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

8月1日

      上午,因打算周六的“孙中山研究”专栏加插一张旧照片,而照片所在的书没有带在身边,于是到市政协大楼上10楼到市孙中山研究会去借,见到在办公室值班的高秘书长。老高除了将有关资料送我,还留我说了一回话,主要是咨询我,以后是否可以参与会刊的编辑工作,对此,我是义不容辞的。
      离开老高,来到附近的市档案馆,想到中山日报又准备恢复“史海勾沉”栏目,仍要我负责,于是,顺便去见见高副馆长。高馆不在,但冯馆长在,见我递上的名片,即热情邀我进办公室。冯馆长说久闻我名,正要约我见面,商讨合作利用档案的事。此事对我和档案馆,都是两相情愿的事。冯馆长约我中午吃饭,我即赶到中山日报社,将书交给阿果编辑,又赶回档案馆。中午,冯馆长叫来两位科长、一位主任、两位年轻的女馆员陪我在绿榕居吃饭,让我受宠若惊。席间,冯馆长与我初步商议了合作利用解密档案的事,还准备聘我为档案馆顾问等。如是,我有多了一样很重要的工作,当然也是很有用很有意义的工作。
      下午,在住所,洗了一张床单。有想到发给小杨编辑的有关奥运的文章不够好,于是,又将文章改写了一遍,再发去。
      晚上,带两位女儿到京华食街,与梅姨一家共进晚餐。饭后,步行回住处,半路,两位女儿还要喝糖水,于是,又在一家糖水店,三人分别要了绿豆沙、芋头西米露、双皮奶等。

8月2日

      今日为周六。上午要到古镇镇,参加86届校友的聚会。为了方便,10点钟,包一小车前往,离开住地不久,在附近的报亭买了一份《中山日报》,看看“文化”版的“走近孙中山”专栏,我的两篇文章以及所选用的别人的一篇文章编排得如何。还好,没有什么差错。11点半钟到达古镇五星级的酒店——国贸大厦。校友们包了一个大厅进行活动。1986年,高三级有三个班,我是文科班的班主任兼1班和3班的语文教师,所以,大部分的学生都是我教过的。这届学生,也是我从湖北调回中山后接触的第一批学生,所以印象很深刻,而他们对我也是满有感情。踏进大厅,即看到这届的“老学生”,40岁出头,样子还没有很大的改变。不过可喜的是,他们反而说我也没有多大的变化,殊不知,22年啊,岁月催人老,陈老师经已退休了呀!除了见到旧日的学生,也看到七八位旧日的同事,均是老而弥坚的老公公老婆婆,席间少不了师生叙旧、敬酒等,热闹非凡。除了吃了一顿美食,我们还得到一个礼物——台灯,还有一个红包——500元。在此,要感谢同学们的回赠了。
      午饭后,我即赶回城中,在好又多商场购物,收拾住处。晚上拜访友人,商讨一些文艺的问题

8月3日

      今天是周日。两位女儿都没有“上班”,带大女儿到一家“美甲”中心,弄弄她认为长得不好看的左脚的大指头的指甲,要花费近500元,还要许多天时间。女孩爱美,由她吧。
      下午两点,与市曲协领导坐车到小榄,然后坐小榄的“四哥”的小车到古镇,去参观“铭姐”的“曲艺私伙局”。铭姐的家占地3亩,专门建有一间“戏场”,以供自己和曲友唱粤曲,使我领略到富豪的家居。我们本来是带“四哥”去参观“戏场”的,但既去到,就走不了,被热情的主人留住,既唱曲,又吃晚饭。晚饭后,回小榄,到“四哥”家,让我再次领略到“富豪”的家居。“四哥”本来喜听粤曲,后来唱上了,还唱的有板有眼,于是,在他的豪宅旁边,建一两层的“戏场”,比“铭姐”的更宏伟。估计明年春节后可落成。在“四哥”家,免不了又要与小榄的曲友一起唱曲,直到11点多钟才回石岐。此行,我是开了眼界了,也体会到粤曲在民间大有爱好者,大有市场

