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精神的作用

          陈贤庆                                   

  体育是一种游戏,一种竞技。由于国力不同,人种不同,人口数量不同等因素,一个国家,不可能每一样体育项目都优于别国。但是,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如果体育方面样样落后,就如在旧中国时那样,当然是很羞耻的事。而那种羞耻,我们已经背了许多年,最终得到一个“东亚病夫”的称号。

 新中国成立后,随着综合国力的提高,尤其是在改革开放之后,我们在体育方面逐渐追赶,起码在亚洲方面,我们已是体育第一强国,将日韩印等国抛到远远的后头。

    真的不能小看体育的力量。体育虽是一种游戏,一种文化,但与政治,与爱国情怀有着必然的联系。记得上世纪五十年代末,中国人民正经历着艰苦的岁月。1957年11月7日,郑凤荣以1.77米的成绩打破了女子跳高的世界纪录。郑凤荣成为第一个打破世界田径世界纪录的中国人,也是第一位打破世界纪录的中国女性。美联社当天也发了一条消息,说:“一位20岁的中国姑娘以有力的一跳,向世界田径界宣告,六亿中国人不会永远是落后的选手了。”这一成绩,也鼓舞了其后大跃进运动的中国人。

    1961年4月9日,第26届世乒赛在北京举行,我国第一次夺得世乒赛男子团体世界冠军。在单项比赛中,庄则栋还夺得男子单打冠军,邱钟惠夺得女子单打世界冠军。我们运动员还得到四个亚军,八个第三名。1959至1961年,中国人正经历着天灾人祸的“三年经济困难”时期,这场胜利,极大地刺激了国人的斗志,迎来了国家元气的恢复。

    十年浩劫,我们只顾内斗,几乎没有参与世界的体育比赛。1981年11月16日,在第三届女排世界杯赛上,中国女排以7战全胜的战绩,首次夺得世界杯赛冠军。这一胜利,给在十年浩劫中备尝屈辱和艰辛的国人极大的激奋,吹响了改革开放的前进号角。

    1984年,许海峰在洛杉矶奥运会上,夺得男子手枪60发慢射冠军,成为本届奥运会首金得主,同时也是中国首位奥运冠军,实现了中国奥运会历史上金牌“零”的突破,中国的体育从此开始了大飞跃,中国也逐渐上升为世界第二大的经济强国。

    体育竞技比赛,有赢也会有输,应以平常心对待。但是,有些比赛输了,也会惹出大乱子。1985年5月19日,北京,中国男足征战世界杯,小组赛最后一轮对阵香港队,只要战平就能出线。其时的中国男足是亚洲杯亚军球队,拥有贾秀全、李华筠、古广明、柳海光等亚洲级球星。在人人都认为国足可轻易取胜的这场球,偏偏以1比2输了!广大球迷情绪激动,在球场四周闹事,酿成了“5.19事件”,主教练曾雪麟黯然下课,从此与球场诀别。 

    体育精神不仅与政治、与爱国情怀有关,也可激励个人生存的勇气。有如下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今年初,大哥被检查出患了肺癌。由于年纪大,身体弱,没有采取动手术、化疗之类的治疗方法,病既然难以治愈,每天吃药感到难受,加上胃口又不好,89岁的大哥产生了“安乐死”的念头。6月6日晚,趁保姆和子女都不在身边,他就打算行动。他先写好一张字条,放在桌面上。字条上是九个字:“我满足,我高兴,我开心”,日期是“二零壹九年端午”。另外,他准备了一大把安眠药……恰好,那天晚上有一场女排的比赛,是中国女排对意大利女排。大哥是中国女排的忠实拥趸,中国女排的每位队员他都叫得出名字。他也很清楚,中国女排近期对阵意大利女排,连续失败了6次,这回也凶多吉少。他决定,看完比赛,中国女排输了,再作“安乐死”……

    第一局,中国女排18比25输了;第二局,也以22比25输了,大哥等待第三局结束,再将安眠药吃下。谁知,第三局,中国女排顽强地以25比23赢了;第四局,又以26比24惊险地赢了。大哥手中握着安眠药,等待第五局。难以想象的是,第五局,中国女排竟然以15比13赢下比赛,实现了惊天大逆转!看到这里,大哥顿时醒悟过来,产生了无限的感慨:中国女排在如此艰难的情况下,背水一战,最后也能顽强地赢下比赛,我为何要轻生?……我也要坚强地活下去……可以说,是女排精神挽救了我。 

    当然,女排精神也不可能保证我大哥就能战胜病魔,继续活下去,一个月后。他也安然离世了。但这一例子,至少能说明:体育精神的感染作用。

    体育比赛,有赢有输,为之正常。如果强队总赢,弱队总输,未赛先知,那么,比赛还有意思吗?只要真正尽力了,拼搏了,虽败犹荣。失败了,就总结经验教训,争取下一场取胜。中国女排也不可能所向无敌,每场必胜。但只要女排精神仍在,就会受到国人的尊敬和支持,就会给予国人以力量和鼓舞。 

                                                     2019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