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吴国和越国

  吴国和吴王阖闾。    地处长江下游的吴国, 始祖是周太王之子太伯、仲雍,原来只是一个小部落,叫句吴、攻吴。到了公元前585年,才有了正式的国王。因晋楚争霸多年,晋希望在楚的东方能有一个国家制约着它。公元前583年,晋采取 带着夏姬从楚逃亡到晋的屈巫(申公巫臣)的策略,扶植吴国以制楚。晋派巫臣到吴,把中原的乘车、射御、战阵传授给吴人,又教他们与楚作对。从此,吴果然开始扰楚,属于楚的一些蛮夷,也渐渐被吴吞并。

   吴国第一个王叫寿梦。寿梦有四个儿子:老大诸樊、老二余祭、老三夷昧(余昧)、老四季扎。寿梦年老时,要立季扎为太子,季扎死也不肯,一定要让给哥哥们。于是,寿梦立下遗嘱:他死后,王位由长子依此传至幼子。寿梦死后,诸樊、余祭都在继位后,故意外出打仗,战死沙场。大哥、二哥死后,三哥夷昧也不肯继位,他知道弟弟品格高尚,最合适做国君。有一次,季扎到徐国访问,徐君很喜欢他身上佩的宝剑。季扎想送给他,但还要出访别国,作为礼仪的宝剑少不了,他答应回来后再送。等季扎回来再经过徐国时,徐君已死,季扎就把宝剑挂在他坟头的树上。夷昧因这件事,更加尊敬季扎。但不管夷昧怎样推让,季扎还是不肯继位。夷昧只好做了国君,封季扎于延陵(今江苏省常州),称延陵季子。后又封州来(今安徽省凤台),称 延州来季子。公元前544年,季扎出使鲁国,在欣赏周代传统的音乐诗歌时,加以分析,借此说明周朝和诸侯的盛衰大势,受到时人赞许。

   公元前527年,夷昧临死前,要季扎接他的王位,季扎偷偷地藏起来。夷昧没有办法,结果,儿子公子僚继承了王位。这样一来,诸樊的长子公子光可有气了,他认为季扎走了,王位应该轮到寿梦的长孙,即自己。所以他一心想将吴王僚杀死。刚好这个时候,从楚国来了一位叫伍子胥的人,帮助他实现了这个愿望。

   楚国自楚庄王以后,继位的国君一个不如一个,楚灵王 是一个昏君兼暴君,他建造了一座章华宫,里面养着大批姬嫔宫女。他喜欢女子的腰身细小,因此,宫中的美人都宁愿挨饿而变得细腰。公子弃疾杀楚灵王和另外两位兄长而上台,就是楚平王。楚平王当了国君以后,开始还收买人心,做了几件好事,但不久,又同样荒唐起来,他身边有位叫费无极的佞臣,专给他出坏点子。一天,楚平王派费无极到秦国给太子建迎接新娘孟嬴。费无极见孟嬴很美丽,怂恿楚平王自己娶她,楚平王果然听了他的话,偷偷娶了孟嬴,把太子建派到城父(今河南省宝丰县)去把守边疆,并叫伍奢、奋扬去当他的老师。后来,孟嬴生了儿子公子珍,楚平王就想废了太子建,立公子珍为太子。费无极知道楚平王的心思,就给他进谗言,说太子建招兵买马,准备谋反。楚平王先把伍奢召来质询,伍奢怒斥楚平王,结果被楚平王囚禁。楚平王又派人传令奋扬,谋杀太子建。奋扬却把消息透露给太子建,太子建逃到宋国去。楚平王逼伍奢写信召他的儿子伍尚和伍员来京城。伍尚不忍心父亲一个人受难,明知有不测,也即去见父亲。伍员又叫伍子胥,他认 为白白去送死不值得,于是,带着太子建的儿子王孙胜等逃走。结果,伍奢、伍尚父子同被楚平王杀死。伍子胥得知父兄的死讯,悲痛欲绝,发誓逃出楚国,再寻机报仇。楚平王和费无极则到处派人追捕他,还把他的画像挂到各个关口,画影图形,捉拿逃犯。伍子胥 等人逃到昭关(今安徽省含山县西北),却无法出得了关口。几日之间,他头发和胡子都愁白了,完全象换了一个人一样。如此,反而让他混过了关,逃到了吴国。

   在吴国都城(今苏州),伍子胥流落街头,天天吹箫要饭。后来,吴国公子光发现并结识了他,知道他并非凡人,可以帮助自己成就大业。这时的公子光,时刻想杀死吴王僚,自己当国君。伍子胥答应帮助公子光,条件是,公子光当了国君,一定派兵攻打楚国,为伍子胥报仇。于是,伍子胥给公子光介绍了一位在吴国结识的名叫专诸的勇士。公子光知道吴王僚很喜欢吃鱼,特地叫专诸学习烧鱼,准备在请吴王僚来吃鱼时下手。可是,吴王僚的两个兄弟掩余、烛庸执有兵权,儿子庆忌更是一名勇士,有他们在,很难下手。

