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缺失酿成这样的悲剧?

      ——我谈药家鑫案

      陈贤庆

 

2011422日,是一个普通的日子。但是,有一件事,又令它变得不普通。今天,要对药家鑫案进行宣判。有关药家鑫以及药案,社会上议论众多,似不须我插嘴,但是,今天,药案宣判之日,我还是忍不住要说上几句。

记得在某年月日,有位年轻的同事交上男朋友,征询我的意见。我曾问到他有何爱好,她说:“他会弹钢琴。”我当即说:“行啦,喜欢音乐,会弹钢琴的男孩子,坏不到哪儿去!”当时,我自以为发现了一条真理,或者是说出了一句类似格言一样的话。然而,最近发生的有关大学生的恶性事件,彻底粉碎了我的“格言”!

2010102023时,药西安音乐学院键盘系学生家鑫驾车行驶至西北大学长安校区西围墙外时,撞上前方同向骑电动车的张妙,后药家鑫下车查看,发现张妙倒地呻吟,因怕张妙看到其车牌号,以后找麻烦,遂从随身背包中取出一把尖刀,上前对倒地的被害人张妙连捅数刀,致张妙当场死亡。

药家鑫为何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仅仅因为张妙哉倒地时要努力记住他的车牌,而这,是很正常的举动。就因张妙的这一举动,喜欢音乐、会弹钢琴的药家鑫,就毫不犹豫地用他那获得钢琴10级的手指,握起尖刀,捅向本因自己闯祸而受伤的张妙身上。事后按他的交代,他还看清了张妙是个“乡下人”,因乡下人难缠而必须要她的命。

如果药家鑫是一时“激情杀人”,还勉强可列入“精神病”,但是,当晚药家鑫杀人后,继续驾车飞奔,但过了没多久就撞上了一男一女两个行人。再次驾车逃跑,被附近村民围了起来。直到交警赶到,药家鑫才被带上警车。到了交警队,药家鑫只交代了第二次撞人的事实,之后车辆被暂扣。1021日凌晨,药家鑫离开交警队,和父母分头赶到高新医院,去探望第二次被撞伤的两个行人,替人家交了5000元医药费。当天凌晨回到家里,21日当天药家鑫还去学校上课。直到23日清晨,药家鑫的内心非常煎熬,这才跟他妈说了实话。药家鑫父母知道后,顿时嚎啕痛哭。23日,药家鑫才被送到了公安机关。

药家鑫案,引起舆论沸腾。正义者皆曰“可杀”。但可怕的是,亦有一些人对药家鑫表示同情和辩护,这些人,竟然也有来自西安音乐学院的大学生!药家鑫的同门师妹李颖竟然说:“我要是他(药家鑫)我也捅……怎么没想着受害人当时不要脸来着,记车牌?”如此言论,实在骇人,以致音乐人高晓松号召,音乐界要封杀西安音乐学院的学生。

2011323日上午945分,药家鑫案在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对药家鑫提起公诉,药家鑫当庭痛哭下跪,表示后悔,其律师辩称为“激情杀人”。至于药家鑫最终如何被判决,全中国,恐怕全世界都在盯着。

我不是律师和法官,我只有等待的份。我关注的,是当代的学生,包括大学生,何以会如此轻视他人的生命,何以会如此无法无天?

我的思考还未有结果,又出现了另一件不可理喻、令千夫所指的事。

201141日晚,在浦东国际机场到达大厅,搭乘航班从日本返沪的男子汪某到达不久,就与前去接机的母亲发生争执,焦点是关于学费。当时,汪某从托运的行李中取出一把水果刀,对着母亲顾某连刺9刀,导致顾某当场倒地昏迷。汪某随即被赶来的民警抓获,同时民警迅速将顾某送至附近医院抢救。

王某是什么人?是留学日本的中国籍学生。在外国留学,精神压力大,做出某些出格的事,都是情有可原的。但是,就为了学费,就在机场大厅,对自己的母亲连刺9刀,致使其重伤,这无论如何也是一件震惊世人的事!

现在,我们常说“道德底线”,就道德而言,什么才是“底线”?我自己是伴随着新中国成长起来的人,我反思,在“文革”前,如此恶性的事件,如此是非不分的观念,是没有的。但是,十年“文革”浩劫,破坏了一切传统的美德。

我们提倡“与天斗,其乐无穷”,于是,中国人失去了对“天”的敬畏,不知“举头三尺有神灵”,不知“人在做,天在看”。

我们提倡“与地斗,其乐无穷”,于是,肆意破坏自然环境,回报的,是一次又一次的水灾、旱灾、地震、沙尘暴的惩罚。

我们提倡“与人斗,其乐无穷”,于是,同事间邻里间党派间互相斗争残害,不知以人为本,不知尊重他人,不知敬畏生命。

当“造反有理”,破坏了中华民族一切传统美德、国民经济走到崩溃边缘之后,国家转入改革开放的新时期。在这新时期中,没有传统道德约束,没有新的行之有效的道德观念建立,于是,面对日益增加的物质、金钱、权力,某些人在一步一步地冲击道德底线,越发变得无法无天。

于是,随地倒垃圾,违反交通规则、占地经营、弄虚作假、斗殴打架等,成了司空见惯的事。药家鑫和王某是用刀子杀人伤人,但是,制造假药和劣质有害食品饮品者,何尝不是在变相杀人害人?那些靠骗靠偷靠拐靠抢靠黑为生者,那些行贿、受贿、贪污、强占、侵吞的大小官员们,哪里还有道德底线呢?

行文至此,消息传来,药家鑫案一审结果,药家鑫被判死刑。这应是意料之中的结果!药家鑫咎由自取,怨不得他人和社会。希望通过此案,全社会要深入反思,如何使得药家鑫式的人物不再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