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市长被带走了……

      观潮

记得一年前或两年前,中山市某报纸刊登了一篇人物专访,访问的对象是市长李启红。文章的内容记不得了,甚至可能根本就没有细读,但是,文章的标题是记住的——“我是个幸福的女人”。我当时就想,贵为地级市、而且还是伟人故里的市长、又是中国还少的女市长,要想不幸福也难。或许,李市长只是要表达,能当上伟人故里的市长,能为中山市人民谋幸福,所以我是个幸福的女人。但是,毕竟,这标题太刺眼,即使在富裕的中山市,也还有不少并不幸福或并不很幸福的人,作为一位市长,应该更多地关心民生大事,起码文章的标题,不宜如此地表露市长的幸福,如果改为“让中山人民都成为幸福的人”,那就很好了呀。

就是这个“幸福的女人”,在530日前,几乎天天出现在当地的报纸和电视上,不是出席什么会议,就是视察什么工程,要么就是接见商客外宾,或者探望老人儿童……总之,她做着一位市长应该做的事;就是这个“幸福的女人”,在530日,突然因涉嫌严重经济违纪问题被中纪委带走。次日,当地的报纸发了一则极短的消息,如同“讣告”,之后,就再无消息。看来,李市长的身价和影响,比起张柏芝、范冰冰等女人,相差十万八千里啊!

中山市市长李启红因涉嫌严重经济违纪问题被中纪委带走之后,有媒体报道称,此次案件,一共牵涉十多人,其中五人来自李启红家族,包括李启红夫妇,李的一个弟弟、弟媳和妹妹。

63日,《中山日报》头版头条刊发了中山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陈根楷前一日到沙溪镇调研时的讲话,提到中山近期发生的个别事件,要求中山各级党组织、广大干部要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省委的指示精神和工作部署上来,不传谣,不信谣

市委书记说的话没错,李启红出事,的确是“个别事件”,无须惊讶,可能也无损中山市的形象,就正如广东出了陈绍基,广东的工作一切如常;深圳出了许宗衡,深圳的秩序一切如常。事实上,市长出事了,这些天来,报上只发了一则极短的消息,证明她只是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市民也只是在茶余饭后议论一下,小孩该过儿童节的,准备好漂亮衣服;学生该应付高考的,准备好笔墨手表;球迷该观看世界杯的,赶紧采购啤酒花生牛肉干……

市委书记要求中山各级党组织、广大干部要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省委的指示精神和工作部署上来”,或许广大干部知道是什么“指示精神”,有什么“工作部署”,一般市民是无须知道的。一般市民要做的事,恐怕是“不传谣,不信谣”。其实,要市民做到这两点也很容易,上级公布真实情况,谣言就自然会消失。

对李市长被带走后中山市的情况的观察,我有如下的感触:

一是,李市长的确是个无足轻重的角色。一个地级市,市长有多少重要的工作要做啊,一旦被带走了,还不乱了套?然而不,其他的领导干部各就各位,样样工作有条不紊,市民完全没有感受到是生活在一个没有市长的城市。可见,市长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角色。

二是,李市长被带走,原因是“涉嫌严重经济违纪问题”,但市民没有惊讶,没有恐慌,没有叹息,甚至没有痛恨,似乎是意料之中的事,这不能不说,贪污腐化已成风气,市长又如何?多少贪官不是在被带走的前一刻,还是在道貌岸然地作反腐倡廉的报告吗?司空见惯,不是好事啊!

第三种感触,是对李市长的。李市长是中山土生土长的干部,多少同事看着你由一位藤厂的小女工一步一步成长为市长啊;你的家族成员,都不是外星人吧,都生活在中山本土,多少街坊看着你们家族,如何从贫苦进入巨富。钱财,谁也喜欢,一个家族,有个几千万一个亿,当可让家族成员享受一辈子了吧?敛财,也应有理有节有度,不宜超出公众的忍耐程度啊。唉,一位56岁的女人,曾经风光为“十大品牌女市长”“全国人大代表”,却因贪欲无厌,不能善终,我也为你可惜了呀!

此文还可以写多些,但担心写多错多,一不小心还变成“谣言”,就不好了,还是在此打住,赶紧去买啤酒花生牛肉干,准备熬夜看世界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