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绍仪的“花园”情结

        陈贤庆

今年五月间,中山市孙中山研究会组织会员到珠海市参观孙中山以及清代民国名人的旧迹,笔者得以随行,本文主要写写共乐园及与园主相关的故事。

    天津唐家花园

写共乐园之前,先要写写天津唐家花园。写天津唐家花园,先要介绍香山也是中国的名人唐绍仪。1860年,唐绍仪出生于香山的唐家镇。1874年,14岁的唐绍仪成为第二批清廷官费留美幼童,走出家乡,去了美国。1881年回国,历任袁世凯书记官,出使朝鲜16年;后历任天津海关道、外务部侍郎、邮传部尚书、奉天巡抚等。由于1902年,唐绍仪出任天津海关道,因而和天津有了联系。

100多年以前,老天津河北一带,园林锦绣,风光旖旎。送人海上看桃花的香林院,燕泥无赖涴帘钩的一亩园,十亩皆桃李的问津园和绕舍清溪接渚田的思源庄,都在河北

唐绍仪喜欢带花园的住宅,出任天津海关道后,便要在天津建一座花园住宅,地点也选在“河北”。唐绍仪花园座落在大经路(现中山路)和宙纬路交口,临大经路一侧是一面灰色砖墙,墙上有城垛,大墙正中有一门洞,装有铁门,建筑外观让人有肃穆森严之感。走进大门,迎面是一座假山,假山周围遍植花木,山后有一荷塘和一玲珑小亭。沿曲径走到园后,便见一座中西合璧的小楼,是唐绍仪偶来休憩之所在。民国以后,唐绍仪政务繁忙,来津次数不多,遂把花园卖给了药厂老板乐达仁。天津达仁堂制药厂的旧址,就是这座唐绍仪花园。

上世纪前期,一些军政界名流也效仿唐绍仪,在河北地界上修建与租界里花园洋房风格迴异的豪华宅邸。如直系军阀首领、曾当过大总统的曹锟的曹家花园,曾当过察哈尔都督和江西督军的蔡成勋的蔡家花园(后来未竣工便停建)。天津造币厂厂长刘梦庚的刘家花园等。

唐家湾共乐园

共乐园位于香山县唐家镇鹅岭北麓的山岗之上,始建于清朝宣统元年,占地500多亩,耗资近40万银两,6年时间分期修建而成。公园的大门门口是一座典雅的石牌坊,两只石狮镇门,上方刻着:共乐园三字,联曰:百年树人十年树木智者乐水仁者乐山,均为当年汪精卫的手书。未抵其园,很难想象园中的景物,然而,到了共乐园,我即有相见恨晚之感。

共乐园内,最大的特点便是,空气清新,山水幽净,道径蜿蜒,到处栽种着佳木奇卉,香花名果,共有数百种之多,大多是从东南亚和欧洲国家引进的珍贵植物。较著名的有法国桃花心木、皇后玫瑰,菲律宾的洋葡萄,泰国的蕃荔枝,马来西亚的人参果,日本黑松,印度橡胶榕及金丝绿竹等,更象个小植物园。园中有一株农荫如盖的大榕树,生长在一座2米高的标志塔上,被称为盘石孤榕,为园中一胜景。还有观星阁、暖房、书房等当年建筑以及戥鱼石、黄腊石等遗物。

1912年,唐绍仪出任中华民国第一任国务总理,并加入同盟会。因袁世凯破坏内阁制,唐绍仪于6月愤而辞职。1917年,唐绍仪在广东出任护法军政府,为七总裁之一。1922年黎元洪提议唐绍仪出任国务总理,因直系军阀反对未能就职。不久退居故里。1931年汪精卫、孙科组织广州政府,唐绍仪出任常务委员,兼任中山县县长。

唐绍仪退居故里时,住在其故居。其故居离共乐园需步行五分钟。这次,我们有幸能进去故居参观。故居有两层,带有小院,中式结构,由唐绍仪的一位已80岁的侄儿管理,保护良好,附有一些必要的家具和照片,参观者觉得不枉此行。可以想象,当年,唐绍仪每天早上,应是散步至共乐园,流连于树木花卉之中,徜徉于小丘湖畔之间,在休闲逸乐之余,也会检讨人生,思考国事。

 该园初名叫小玲珑新馆,唐绍仪后改为“共乐园”,是希望此园能与乡亲共享。1979年珠海建市之后,共乐园被辟为区级公园,新筑了碧海餐厅憩宾亭乐山亭和开凿一个37亩阔的九曲桥人工湖等,给园内增添秀色。不过,如今,要进该园,须购不菲之门票,一般民众难以随时共乐也。

    上海福开森路花园洋房

唐绍仪的晚年并不在共乐园中度过,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唐绍仪出任国民党中央监察委员、国民政府委员等。1937年七七事变后,唐绍仪居住在上海 租界福开森路(今武康路)18号。

当时,日本侵略者需要腾出兵力去攻占中国其他的地区,所以拉拢一些过去的军政界名流充当他们的傀儡,“以华制华”,段祺瑞、曹锟、吴佩孚等都是他们拉拢的对象。但上述三人均义正词严拒绝当汉奸。1938年春季,日本专使土肥原等和汉奸陈中孚、温宗尧等频繁往来于唐府,向唐绍仪游说,想让他出山,利用他过去的声望,来维持日军占领地区的局面。于是唐绍仪出任伪职之说通过各种渠道在流传散播。 此外,英、美等国也想让唐绍仪组织一个中立政府。无论是汉奸政府或中立政府,蒋介石都感到是对自己权力的威胁,因而,必须让唐绍仪离开上海。

唐绍仪是历经政治风云、老于世故的成熟政治人物,对于自己的荣辱得失,是有充分考虑的;但又以身居日寇包围中的孤岛上海而不愿得罪任何一方,便采取与各方暧昧不明的态度,这就不能不引起各方的揣测,而置自身于险境。此时国民党方面也派人来动员他离沪赴港,以免被日本人利用。唐绍仪答应说,料理好家务就去香港。可巧这时候,住在唐绍仪隔壁福开森路20号的一户人家搬走,腾出一所花园洋房廉价出售。唐绍仪见价钱便宜,又带有花园,于是便买了下来,还打通了两院之间的界墙,以便把女儿一家接来同住。军统特务头子戴笠侦知这一情况,便断定唐绍仪不肯离沪,是想留下来为日本人服务。戴笠遂布置手下军统特务,装扮成古董贩子,在花瓶内暗藏利斧,由唐府旧随从人员谢志磐引进,混入唐家客厅,趁唐绍仪低头鉴赏古磁器之时,一斧劈死唐绍仪。

唐绍仪之死,系军统特务所为,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便断定唐绍仪有投敌企图,并施以暗杀,国民党元老于右任等大为震怒,纷纷向蒋介石提出要惩办凶手。但是,此案最终不了了之。唐绍仪之死亦属民国悬案之一,至今仍有学者在探究。不管怎样,唐绍仪之死,与他酷爱花园洋房竟然有密切联系,则是意想不到的事!

       尾声

此番游珠海共乐园,竟引出了几个故事。尤其是唐绍仪的结局,让人欷噓。中山人、珠海人,当然都不希望谁“考证”出唐绍仪真心投日的证据,以玷污其晚节。有与民“共乐”思想的人,人民也会记住他的。谨以一阕卜算子词结束全文:“林道听莺鸣,愈觉楼台静。共乐园中草木青,处处休闲景。    信步去何方?犹照波间影。争说名流唐绍仪,史册长光炳。”

(此文刊登于2007年6月24日《中山日报》之“香山周刊”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