   公元前516年,楚平王死了,太子珍继位,就是楚昭王。伍子胥恨楚平王早死,不能在他身上报仇。他给公子光出了个主意,叫他劝吴王僚趁楚国办丧事,出兵攻打楚国,这样,掩余、烛庸、庆忌就会率军出征。公子光照伍子胥的办法行事,果然把他们三个打发出去。

   这天,公子光请吴王僚到家里吃鱼,专诸趁端鱼上桌之机,从鱼肚中抽出一把“鱼肠剑”,刺死了吴王僚。专诸被吴王僚的卫兵砍死。公子光和伍子胥带兵杀散了吴王僚的卫兵,占据了王宫。就这样,公元前515年,公子光做了吴王,改名为阖闾。

   在前线的吴军,听说国家内乱,早已无心恋战,被楚将伯卻宛杀得大败而逃。掩余、烛庸、庆忌都逃到别国去了。伯卻宛得胜回朝,很受楚昭王的信任,这又惹起费无极的嫉恨。他挑拨令尹囊瓦与伯卻宛的关系,致使伯卻宛全家被杀,只有儿子伯嚭逃到吴国,与伍子胥一样,当上吴王阖闾的谋士。

   伍子胥和伯嚭屡次三番请求吴王阖闾发兵攻打楚国。吴王这时还担心逃亡在卫国的庆忌,怕他带兵打回吴国。伍子胥又想出一计:他给吴王推荐一位叫要离的勇士。吴王看到要离,不过是个矮小的凡人,当着大臣的面挖苦了他一顿。要离生气了,和吴王顶撞起来。 吴王命武士砍去他的右手,把他连同他的老婆都关了起来。伍子胥买通狱卒,放走了要离。吴王大怒,把要离老婆绑到街上砍头示众。

   要离逃到卫国,找到庆忌。庆忌已知道他的遭遇,把他收留下来。于是,要离成了庆忌的心腹,尽心竭力替庆忌准备报仇的事情。庆忌把一切都准备好了,沿水路向吴国出发。庆忌和要离坐在大船上,突然,江面上挂起大风,要离借着风力,把手中的长矛扎进庆忌的胸口。这时,庆忌才知道中了要离的苦肉计!他抓住要离的大腿提起来,往水里泡了三次。士兵过来要杀他,庆忌赶忙拦住,说:“别杀,他也是个勇士,留着为国效力。”他自己拔出胸口的长矛,死去了。要离这时悔恨交加,也自杀了。

   庆忌被杀,吴王消除了后顾之忧,但要进攻楚国,还缺乏大将。伍子胥又给推荐一个人,就是孙武。吴王不大相信孙武的能耐,他要试探一下,于是,拨一支娘子军要他训练。这支娘子军由吴王的一百八十位姬嫔宫女组成,孙武把她们分成两队,以吴王的两位宠姬为队长。开始训练时,孙武三令五申,这些宫女只是大笑,一点也不怕孙武,尤其两位队长,更不听指挥。孙武不动声色,后来,突然宣布,连位队长违抗军令,推出斩首。这事,吓得其他宫女都老老实实地训练起来。吴王既痛惜两位宠姬,但也佩服孙武治军有方。

   于是,孙武帮助吴王,灭了附近的徐国和钟吾(今江苏宿迁县西北),杀了掩余和烛庸。公元前506年,蔡国和唐国被楚国进攻,求救于吴。吴王趁此机会,拜孙武为大将,伍子胥和伯嚭为副将,派自己的亲兄弟公子夫概为先锋,发兵六万大军,进攻楚国。吴军溯淮而上,进入小别山、大别山,与楚军大战于柏举(今湖北省麻城),楚军失利。后吴军再与楚军交战五次,吴军皆捷,并乘胜攻入郢都(今湖北省江陵),楚昭王逃跑到随国(今湖北省随县),令尹囊瓦自杀。吴王入郢都,把楚国的宗庙也拆毁了。伍子胥则挖出楚平王的尸体,抄起铜鞭,一口气打了三百下,打得尸骨横飞,演出了“伍子胥鞭尸”这一幕。楚国的大夫申包胥是伍子胥的朋友,写信劝吴军早点退兵,但伍子胥为报私仇,一定要追寻楚昭王,灭亡楚国。申包胥见劝不动伍子胥,于是不远千里跑到秦国去借兵。秦哀公不愿与吴 国打仗,不肯出兵。申包胥靠着秦哀公的庭墙,哭了七天七夜,演出了一幕“申包胥哭秦庭”。最后,秦哀公也感动了,派大将子蒲、子虎率军救楚。申包胥又跑到随国,报告楚昭王,楚昭王派大将子西、子期合兵接应。

