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应忘记的孙中山革命的追随者——萧自豪

          陈贤庆

近日,我在翻阅《保定军校将帅录》一书,看到了“萧自豪”的条目。我发现,这萧自豪不仅毕业于保定军校,而且,他还是香山县人,追随过孙中山革命。而且,他还当过中山县的县长。于是,我再翻阅我市孙中山研究会所编的《孙中山与香山相关人物集》,萧姓除了“萧友梅”,并没有其他人。再查《中山县志》,可以找到一点记载:“民国30年(1941年)初,林卓夫卸任,萧豪继任县长。同年2月8日,日军入侵八区,县政府迁新会,游击司令部迁鹤山。同年10月,挺三司令袁带兼任县长,县政府一并迁鹤山。……”有了《中山县志》这则记载,再佐证《保定军校将帅录》中的条目则得知,萧自豪又名豪,别号瑞芬、瑞勋。萧自豪即萧豪,其人的真实性就有保证了。

《保定军校将帅录》中萧自豪的简介如下:

又名豪,别号瑞芬、瑞勋,1890年生,广东香山人。广东黄埔陆军小学堂、北京清河陆军第一预备学校毕业,1914年11月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一期炮兵科毕业。返回广东陆军服务。历任粤军总司令部惠州善后绥靖处军务科科长、大元帅府军政部西江陆军讲武堂教官等职。后任粤军第二师司令部参谋主任、广州大本营驻韶关办事处主任等。1924年3月任建国粤军第四军(军长梁鸿楷)司令部参议。1925年10月,任黄埔中央陆军军官学校训练部兵器教官。1926年春,任黄埔军校校本部军械处(处长文素松)副处长等职。1927年10月,随军校迁移南京。1929年春,任南京国民政府国军编遣委员会中央编遣分处处长,海军编遣事务处经理分处处长等。后返回广东第四集团军供职,任广东军事政治学校兵器主任教官。1936年10月,任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四分校(广州分校)训练部战术主任教官等职。抗日战争爆发后,仍任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四分校战术主任教官等职。1940年12月任中山县县长。1941年9月免职。抗日战争胜利后,1946年2月,授炮兵上校军衔。后迁移香港寓居。1948年12月在香港九龙因病逝世。

上述文字,对萧自豪的介绍也很清晰。萧自豪是香山哪里人?查《中山县志》得知,香山萧姓,多聚居隆都,即现在大涌镇的南文,以及沙溪镇的秀山,萧自豪是否隆都人需待考。在上世纪之初,香山县的青少年,受孙中山先生革命精神的感召,投身军旅的不少。前年,我写过被遗忘了的沙溪籍民国将领刘达衡,萧自豪投身军旅的经历与刘达衡极其相似,萧自豪虽比刘达衡年长一岁,但也应是1905年入广东黄埔陆军小学堂,其后同到北京清河陆军第一预备学校,1912年考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一期,所不同的是,萧自豪是炮兵科,刘达衡是步兵科;萧自豪最后毕业,刘达衡是肄业。毕业后,两人的经历也很相同,都是回到广东陆军服役。孙中山在广州建立革命政权,萧自豪与刘达衡同样追随孙中山,在大元帅府及大本营中任职。所不同的是,刘达衡多在军队指挥作战,萧自豪多在军校当教官。1925年3月孙中山逝世后,萧自豪到黄埔军校任训练部兵器教官,直到北伐胜利后黄埔军校迁南京。三十年代广东陈济棠当政时期,以及抗日战争爆发后,萧自豪在广东,仍任军校教官。

1938年底,日寇在广东大亚湾登陆,不久,广州沦陷,省政府迁粤北,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广州分校也随迁。1939年7月,日军突袭中山县横门口,中山军民奋勇抗击,日军败退。10月,日军又进攻横门口,最后攻入石歧,搜掠后撤退。1940年3月,日军从顺德、唐家两路再犯中山。到了1940年3月7日,石歧沦陷,游击司令兼县长吴飞将游击司令部及县政府迁到八区。同年5月,吴飞解职,袁带继任游击司令,书记长林卓夫兼任县长,司令部、县政府仍驻八区。这段时间,萧自豪是否在中山,还有待考究。1941年初(《保定军校将帅录》说是1940年12月,时间相差无几),林卓夫卸任,萧自豪就是在抗日战争那最艰难困苦的时候,接任中山县县长一职。同年2月8日,日军入侵八区,县政府迁新会,游击司令部迁鹤山。9月,萧自豪免职;10月,袁带兼任县长。萧自豪出任中山县县长的时间不及一年,但可以想象,这9个月的时间,身为县长,在战火中步步撤退,还要维护县政府的运作,是多么困难的事!萧自豪卸任后,是否仍在中山活动,这也待考究。抗战胜利后,萧自豪寓居香港,1948年12月在九龙病逝。

在民国期间,追随孙中山革命的香山人不少,很值得记录和纪念,但是,如萧自豪,毕业于保定军官学校第一期,又在孙中山建立的广州政权中任职,还当过广州黄埔军官学校教官,而又出任过中山县县长,那就是唯一一人了。无论研究孙中山革命,还是编写中山近代历史,收集中山档案,都是不应忘记他的。

(本文刊登《孙中山研究》2016年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