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八王之乱

  晋武帝即位后,立王妃杨艳为皇后,立杨艳的长子司马衷为皇太子。不料,司马衷是个白痴,晋武帝本想另立太子,偏偏杨皇后十分宠爱太子,晋武帝也不便更换。到太子13岁时,晋武帝为他择妃,本想娶卫瓘的女儿,但贾充的妻子郭槐暗中贿赂杨皇后左右,于是,贾充的女儿贾南风便嫁给了太子。贾妃比太子年长两岁,性情嫉妒,诸多奸诈,白痴太子既爱她又怕她。

公元274年,杨皇后病死,临终前,她怕别的妃子当上皇后,特地向晋武帝推荐她叔父杨骏女儿杨芷,晋武帝答应了。于是,杨芷当上了皇后,而杨芷的父亲杨骏、叔父杨珧、杨济便当上了大官,势倾内外,当时称为“三杨”。所有旧日功臣,多被疏斥。山涛数次规讽晋武帝,晋武帝也知三杨弄权,自己荒淫腐化,但就是不能改变。卫曾经佯醉,手抚凌云台的御座对晋武帝说:“此座可惜!”晋武帝也知太子昏愚,但太子与后宫才人(才人是宫中官名)谢玖生了一个聪慧的儿子司马遹,晋武帝也就放心了。

公元290年,晋武帝病死。晋武帝司马炎三十岁即位,在位二十五年,享年五十五岁。太子司马衷即位,就是晋惠帝,尊杨皇后为皇太后,立贾妃为皇后。

晋武帝临终前,立遗诏召镇守许昌的大司马汝南王司马亮回朝,和车骑将军杨骏共同辅政。但杨皇骏合谋,藏匿晋武帝诏书,改诏书为杨骏一人辅政。自晋武帝死后,杨骏当上太尉,兼太子太傅,都督中外诸军,大权独揽,不可一世,白痴晋惠帝如同傀儡。

贾皇后凶悍妒忌,每每想干预政事,但总被太辅杨骏抑制,因此积怨成仇。公元291年,贾皇后决定除灭杨骏和杨太后。当时贾充已死,贾皇后没有什么娘家的势力,她买通了殿中中郎孟观、李肇、又联络了汝南王司马亮、楚王司马玮领兵作外应。贾皇后假借诏书,称杨骏谋反,令安乐公司马繇率殿中兵四百人。包围了杨骏的住宅,杨骏一家百余口被杀。孟观、李肇又分别领兵收捕了杨珧、杨济以及其他杨氏党羽,全部斩首,并灭三族,死者共计数千人。杨骏被围时,杨太后题帛书,射出城外,上面写着“救太傅者有赏”。贾皇后便说杨太后与杨骏是同谋,假借诏书将杨太后遣至永宁宫,不久又废杨太后为庶人,幽禁于金墉城。后来又绝杨太后膳食,使她活活饿死。

贾皇后除灭了杨骏,因自己势孤力单,未敢专权,于是征汝南王司马亮为太宰,卫为太保,让他俩共同辅政。然后,再封族兄贾模、堂舅郭彰、弟贾谧(原名韩谧,贾皇后妹夫韩寿之子,贾母取为嗣子)为大官,让他们也干预朝政。

司马亮和卫共同辅政,贾皇后无法专恣横行,又听谗言说司马亮和卫想谋反,贾皇后便胁令晋惠帝写诏书,密召楚王司马玮领兵消灭司马亮和卫。司马玮与他俩本来就不和,接到诏书立即行动,司马亮和卫都被杀死。张华等大臣见司马玮杀了司马亮和卫,急劝贾皇后除此后患,贾皇后又下诏书,结果司马玮也被捕杀。

贾皇后用阴险的手段杀害了杨骏、杨太后、司马亮、司马玮、卫等人以后,得志专政,委任亲党,贾模、贾谧等都加官进爵。因张华才高名重,贾皇后委他人以朝政,裴頠、王戎等亦担任要职。张华尽忠效力,成为朝廷的柱石,贾皇后虽凶狠,还得敬重他。在整个元康年间(公元二九一年至公元二九九年),国家能得到相对的稳定,是张华、裴頠、贾模同心辅政的结果。这期间,贾谧靠了贾皇后,渐渐成为当时的一大豪富,大官名士很多都奔走于他的门下,有“二十四友”之称,石崇、潘岳、陆机、陆云、左思、刘琨等都在其中。此外,以王戎为首,也组织了一个清淡家集团。王戎的堂弟王衍、王澄,以及阮修,胡母辅之、谢鲲、王尼、毕卓、乐广等都是这一伙。他们偏重虚无,崇尚老庄,终日饮酒清谈,信口雌黄,自诩风雅。

元康年间,内地还算安宁,只是西北发生了氐、羌族的起义。公元296年,氐族首领齐万年起兵占据秦、雍二州,自称为帝。朝廷派梁王司马彤、安西将军夏侯骏为统帅领兵讨伐。夏侯彤派建威将军周处为前锋,与齐万年交战。周处打了不少胜仗,但司马彤与周处本来有怨恨,故意不发救兵,周处最后战败身死。公元298年,朝廷又派积弩将军孟观领兵讨伐,孟观击杀齐万年,镇压了氐、羌族的起义,平定了西北。

元康后期,社会风俗越来越坏,无论是以贾谧为首的豪门大族,还是以王戎为首的清谈家,都任情放荡。贾皇后更是淫虐日甚,并暗中与太医令程据私通,甚至还派人到宫外诱捕一些美男子供她淫乱。裴頠、张华、贾模等密谋废贾皇后,而立太子司马遹的生母谢玫为皇后。但因诸王势力大,贾皇后的党羽多,所以不敢行动。贾模忧郁而病死。一些大臣也知道天下将要大乱,关内侯索靖过洛阳宫门,指着铜驼叹息地说:“铜驼,铜驼,将要见你在荆棘中了!”