   孙武劝吴王,立楚国公子胜为王,恢复楚国,然后退兵,但伍子胥、伯嚭、夫概都不同意,结果,伯嚭、夫概都打了败仗。正当吴军与秦、楚军队还在对立之时,夫概却偷偷带领兵马回国,想乘机夺取王位。留守在都城的太子波,以及专毅(专诸子)、被离等守住城门,不让夫概进去。夫概派人上越国去借兵,答应事成之后送给越国五座城作谢礼。吴王听说夫概反叛,连忙退兵,打败了夫概,夫概逃亡别国。

   吴王阖闾得胜回朝,重奖孙武和伍子胥。但孙武预感到留下并非好事,决意离开,还劝伍子胥也离开。但伍子胥正在春风得意之时,想不到有什么离开的原因。

   这次吴楚之战,楚国虽未亡国,但国力已大大减弱,完全失去了争霸的能力;而吴国由于受到邻近的越国的威胁,也暂时无暇西顾了。

   越国与越王勾践。    越国与吴国毗邻。相传始祖是夏代少康的庶子无余,建都会稽(今浙江省绍兴)。和吴国一样,在春秋前期,越国和中原各国也没有来往。晋国派申公巫臣到吴国进行教化,以吴国牵制楚国后,楚国以同样的策略,也派了两位知名人士文种和范蠡到越国当大夫,以越国来牵制吴国。经过多年的发展,越国也强大起来。

   越国第一位国君是越王允常。他是在吴王阖闾当了四年国君后当越国国君的。由于吴王受伍子胥和伯嚭的怂恿,一心要对付楚国,所以在允常当国君时,吴越两国并没有很大的冲突。只是在夫概反叛时,越国曾给予过帮助。公元前496年,越王允常死了,儿子勾践继承王位。吴王阖闾因十年前越国帮助过夫概反叛,打算趁越国有丧事,发兵去攻打。这回,伍子胥进行劝阻,吴王不听,他叫伍子胥留守吴国,自己带着伯嚭、王孙骆、专毅,率领三万精兵去攻打越国。越王勾践也亲自带着大将诸稽郢、灵姑浮、畴无余、胥犴等人去抵抗。双方在檇李(今浙江省嘉兴)布置了阵地。勾践看到了吴军阵容整齐,不易冲破,就派出死囚,排成三行,冲到吴军阵前即自杀。吴军从来也没有看见过这样的怪事,议论纷纷,阵脚也乱了。勾践趁机下令进击,大败吴军。灵姑浮冲到吴王跟前,用戈刺去,吴王慌忙躲闪,大脚趾中戈受伤,一只鞋子也被灵姑浮抢了去。吴王连忙退兵,才退到七里路外的陉地,就死去了。临死时,他对太子夫差说:“你会忘记勾践杀了你父亲吗?”夫差回答:“不敢忘!”

   当时,吴国的太子波已经死去,太子波之弟夫差当太子,顺理成章,伍子胥等大臣即立夫差为国君。夫差即位后,励精图治,立志报仇。他还叫人站在殿堂前面,每逢他进进出出,就大声喊:“夫差,你忘记了越王杀死你父亲吗?”他自己就回答说:“不,我决不敢忘记!”这样过了三年, 即公元前493年,夫差就出兵攻打越国报仇。

   吴军从太湖来攻,范蠡和文种都主张讲和,但勾践不许,双方军队战于夫椒(在太湖中),结果越军大败,灵姑浮、胥犴战死。勾践命范蠡守固城(今江苏省高淳县南),自己带着五千人跑到会稽山(浙江省绍兴东南)。吴军围攻固城,猛攻会稽山。勾践只好派文种通过贿赂吴国太宰伯嚭跟吴王传话,越国愿意讲和投降。吴王听信了伯嚭的话,急于要羞辱越王,同意和越国讲和。伍子胥极力阻拦,说:“现在不灭越国,将来就后悔莫及!”但是吴王不听从。伍子胥对人说:“越国十年生聚,而十年教训,二十年之后,就会把吴国灭亡了。”

   就这样,越国投降了吴国,根据协议,越王勾践带着夫人和范蠡到吴国去做奴仆,伺候吴王,越国由文种和大臣们管理。勾践到吴国以后,住在已故吴王阖闾大坟旁边的石屋,给夫差看马,夫人则洒扫宫室。夫差外出,勾践就当马夫,吴国百姓争看这情景,勾践默默忍受着。夫差还百般羞辱他,他也百依百顺,从来不知反抗。此外,越国的财宝美女等也不断送到吴国,满足吴王的贪欲。三年后, 即公元前490年,夫差见勾践很老实,也就放他回国。

