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预测”

     陈贤庆

2017年的高考,上海一地的语文作文题目是“预测”。所提供的文字是:预测,是指预先推测。生活充满变数,有的人乐于接受对生活的预测,有的人则不以为然。请写一篇文章,谈谈你的思考。

我不知道上海地区的考生有谁会预先对“预测”这问题感兴趣,又在临场中作出真实的思考的。我倒是对“预测”这题目感兴趣,并常打算写一点文字,如今正值有此高考作文题,于是也写上一篇吧。

预测难吗?有的预测就不容易,俗语有云,世事如棋局局新,最难预测的,要数政局吧。上世纪40年代,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国与日本死敌,在珍珠港、中途岛、太平洋、菲律宾、关岛、日本本岛等都有恶战。然而战后,美国与日本结盟至今。二战时期,美国对中国的支持帮助最多,牺牲也很大,但到了新中国,视美国为头号敌人。50年代,中苏友好,似乎牢不可破,然而,60年代,谁料双方会在珍宝岛打起仗来。说“中越情谊深,同志加兄弟”,谁料,70年代,中国与越南双方交恶,也在边境打了起来。我国与“欧洲社会主义明灯”的阿尔巴尼亚和“用鲜血凝成的友谊”的朝鲜,关系不可谓不好,其后也反目成仇。

政局难测,要预测人类社会的发展趋向,就更不容易。一百多年前,马克思、恩格斯等革命导师,就预测人类社会的发展路线,是封建主义、资本主义、帝国主义,然后被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取代。因了这马列主义理论的指导和鼓舞,世界上便出现了共产党、共产国际、社会主义国家联盟、东西方对立冷战……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社会主义阵营空前强大,形成东风压倒西风之势,似乎共产主义的脚步日渐逼近,即将印证革命导师们的预测……然而,二三十年后,土崩瓦解的不是资本主义世界,反而是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于是,革命导师们的预测,又很值得怀疑了,如今的社会制度,很难搞清是姓社姓资,更不知世界未来如何发展。

预测之难,下面也是一例。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进行了长达28年艰苦卓绝的斗争,才取得了胜利。人们普遍预测,一个光明的、民主的、生机勃勃的新中国将会迈开大步向前进,中国人民从此可以过上自由幸福的生活。许多民主人士拒绝去台湾,留在大陆;许多文化精英也拒绝去台湾,留在大陆;许多留学英美的学者,回来报效祖国;侨居港澳海外的华侨,回来建设祖国……然而,大家都没有预测到,新中国走过的路很不平坦,并不是建国的艰难,而是主要领导人的治国方针令人费解,“群众运动”一个接一个,说是为巩固红色政权,实为折腾人民、自毁国力,以致发展到“文化大革命”那样前无古人的浩劫!一腔热血的正直人士,一夜之间成为“地主”“右派”“坏分子”“右倾分子”“反革命”“历史反革命”“反动学术权威”“走资派”……备受侮辱与折磨,这等结局,实难预测。

预测之难,再举一例。上世纪七十年代后,中国结束了十年动乱,国家实行改革开放政策,相信当初很少人能够预测,三十年后的中国,会发展成什么样子。当初吃不饱穿不暖,如今衣与食等物质极大的丰富;当初居住难,如今高楼别墅遍地;当初行路难,如今高速公路、轻轨、高铁纵横大地;当初,国人以拥有自行车为傲,如今小车进入寻常百姓家;当初通讯落后,如今电脑、手机人人必备;当初,国人连国内短途旅游也是奢望,如今,满世界游览购物的,多是大陆中国人……更难以预测的是,如今,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实体,在世界舞台上拥有充分的话语权,并正以迅猛的速度赶超美国……

上述几例,都是风云变幻的大事,要准确预测很难,但有些事,应该可以预测到的。譬如,一次性筷子的出现,就可预测到浪费;购物胶袋的出现,就可预测到垃圾;各种塑料盒子、罐子尤其是洗洁精等罐子的大量使用,就可预测到污染;引进一个化工企业,就可预测一条河流会被毁;烟筒多、汽车多、空调多,人口多,就可预测这城市的空气不会好;电单车不受管制,就可预测城市的道路更加拥挤和危险;医院自负盈亏,就可以预测药费昂贵、医患频繁;没有小贩摆卖之地,就可预测城管不好当;税收太重,就可以预测大量中小微企业倒闭;不重视青少年的培养,就可预测中国男足打不进世界杯决赛圈;应试教育的模式不改变,就可预测文化大师能以产生;官员贪腐,就可以预测有军腐、医腐、师腐、文腐、民腐……上述预测,不需要借助于智囊团和专家学者,普通民众凭着常识就可以预测到的。如果我们的官员们在指定政策之前,能够预测到后果,就可以避免许多麻烦事,少走许多弯路。

生活充满变数,希望变得如人们预测和希望的,越来越好,而不是相反吧。

                                                   2017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