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体育之路 (之二)

                                   陈贤庆

                                   (序)

    2000年7、8月间,由于刚买了电脑不久,觉得很有兴趣,在学习打字的同时,也一边构思文章,于是,就敲出了一篇《我的体育之路》的长文。我本来以为,写了这篇长文章以后,就不会再写续篇了,因为人的生命有限,体育生涯更加有限,我如果再写,恐怕也是写些养生的心得,最多再写写练太极拳或什么气功吧。但是,两年多的时间过去了,我还没有老迈到这一步,似乎还是从事着青年人从事的运动,和青年人一起同场竞技,也就是说,我的体育之路仍在延伸着,还有不少事情可以写写的,因此,趁着假日,再写一个续篇。

                                    (一)

    体育也有“文”“武”之分,就先写“文”的吧。

   这两年多来,我仍然关注着体育大事和体育比赛,最值得一提而前文尚未能写到的,就是中国北京成功争取到了2008年奥运会的主办权,以及中国足球队打进2002年韩、日世界杯赛。

   2001年7月13日夜晚,我和全国亿万人民一起,注视着荧屏,关注着遥远的莫斯科国际奥委会的投票结果。有关这事,事后我写了一篇杂感:《我为北京申奥成功流泪》,不妨粘贴于此,可见我当时的心情:

     2001713日夜,对于中国人民来说,这是一个难眠的夜、难忘的夜。这一夜,在那遥远的俄罗斯首都莫斯科,在那奥林匹克大会上,将决定2008年奥运会的主办城市,我们的首都北京,是申办城市之一。

   记得8年前的1993年,那是924日,已经过了零时,但北京的市民,还有全国的许多民众,包括我在内,并没有睡去,大家都在等待着那位叫萨马兰奇的慈祥的老人,宣布2000年奥运会的主办城市。一直到接近凌晨两点半钟,萨翁才拿着一个信封,缓步走到了主席台。他用微微颤抖的手打开信封,以低沉的嗓音宣布着,不懂英语的中国人,也包括只懂一点皮毛的我,忽地听到从萨翁的口中蹦出了能听懂的“北京”二字,天安门广场顿时红旗招展,鼓乐齐鸣,人们的欢呼声完全盖过了萨翁后面的说话声。待到从电视画面上看到欢呼拥抱的是西方人种,而何振梁等只是脸含尴尬的微笑,双手无力地拍着掌向别人祝贺时,才明白我们自己表错了情!北京输了,以两票之微输了!中国人闹了一个大笑话,之后,经历了一个从大喜到大悲的夜晚,那种痛的确痛彻心脾!之后,我们还曾四处打听,是哪一个王八蛋在最后的时刻把票投向了悉尼的!最近我又看到一则消息,说当年萨翁也以为北京胜出,正想宣布时发现有错,即改口客套地赞扬各个竞争城市,所以让国人听到了“北京”的字眼。这消息可能真实,也可能是我们杜撰出来的阿Q式的自我安慰

时间又过去了八年。八年啊,中国人该更加成熟些,更加务实些吧,这一回申奥,如果还是失败,会出现怎么样的情景?我虽难以想象,但我相信我们能够在难过之中很快平静下来的。话虽如此,但作为中国人,谁不希望申奥成功?!所以,713日夜晚,我守候在电视机前,注视着来自莫斯科的消息。我并不孤独,我知道,在此刻,几乎全中国的人都注视着电视机,我和北京世纪坛前的同胞,和天安门广场的同胞,和全国各地聚集在各自城市广场的同胞其实身体挨在一起,心连在一起。十点过后,第一轮投票即淘汰了大阪,但我们并不知道具体的票数;第二轮过后,明显衰老了的萨翁又出现在主席台前。他依然从一个信封中拿出一张写有结果的纸,用他那低沉缓慢的声调在读着。老实说,当时我的心在扑通扑通地跳,我十分害怕,从萨翁的嘴里蹦出一个特别响亮的、而我又不熟悉的单词!一会,从萨翁的嘴里终于冒出了“北京”的字眼!但是,因有了八年前那尴尬的一幕,我不敢立即欢呼。就在半秒钟之后,我看到会场中站立欢呼的是黄皮肤的人种,飘扬着的是中国的国旗,而电视上也立即弹出了“北京申奥成功”的字样,这时,我才敢大声地欢呼:“我们胜利啦!”随即,眼泪禁不住簌簌而下……

