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从汉顺帝到汉灵帝

  公元125年,汉安帝在南游途中病死,当时,阎皇后、阎显等害怕京师的大臣们趁机立济阴王刘保为皇帝,所以秘不发丧,急忙赶回洛阳。到了洛阳,阎皇后她们商量已定,才给汉安帝发丧。阎皇后打算自己临朝,专挑个幼儿刘懿(济北王刘寿之子、汉章帝之孙,封北乡侯),立为皇帝,她自己做了皇太后。

阎皇后临朝,阎显做了车骑将军,执掌大权。阎显把三公(太尉、司徒、司空)都换了人,又把大将军耿宝、中常侍樊丰、谢晖、周广和野王君王圣等以结党营私的罪名全都处死。阎显的兄弟阎景当上卫尉,阎耀当上城门校尉,阎晏当上执金吾,阎家一下子主宰了朝政。

过了几个月,幼儿皇帝刘懿病死,阎太后和阎显还未商议好立哪个皇子,中常侍孙程已经秘密联络了十个宦官,在一个晚上突然发动起来,杀了内侍江京、刘安、陈达,活捉了李闰。李闰投降。当晚,他们就立11岁的济阴王刘保为皇帝,就是汉顺帝。接着,孙程将阎显兄弟全部下狱处死,把阎太后软禁在离宫,不几天,阎太后也死去。孙程他们19个宦官都封了侯。东汉政权,一下子又从外戚手中转到宦官手中。

汉和帝时不过封了宦官郑众一人为侯,如今,这19个封了侯的宦官,直闹得朝廷不得安宁。还算孙程有见识,他请汉顺帝拜左雄为尚书令,仍旧任用一批大臣,这19个封了侯的宦官送回自己的封邑。左雄又请汉顺帝下诏书征召名士,先后应召的有陈蕃、李膺、陈球、李固、马融、张衡等人。这些人都受到汉顺帝的重用。其中,张衡不仅是一个著名的文学家,而且更是一个著名的科学家,他创造发明的地动仪(公元132年),是世界是最早的测定地震方位的仪器。欧洲直到1700年以后,才出现第一台地动仪。

公元132年,汉顺帝18岁,立贵人梁氏为皇后,梁皇后的父亲梁商做了执金吾,她哥哥梁冀和兄弟梁不疑也当了官。后来,梁商当了大将军,他以前朝外戚的下场为鉴,不敢过于专权,和宦官保持一定的联系。

孙程死后,汉顺帝破例让孙程的养子孙寿继承爵位和封地,这样,无形中开了一个坏头,宦官们都争着收养子。孙程之后,得到汉顺帝宠用的宦官有曹节、曹腾、孟贲等。

公元141年,大将军梁商病死,梁冀做了大将军,梁不疑接替他哥哥做了河南尹。梁冀与他父亲不一样,是个浪荡子,而且性情残暴。他当河南尹时,因洛阳令吕放说话对他有些不敬,他就派人把吕放暗杀,还株连了100多人。他当了大将军以后,更是为所欲为,老百姓被逼得纷纷造反。

由于各地老百姓纷纷造反,谏议大夫周举上书汉顺帝,要求将地方官吏彻底查一查。汉顺帝便派周举、杜乔、张纲等8个大臣分头到各地视察。张纲到了洛阳都亭,越想越气忿,把车子毁破,把车轮埋下,别人问他,他说:“豺狼当道,安问狐狸!”干脆,他上书弹劾那“豺狼”梁冀和梁不疑。汉顺帝 虽然知道梁氏兄弟作恶多端,但不敢得罪他们,只好把张纲的奏章搁在一边。但梁冀却把张纲恨透,时刻想法把他除掉。刚好广陵人张婴聚众数万起义,梁冀即趁机推荐张纲任广陵太守,让他去送死。张纲到广陵带十几个随从去见张婴,说服了张婴。张婴把人马解散了。张纲惩办贪官污吏,广陵一带很快就安定下来。张纲立了大功,汉顺帝打算封他,梁冀反对。过了一年,张纲病死,死时才36岁。汉顺帝封他的儿子张续为郎中。

公元144年,汉顺帝病死。汉顺帝11岁即位,在位19年,享年只有30岁,死后葬于宪陵。 

汉顺帝死后,太子刘炳即位,就是汉冲帝,尊梁皇后为皇太后。汉冲帝即位时才两岁,不到一年,他就死了。

汉冲帝死后,汉顺帝也绝了后,公卿大臣提出两个人,一是清河王刘蒜,一是郝海王刘缵,他们都汉章帝的曾孙。太尉李固主张立年长的刘蒜,但梁太后和梁冀为了能主宰朝政,决定立8岁的刘缵,就是汉质帝。

