵,并无实权,蒋介石又成为实际上的专制独裁者。

                                      (四)

    回头再说九一八事变。

    就在国民党新军阀忙于内战,蒋介石忙于“围剿”红军的时候,早已觊觎中国的日本军国主义者抓准机会,发动了东北九一八事变。

    1931年,日本帝国主义加紧对中国进行侵略活动,多次在东北借机寻畔。如6月初,日本参谋本部派遣军事间谍中村震太郎大尉等到中国东北兴安岭地区进行军事侦察,被中国屯垦军逮捕并处死。日本帝国主义以“中村事件”为借口,反诬中国官兵“对日本皇军进攻”,是对日本帝国“闻所未闻的侮辱”。蒋介石多次电令张学良:“无论日本军以后在东北如何挑畔,我方应予不抵抗,力避冲突。”9月上旬,南京政府采取妥协退让的政策,将中国屯垦军第3团团长关玉衡关押审判,借以平息事端。然而,10天后,九一八事变即爆发。

    918日夜间,日本关东军在板垣征四郎等将领的策划下,故意炸毁沈阳北郊柳条湖附近的南满铁路,诬称是中国军队破坏,遂炮击沈阳,并向驻守北大营的中国军队王以哲旅进攻。这就是日本侵华的九一八事变,亦称柳条湖事件。事变之夜,张学良、万福麟在北平,张作相在锦州。其时,张学良正偕夫人于凤至及赵四小姐等在前门外中和戏院看梅兰芳演出的《宇宙锋》,在沈阳主持工作的东北军参谋长荣臻急电张学良,张学良亦急电南京政府请求对策,蒋介石竟下令“绝对不抵抗”。张学良只好命令在东北的军队撤往关内。919日,日军占领沈阳。随后,日军分兵占领东北各地。至19321月,仅三个月一百天,中国东三省完全陷入日本帝国主义的铁蹄之下。

    东北沦陷,激起全国人民的强烈愤慨,人民纷纷要求追究有关人员的责任。在蒋介石的授意下,各报界把一切罪过都推到张学良身上,使他成了丢失东北的“罪魁祸首”。马君武写诗讽刺他。诗云:(其一)“赵四风流朱五狂,翩翩胡蝶最当行。温柔乡是英雄冢,哪管东师入沈阳。”(其二)“告急军书夜半来,开场管弦又相催。沈阳已陷休回顾,更抱佳人舞几回。”

    历史的事实是怎么样的?原来,张学良当时正患恶性伤寒在协和医院住院,不可能抱佳人而舞。即便张学良活该受辱,但朱五小姐、胡蝶与张学良并无关系,实属冤枉。张学良是否忍辱代蒋受过?暮年的张学良回忆九一八事变时说:“我当时没想到日本军队会那样做。我想绝对不会的!我认为日本是利用军事行动向我们挑衅,所以我下了不抵抗命令。我不能把九一八事变中不抵抗的责任推卸给国民政府。是我自己不想扩大事件,采取了不抵抗的政策。”为了表示对东北问题负责,他特向南京政府引咎辞职。12月,他被罢免了陆海空军副总司令职务,改任北平绥靖主任。

    尽管张学良承认当时他采取了“不抵抗政策”,并非国民政府的事,但是,从当时及之后的局势来看,最高统帅蒋介石同样是“不予抵抗”的。他幻想国联会出面调停此事变,因而压制军民的抗日行动。

    当时,在东北尤其在黑龙江省尚有一部分中国军队。19311010日,张学良电令部属黑河警备司令兼步兵第2旅旅长马占山(吉林怀德人)为黑龙江省代理省主席兼军事总指挥。马占山受命后,没有执行蒋介石“不予抵抗”的命令,毅然组织了嫩江桥的阻击战,中国官兵在劣势条件下与日军浴血奋战,给侵略者以沉重打击。19322月,日军以允许黑龙江自治为条件,诱使马占山赴沈阳参加伪满洲国“建国”筹备会议,出任伪黑龙江省省长职。马占山从沈阳到长春后,了解到日军扶植傀儡的真相,遂于42日潜回黑河,重整旧部,组织保卫团和民众义勇军,成立黑龙江抗日救国军总司令部。514日,马占山在黑河召开出征誓师大会,随后部队南下,于528日到达海伦,与北犯的日军展开激战,但终因寡不敌众而失败,马占山率领少数人马退入苏联境内。