在之后的两个小时里,我还不肯离开电视机,我和北京人民,和全国人民,和江泽民主席朱鎔基总理一起,沉浸在无比的欢乐之中。北京的庆祝活动在持续,我忽然想,如果我们失败了,那些节目该怎么办?那场面该会怎么样?幸亏,在经历了八年的隐痛之后,世界终于让中国人来一回狂欢!在之后的多天里,只要看到电视上有申奥的画面,有申奥的内容,我也会激动得热泪盈眶,这是多年来少有的事了。某夜,中央电视台播出《实话实说》,小崔邀请了何振梁夫妇作嘉宾,这一集节目刚好让我看到了。小崔虽平缓实煽情的主持,何老夫妇冷静深沉的回顾,观众激动的表情和经久的掌声,使我从头到尾看得热泪横流!

北京申奥成功,感想固然很多,但我认为,千条万条,办好中国人自己的事情,提高综合国力,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前列,这才是最重要的。

为了记住这一件事,我情不自禁地写下了这篇杂感。我希望,我能活到2008年,并能到北京观看奥运会。( 20017)

除了写文章,我还写了一首题为《欢呼北京申奥成功》的五言律诗七月十三夜,亿民望远空。北京申奥运,莫市揭金盅。陈述岚清老,宣言萨马翁。狂欢旗鼓动,热泪洒襟胸。这首诗,后来被多部大型的诗词卷集收入,大概编辑也认为它写出了大众的心声吧。

                                 (二)

中国男足,历经数十年几代人的努力而未能冲出亚洲走向世界。到了2001年,机遇来了,这机遇,就是韩、日联合举办世界杯赛,而中国队在十强赛中又抽得上上签,再加上有“神奇教练”米卢的调教,于是,有惊无险地提前两轮获得了世界杯的入场券,举国欢腾。

在中国队参加十强赛之前,我已经十分关注,并开始以文章记叙其进军历程,文章的标题是:《中国队十强赛能出线吗?》。这一问句,也表达了我对中国队能否出线心中无底。十强赛期间,球迷同事们推我为组织者,组织大家集体观看。于是,我把大家组织到我家的客厅观看,或在外面的饭店包一间房间观看;此外,我把我们观看每一场球的经过,包括预测等,都记录下来,渐渐形成了一篇洋洋大文,可以作为历史保存。由于文章很长,不便粘贴,只选取题为《欢呼中国男足出线世界杯》的两首七绝诗:其(一)云:征途艰险夏秋时,恶战连场东复西。半道赢来分整十,神奇教练演神奇。其(二)云:六胜一平只一亏,男儿今日显神威。路遥未可骄狂甚,且看来年世界杯。

      获得韩、日世界杯赛的入场券后,国人即预测中国队在世界杯赛中的表现,能进入16强呢,还是进入8强,大家都不希望中国队只当一名陪衬或匆匆的过客。当然,我也有同样的愿望。但是,平心而论,中国队首次打进世界杯,技战术素养大家有目共睹,实在不能寄予太高的期望,不过,我依然决定以一篇长文,记录其征战历程,文章题为《中国队韩、日世界杯征战记》,从十强赛结束后即开始写起。

    世界杯期间,由于我们都要上课,有些场次无法集中观看,但只要能够集中的,我们都集中起来观看。遗憾的是,中国队技不如人,一场未赢一球未进,早早地退出竞争行列,不过,这个战绩和前世界冠军法国队是一样的,可以聊以自慰。我的文章同样很长,不便粘贴,不过,我另有17首五绝是记录这届世界杯赛的,选其中写到中国队的三首吧:(二)男儿初试甲,旗海耀中华。哥队赢一瞬,心伤洒泪花。(三)遇强无畏惧,抖擞战巴西。四度城门陷,方知技劣低。(四)挺胸迎土队,惨败奈之何!痛失三球后,携回教训多。

    世界杯赛后,我以为没有谁会看得上中国球员的,谁知,英超的埃弗顿和曼城,竟然罗致了李铁和孙继海,于是,原本不怎么看球的我,又被李、孙吸引,关心起埃弗顿和曼城两队的输与赢,只要有它们的比赛,我都尽量观看。同样道理,NBA各队,谁输谁赢实在与我无关,自从姚明加盟了火箭,火箭似乎成了中国队,中国的篮球迷,也包括我,都不希望火箭队输,都希望看到姚明威震四方,每场都能拿下30、40分,使乔丹、奥尼尔黯然失色……最后,姚明以他起伏不定的表现告诉国人一个真理:世界充满竞争,谁都不能在任何地方任何时候独领风骚。

