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文学之路 (《香山篇之四》兼庆祝《聚贤茶室》开张十九周年)

                                                                                   陈贤庆

 

      岁月匆匆,《香山篇之三》后,时间又过去了9年,到了2019年。要写“香山篇之四”,我自己的文学成就,似乎可写的不多,但想到,《聚贤茶室》居然坚持开办了19年,这就很不简单!而最近,我们家庭的情况也有了些大变化,补充若干内容,还是有必要的。

      2010年后,大哥贤俊的身体差了,先是前列腺炎,之后是耳聋,之后是双腿酸痛,不能走远道,作文的活动也几乎停止了,只是偶然应朋友之约,写写字。二哥贤杰,身体还算好,善能走南闯北,2013年12月,出版了旅游散文集《乐山乐水享真情》。

    但是,2016年春,二哥贤杰突然患病,经诊断为脑瘤,之后,在南京医院动了两次手术,又经放疗等,也遏制不住脑瘤的再次生长,在经过数月在医院的卧床,日渐病重,终于2018年3月10日下午2时10分逝世,享年82岁。3月12日上午,我和妹妹以及他的亲属、同事、学生等在南京殡仪馆为他召开了追悼会。下午,送他的遗灰到近郊牛首山的普觉寺墓园入土为安。如是,《聚贤茶室》网站就少了一位成员了。不过,他的作品是会长久留在网站中的。

     2019年7月10日,接到广州侄女险峰打来的电话,说大哥病重,入了医院。大哥贤俊出生于1930年,今年已经89岁了。在过去的几十年间,他动过五次大大小小的手术,最严重的是割了一只肾。能活到89岁,已经很了不起。今年3月间,他被检查出患了肺癌。这就是要命的绝症了!医生不敢动手术,也难以施用化疗、放疗之类,采取保守疗法,只吃中药。但是,这也只是拖延时日而已……7月12日早上,便接到险峰的电话,说大哥9点多钟去世了!……当天,险峰她们与殡葬公司联系,办理殡葬的“一条龙”的服务。大哥的告别仪式安排在7月16日上午举行。大哥的书法和文学作品,同样会长久留在《聚贤茶室》网站之中。

    一年多的时间,贤杰和贤俊相继去世了。至于小妹贤芳,2015年添了孙子,每天操劳家务,已无暇写作,所以,《聚贤茶室》网站,就剩下我这位三弟贤庆一人在独力支撑了。

    2017年12月,《聚贤茶室》网站要续费。我又续交了三年的费用,并增加了100兆的空间。 

    2010年之后的8年,我没有停止写作诗词,到2019年12月,我的诗词作品《水沫集》已经累计接近4200多首了。也常有诗词见于报章、杂志和会刊。2016年和2017年,还有一些诗词获得征诗比赛的奖项,如“全球华人华侨诗词大赛”等。《桂枝香-岐江漫步抒怀》一词,获2018年“全球华人诗词联大赛”词类唯一的一个特等奖,收入获奖作品集、选入《还看今朝-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诗词集》、刊登《文艺中山》2018年第6期总第73期。

    文章也不时写写,亦有多篇发表,如《当年落户罗松乡》《洋溢乡情的华侨嘉年华》《当年,他们落户坦洲镇》《寒梅璀璨粤讴传》《保定军校的香山籍人士》《不应忘记的孙中山先生追随者萧自豪》《香山人最早在国内办报》等在《中山日报》和《孙中山研究》等。《寒梅璀璨粤讴传》获报告文学征文三等奖。 2016年《中山日报》征集“见证中山改革开放征文,我写了《见证路桥连四方》一文投去,刊登于当年7月31日《中山日报》,为此征文栏目之第一篇。之后,收入2018年1月出版的《我与中山改革开放》一书。《不有留者,谁守社稷——记陈君葆护书之功》一文刊登2019年第二期《中山档案方志》。