8月4日

      今天周一,想到黄圃还有工作,必须要回去一趟。上午,乘车前,到报亭买了一份今天的《中山日报》,看到“香山”文艺版有我的一篇《北京奥运,期待着!》。回到家,看到《诗词》报,也刊登了我的《浣溪沙-退休寄怀》。上午余下的时间,与在做饭的妻子汇报在城中的生活,以及两女儿的情况。
午饭后,即午睡,睡到4点钟,被来电话吵醒。之后,即打开电脑工作,发了一篇文章给阿果编辑,看放在准备开设的“史海勾沉”栏目是否合适。
      晚上,依然是在电脑前,处理邮件,整理资料,写日记等。
      晚上,天终于下雨了,而且下得还比较大,热气稍散,心情也舒畅些。

8月5日

      今天一整天,都呆在家中,对着电脑,成绩还不错。上午9点起,到下午5点,写了两篇关于“孙中山”的文章,为别人改写了一篇文章,构成三篇,外加一张照片,本周的“走近孙中山”专栏便内容充实了。
      想到市曲协还交给自己一个任务,填一支反映汶川抗震的曲子,于是,晚上,便做这事。由于填曲词不容易,一个晚上下来,才完成了三分之一左右,还不十分满意。明天还要努力啊!
      嘉慧带旅行团到台山、开平、阳江作两日游,不知她干得怎么样?

8月6日

      台风“凤凰”刚去不久,另一个叫"北冕"的台风又袭击广东,虽不在珠江口而在粤西登陆,但也给我们这里带来风雨。幸而风雨并不很大,反倒使天气凉快些。
      早上,与镇历史文化志编写组的同事在津津酒楼饮早茶,约见了两位上80岁的老者,询问一些在编写过程中遇到的疑难问题。饮茶回家后,即开始填一首题为《万众一心抗震灾》的粤曲。市曲协准备于10月份搞一台市原创作品展演,考虑到没有“汶川地震”内容的作品似乎不好,于是,委托我填上一曲。结果,昨晚填了三分之一,今天再对照曲子,苦思冥想,浅唱低吟,到晚饭前总算弄出来了。
      晚饭后,出去将曲谱复印数份,见外面风很大。即赶回家,并非风雨的原因,主要原因是奥运会的女足赛提前在今晚开始。回家后,刚好赶上中国女足对瑞典队的比赛开场。结果,中国女足以2比1战胜了强大的瑞典队,让我很兴奋。感谢女足姑娘,为北京奥运开了个好头!

8月7日

      今早,与妻子到城里,上午,在新的住处搞清洁,使之焕然一新;中午,与女儿嘉慧共进午餐。下午,到中山日报社,与编辑落实周六的专栏文章和照片。傍晚时,大女儿嘉敏下班,先与之见个面,然后坐出租车到王子饭店。校友罗先生请旧日的老师吃饭,还每人送了两盒月饼。同事大多已退休,有些多年不见,此番再见面,都很高兴。席间,还看了中国国奥足球队对新西兰队的比赛的上半时。散席后,妻子坐别的老师的车回黄圃,而我则留下,即赶到市曲协处,先看完中新足球赛,然后,再将曲子推敲修改,最后定稿上交。
      是夜,因台风影响,几乎整夜下雨……

8月8日

      今天最大的事,就是奥运会开幕。我们这里有点雨,但北京的天气如何?令人担心!白天在电脑前,做些文字的工作,傍晚,与两位女儿约好,在“真功夫”餐厅吃晚饭。晚饭后,时间尚早,女儿回自己的住处冲凉等,然后再回到我的住处,因我的住处的电视机比较大些。8点前,她们到来,拿了不少零食来。8点正,期待已久的北京奥运会终于开幕了。开幕式的内容固然是精彩的,但也拖得太长了。至于运动员进场,就弄得更加时间长了,令人昏昏欲睡。两位女儿早就想睡觉了,但还是想看看点燃火炬那一刻。但不管怎样,奥运会毕竟是四年才一会,就让它长吧。终于,到了快12点钟,才看到李宁在半空里走,走去点燃那火炬。
      奥运会的会旗升起来了,火炬燃起来了,此后的16天,就安心看奥运吧。对于开幕式,我写了一首七律,诗云:“
八月京城夜未央,烟花映照绘辉煌。轻锣响鼓文明史,曼舞高歌改革章。奥运迎来天下客,真诚换取世间扬。熊熊火炬燃烧日,健将争雄耀国光。