                                     (三)

    如果把买足彩也算作体育活动,我也想写上一笔。在前文中,我没有提到足彩,皆因当时足彩尚未开卖,汉语中也未产生“足彩”这个词语。买足彩,一般都要研究足球,或者看看足球吧,因而总与体育挂上钩,除非是纯粹买一两注,碰碰运气的。从2001赛季推出足彩开始,我就开始购买。我这人有个怪癖,许多事都想记录下来,连买足彩亦然。于是,每期买了多少,怎么买,比赛结果,开奖情况,奖金数目等,我都记有流水帐,当然,也会尽量考虑到文采的。有一期,是很有意思的,我粘贴于此:

   第六期(12月10日开奖),球迷同事认为单兵作战不是办法,必须联合起来,采取复式投注,成功率才大些。于是,大家公推我牵头,进行一次合资凑股,集体投注。我觉得这也是前所未有的尝试,于是当起牵头人来。我煞有介事地写出一页章程,上有“宗旨”、“形式”、“方法”、“步骤”,并附有“可行性报告”,供别人过目。形式其实很简单,采取股份制,50元为一股,根据股金的多少决定复式的场次。于是,懂足球的与不懂足球的,男的与女的,老的与少的,都被这游戏吸引,每天都有参股的,一股、两股、三股、四股不等,我则以150元入三股,还给小姨也入一股。到周五时,计有30人参与,共得股金2250元。大家似乎都把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已经想象着中了一等奖分派奖金时的喜悦场面了,这无形中使我感到责任之重大。

   周五下午放学后,我和曙东、朝祥、福强等商议投注的方式,成功与否,就看我们几个人的眼光了。最后,我们决定买一种一场三结果八场两结果的,共需1536元;再买一种四场三结果两场两结果的,共需648元;还有余钱,再买一种五场两结果的,共需64元;尚余2元,我晚上到投注站投注时随便又填写了1注。我们这样投注,其实并不太好,皆因钱还是不够多,所包的场次有限。我在投注站,与开档的小伙子闲聊,他告诉我,买那种七场三结果一场两结果的最好,即买国际米兰、拉齐奥、纽卡斯尔、阿森纳赢,切沃赢或平,博尔顿赢或平,其余三个结果的复式,这样,保证能买中。他的看法,我亦基本同意,但所需资金是17496元,这又是我等不容易办到的。我们的2250元投放出去了,结果会是怎么样呢?

    8日及9日晚,意甲英超激战犹酣,当晚难知全部结果,但查尔顿赢热刺,我们就猜错了,先与一等奖失之交臂。10日周一早晨,曙东兄将熬夜起早得来的战果报告,一对彩票,有两注都中了两个二等奖,即总共4注二等奖!我们甚是高兴,整个上午,在办公室里,都可以看到一张张欲笑而又不敢或不便大笑的可爱的脸(领导不许谈足彩影响工作),毕竟是旗开得胜,有所斩获啊!由于参与的人多,我估计分得的奖金也不会多,但怎么少,我想,每股分得几百元也可能吧,最坏,也不至于连本钱也保不住吧。还未到中午,陆续得到消息,谁谁谁也中了多少注二等奖甚至一等奖,我心则有不安,小小一个镇也有中一等奖二等奖的,那全国该有多少人中奖!中奖的人越多,决非好事!晚上,我们九位彩民同事相约到镇上的皇都酒楼吃饭,一边看央视五台的派彩结果。6点30分,憨厚的主持人刘建宏终于在屏幕上出现了,不过样子语气都怪怪的,我已感到不妥。果然,几番铺垫之后,他报告了无数中了奖的彩民都急切要知道的消息。派彩结果如下:全国投注彩金2亿3146万元,比上期暴涨很多,而这一期的一等奖,全国竟然有346注中,但奖金却只有3599元之微!我们都不约而同地惊呼、叹息!如此说来,如果个人独资数千或万余元去包围而中奖的,那真是亏惨了!二等奖更可怕,全国竟有285557注中,但每注奖金却低至几乎难以想象的数目,只得198元!我们再次惊呼,一个个似被冷水当头而泼。也就是说,我们二十多号人,用2250元,只换回792元,平均每股50元只能收回17.6元!这真是一个黑色的幽默,有趣的游戏!它使得我们在座诸人,面面相觑,继而哭笑不得,最后哈哈大笑起来!幸亏我们都是“先富起来的人”,且心理素质都过硬,笑过之后,于是趁着天寒,便谈笑风生地吃起火锅来,而我,还得盘算,这一餐是我请客还是AA制……