    还要重点说说,《聚贤茶室》网站上的《中华历朝历代》一书,以前写到清朝的灭亡,全书结束了。后来,我想想,中华民国,也是一个朝代呀,而且是很重要的一个朝代,也应该补充进去。于是,2019年间,续写了两章共19节,俨然是一部“中华民国简史”,自己也觉得很满意。 

    2010年5月起,市社科联委托市档案馆写作《中山改革开放(1979-1988)社会状况研究》一书。市档案馆聘请我为该书的主笔。这书主要是要反映中山市改革开放第一个10年的社会状况。完成书稿后,几经修改上送社科联,又经过修改,于2011年3月通过,并收到可观的劳务费。

    2011年6月,我出版了文史散文集《一位伟人和一座城市》。这是我将近年来为报刊所写的有关香山、中山的人文、历史以及孙中山的故事的文章105篇汇编成“中山历史”“中山民俗”“中山人物”和“走进孙中山”四辑,由北京团结出版社出版。市宣传部给予了出版的补贴。 

    2011年10月出版《贤声》集。此书是我家四兄妹的文章合集,每人自选8篇文章,由北京团结出版社出版。大哥陈贤俊题写了书名,我写了一首七绝,用于书的封底。诗云:“陈家兄妹著文章,世事悲欢意味长。告诫儿孙应惜爱,中华今日好时光。” 

    2011年8、9、10月间,用三个月的时间,完成市档案馆6700多张旧照片的考证和撰写说明文字。11月7日,上交最后一批资料,下午收到劳务费。

    2014年第4季度,我又被邀担任市教体局退休教师的报纸《老教工》的编辑至今。这报纸一年才出四期,这工作文学性并不强,但“我的退休生活”等栏目,毕竟是与文学有关,也需要有过硬的文字功夫才能应付。

    我在《聚贤茶室》网站的《乱世学人——民国文化界社团》一书,以前只写了部分,2016年间,也终于完成了,共有“文化社团”38个,“学术流派”6个,“小说流派”4个,“新诗流派”5个,“近代著名报纸及报人”,“民国著名大学及相关人物”30个,洋洋大观。《民国军政人物寻踪》栏目,仍争取时间,不断加入新的内容。这8年间,我又到过不少地方,每一次旅游之后,都有游记补充到网站的“旅游漫记”栏目,如“欧洲游”“台湾游”“美国游”“加拿大游”“昆明游”“美国二度游”“西班牙、葡萄牙、摩洛哥游记》等。足球栏目,近年关注“亚冠”,每年的比赛,我都会全程跟踪记载。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的每一场比赛,我自然都写了观感。 

    2017年11月,我受聘为中山市政协文史委的文史专员及审稿专家,从市政协主席手中接过聘书。文史专员是个名誉衔头,在文史委的出版物中列为“顾问”,但审稿专家是要干实事的,要审阅校对书稿,并有可观的稿酬。2017年末到2019年冬,我参与或审阅或校对《足迹-中山改革开放实录》六卷本丛书;审阅了澳门问题研究专家黄鸿钊教授所著的《濠镜风云》下卷书稿;校对了《陈君葆全集之诗歌卷上下集》中的千余首诗词;校对了《中山多神探源》(中山吴竞龙著);校对了《申江香彦》(珠海黎细玲著);校对了《伟人教泽,光后惠远》(中山容晖、徐兵著);校对了《陈君葆书信集》。审读了《1966-1976年中山史料征集》全部三批史料;审校了《解放岁月》和《中山名人传略》。《中山名人传略》选入15篇我的作品。

    至目前仍参与的文化团体,计有中华诗词学会、中国楹联学会、广东省诗词学会、省楹联学会、省作家协会、省曲艺家协会、广东岭南诗社;曾担任过市作家协会的理事,现在仍担任市诗社的理事、市诗词楹联学会的常务理事兼副秘书长以及学会网站主管、市孙中山研究会会员、市档案学会会员、市戏曲研究会会员、市公共文化促进会会员等。

    2019年4月2日,是本人的71岁生日。71岁,是文学生涯的衰落期,还是另一个高潮的开始?我希望是后者。 

                                                    2019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