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韶关到乌鲁木齐

 

      陈贤庆

 

韶关是广东省北部的一个城市。从韶关到新疆的首府乌鲁木齐,恐怕有万里之遥。如果没有什么特殊的事件,是很难将这两座城市联系在一起的。

 

200975日,在乌鲁木齐的闹市区,发生了大规模的“暴乱事件”,暴徒袭击无辜的民众,焚烧商铺和汽车,被害者近200人,伤者近千人,各种财物损失难以计算。更为严重的是,这起恐怖事件,不仅会使得新疆的旅游业以及其他行业倒退若干年,还严重地伤害了新疆各族人民的心,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心!

 

这起远在新疆乌鲁木齐发生的事件,想不到竟与广东有关!与广东省的韶关市有关!626日,广东省韶关市一家玩具厂部分新疆籍员工与该厂其他员工发生冲突,数百人参与斗殴,两名新疆籍员工经抢救无效死亡。三五人十数人参与打斗,已是很恐怖的事;而数百人参与斗殴,已无异于一场小规模的战役了。

 

经过两地政法和公安部门的侦查,“6·26”事件不是有组织、有预谋的、而是双方员工在冲动之下酿成的集体斗殴事件。由于民族习惯的差异,一点小事,可能引发冲突;两人间之冲突,可以很快发展成全厂之“地域之争”或“种族之争”。由于参与的人数众多,谁对谁错难以说得清,但是,广东省委省政府以及公安部门还是很快作出了处理。事后,已经有13名参与集体斗殴事件的人员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其中新疆籍人员3名,其他地区人员10名。广东公安部门还对两名在网络上制造和传播谣言、涉嫌诬告陷害罪的人员也予以刑拘。死亡的两位新疆人,也已用飞机运回家乡安葬。

 

本来,这事可以平息,起码暂时平息。但是,由于事件中死了两位维族人,这事,就给境外惟恐新疆不乱的分裂主义分子提供了借口,于是,煽风点火,造谣惑众,有组织地制造了“乌鲁木齐7.5暴乱事件”。

 

对“乌鲁木齐7.5暴乱事件”,我不想多说,目前事件正在平息和处理中。我感到不解的,倒是在粤北并不算很发达的城市韶关的一家玩具厂,何以会有数百名新疆籍的员工?经了解才知道,原来,这些员工,并非盲流到韶关找工作的“散兵游勇”,他们是有组织的、有领导的、由当地政府向沿海发达地区输出的劳工;是中央作出的“西部向东部沿海发达地区进行劳务输出”的重大决策的结果。如果这些劳工能够安排得当,使用得好,肯定是双赢的事,但是,如果在某些方面处理得不妥,则又成社会的隐患。

 

当今,维族人,不管是有组织的还单干的,前往其它汉族城市寻找机会,已是很平常的事。因为相貌,语言,宗教,生活习惯的不同,他们不容易找到正常工作。经常遭遇歧视的共同命运,让维族人结成自己的互助团体。为求生存他们常常不得不从事各种地下经济。维族人也和汉族人一样,有好的,也有坏的和不那么好的,如有恐吓勒索的维族黑帮,有专摸钱包的维族小偷,有强买强卖的维族商贩,有抱腿乞讨的维族小孩……这类人无疑抹黑了维族人的形象。

 

     随着广东沿海地区经济的萎缩,当地人也感受到失业压力巨大,工厂因为国家补助,雇佣维族工人,让本地人觉得被抢了饭碗,让本地人产生恐惧感排斥感。扶持性劳务输出政策,体现了政府一贯的思路,用经济发展化解民族矛盾。但良好的政治愿望,却因为单一的经济思维,忽略文化差异和社会后果,往往会导致政策失败。中国绝大多数城市,民族成分很单一,市民缺乏与外族移民共同生活的经验。缺乏健康的公民社会文化,为境外反动势力煽动提供土壤。韶关事件便是一例。

 

目前,社会贫富的差距拉大,官员腐败、集团垄断、行业潜规则等不公平不公正的现象普遍存在,弱势群体常遇投诉无门,在经济欠佳的大环境下,就会很容易引发群众性的或上访或示威或暴乱事件。这类事件,发生在同一民族已不好;发生在民族之间,就更严重了。所以,要减少或杜绝各类暴乱事件,则当官的要清廉,更要善待百姓;各“衙门”要真正高效为百姓办事;还要让百姓投诉有门,投诉后有处理结果。如广州海珠桥的“跳桥者”,不是因别人欠薪几十万,不得已为之吗?有关部门为何不帮助调查处理欠薪者?如果真的是欠钱不还,那么,就可以强迫其卖车卖屋卖厂偿还。如果我们将国内的事做好了,各民族之间和睦相处,那么,境外的反动势力是难以找到借口制造大规模暴乱事件的。

 

新疆乌鲁木齐7.5暴乱,更值得反思的,反而是广东韶关的6.26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