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新朝

                    第一节  王莽窃国及改制

公元前1年,汉哀帝死去。太皇太后王政君把侄儿王莽召来,叫他主办丧事。王莽进宫以后,首先把大司马董贤免职,赶出宫门。董贤夫妇当天就自杀,家产被拍卖,共值钱43万万贯。董贤的父亲董恭及董家子弟全都被免职,并迁徙到合浦。

太皇太后任用王莽为大司马,掌握朝政大权。王莽把皇太后赵飞燕和傅皇后废做平民。过了一个多月,两人都自杀。又革去傅太后(已死)、丁太后的尊号,将傅家、丁家的子弟全都免职,重用孔光、王舜(王音之子)、王邑(王商之子)、甄邯(孔光女婿)、甄丰、刘秀(刘向之子,原名刘歆)等人。刘秀和他父亲,都是西汉大文豪,《七略》这部巨著就是他俩编的。

汉哀帝没有儿子,论起血统,最亲的就是冯太后孙子,中山王刘兴的儿子刘衎,也叫刘箕子。王莽派王舜到中山去接刘衎来即位,就是汉平帝。这一年,刚好是西历公元第一年。由于汉平帝只有九岁,所以七十多岁的太皇太后王政君替他临朝,大司马王莽管理朝政。

由于王莽把事情办得顺顺当当,孔光等一批大臣上书给太皇太后,盛称王莽的功德比得上古代的周公,建议加封王莽。太皇太后便加封王莽为太傅,尊为安汉公,还加封两万八千户。王莽勉强接受了封号,坚决退还封地。

趁这机会,王莽请求太皇太后把汉宣帝第四代的孙子三十六人都封为侯,一些被废了的诸侯,让其继承爵位;犯罪而被废的皇族成员,让他们的家属恢复原来的地位;二千石以上年老退休的官员,终身给他们三分之一的傣禄;无依无靠的老人,也给一些适当的照顾。太皇 太后都批准了。这样一来,皇室、大臣和全国的官吏都歌颂王莽的恩德。不久,中原发生旱灾和蝗灾,王莽向太皇太后建议节约粮食和布帛。他自己一家带头吃素,拿出一百万钱,三十顷田地交给大司农当作救济灾民的费用。他一带头,贵族、大臣中有二百三十人,也拿出一些土地和房子来。这样一来,王莽在人民中的名望就更高了。为了讨太皇太后的高兴,王莽叫匈奴把王昭君的女儿送来。到了汉平帝十二岁,要选皇后时,大臣们一致推荐王莽的女儿当皇后,王莽虽然谦让一番,但最后还是定了下来。

王莽的所作所为,在他的长子王宇的眼中,都是虚伪的举动。王莽立汉平帝的母亲卫姬为中山王后,令她留在中山,不准进京,这事最令王宇不满。他和老师吴章,大舅吕宽商量,决定利用 王莽的迷信,把猪羊狗血偷偷倒在他的大门,再借这个因由劝他迎接中山王后进京。但是,事情却败露了。王莽将王宇、吴章、吕宽处死。又把卫家的人,除了中山王后外,全部杀死。此外,与这案件有牵连的,如鲍宣等几百人都处了死刑。王莽大肆杀人,但太皇太后和群臣都称赞他大义灭亲。

汉平帝十三岁那年即公元4年,和王莽的女儿成亲,王氏立为皇后,王莽做了国丈。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王莽不断笼络人心。他在京师设大学,盖了一万多间房屋,凡有一技之长的人都可来应征。前后从各地投靠的学者有一千多人。当时黄河发大水,王莽又征求各地治洪的人才,应征的也有一百多。这些人靠着王莽的提拔,都有了地位。

由于王莽善于笼络人心,大臣、官吏甚至平民上书要求加封王莽的前后就有四十万七千五百七十二人之多,太皇太后又加他九锡(锡即赐,就是九种最高的赏赐)。王莽推辞一番,也就接受了。

汉平帝长大了点,也懂得了些事。由于母亲卫氏一家全给王莽杀死,只剩下母亲一人,还不许相见,常常忧郁不乐。公元5年十二月腊日(汉朝以大寒后第一个戌日为腊日),大臣们聚集一堂,给汉平帝上寿。王莽献上一杯椒酒,汉平帝喝后,第二天就病了。王莽也学周公那样,写了一篇祷告文,藏在前殿一只箱子里,表示愿意代死。六天后,汉平帝死了。不少人都疑心汉平帝是王莽毒死的。反正汉平帝不明不白地死去,死后葬于康陵。

汉平帝9岁即位,15岁死去,名义上是做了6年皇帝。王莽立汉宣帝的一个玄孙刘婴为皇太子,称为孺子婴,尊王皇后为皇太后。有个大臣谢嚣报告说,武功县令挖井时,发现一块白石,上面刻着几个字“告安汉公莽为皇帝”。在王舜等大臣的请求下,太皇太后下诏书,叫王莽像从前周公那样代替天子临朝,称为“假皇帝”(即代理皇帝),改年号为居摄。

王莽当了假皇帝,有些人当然不服气。安众侯刘崇与张绍首先起兵讨伐王莽,他们纠集数百人去攻找宛城(今河南南阳市),但都战败身亡。第二年,东郡太守翟义起兵,立宗室子孙刘信为天子,自己称为“大司马柱天大将军”。义兵发展到十几万人,逼近长安。王莽惶恐慌不安,连饭也吃不下,派王邑、孙建等人领兵去抵挡。长安西郊有两个壮士赵朋和霍鸿,响应刘信、翟义,乘长安空虚,也率众起义。不久,起义军发展到十几万。声势浩大,在未央宫里就能望得见西边的火光。王莽派王奇、王信领兵去镇压。又派甄邯领兵守城外,王舜、甄丰守皇宫。几个月后,这两路赵义军都被镇压下去。