   勾践回国以后,深刻地反省自己。他不忘会稽之耻,决意报仇。他也学吴王阖闾的做法,叫人常问自己:“勾践,你忘记会稽之耻了吗?”他回答:“不敢忘!”他还惟恐自己重过国王生活,消磨了自己的意志,所以他每天卧薪尝胆,自我警醒。他和范蠡、文种制订了一系列富国强兵的政令,从越王以下,全国人民励精图治,省吃俭用,发展生产,不久,国家渐渐复苏起来。勾践还想出种种办法,麻痹吴王,消耗吴国的实力。 越国有一名女子叫西施,出生於浙江諸暨苧萝村,天生丽质,勾践就将西施和 另一位越国美女郑旦送给吴王,用美人计诱惑吴王,让荒淫无道,不理朝政;他给吴国送去上等建筑材料,让吴王大兴土木,劳民伤财;他收买吴国的粮食,弄空吴国的仓库;他贿赂吴国的太宰伯嚭,让他在吴王面前多为越国说好话;他离间吴王与伍子胥的关系,使吴王疏远伍子胥。

   吴王打败越国以后,对越国毫不警惕,自以为无后顾之忧,一心只想着到中原与齐、晋一争高下。公元前486年,吴王在邗(今江苏省扬州附近)筑城,又开凿河道将长江、淮河连接起来,辟出一条通向宋、鲁的水道。随着吴国的强大,中原的鲁邾等国都屈服于它。吴国为了压服齐国,于公元前845年派舟师从海上伐齐。次年即公元前844年,吴又兴兵伐齐,大败齐师于艾陵(今山东省莱芜),齐军主帅国书被杀,吴军俘虏齐兵车八百乘。吴王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但是,对于越国“十年生聚”“十年教训”,伍子胥看得很清楚,常常请吴王警惕;同时,他也常劝吴王不要与齐国、晋国交战,以免称霸未成反给越国提供可乘之机。结果,伍子胥渐渐被疏远;再加上伯嚭时进谗言,于是,公元前484年,吴王怒而派人赐伍子胥一把属镂剑,逼令其自杀。伍子胥对门客说:“我死之后,在我的坟上种一棵梓树,树成之日,便是吴国灭亡之时。还要将我双眼挖出,悬于姑苏东门之上,我要看着越军如何攻入都城灭亡吴国。”吴王听后很生气,命人将伍子胥的尸体装入皮袋中,流于江海。

  公元前482年,吴王夫差与晋、鲁、周等国会于黄池(今河南省封丘)。在会上,吴与晋都争做霸主,晋由于国家内乱未止,故不敢与吴力争,吴国夺得了霸主的位置。吴王夫差为了在中原争霸,不恤民力,连年劳师动众,造成了国库空虚,国内也防卫空虚。为了参加黄池之会,他竟尽率精锐而出,只使太子和老弱留守。这时,越王勾践认为时机已到,可以乘虚而入,于是,他率领大军攻打吴国,很快就打败吴军,杀死吴太子。夫差闻讯,匆匆领兵从黄池赶回,派伯嚭和越国讲和。越王勾践知道,由于吴国长期穷兵黩武,民力凋敝不堪,正是灭亡吴国的好时机,所以他拒绝讲和,率领军队继续与吴军交战。

  公元前473年,越王勾践再次亲率大军攻打吴国,几仗之后,吴军一败涂地,越军攻进姑苏城,伯嚭投降(一说投降后被勾践杀死),吴王夫差见大势已去,于是自杀身亡。曾经显赫一时的吴国,就这样被越王勾践灭亡了。

   勾践灭吴后,率领大队兵马渡过淮河,在徐州(今山东省滕县)会合了齐、晋、宋、鲁等诸侯。各国诸侯都听命于勾践。周天王也派人来庆贺,承认他为东方的霸主。

   勾践能够灭吴,并当上东方的霸主,功劳最大的,就是跟随他身边多年的大臣范蠡和文种,此时也应该是他们享富贵之时。范蠡被封为上将军,但是,他深知“大名之下难久居”,再留在 勾践身边说不定会有危险。于是,范蠡带着财宝和家人,还带上从吴王身边回归越国的美女西施,一起偷偷跑到齐国,隐居于陶(今山东省定陶),改名陶朱公,后来成为大富翁。 他曾派人致书文种,说“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敌国灭,谋臣亡;越王为人长颈鳥啄,可与共患难,不可与共乐,子何不去?”但是,文种未能听从,不肯在胜利之时归隐。果然,不久,勾践就以某些罪名,逼他用剑自杀。而那把剑,正是当初吴王夫差逼伍子胥自杀的那把属镂剑。 

              接下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