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者如斯

刘倚杏

 

        那天整理抽屉,发现三本大学时的相集,不禁停下了手中的活。重拾昔日的留影,我仿佛又见到了老狼那《睡在上铺的兄弟》......

     曾记起大二那年,舍友们打听错了我的生日,瞒着我买来了蛋糕。那天晚上,我如往常一样出去找老乡,回到宿舍时,竟已被拒之门外,宿舍里黑乎乎的,里面的姐妹说是门锁坏了,灯管也坏了。当我终于被允许进去时,我发现我的桌上摇曳着点点烛光。没等我完全反应过来,姐妹们就一起冲我唱起了生日歌。我最终忍住了泪,我没有在大庭广众下流泪的习惯,但那晚我从心里真的有种特别想哭的感觉。毕竟,在我人生中的那一天,我过了一个不是自已生日却让自已终身难忘的日子。

      考完毕业试那天,我和舍友们冒着大雨到操场上跑呀跳呀,师弟师妹们无法理解我们的冲动,他们又怎么晓得学生生涯即将结束时,是如何的一种感慨与难舍!

      离校前的一晚,我们把宿舍里的草席铺到了操场上,躺着,通宵达旦地聊天,为我们时日无多的相聚做最后一点努力。

     离校的那天,平时不多交往的同学也纷纷前来送别,一双双泪光盈盈地眼睛告诉我,已经不再是回去过个寒暑假然后又迫不及待地跑回来和这帮情同手足的伙伴们一起学习生活的日子了。

     毕业工作后的无数个日日夜夜,我都沉浸在如此美好的回忆中。

     毕业十年的同窗相聚,让我重踏那熟悉的大门。十年了,校园的小路整洁依然,恬静依然。扩建后的校园新建了图书馆、体育馆和教科楼,膳食处除了学校饭堂,又多了几个快餐部。

     沿着阶梯,我踏上了那片绿茵茵的草坪。毕业前夕,我们的留影几乎都是在这里选的景,红艳艳不知名的花依然盛放,草坪上飘落的花瓣散溢着昨日的芬芳。我突然想起了白居易的一首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