    在此期间,发生了一起空难。1931年11月19日晨,徐志摩搭乘中国航空公司“济南号”邮政飞机由南京北上,他要参加当天晚上林徽因在北平协和小礼堂为外国使者举办中国建筑艺术演讲会。当飞机飞抵济南南部党家庄一带时,忽然大雾弥漫,难辨方向机师降低飞行高度不料撞山,坠入山谷,两位机师和徐志摩罹难。徐志摩是一位风流倜傥的作家和诗人,新文化的干将之一,他的死自然引起国人的悲伤,但是,此悲伤比起当时失去东北三省之国难,又微薄得多了。 

    日本帝国主义占领东三省后,即策划建立一个傀儡政权。

    清逊帝(宣统)溥仪于192410月冯玉祥北京政变后被逐出故宫,后移居天津日租界,已心生怨恨。1928年6月,清皇室陵寝又遭到盗挖,溥仪更加憎恨国民政府。盗挖清皇室陵寝的,是孙殿英。孙殿英,河南永城人,1889年出生。土匪出身,先后投靠河南豫西镇守使丁香玲、豫陕甘剿匪副总司令憨玉崑、国民3军副军长兼第2师师长叶荃、山东军务督办张宗昌等。1927年,投靠蒋介石,被任命为第6军团第12军军长。就这样,土匪出身的孙殿英,数年之内,几易其主,最终成了“国军”的一部分。

    19286月,国民革命军第二次北伐成功。其时,孙殿英率部驻防在蓟县的马伸桥,此地离清朝的东陵仅一山之隔。6月下旬,孙殿英命令工兵执行挖墓的任务,先挖开慈禧太后的坟墓,再挖开乾隆皇帝的坟墓,盗出珍珠、翡翠、玉石、象牙、雕刻、字画、书签、宝剑等稀世珍宝一大批。挖开这两座坟墓整整用了3夜的时间,宝物满满地装了5只大皮箱。孙殿英亲手将皮箱加封、盖章,送往蓟县的司令部。

    不久,孙殿英盗挖东陵的消息被发现,很快传到全国,各地报纸纷纷揭载,要求严办孙殿英。孙殿英拿出宝物中的一部分送给宋美龄、蒋介石、宋子文、孔祥熙、戴笠等,因而得到保护,逍遥法外。虽然国民政府命平津卫戍司令阎锡山组织军法会审,以商震为审判长主持其事,但也不过逢场作戏,最后不了了之。数年之内,孙殿英或送或卖,使这批价值连城的国宝失散殆尽。

    祖坟被盗挖,祖先尸骨被亵渎,溥仪对国民政府更添仇恨。九一八事变后,在日军土肥原的诱胁下,溥仪由天津秘密到了东北。1932216日,在关东军参谋长坂垣征四郎等操纵下,以奉军元老、张作霖的结拜兄弟张景惠出面,召开了伪满洲国建国会议,以傅仪出任“执政”,清朝余孽郑孝胥出任国务总理,张景惠以及奉军将领原辽宁省主席臧式毅等出任要职,定都长春“就职”。

                                 (五)

    为了掩护炮制伪满洲国傀儡政府的阴谋,由关东军高级参谋板垣征四郎串通日本驻上海公使馆助理武官田中隆吉,蓄谋在上海制造事端。田中隆吉与女间谍川岛芳子策划,于1932年1月18日,唆使日本僧人天崎启升等五人向马玉山路中国三友实业社总厂的工人义勇军投石挑衅,与工人发生互殴。日方传出一人被殴重伤死于医院。之后,以保护侨民为借口,从日本国内向上海调兵。

    1932128日夜间,日军向上海闸北一带发动进攻。淞沪抗战的主要部队,是广东的第19路军。

    此役,何以是19路军为主要的抗日部队?原来,1930年夏,粤军蔡廷锴第60师、蒋光鼐第61师组成第19路军被抽调北上与阎锡山、冯玉祥作战,为蒋介石击败阎、冯立下了“大功”。193012月至193110月,以蒋光鼐为总指挥、蔡廷锴为军长的第19路军又被蒋介石调往江西,参与了对中央苏区的二、三次“围剿”,结果损失惨重。193110月下旬,由于宁粤合作,第19路军开赴京沪铁路沿线担任警卫,总指挥总设在南京两广会馆。当时第19路军辖3个师,第61师驻南京、镇江;第60师驻苏州、常州;第78师驻淞沪、南翔。