汉质帝虽然只有8岁,但已很伶俐,即位不久,已看清梁冀的嘴脸。一天,他在朝堂上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指着梁冀说:“这是个跋扈将军。”梁冀听了,又恨又怕,他嘱咐内侍把毒药放在饼里拿上去。汉质帝吃了饼,不一会就死去。李固伏尸痛哭。汉质帝在位不到一年,便被梁冀毒死。

汉质帝死后,李固、杜乔等大臣都主张立清河王刘蒜,但梁太后和梁冀偏偏看中15岁的吾侯刘志,要立他为皇帝。李固上书反对,被梁太后免了职。公元147年,刘志即位,就是汉桓帝。梁太后临朝,梁冀执掌朝政。

这年八月,梁太后把自己的小妹嫁给汉桓帝,汉桓帝立她为皇后。就这样,梁氏姐妹一个当太后,一个当皇后。梁皇后出嫁时,梁冀要动用国库,杜乔不答应,梁太后又寻机把他免职。

甘陵人刘文和南郡人刘鲔要立刘蒜为王,刘蒜害怕,把他俩杀了,并向朝廷报告。汉桓帝听了宦官的话,反把刘蒜降了一级,改封为侯。刘蒜气得服毒自杀。梁冀趁机诬陷李固、杜乔和刘文、刘鲔是同党,把他俩逮捕下狱。李固、杜乔都在狱中自杀。

公元150年正月,梁太后病重,她下了一道诏,大赦天下,又把朝政归还汉桓帝。过了一月,她死了。梁太后一死,朝廷的大权实际上落在梁冀手中。梁冀大权在握,更加无法无天。公元151年元旦,大臣们向汉桓帝拜年,梁冀带着宝剑大摇大摆走上朝堂。尚书张陵气愤不过,吩咐羽林军上前夺去他的宝剑。

和张陵一样的鲠趄派官员还有一个叫朱穆,公元153年,朱穆出任冀州刺史,朱穆还未到任,挂印逃避的贪官就有四十多个。后来,被朱穆拘捕治罪的又有多人。宦官赵忠为他父亲出殡,排场十分阔气,违反了制度,朱穆依法治罪,但被汉桓帝逮捕下狱。刘陶为首的太学生几千人到宫门外上书诉冤,汉桓帝只好把朱穆放了。

由于外戚和宦官把持朝政,汉桓帝只知淫乐,各地人民纷纷造反。公元156年,东北日益强大起来的鲜卑也向南进犯,汉桓帝任命李膺为度辽将军,才使东北边境安定下来。

公元159年,梁皇后病死,贵人梁猛得宠。梁猛原来姓邓,梁冀夫妇把她收为自己的女儿,送进宫中,所以大家以为她就是梁冀的女儿。梁冀怕梁贵的母亲宣氏泄露秘密,就派人暗杀她,不料刺客被逮住。梁贵人把真情告诉汉桓帝,汉桓帝很生气,决定除掉梁冀。他秘密地联络了单超、徐璜、具瑗、左悺、唐衡五个宦官,发动1000多羽林军,突然围住梁冀的住宅,梁冀和他老婆孙寿服毒自杀,梁家、孙家的人全都处死,大小官员300多人都受到治罪。梁冀的家产充公,一共值30多万万钱。

由于单超等五名宦官除灭梁冀有功,全都封了侯,即所谓宦官“五侯”,东汉的政权又完全转入宦官的手中。梁猛恢复原来的邓姓,汉桓帝立邓贵人为皇后。

朝廷由宦官掌权,被弄得乌烟瘅气,他们的亲信爪牙遍布各地,简直无法无天。徐璜的侄儿徐宣当下邳令,强抢民女,又把她当作箭靶,活活射死。东海相黄浮不畏权势,把徐宣斩首。汉桓帝听了徐璜的谗言,把黄浮革职论罪。白马令李云上书,批评汉桓帝滥封宦官,汉桓帝将他下狱。大臣杜众上书,愿和李云一同死,汉桓帝气得又把杜众下狱。陈蕃等几个大臣联名上书,替李云、杜众求情,汉桓帝把他们都革了职,还把李云、杜众杀了。

由于汉桓帝宠信宦官,所以当时的名士,如徐稚、姜肱、韦著、袁闳、李昙、魏桓等都不愿出来做官。象郭泰、茅容、孟敏、申屠蟠等,都争作“名士”,甘愿当太学生而不屑当官。象李膺、范 滂、杜密、陈蕃、陈等有才干的大臣却时时遭到免职。所以当时的鲠直派官员、太学生以及名士,无形中已结成了反抗宦官集团的统一战线,宦官集团把他们称之为“党人”。