8月9-11日

      这三天都是城里镇里两边走,因两边都还有工作。所以奥运会的项目都没有好好地看。
      9号是周六,我关注“走近孙中山”专栏,一早就到报摊买了报纸,看了没有错误,才放心。中午因工作,回了一趟黄圃,下午,再赶到小榄,参加一个私伙局的活动,同时,因我写了一支曲子要演出,与那里的两位唱家交流。夜深才回到城里。
      10号是周日,谁了一个上午,下午到沙岗墟购物,晚上,看了中国男足、男排、男篮的比赛,都让人不爽,尤其是男足,被红牌罚下二人,输球又输人,够丢脸的。
      11号,上午到市诗社,交了两首有关奥运的诗歌,镇领导又催我回去,要完成《历史文化志》的初稿。中午时分回到家。午饭后,即开始工作,一直到傍晚,总算完成,即到镇政府,交给有关的人士。晚上,看了一会男子62公斤级的举重。然后,又要写写“孙中山”,一晚下来,写好了一篇,余下的工作,要带到城里去做了。明天上午,要帮诗社编辑“奥运专刊”,明早又要到城里去。

8月12-16日

      这几天都在城里,也记不得做了些什么事。大体如下:12日,在诗社参与编辑“奥运特刊”,中午,与三位副社长在老干餐厅用餐。13号上午,赶写报纸的专栏文章;下午,到老干大学,与叶主任商量上课的事。因张社长决定不再兼课,诗词班的课全部由我来负责。之后,到市档案馆,与冯馆长、高馆长进一步研究旧档案的利用开发的工作。14号上午,最后完成报纸专栏的文章,发给编辑。16号上午,与诗社同仁一起到沙溪镇,参加沙溪诗社成立十周年庆典暨《沙溪诗词集》第二卷首发仪式。见到省市及顺德等地的诗友。中午回石岐后,即到报亭买了一份当天的《中山日报》,看看“走进孙中山”栏目的编排情况。下午,到小榄镇,考察并参与一个民乐社的活动……
      在工作之余,当然是见缝插针看看奥运会的比赛。中国运动员和运动队有胜有败,这很正常,也很应该,毕竟奥运会是世界体育大家庭的盛事,并非只是我们中国的事。中国的金牌数一直保持着第一,这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成就了。

8月17日

      在昨天的沙溪聚会中,澳门招丽澄大夫专门与我见面并倾谈。招大夫是武术家、永春拳传人。此外,她还是著名的骨科医师,还写得一手好诗词。去年,我因沙溪诗友的引荐,曾寄诗词与招大夫。此次沙溪聚会,方见到风采不凡的招大夫,很难相信她已72岁。今天上午,带一病友到招大夫在石岐开设的诊所。去到时,是上午11点钟。据招大夫说,平时,这时间是病人填户,但今天,她不知为何,提早一个小时开诊,此时,病人刚好全都送走了,很难得有时间与我细细倾谈。她认为是一种缘分,似冥冥中有神灵暗示她,今天有“贵客”到!受到招大夫的特殊款待,我很感动;招大夫对我的诗词很欣赏,这也是对我的鼓励。此番见面与谈话,很有意义,似乎我又遇到贵人了。
      下午酷热,只能躲在房中睡觉。傍晚,到一会所的游泳场游泳,入场券要15元,但人不多,也是值得的。游到7点半钟,再吃晚饭。晚饭后,看奥运,看乒乓女团、林丹、郭晶晶等夺金牌……

