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值得大陆知青学者关注的短文评论

一个值得中国知识分子思考的深沉课题

 

旅港海南农垦知青:张穗强

   

      不久前,中国影星章子怡的加勒比海滩个人艳照在海内外引发宣然大波,不仅香港的娱乐报刊和网站抄得沸沸扬扬,连香港一些专栏作家和学者也加入评论之列。章子怡是娱乐圈人,又是具世界知名度的影星,这类私隐性特强的名人艳照容易引起媒体大肆抄作,一点也不奇怪,但事件为何在海内外会引起这么大反响,出现这么多评论,褒贬不一,角度各异,引起了笔者关注。

平心而论,章子怡乃未婚女性,年轻貌美,长期在影视圈打滚,在当今这样自由、开放的资讯化年代,不外是出国度假时追求一下个人的浪漫和幸福,有错吗?当然没错;有人强烈谴责那些兴风作浪的“狗仔队”记者,也没错。但平心而论,“狗仔队”也是为生存和竞争,海外媒体这种专挖名人隐私的“专业精神”,当年曾害死英国王妃戴安娜,今天也只是发放了几张艳照而已,不足为奇;内地不少言论强烈批评章子怡,指责她有辱国格,丢中国人的脸。这些言论源于广大爱护章子怡观众的传统文化,体现了淳朴的爱国情怀和个人尊严,我也赞同,当然更没有错。

那么人们要问,究竟是谁错了,这件事情正常吗?背后带出了什么问题?我反复思考,请教了香港的文化学者,直到最近看到《香港商报》刊登卢麒元的一篇短文【美的好凄凉】,才解开心头疑惑。该文这样写道:“章子怡当然没有错,赞扬和批评她的人都没有错,是这个伟大的时代错了。就是这样一个伟大的时代,竟然不能给予可憐的孩子们起码的幸福逻辑。”【美的好凄凉】是一篇仅500字左右的短文,但语句深沉,充满感慨和哲理,触及到当代中国历史进程中的一些原则问题,折射出港澳和海外的中国知识分子对现实不满和内心纳喊。笔者读完【美的好凄凉】后颇有感触,感触之余,觉得曾在“广阔天地”度过蹉跎岁月,又亲身经历知青回城30年来中国社会意识形态的急剧变迁,今天已进入不惑之年的一代知青学者,应对此文予以关注和思考。

我并不完全赞同此文,但觉得它带出的一些问题很值得研究。在不久前举行的2008上海知青学术研讨会上,华东师大历史系教授朱政惠提出了“知青学”的概念,我十分赞同;而怎样看待知青运动对当代社会意识形态的影响,我觉得是值得思考的课题。看了【美得好凄凉】后,笔者深感中国知识分子需要对30年来中国社会意识和论理道德的深刻变化予以反思。故此,笔者特奉上【美得好凄凉】原稿,并随稿附上自己的一些不成熟思考,请教于各位知青专家学者,也期待更多的知青朋友能参加讨论。

 

张穗强的不成熟思考:

 

1.                  作者认为“是这个伟大的时代错了”,因为这个时代不能给孩子们起码的幸福逻辑。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如果是社会价值观的问题,章子怡的行为能说是“中国当代小资产阶级集体审美的必然逻辑”吗?

2.                  作者认为在权力与金钱无比神圣的年代,中国当代小资产阶级是苦闷的;难道权力与金钱神圣的年代只有中国才出现吗?在这样一个不寻常的年代里,中国知识分子应怎样生存和面对?

3.                 建国已经60年了,作者认为中国当代知识分子前后的30年分别走不同的“两条相结合道路”,走得没有尊严,走得好辛苦,是这样吗?

4.                 作者此文无非是想批判崇洋意识,但为何要借章子怡艳照来哀叹“中国知识分子美得好凄凉”呢?章子怡能代表中国知识分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