王莽镇压了各路起义军,自认为得到天帝的辅助,想当真皇帝。当时就有一班人,纷纷报告发现了图书、铜箱等等,都写着天帝的命令,把皇位让王莽。王莽也就正式改汉朝为新朝, 将年号改为始建国,自称为新皇帝。当时孺子婴未即位,玉玺由太皇太后掌管,王莽派王舜去取。

太皇太后王政君现在想到自己毕竟是刘家的人,怒骂了一顿,不肯拿出来。王舜说:“安汉公要这颗玉玺,你也没法不给他。”太皇太后把玉玺往地上一扔,摔坏了一只角。

公元9年正月,孺子婴被废为定安公,皇太后改称定安太后。西汉从汉高祖到汉平帝一共12个皇帝,214年的天下(公元前206年到公元8年),至此便被王莽篡夺了。

公元八年,王莽自立为帝,改汉朝为新朝。因王莽是篡位的,历来为封建史家所不容。其实,江山又岂是刘氏独得?只要王莽这个新朝皇帝做的好,也完全无可辩驳厚非的。西汉王朝结束了,但西汉社会遗留下来的阶级矛盾仍然十分尖锐。王莽为了解决这个矛盾,也为了显示新朝与西汉的不同,他陆续颁布法令,复古改制。

王莽改制,以土地和奴婢问题为中心内容。始建国元年(公元9年),王莽下诏,历数西汉社会土地兼并和奴婢买卖的弊症,他认为这是秦汉以来破坏了古代“圣制”的结果。因此他下令复古,宣布一切田地为“王田”,奴婢为私属,不得买卖,并规定由官家按一夫一妇受田百亩的办法,重新分配土地。谁要反对这些改革,都要充军到边疆去。王莽这种改革,按理说应该受到农民和奴婢的拥护。但实际上,王莽改天下田为“王田”,改奴婢为私属,不得买卖,虽触犯了豪强地主的利益,但都不能给农民和奴婢带来什么好处,农民没有得到更多的土地,奴婢也没有改变社会地位。在此以后,地主官僚继续买卖土地和奴婢,因此获罪的不可胜数;贫民因破产而出卖仅有一点田地和新生骨肉,也作为违犯新制的罪人,没为官奴婢。不管富者贫者,都反对这一新制。三年以后,王莽也只好下令取消。

改制还有“五均”、“六管”。“五均”就是在京师长安和洛阳、邯郸、临淄、宛、成都五大都市设立“五均司市师”,管理市场,控制物价,兼管赊贷。“六管”就是把酒、盐、铁、铸钱收归国营,征山林川泽物产税及五均赊贷。推行“五均”“六管”的目的,是为了进一步搜刮民财,充实国库,同时也以此缓和阶级矛盾。可是实际上大小官吏乘机贪污渔利,更增加人民的痛苦。

此外,改制还有改革货币,更换官名、地名等项。王莽多次改货币,在短短的7年当中(公元7年到14年),币制改了4次,每改一次,钱越改越小,价越作越大,无形中加速了人民的破产。王莽还把中央和地方的官名、官制、郡县名和行政区划,都大大加以改变,屡易其名。他还恢复 五等爵,滥加封赏。官吏俸禄无着,就用各种办法扰民。在改制的过程中,人民被指控为犯法的极多。仅以所谓适度自铸钱的罪名,而被罚作官奴婢的,就有十余万,其中被折磨而死的占十之六七。

王莽改制所引起的混乱愈来愈大,达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他为挽回自己的威信,拯救自己的统治,一面玩弄符命的把戏,欺骗人民;一面虚张声势,发动对匈奴和东北、西南边境各族的不义战争。沉重的赋役征发,战争的骚扰,残酷的刑法,使农民完全丧失了生路。同时,这种不义战争也破坏了自汉宣帝以来和匈奴的友好关系。

王莽改制不得人心,王莽还想招收一些德高望重的知名人士,利用他们的名望来巩固自己的统治。但一些知名人士不愿跟他来往。王莽派人带着厚礼去聘请著名的儒生龚胜,龚胜装病躺在床上不肯动身。后来干脆绝食,饿到第14天才死去。王莽派人用最讲究的马车去迎接名士薛 方,薛方效仿古代的高士巢父、许由,坚决不出来当官。

太皇太后王政君自王莽做了皇帝以后,没有笑过一回。她自称是汉家的老寡妇,不是新朝的人。到公元13年,她84岁时死了。当初,王莽是她推荐到朝中来的,后来她又悔恨不已。

王莽的女儿定安太后也称自己是刘家的人。汉亡以后,她托病不出。王莽要她改嫁,她坚决不从。甄丰的儿子甄寻假托符命,说王莽的女儿应是甄寻的妻子,这可能激怒了王莽,即下令查办。甄丰自尽,甄寻被抓后定了死刑。这案子连累了不少人,大夫杨雄也成了嫌疑犯。杨雄是继司马相如之后西汉著名的辞赋家,当时他正在天禄阁上校阅古书,听说要传他去受审,就从阁上跳楼自杀,但只摔了个半死。王莽念他是个70多岁的老人,就下令不去查办他。杨雄因此写了一篇《剧秦美新文》歌颂王莽。杨雄虽得以苟活,却受到天下人的耻笑。

在王莽统治的后期,农民起义风起云涌。公元14年,女侠吕母聚众起义于琅琊海曲(今山东日照县),自称将军,队伍发展到几千人。公元15年,五原、代郡爆发了农民起义。公元17年,会稽长州又有瓜田仪起义,聚集几千人攻打县城。农民起义的浪潮越来越高,终于形成了席卷全国的绿林、赤眉大起义。

 

接第二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