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张辉瓒

      陈贤庆

毛泽东有一首《渔家傲》的词,写的是1931年反第一次围剿的事,其上片云:“万木霜天红烂漫,天兵怒气冲宵汉。雾满龙冈千嶂暗,齐声唤,前头捉了张辉瓒。”张辉瓒这位历史人物,因这首词而共传。词中只写了“捉了张辉瓒”,但其后如何处理,并没有说。这毕竟是一首短小的词作,不可能也没有必要放进许多的内容。那么,张辉瓒被捉后,下落如何?

先说说张辉瓒的军旅经历。张辉瓒为湖南长沙县人。字石侯。1885年出生于长沙县唐田神塘。湖南兵目学堂、湖南讲武堂和日本士官学校毕业。民国元年即1912年,任湖南都督府参谋,北平军需学校总队长兼军事教官,旋赴德国考察军事。1916年在天津进行反袁活动。1917年回湖南参加护法战争,任游击司令,1918年任湘军兵站总监,湖南第4区守备司令。1921年任湘军第4混成旅旅长、湖南警务处长。1923年任建国湘军总司令部军务委员、第9师师长。1926年参加北伐,任国民革命军第24师师长。后任第2军副军长、代军长。

可以说,在1927年以前,张辉瓒是资历很深的军事家,也是一位追随孙中山参加民主革命的革命军人。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张辉瓒追随程潜、唐生智、鲁涤平等湘系将领,倒向蒋介石,无可避免地卷入了内战的旋涡。

192810月,张辉瓒的第2军缩编为第18师,张任副师长。次年入赣,兼南昌卫戍司令,其部属屠杀共产党人及进步人士1000余人,得“张屠夫”的绰号。1930年,张任陆军第18师中将师长,参加对中央苏区的第一次“围剿”,任中路右纵前线总指挥,率第1850师进攻红军。1227日,在江西吉安龙冈被红军活捉。1931128日,在东固万人公审大会上,被愤怒的群众处决。随即,红军将张的首级割下,置于木匾上,冒雨抬至赣江,顺流漂下……

任何战争都是残酷的,在中外古今的战争中,被俘将领的命运,无非有三种,一是被斩杀,二是被释放,三是被留用。被杀者,多是“罪大恶极”者,张辉瓒既有“屠夫”之名,被红军和苏区民众处决亦在情理之中。但是,一般介绍张辉瓒以及这段历史的文章,都说张是“被愤怒的群众处决”,似乎并非苏区领导和红军将领的意思,实情到底如何?

原来,张辉瓒被俘后,还有不少故事呢。

19301230日,张辉瓒在江西永丰县龙冈红军活捉。时任中共红军总前委书记兼总政委的毛泽东得知张辉瓒被擒,迅速从黄竹岭指挥所赶去。张辉瓒在北伐时与毛泽东有过交往,又是湖南同乡,见到毛泽东,双手打拱,说:“润之先生,久仰!久仰!”

  毛泽东打断他的话,用幽默的语气严厉斥道:“总指挥先生,你是怎样指挥的呀?你从湖南到江西,又从南昌到龙冈,今天就叫你进到龙冈为止啊!你气势汹汹,叫嚣要围攻我们,你可没有想到红军的厉害吧。你的围剿反而被我们给围剿了。你在东固搞三光政策,我们没有会到面,想不到今天在龙冈见到你。你还想怎么样呀?你在龙冈墙壁上到处写反动标语,要剃朱、毛的头。现在到底是你剃了朱、毛的头,还是朱、毛剃了你的头?”

  张辉瓒连说:“有罪!有罪!”一再表示只要免他一死,情愿捐款、捐枪、捐西药赎命。毛泽东向他宣传了红军政策,同他席地而坐,询问国民党内部情况,给他讲解当前形势和革命道理。当时,毛泽东还是表现得很有人情味的。

  张辉瓒的妻子得悉丈夫在龙冈战败被俘,急得坐卧不安,派人去上海寻找中共中央所在地,欲“倾家荡产”赎回其夫。湖南军界的程潜、唐生智、何键、范石生也纷纷向中共传递信息,要求红军不要杀掉张辉瓒。

  蒋介石更是许诺条件,只要放回张辉瓒,可以考虑释放关押在白区的“政治犯”,而且由上海三家银行作担保,向红军赠送20万元现款和20担西药及其他枪支。为此,蒋介石责令时任江西省政府主席的鲁涤平派省府秘书王信一前往上海,秘密与中共中央联络人员龚饮冰取得联系。

  鉴于此,中共中央郑重研究,决定同意谈判。周恩来派中央军事部副秘书长李翔梧,中共中央特科涂作潮,随王信一去南昌谈判,并派通讯员去中央苏区,交给朱德一封信,要求做好放回张辉瓒的准备。