8月18-21日

      18日为周一,上午在镇政府,检查编写历史文化志工作的进度。下午在家休息,看看奥运会。晚饭后回城区,因明天又有外出活动。
      19日,上午8点15分,准时在老干中心上车,与市诗社的领导和部分理事一起,到小榄镇。小榄镇为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准备出版一本诗词集,邀我们到小榄,主要是采风。整日,我们去参观了不少地方,有公园、有别墅区,有港口,有文化中心等。是日天气很热,太阳光很猛烈,其实也是辛苦事。可喜的,是午晚两餐,都很丰盛,临离开,镇上还送每人一盒月饼。从小榄回到石岐时,不过8点多,还赶上到市曲艺社参与节目的排演(参与伴奏)。
      20日上午,市电视台记者带一摄影组到市诗社采访,准备报道我社编印《梦圆》特刊的事。我亦被安排接受采访。下午4点钟,与市曲协领导驾两辆摩托车到沙溪镇(我驾一辆),拜访隆都乐社的领导,晚餐时,商讨晚会节目的事。事后,再到乐社,听曲唱曲,10点钟始归。
      21日,上午,到市孙中山研究会查阅资料,下午,赶写中山日报的专栏文章。晚上,再继续写,11点钟始完成,给编辑发去。

8月22日

      进入八月,台风也多,今天又来了一个,名叫鹦鹉。今早以来,已感到风力有些强劲。今天需要回黄圃,那边还有些工作等着我去做。由于最新的一期《中山诗苑》缺少文章,张副社长约我写一篇,昨晚写到很晚,已完成《高唱梦圆》一文并打印。今天一早,到诗社上交后,乘车回黄圃,还是10点来钟,即到镇政府编写组处坐坐,看看工作的进度。下午,在家整理资料。傍晚,鹦鹉已在珠江口登陆。晚上,下起雨来,但风力似乎并不大。晚上,主要看看奥运的比赛,有乒乓球、曲棍球、篮球、田径等。
      今晚凉快了。听着风声睡觉,会睡得香甜些吧?……

8月23日

      今天为周末,上午9点钟起床。鹦鹉已经减得很弱,只剩丝丝凉风而已。天色则阴暗,时有小雨。看今天的《中山日报》,没有安排“文化”版,所以不见“走近孙中山”专栏,可能跟阿果编辑休假有关。白天以看奥运会节目为主,如上午看男乒的半决赛;中午看男足的决赛,以及女排的铜牌之争。中国女排还是好样的,以3比1力克古巴队,获得宝贵的一枚铜牌!芳妹夫妇与秦云在北京看男足决赛,给我发来短迅。晚上看10米高台跳水;女子花样游泳;当然主要是看美国与巴西女排金牌之争;美国与 澳大利亚女篮金牌之争;至于男乒金牌与铜牌之争,则缺少悬念,赛场上如女乒一样,升起三面五星红旗……到今晚为止,中国的金牌数已达49块,稳居第一!

8月24日

      今天为周日,最大的事,莫过于北京奥运会闭幕式。我早上即离家,9点钟回到城中。在马路边的报亭买了当天的《中山日报》,看到“走近孙中山”专栏今天才刊出。同一版中,还刊登了我的《值得永远纪念的乡贤——记画家梁锡鸿》一文。在住处稍事休息,我去拜访诗友招大夫,在她完成工作之后与她交谈了一会。
      下午,处理一些事务。晚饭后,与友人一起看北京奥运闭幕式。
      到昨天为止,我国的金牌总数为49枚,这已经是一个了不起的数目,但是,如果能凑够半百,岂不更完美?果然,白天,我过的拳击手不负众望,居然赢回来两枚,使金牌数不但到半百,还超越了呢。更为可喜的是,总奖牌数,刚好达到100!也是个很吉利的数字!自有奥运会以来,这是东道主获得金牌和奖牌最多的一届,也是历来一个国家获得金牌最多的一届。这肯定已前无古人,恐怕也后难有来者!至于晚上的闭幕式,我觉得比开幕式好看多了,起码做到简洁、紧凑、宏大、欢乐、动情……让人不忍其落幕……
      要看奥运会,要等到四年之后了,伦敦远在西欧,我们都只得熬夜看比赛了。
      北京奥运过后,我们可以看什么?幸而,欧洲足球五大联赛已经或即将开锣,把目光转回足球场吧。

