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时代

          陈贤庆

  不知不觉,我们进入到了微信时代!

  微信这种即时的通信工具,真正实现了“天涯若比邻”。想起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我们的通讯,是多么的落后啊!那时,我生活在广州市。广州这样的大城市,除了机关单位有一两部手摇电话,某些大干部家里有电话,一般老百姓家里是没有电话的,人与人之间如何互通比较要紧的消息?一般街道会有公共电话,有人看管收费,打一次电话大概5分钱,你可以在公共电话处打电话给对方住地附近的公共电话,看管电话的人接到电话,知道了找谁,会为你传呼,即跑去喊你来接电话,这种情况,只限于接电话的人住在不远,如果住得远,你只好给留言,即告诉看管电话的人你要表达的内容,让他记下,他会在适当的时间为你送给收信人。这种情况,只限于你所讲的内容并无隐私。上述的情况,是多么麻烦,但也无可奈何。

  除此之外,就得用电报了。你要先到邮电局填写电报内容,交给工作人员计算字数,每字包括标点3分钱,你去交钱,他去发报。电报又分普通电报和加急电报两种,加急要多收费,加急电报会一两小时对方邮局收到,普通电报则半天后才收到。至于什么时候到你的手,又要靠邮递员了。

 上述是有急事要通知对方,如果不是急事,那只得写信了。信件又分平信和航空信两种,平信要贴8分钱邮票,一周或更长时间到达;航空信要贴1毛钱邮票,外加一个航空的标记,两三天或更长一点的时间到达。那时,亲人间、情侣间写信、等回信,来回需要十天半月,现在一些有浪漫情结的文人还认为,那是一种久违的焦灼而温馨的心灵享受,盼望,也是一种美。但其实,那是一种谁也不愿意的折磨啊!

 大概也就二十年前,我们渐渐告别了摇把子电话,换上了程控电话,人们的通信方便了。不久,是谁发明了砖头般大的手提电话——大哥大?这大哥大价格不菲,成了高贵身份的象征,手拿大哥大,随时可以与别人通话,这既方便,又威风,当然,更主要的是,科技在显示它神奇的力量,从有线向无线发展!很快,一种别在腰间的小东西——寻呼机诞生了,一般人也买得起,当它在的的响起时,机主知道有人呼叫,可以立即去找电话回复。这过程虽然也麻烦,但毕竟已进入了快捷联络的阶段了。

大概也就在10年前,手机兴起。这手机就更神奇了,一部小小的东西,可以别在腰间,也可以放在口袋中,随时拿出来便可以通话,不仅可以打到市内,还可以打到市外省外国外!这手机开始时价格昂贵,但不久便便宜下来,人人都可以买得起,甚至可以拥有多部,或经常更新。手机的款式越出越新颖,功能越来越多样,还可以有照相的功能,使得照相机尤其是胶片行业日渐式微。如果说,还有什么不满意的,那就是电话费偏贵,使用者还不能畅所欲言。虽然手机也可以上QQ,但毕竟还不够方便。终于,科技再进一步,发展到了微信时代。

 大概也就三四年前,不知谁发明了微信!这东西,是通过手机而实现的一种即时联络系统。它不仅可以两人通话,还可以建立微信群,实现多人同时在线;它不仅可以笔画输入拼音输入,还可以手写输入;它不仅可以文字输入,还可以语音输入,让许多老年人也可以熟练使用;甚至,它还可以视频通话,看到对方的形象;不仅如此,通过微信,人们可以轻易地即时传送和接收各种信息,有文字有图片……有了微信这东西,在有网络的地方即可以使用,即使没有网络,也可以使用自己的流量而操作。有了微信,千里万里的亲朋,如同就在身边,你说一句话发一则消息一张图片,对方即时收到,微信群里的人们也即时收到。我不知还有什么比这更便捷的联络方式了。而且,有了微信,多年不见面的同学同事朋友都找到了,过去难以知道的信息,现在轻易获得了。被报刊编辑们轻易便大刀阔斧砍去的文字,现在可以“我说了算”,在我的地盘公之于众,更多的读者能欣赏到。被书号和“正规出版社”卡死的著作,也可以通过自己的微信、微博堂而皇之地发表了……

微信这么好,有没有人不喜欢呢?肯定会有,如那些信奉“愚民政策”的统治者,就未必喜欢。他们认为,过去多么好啊,偌大的国家,只有一份党报、一家电台、一种声音……全国人民“统一思想”“团结在以某人为首的什么周围”,人民得不到其他的不良信息,难以产生异端,国家就安定繁荣了。的确,我们经历过很长一段这样的时期。对诸如抗日战争、抗美援朝战争、反右斗争、大跃进、三年饥荒、文化大革命、林彪出逃、唐山大地震、对越自卫反击战、天安门广场动乱,胡耀邦、赵紫阳下台,薄熙来案、周永康案……国人都难以听到多方面的信息,当局也不希望国人知道得太多。

其实,即使在清朝时候,言路也是畅通的,不然,也不会有革命党和保皇党的论战,不会发生辛亥革命;即使在北洋军阀统治时期,言路也是畅通的,不然,也不会爆发讨袁运动、五四运动;在国民党统治时期,言路也是畅通的,不然,也不会知道西安事变,也不会产生鲁迅,以及众多哲学家、文学家、艺术家……但唯独到了新政权,当局实行“无产阶级专政”加“愚民政策”,禁绝一切“异端邪说”,虽也提倡“百家齐放”,实际“一枝独秀”,于是,“万马齐喑究可哀”,以言获罪者不计其数,从反右派、反右倾、四清,终于发展到了祸国殃民的十年浩劫。在开放改革的时代,按理说,当局应该吸取教训,广开言路,虚心纳谏才对,两三千年前的古人都知道“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人民共和国”怎么能不让人民说话?但是,在“维稳”“安定团结”的口号下,人民还是难以有畅所欲言的机会,当局还是不想听真话,喜欢听假话;自己不作自我批评,也不准国人提出批评,其后果,就是国家管理上的问题越来越多,大量的贪官则趁着安定的局面大肆敛财,贪污受贿之钱财达到天文数字。这真是国之不幸和耻辱!

 不过,那防川的大堤,被微信彻底冲垮了!今天,当你早晨睁开眼睛,你便可以看到各种信息接踵而来,可能会有虚假的信息,但是真实的信息还是居多。这些信息通过数亿的网民互相转发,很快便全民皆知,历史的真相、现实的真相通过网民自己的分析判断,逐渐明朗。直到今天,还没有看到当局下达有关禁令,或者,面对这种高新科技,他们显得无能为力,无可奈何吧。

 微信还是中纪委办案的好助手。网民们通过微信,将身边的丑类,如“表叔”“房姐”“巨贪”……曝光揭发,使得他们无处躲藏。所以贪官们也最恨微信,恨不得全国的手机都上不了网。

如今,微信已成为数亿网民不可须臾离开的信息交流工具,它不像报纸、杂志、电台、电视台、出版社,可以被官方明令封杀,微信,相信没有哪一位大人物敢于下令禁止使用。微信,在改变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