  审问张辉瓒后,朱德想把张放到即将开办的红军学校训育系当教员。毛泽东也一再交待不要杀,诙谐地说:“人家诸葛亮擒孟获敢七擒七纵,我们为什么连两擒两纵也不行呢?我看不能一擒就杀。”

  但审判大会异常激烈,在民众极其愤怒的情绪下,张辉瓒终被当众枪决。当时,是怎样激烈的一个场面,谁是审判大会的主席,谁执枪处决张辉瓒的,有关的文章都语焉不详,总之,张辉瓒被立即处决,随即,红军将张的首级割下,置于木匾上,冒雨抬至赣江,顺流漂下。驻守吉安的国民党哨兵发现后,用渔船捞起,马上交鲁涤平辨认。鲁痛哭流涕,一面电告蒋介石和军政部长何应钦,一面将尸首护送南昌。

中共谈判代表2月上旬抵达南昌后,才知道张辉瓒被杀的事。两人星夜潜逃,直到20多天后才被护送回到上海。后来中共中央对他们逃脱南昌虎口之事,深表赞同。而王信一却因“放走了中共谈判代表”遭到了鲁涤平的惩处。

杀了张辉瓒,激愤的群众其实做了一件很错的事!错误之一,是破坏了党中央决定的这次谈判,失信于国民党与蒋介石;错误之二,是加剧了国民党军将领与红军的敌对态度,变得更加你死我活;错误之三,使苏区和红军损失了急需的一笔现款和一批西药与枪支;错误之四,是使被国民党关押在白区的“政治犯”失去释放的机会;错误之五,是使谈判代表李翔梧、涂作潮差点死于非命……所以说,“我们应该相信群众”“群众是真正的英雄”……并非永远是真理。

张辉瓒首级运到南昌后,鲁涤平命所部买了几段整块大楠木做棺材,聘请了南昌雕刻专家雕手雕足做身子,穿上中将军服,将头装上去,接着棺榇用蓝缎包裹。2月下旬,鲁涤平在南昌成立“张公治丧事宜事务所”,于3月初举行了“公祭”活动。后安葬在长沙岳麓山半山处。由蒋介石亲拨巨款,修建牌坊、寺庙及圆形水泥墓。墓前竖立的青石碑正面刻有蒋介石“魂兮归来”的题字。

写到这里,忽有些伤感。古今中外,死人无数,尸体亦无数,但真实人头木雕身体的尸体,除了张辉瓒,不知还有谁?本来,文章写到这里,也可以结束了。不料,还有些后续内容可以加上去。

上文提到,鲁涤平厚葬张辉瓒,并为其修墓。那么,其墓可在?按照我们的常识判断,尤其是经历过文革的摧残,张辉瓒的墓如能保存下来,那就是天方夜谈了。可能,当年的“革命小将”对张辉瓒的认识不多,亦无暇去考究其墓之所在,不然,挖其墓,开其棺,毁其头骨,烧其木身,是完全做得出来的。幸而这一切还不至发生,张辉瓒的墓,还能在岳麓山半山处留下残迹,与黄克强墓、蔡松坡墓等并存。

对于张辉瓒这样特殊的人物,要当今政府主动将其墓进行修复,恐怕我们的有关领导还难以达到那种思想高度。200512月,张辉瓒的女儿张远仪女士写信给省政协相关领导,表达希望修复父亲张辉瓒之墓的愿望。经过论证后,长沙市决定修复此墓。此举虽不是“主动”,但能“决定修复”,也是开明、包容、人性化的体现,值得赞扬。市领导就此事批示,要求整修张墓不影响现有绿化,做到自然、协调,不要大兴土木。    20094月底,岳麓山风景名胜区麓山景区开始对张辉瓒墓进行整修。整修方案为:修复主墓区,其他附属设施及外围不作处理;对已损毁的墓围用麻石进行修缮;对墓区内用麻石和青片石进行硬化;对墓塔按原貌进行修复;对东、南、北三向现有泥步道铺设青片石;作适当的绿化处理。在整修过程中,工作人员按照市文物局按原貌恢复的要求,充分利用保留下来的原材料,对所有残存的石头一一编号,让它们回到原来摆放的位置。近日,相关专家对修复后的张辉瓒墓进行了验收,专家们认为,张辉瓒墓整修按照修旧如旧的原则进行,基本是按原貌恢复。

张辉瓒修复了,有没有人去凭吊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学会了对人的包容和尊重,不仅对生者,也对逝者。游人经过此地,如能了解此墓及此墓主的过去与今天,亦不无教育意义。死于80年前的张辉瓒,那断头之魂,如果在天有灵,会否稍感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