    面对日军的入侵,蒋光鼐、蔡廷锴以及淞沪警备司令戴戟等,不顾国民政府要第19路军撤退30公里的指令,率部奋起还击,多次打退日军的进攻,迫使日军三易主帅。到2月底,日军总兵力增至44千人,发起全线总攻击,国民政府只派张治中率两个师部队赴沪,此外再无援兵。第19路军在淞沪抗战33天,最后被迫全线撤退。55日,南京政府与日方签订了屈辱的“淞沪停战协定”,规定上海不设防、不驻军,将第19路军调防等。第19路军淞沪抗战,给日军以沉重的打击,毙敌万余人,在中国人民抗日斗争史册上写了光辉的一页。尤其是谢晋元团长率“八百壮士”死守四行仓库的英勇事迹,极大地鼓舞了中国人民的抗日热情。

    蒋介石对日军的入侵于不顾,加紧围困苏区和工农红军。1932年5月,蒋介石自任鄂豫皖三省“剿匪”总司令,何应钦任鄂粤闽边区“剿匪”总司令。12月,蒋介石调集近40万兵力,对中央苏区发动第四次“围剿”。以陈诚指挥蒋介石嫡系部队12个师16万余人为中路军,分三个纵队,担任主攻任务。以蔡廷锴指挥的19路军为左路军,以余汉谋指挥的广东部队为右路军,采取“分进合击”的方针,企图将红一方面军主力消灭于黎川、建宁地区。当时,毛泽东被撤销红军总政委的职务,由周恩来接任。1933年2月,红一方面军7万余人,在总司令朱德、政治委员周恩来的指挥下,采取灵活多变的游击战术,歼灭敌军3个师,俘虏1万余人,缴枪万余支,新式机枪300余挺,大炮40门。基本打破国民党军的第四次“围剿”。

    而被派往江西参与“围剿”红军的19路军,则参与了“福建事变”。淞沪抗战后,19路军被蒋介石调离上海,派往福建“剿共”。蒋光鼐、蔡廷锴等不愿打内战,更不愿部队被红军消灭。于是,蒋、蔡决定联合国民党内的反蒋势力,在福建另立政权,以达到反蒋抗日的目的。19331120日,以蒋光鼐、蔡廷锴为首的第19路军将领,以及原粤军将领李济深、陈铭枢、黄琪翔、李章达等,还有陈友仁、徐谦、余心清(冯玉祥的代表)等,在福州成立中华共和国人民革命政权,以李济深为主席。这事,史称“福建事变”。

    福建事变发生后,蒋介石调集蒋鼎文第2路军、张治中第4路军及卫立煌第5路军共25万人开拔入闽,对只有5万人的第19路军实行讨伐。第19路军进行顽强的抵抗,但终因寡不敌众,19341月,福州被蒋军占领。不久,李济深、陈铭枢、蒋光鼐、蔡廷锴等人相继离国。第19路军残部被陈济棠收编为粤军独立第3旅,但不久,蒋介石又命令陈济棠将该旅缴械解散。

                                 (六)

    九一八事变后,全国各界人民举行各种抗日救亡运动,纷纷发表通电,举行游行请愿,抗议日本侵略暴行,要求政府抗日。广大青年学生是抗日救亡运动的先锋。1931年9月28日,沪宁学生2000余人冒雨前往国民党政府外交部和党中央党部请愿,激于义愤,殴打了外交部长王正廷,捣毁了他的办公室。12月17日,全国各地赴南京学生3万多人,联合举行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当队伍经过《中央日报》社附近的珍珠桥时,遭到国民政府武装军警的镇压。30多名学生被杀害,1000多名学生受重伤,造成了珍珠桥惨案。当夜,国民政府又派兵保卫中央大学,实行临时戒严,搜捕各地赴京学生,并用预先准备的运货车武装押送被捕学生返回原地。

    学生的爱国斗争,得到全国人民的支持和响应,南京、上海、北京等地先后举行数十万人的反日救国大会和示威游行,要求政府停止内战,一致抗日。上海80万工人组成抗日救国联合会,各厂成立抗日义勇军,要求政府发枪抗日。南京农界也成立了抗日救国会组织了28队义勇团。各地爱国工商业者也积极参加抗日救亡运动。 