   晚上,我躺在床上,嘴角含着复杂的笑意,在想象着:此刻,在中国12个省市的广大城乡,会有多少从狂喜到失落的彩民,正在傻笑,正在叹息,正在骂娘……或许可以这么说,这一期足彩,是一堂活生生的足彩启蒙课,它告诉彩民,买足球彩票,即使中了一等奖,并非都可以得到一百万、五百万,也会吃大亏的!另外,它又告诉彩民,有冷门的轮次,你难以猜中;没有冷门的轮次,又不是好事,皆大欢喜即皆大失望。

    通过这一期足彩,彩民们应该有所冷静,看来,玩足彩,适宜以少博大,权当游戏,兼做善事。我不知道下一期的情况会怎么样,但估计没有这一期这么红火吧。起码,我就不搞我们这一期的合资围捕的形式了。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我不是以一位彩民而是以一位作家的身份来看待这事,我还是认为这第六期上演的“足彩戏剧”十分好,它使我享受了一个星期的喜怒哀乐,增加了我的生活经历,为我提供了可作描写的众生相,并使我能敲出了以上这几段值得流传的文字。

                                     (四)

    以上所写是“文”的方面,其实和体育的关系只能算间接的。下面要写写“武”的方面了。

   人生在世,可能真的要分成几个阶段,什么阶段该做什么,而什么阶段不该做什么吧。英国诗人布朗宁就说过:“四十岁是青春的暮年,五十岁是暮年的青春。被青春看作水晶的东西,在老年看来只是露珠。”这话似有点深奥,但肯定是哀叹暮年的。英国另一位哲人培根也忠告世人:“留心你的年岁的增加,不要永远想做同一的事情,因为年岁是不受蔑视的。” 这话无非是叫你,老了就不要呈能!古罗马诗人贺拉斯说得更直接,他说:“让老马在适当的时候退役,免得他在赛场上出丑,被观众们耻笑。”我也曾检讨自己,当年轻人穿上球衣,抱着足球往球场走去时,是否很敷衍地喊我一声,而我却不自量力地乐颠颠地跟随而去?每当我在足球场上奔跑时,是否上气不接下气,步履维艰,时时出丑而自己不觉得?我是否应该考虑,再某个适当的时候,准备举行“告别赛”和“告别宴”,结束自己“光辉的”足球生涯?当2000年8月到来时,不管我怎样作践自己,如熬夜工作,如减少睡眠,似乎也未见精力、体力衰减;身在足球场上,我觉得自己和同伴一样,大概18岁,或28岁,最多38岁……教师足球队中,似乎也真需要我在中场起着齐达内或非戈的作用,既然如此,我实在没有必要退出比赛,于是,我决定押后那“告别赛”和“告别宴”,继续奔跑在足球场上。

   后来,经常一起踢球的老师们觉得,教师足球队的组织不够严密,赛程缺乏规范,经费没有落实,总之,应该搞得更好一些。于是,大家公推我为教师足球协会会长兼球队队长,我手下有八名基本队员,他们是:郑小明、黄全顺、彭红兵、王学元、黎文忠、钟伟强、古建能。此外,刘朝辉、陈福强偶有参加,因他俩也是篮球队成员。古建能是新来的老师,在华师读书时,已是系足球队的守门员,来我校后,正好补上我们守门员之缺。

   我们规定,每周的周二课外活动时间为法定的比赛日,我们预先约好一支学生队或外校的教师队进行比赛,其余时间各人自由参加。我们规定每人每月交100元会费,用于购买足球及赛后聚餐等。我们还找到赞助者,获得了两套队服,一套是阿森纳的式样,一套是国际米兰的式样。于是,我们的组织更加规范了,到了比赛日,大家穿上统一的队服,自觉到球场上,与预先约好的球队比赛。近期踢得最灿烂的,当数以下几场比赛:

  02年12月17日,对黄圃中学教师队,2比2;12月24日,再对黄圃中学教师队,1比3;12月27日,对黄圃镇青年队,1比3;03年1月3日,对97届校友队,2比2;1月6日,对98届校友队,2比3;1月24日,对学生兼校友联队,2比1;4月1日,对98届校友队,4比5。

  从上述赛果看,我们是输多赢少,但不要忘了,对手都是风华正茂的青年人,我们能战平或少输,已很难得了。赛后,我们一般都一起到外面酒店吃晚饭,再谈论比赛,共叙友情。尤其与黄圃中学教师队的两场,赛后,两校各请吃饭一次,在东山羊酒家吃全羊宴,黄圃中学的校长主任也来参加,席间双方频频祝酒,场面热闹,令人难忘。

   我原来以为,随着年龄的增大,我能保持一周一赛就很不错了,因每场比赛起码一个小时,不是和成年人竞技,而是和青少年们竞技,赛后肯定会很累,几天也恢复不过来;谁知道,我一周一赛后,并无疲劳之感,经常可以一周参加双赛甚至三赛。有的读者可能认为,我在场上只是个陪衬,或者只具有象征意义;其实我也有这么想过,但是,当我站在场上时,我就忘记了自己的年龄,忘记了自己的身份,我觉得我是和那些十八九岁的青少年们一样的人,我要把球争到脚下,我要盘带过人,我要射门入网。而那些青少年们,也丝毫没有“礼让”的风度,没有“敬老”的行为,他们也把我看作是象他们一样的人,有时还要重点盯防。

    我现在的最佳位置,还是在中场;我现在的最大作用,还是在传递。我不象有的队友那样喜欢盘带(我也缺少体力盘带),我足球的整体意识较强,我往往能把皮球准确地传到前锋或两个边锋的脚下,由他们攻门得分。NBA有助攻多少次的记录,如果我们的比赛也有人作此记录,我应可以得第一。因此,我还不是球场上可有可无的角色,而还可以充当绝对的主力。

   经常踢球,难免会受点伤。不过,我总是避免太剧烈的碰撞,因而受伤不多。今年初,有一场球激战了近一个半小时,学生也多人抽筋,我的左边小腿似有点问题。第二天,小腿才疼起来。我只好用药油搽于患处,但几天仍不见效。我以为,这次要结束我的足球生涯了,于是,强忍疼痛继续上场,谁知,过了一周后,它又恢复过来,疼痛消失,依然可以跑动,幸甚,幸甚!

    尽管如此,但我也意识到,我总有挂靴的那一天,现在是踢一场是一场,所以,我不时以诗歌记下那些踢球的活动,由于每场球的经过也差不多,要内容不重复或少重复,也是对我写诗的一种挑战。不妨粘贴数首于此:

绿茵奔跑气微吁,小恙无伤我体躯。笑望斜阳西岭下,身心舒畅踏归途。(01年4月)

冬日晴和草半黄,球来球往土飞扬。不知筋力衰多少,但觉新年尚健强。(02年1月)

期终考罢要轻松,几度绿茵夕照红。半载辛劳人未倦,浑然不觉已成翁。(02年2月)

春日晴和偏少雨,球场草色也青青。课余舒展腰身腿,虎斗龙争见晚星。(02年3月)

工余未许懒慵慵,再上球场作翼锋。巧接王生头摆渡,侧身抽入网窝中。(02年4月)

钟敲烈日未归岗,课罢球场沐艳阳。汗水浑身呼气短,谁人知我乐衷肠!(02年4月)

红日高悬未惧忧,师生逐鹿试新球。衣衫湿尽如牛喘,始觉微风到岭头。(02年6月)

连天征战未疲劳,汗滴黄尘赤日高。传递射门球入网,少年夸我尚强豪。(02年9月)

几回操练再登场,已觉身心转健强。雨雨风风流大汗,一周三赛又何妨?(02年9月)

连场激战未衰颓,奋力围攻堵截追。眼见皮球门外落,侧身射入我生威。(02年12月)

新年试脚未衰残,再与孩儿抢逐拦。喜看夕阳沉岭树,身心忽返少年间。(03年2月)