8月25日

      上午,到老干大学帮忙工作,办公室还未开开门时,到旁边的大舞蹈室看看。那里人头涌涌,原来,今天是报名的第一天。市老干大学开设有书画、音乐、舞蹈、电脑、、曲艺、诗词、英语等班,首先满足老干部,招生不足,才会招收其他退休职工。我已离开学校,本来可以不再关心教育的事,不料,现在又从中学迈进“大学”,当上了“大学”讲师。这工作,工资很低,实际是一种奉献。本着弘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传统的目的出发,我就愉快去做这事吧。
      上午,主要在诗社做事,将一份编辑小榄镇〈风华集〉的方案输入电脑中。而此前,诗社编辑部中,这类简单的电脑操作也没有人会干。
      午饭后,睡了一会,3点钟后,又乘车回黄圃,这里的《黄圃历史文化》一书尚未完成,不得已又要回来看看。
      晚上,处理邮件、文稿,写文章等。

8月26日

      今天为周二,早上到镇政府上班,苏主任、吴主任主持会议,审阅编写进度,研究下一步的工作。下一步以修改初稿为主,兼考虑照片的准备和编排。
      中午,回学校,主要是探望小双。小双从四川探亲归来,给我带回一点特产。小姑娘下一学年要当班主任,会很忙碌呢!
      下午,稍作午睡,在到镇政府办公室。
      晚上,先写了一篇“孙中山”,以及整理了三则资料。至此,两篇文章以及三则资料都齐备,可以应付今周的专栏了。10点钟后,再整理《黄圃历史文化》,直到12点多。
      从报上得知华国锋去世了,不禁又想起过去的日子,口占一绝以送他
乱世毛神说“放心”,初登宝座几艰辛。擒拿四贼功劳著,史册无忘记此君。

8月27日

      今天为周三。上午到镇政府去了一段时间,与编写组的同事交代了一些工作。回家后,想起很久没有给有关的诗词刊物寄稿,所以,选择了若干首,整理好,打印好,装进信封,准备寄出。诗词刊物的编辑都是老者,鲜有发电子邮件的方便。过些时候(目前还未搬办公室),我参与《中山诗苑》的编辑工作,第一件事就是开辟一个电子邮箱。
      下午,想到老干部大学开学在即,还没有将全学期的教学计划弄出,所以,不管其他事务多忙,也要将它弄出,结果,花了半天时间,总算弄了出来。三个月前,我以为我可以从此与“教学计划”说“永别”,不料,三个月后,我又要重操旧业,被那课时捆绑住,尽管只是两个半天!
      晚上,看了一会电视节目,又回到电脑前,弄弄自己的网页什么的。明天,两位女儿要回学校,先到城里呆一两天,我也要回去,那里也有工作呢。

8月28日-30日

      转眼之间,奥运又过去了,暑假也过去了。28日上午,与两女儿回城里,准备再回各自的学校。是日晚,她们在住处看电视,我要去市曲协办公室,与人商讨晚会的事宜。10月份,市曲艺家协会准备举办一台“中山市原创曲艺作品展演”,有许多前期的准备,我也被拉去负责不少重要的工作。10点钟后回住处。
      29日下午,三人一起坐出租车,送小女儿回广东药学院,并在校园内转了一圈。晚上,与市曲协的领导班子8人在海宝餐厅吃饭,并商量晚会的工作。饭后回住处,与两位女儿一起看电视。
      30日上午,在报亭买了当天的中山日报,看到“文化”版刊登了市委常委、宣传部长丘树宏的“访美寻找孙中山足迹”的长文,我的文章可以留到下周了。与大女儿吃了早餐后,送大女儿到车站坐车回广州大学城。中午,接学校同事的电话,说语文科组晚上在汇东酒店吃饭,要我一定参加。于是,我只得乘车回黄圃。另一件事,小女儿因为忘记拿走学费单的收据,上午乘车回家,结果,在公交车上,手机又被偷走了!这也是促使我回家的一个原因。回家后,刚遇着妻带女儿去物色手机,最终破财一千多元。下午,抓紧时间为晚会的节目写司仪的“串词”。晚上,与老同事见面,听到不少“胖了”“年轻了”“英俊了”之类的或真或假的说话。总之,大家别后重逢,都很高兴!我的自由生活,尤其是我的“老有所为”,最令大家羡慕。
      今天,我空间中的“等级分”超过了6250分,变成了两个红苹果!此事也值得一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