    日军占领东三省,建立伪满洲国后,蒋介石仍采取“不抵抗”政策,南京国民政府只是向国际联盟提出控诉,要求按照国际盟约及九国公约,制裁日本,迫其撤出东北。国联派遗李顿调查团,到“满洲”视察,张学良对此也存有幻想。后来国联调查团报告书在日内瓦、东京、南京三地同时发表。张学良认为,中国虽有数点不能满意,但仍可以接受。可是日本根本不把国联放在眼内,公然退出国联,视李顿调查团的报告书为废纸,使蒋介石、张学良依靠国联解决问题的幻想完全落空。

    1933年元旦,日军进攻山海关,这回,张学良已忍无可忍,命令东北军何柱国部奋起还击,揭开了长城抗战的序幕。张学良决心用赤血抵抗,保卫国土,洗刷自己以及东北军“不抵抗”的污名。不久,山海关失陷,日军向热河进逼,蒋介石为了应付全国舆论和敷衍张学良,答应派刘戡、黄杰、关麟征三师北上支援,同时又派军政部长何应钦、财政部长宋子文、外交部长罗文干、内政部长黄绍竑、参谋本部次长杨杰等20多位军政大员于2月初前往北平,以帮助张学良谋划。张学良将东北军编成两个集团军,约20余万人。张学良自兼第1集团军总司令,指挥万福麟军团等东北军主力;张作相为第2集团军总司令,指挥孙殿英军团、汤玉麟军团等。

    热河抗战于221日开始,日伪军10余万人,分兵3路向热河进攻:北路由通辽侵开鲁,中路由义县犯朝阳,南路由绥中攻凌源。日伪军所到之处,奸淫、烧杀、抢掠,无所不为。热河省主席汤玉麟兼任第5军团总指挥,但他在日军入侵面前惊慌失措,不思抵抗,竟然急扣200余辆军车,把他多年搜刮而来的私人财物,装运到天津租界。33日,他放弃省会承德西逃丰宁。在他的带动和影响下,万福麟军团及孙殿英军团等不是望风溃逃就是观望不前。34日,日军先头部队128人不费一枪一弹即占领承德。张学良闻承德失守,当即下令通缉汤玉麟,并命令万福麟等立即率部反攻。日军向长城各口进攻,赵登禹、关麟征等率领驻守长城的中国军队奋起反抗。但国民政府与日交涉停战,命令中国军队撤离长城各口。5月31日,在蒋介石和汪精卫共同支持和负责下,何应钦派熊斌与日军代表岗村宁次签订了《塘沽协定》。旬日之间,热河全省沦陷。

    热河之变,遭到全国人民同声谴责,汤玉麟被撤职查办,后寓居天津,19357月病死。除了处罚汤玉麟,蒋介石又将丢失热河的责任转移到张学良身上,迫他辞职。其实,蒋介石并没有真心支援张学良热河抗战,这一次,还是要找替罪羔羊。张学良深知此事,于311日通电下野,东北军改编为4个军,由于学忠、万福麟、何柱国、王以哲四人分别统率。北平军分会代理委员长一职由蒋介石授意张学良推荐何应钦接任。

    312日,张学良飞往上海,准备出洋。在出洋之前,张学良接受宋子文、夫人于凤至、女友赵绮霞(赵四小姐)及儿女的规劝,用一个月的时间把烟(毒)瘾戒除。411日,张学良在顾问端纳(澳大利亚人,1928年起任张学良私人顾问)、于凤至、赵绮霞及儿女等陪同下,乘轮船到欧洲旅行。张学良不知道,此番出洋,何时才能返回祖国。

    5月26日,冯玉祥联合方振武和共产党人吉鸿昌,在张家口成立了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举起抗日旗帜,队伍发展到10余万人。6月中旬分兵三路抗击日寇,7月收复察哈尔全部失地。冯玉祥表示要继续作战,收复东北。但是,国民政府指责冯玉祥组织同盟军为“擅立各种军政名义”“妨碍统一政令”,遂以“剿匪”名义,调15万兵力围攻同盟军。由于同盟军内部分化以及国民党军和日伪的联合进攻,冯玉祥被迫于8月5日通电去职。10月,同盟军战败瓦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