鹧鸪天(踢足球)(3月以来,虽教学繁忙,仍保持一周一赛或两赛)草嫩芽青沐艳阳,初春三月好风光。足球场上不知倦,爱与青年斗短长。     身瘦弱,鬓斑霜,一周双赛又何妨?攻门喜见球穿网,飞奔雀跃似儿郎。

如梦令(4月1日下午与98届校友进行足球赛,教师队虽4比5失利,但我射入两球,不可无记)西岭残阳光朗,场上球来球往。借问聚观人,两度谁能穿网?赞赏,赞赏,看那老而弥壮。

                                      (五)

    除了踢足球,我偶然也会打打乒乓球,由于练习少,也由于别人进步大,现在我已很难和男教师中的高手过招,沦落到只能与女孩子对垒了。小蔡、小许等年轻的女教师有一定的水平,我与她们比赛,幸好还是赢多输少,但这已不值得自豪了。

   有些运动我也偶然参与,如羽毛球,曾与女教师小袁比赛,我欺她瘦小,以为可以轻易打败她,谁知她训练有素,把我打得差点气绝身亡,我知道这不是我可以参与的运动(随便打打除外)。也曾与小蔡、小许、小袁到一处会所打网球。看过阿加斯、森帕斯们比赛,觉得网球不会太难掌握,到了场上,才知道自己是如何的笨拙,才知道这是一项体力加灵巧的运动,实在不是我等年纪的人可以玩的。会所中的壁球馆,反而对我有吸引。那壁球打来不算难,虽不懂规则,但感到打壁球应是一项健身的好运动。

   这两年多来,我的休息时间、睡眠时间其实是很少的,眼睛还经常长时间对着电脑屏幕,我以为随时会中风什么的,老天保佑,我还没有太大太多的病痛,不过,在近期的例行体检中,“小三阳”依旧伴随着我,但我的体检单上赫然已写着“亚健康”三字!当时,我以为全校就我一个人是“亚健康”的,后来一问,光我们足球队中,就有四人得到如此结论,我也只有哑然失笑,泰然处之了。值得安慰的是,比起同龄人或其他中年人,我的身体中段还算争气,依旧称得上是“小蛮腰”,因而步履轻快,还能在场上奔跑,这绝对应是与经常参加体育锻炼有关吧。我额上皱纹没有,值得庆贺;头发半白,可以定期染黑之;但头发稀疏,不易再植;眼袋沉重,自知难以消除,谁叫我是一位教师兼作家,需要经常熬夜工作,眼部如何得到良好的保健?唉,不管怎样,该消残的就让它消残吧,生命在于运动,多参加体育锻炼,尽量保持身心健康,或许会延长身体机件的老化,人也会活得愉快的。

   我的体育之路,我还是会继续走下去的,到了适当的时候,我再写一篇“续篇”吧。

                                          2003年5月

补记2003年后,我仍一直参加足球等运动,直到退休,仍未宣布挂靴。20085月,我正式退休,被镇政府请去主编《黄圃历史志》。9月,受聘市老干部大学,担任诗词班教师。与此同时,我亦将家安在市区。由于工作和居住环境的改变,尽管市区亦有全民健身广场等体育设施,但是,已没有什么机会参加足球等运动了。无形中,我已宣布了挂靴,可叹也哉!

不过,花甲之年,也由不得自己逞强了。我退休后,虽每周一参加粤曲班的伴奏,有时也拉拉乐器,但毕竟每天对着电脑,写作的时间甚长,且缺乏自我约制,以至生物钟也日夜颠倒。终于,在20099月的某一天早上,忽觉天旋地转,恶心冒汗,即被送至医院。医生未诊先知:颈椎病也,长时间伏案所致。那有何办法解救?回答是:减少伏案工作,多进行户外活动和运动。于是,之后的每天晚饭后,与太太一起到附近的公园散步。但是,过了一段时间,此有益的事又中断了,皆因缺乏恒心也!

我虽住在城里,其他的体育运动,只要自己愿意参加,还是有许多渠道的,但是,我还未有选择好某一项或某几项。如今,我会偶尔约友人到烟墩山等处慢步或快步,又或者偶尔会外出旅游,不知算不算我的体育之路的继续。不管怎么说,健康是幸福的本钱,对于我们退休者来说,有命就有钱,还是要努力加餐饭,保持一个健康的身体吧。

20104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