公元165年,李膺做了司隶校尉。宦官张让的兄弟张朔是野王县令,平时无恶不作,李膺要逮捕他,他躲到哥哥张让家,李膺硬是把他搜出来,依法处死。所以张让恨透了李膺。河南方士张成,素来结交宦官,他从中常侍侯览那里得知,日内就要大赦,于是他装控作势地看风望气,声称已占卜出日内就要大赦天下。为了验证他的本事,他叫儿子去杀人,李膺把张成的儿子逮住后,果然大赦的诏书也下来了。李膺得知张成无耻行径,毅然把他的儿子处死。侯览、张让便为张成出主意,叫他让养子牢修上书,控告李膺他们结党营私,毁谤朝廷,败坏风俗。汉桓帝不问是非,当即下令逮捕党人。就这样,李膺、杜密、范滂、郭泰等200人都被投下监狱。又把替党人辩护的太尉陈蕃革职。

公元167年,颍川人贾彪和城门校尉窦武(窦融的曾孙,汉桓帝新立的窦皇后的父亲)和尚书霍上书汉桓帝,要求释放党人。陈膺等在狱中开始反击,他们列举一些宦官子弟,说他们也是同党,宦官害怕了,也请汉桓帝释放他们。汉桓帝释放了党人,但把他们的名字留下,一辈子也不准做官。这事件 ,被称为第一次“党锢之祸”。

党人出狱,也就分头回乡。郭泰自洛阳归太原,太学生几乎全到黄河岸送行,车子就有几千辆。范滂回汝南,路过南阳,南阳士大夫欢迎他,也是车子数千辆。

也就在这一年即公元167年冬天,汉桓帝病死。他立了三次皇后,有几十个贵人,上千的宫女,是个荒淫的皇帝。他15岁即位,在位21年,死时才36岁,死后葬于宣陵。 

汉桓帝没有儿子,窦皇后和她父亲窦武商量,立河间王刘开12岁的曾孙刘宏为皇帝,就是汉灵帝。公元168年,汉灵帝即位,尊窦皇后为皇太后。拜窦武为大将军,陈蕃为太尉,李膺、杜密等著名党人又重新回来,参预朝政,天下人都希望汉朝从此能够中兴。

窦太后虽然重视陈蕃,更依靠父亲窦武,但她在宫中,终日被宦官曹节、王甫等包围,把他们都当作亲信。陈蕃、窦武要求窦太后消灭宦官,但窦太后下不了这个决心。侯览、曹节、王甫等人得知陈蕃、窦武的打算,先下手为强,拿得节杖把陈蕃逮捕并当即杀死。又派兵围攻窦武,窦武自杀。然后,他们进了长乐宫,逼窦太后交出玉玺,把她关在南宫。陈蕃、窦武两家的亲戚、门人全都被杀害,李膺、杜密等又被削职为民。

第二年即公元169年,侯览、曹节等又指使心腹上奏章,说党人毁谤朝廷,企图造反,要汉灵帝下诏书逮捕。汉灵帝当时只有14岁,全受宦官的摆弄,于是,下诏逮捕党人。李膺、杜密、范谤自知逃脱不掉,更不想牵连别人,都主动见官,死在狱中。和李膺他们一起被害的有100多人,因连及而被杀、流徒、囚禁者达六七百人。公元171年,汉灵帝大赦天下,但唯有党人一个不赦。到公元176年,汉灵帝在 宦官的挟制下,又命令凡党人门生故吏、父子兄弟,都免官禁锢,并连及五族。这次事件,被称为第二次“党锢之祸”。

在这次党锢之祸中,郭泰虽没有被害,但他已看到汉朝的天下不会长久了。汉灵帝昏庸无道,朝廷大权全掌握在宦官之手。永昌太守曹鸾上书,请求赦免党人,被定了死罪。议郎蔡邕对宦官不满,全家被充军到朔方。公元178年,汉灵帝在西园设一机构,让有钱人可以到那里去买官爵。之后,朝廷及各地更是贪官污吏横行,再加上连年的灾荒,老百姓已无法生活下去,终于在公元184年爆发了全国的黄巾大起义。公元189年,汉灵帝死去。他12岁即位,在位23年,死时35岁,死后葬于文陵。 后世说到昏庸腐朽之国君,多指汉桓帝与汉灵帝,并称“桓灵”。汉灵帝一死,东汉的政权实际上也就完蛋了。

    接第五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