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迈的短诗

卢迈,原名卢卿卿,1966年毕业于广州执信女中。文革期间,卢迈与我及几位青年学生同在广州学习小提琴和研习文艺。1968年11月后,因上山下乡运动而各自分开。其后,卢迈辗转日本及美国,现为旅美作家和摄影家。50年后,即2018年5月,我们始得在中山市的崖口人家饭店之红树林餐厅再度相逢,我有五律一首记其事:“五十年前事,人逢乱世中。提琴迷贝氏,戏剧醉沙翁。既洒流亡泪,终迎改革风。天青红树茂,崖口叙情浓卢迈返美后,通过微信偶有短诗发来。我不忍阅后删除,收集于茶室,以作留念。贤庆记。

当初,我们是两个相切的圆

我们有自己的圆心,却相遇在一点

后来,我们成了两个相交的圆

我们有自己的圆心,却有一个共同的面

再后来,我们成了一个同心圆

你的半径比我大,给我一个包围圈

我感到了窒息,于是跳出你的重围,我们成了相隔的圆

再没有共同的圆心,再没有相交的面

沿着新的轨迹,飞旋,飞旋……

海灯

立在礁上

顶着风浪

告诉航船

这儿是危险的地方

 

海灯

你爱着航船

而它们却永远地

远避了你

我曾经是火热的岩浆

喷发过万度的热情

这岩浆终被时间冷却

变成冰冷的岩石

沉默严肃泰然地

注视着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