太子司马遹,幼年的时候聪明伶俐,有一次宫中失火,晋武帝登楼观望。但是司马遹才五岁,牵着晋武帝的衣服暗中说:“暮夜仓猝,要提防危险,不要让火光照到您。”晋武帝因此十分惊奇,曾对群臣称他似汉宣帝。但到年长以后,司马遹也学得荒唐腐化,再没有什么好名声了。贾皇后本来就嫉恨太子,到这时便想利用太子的堕落来除灭他。

公元299年,贾皇后派人灌醉太子,强使他写下反书,以这为理由而将他废了,迁居金墉城。太子生母谢玫等被杀死。次年,贾皇后又指使太医令程据制成毒酒,指派黄门孙虑,假传皇上的命令,赐给太子。太子不肯饮,孙虑用药杵将他打死。

贾皇后害死了太子,孙秀怂恿赵王司马伦起兵。司马伦便以为太子报仇为口号,领兵杀入宫中,想杀死贾谧,又杀死张华、裴頠及他的全族,将贾皇后废为庶人,迁往金墉城;后来又逼他喝毒酒,将她毒死。此外,文武百官,凡与贾皇后或张华、裴頠有牵连的,不是被杀,就是被罢官。王戎因是裴頠的亲戚,也被罢了官。

赵王司马伦起兵成功,自封为相国,都督中外诸军事。孙秀为中书令。孙秀为孙权的侄孙,从前镇守夏口,被孙皓猜疑而降晋,当上骠骑将军,如今大权在握,威震朝廷。司马伦素来昏愚,渐渐被孙秀完全控制,朝中大事只取决于孙秀。石崇因与贾谧的关系,也被罢官,但他仍有万贯家财,还可以终日在金谷园里寻欢作乐。石崇有一美妾叫绿珠,孙秀使人向他求取,石崇不肯,孙秀因此怀恨在心。石崇想除掉司马伦和孙秀,于是和潘岳密谋,联络淮南王司马允。司马允起兵讨伐司马伦,结果没有成功,司马允也被杀死。孙秀派人逮捕石崇和潘岳,绿珠闻讯坠楼而亡。石崇、潘岳都被灭族。

公元301年,司马伦刚为晋惠帝立了一个新皇后羊氏,受到孙秀的怂恿,便逼晋惠帝退位,把他迁到金墉城,自己即皇帝位。于是,司马伦的子侄党羽全部都当上大官,下至奴卒亦加爵位。每逢朝会,貂蝉盈座,当时人们都讥讽地说:“貂不足,狗尾续。”

司马伦自立为皇,即受到诸王的反对。齐王司马冏首先发难,成都王司马颖、河间王司马颙立即响应,三王各起兵讨伐司马伦。司马伦、孙秀仓皇派遣孙辅、张泓等领兵抵抗,但被成都王司马颖击败,司马颖领兵渡河。正当朝中人心惶惶之时,左卫将军王舆乘机起兵作内应,攻杀了孙秀,逼司马伦迎晋惠帝复位。司马伦被赐饮毒酒身死。孙辅、张泓等投降。之后,司马伦、孙秀的子侄党羽被砍首灭族的无数。

司马伦、孙秀被杀,晋惠帝复位,以齐王司马冏为大司马辅政。成都王司马颖、淮南王司马颙领兵还国。司马冏掌握朝政以后,骄奢擅权,大兴土木,建筑府第,规模与西宫等同。他终日沉湎酒色,常不入朝。侍中嵇绍上疏规讽,晋惠帝昏庸如故,不予理睬。主薄王豹直接上书司马冏,请他还政于国。司马冏一怒之下杀了王豹。这样一来,朝中的官僚各有戒心,椽属张翰见秋风徐来,忆及家乡江南的鲈鱼脍等风味,趁机上书辞官而去。

公元302年,河间王司马颙联合长沙王司马乂起兵讨伐司马冏。司马乂抢先挟持了晋惠帝,围攻大司马府。司马冏战败被擒,后被杀死。司马冏的子侄党羽也全部被杀,死二千余人。司马乂在朝中执政,河间王司马颙心中不服,经部将李含怂恿,决定大举兴兵。

公元303年,河间王司马颙联络成都王司马颖起兵反司马乂,进攻洛阳城。司马乂守城抵抗。司马颙部将张方曾袭破洛阳城,后被司马乂打退。司马乂又在建春门和司马颖部将陆机激战,大败陆机军。司马颙的宠奴孟玫与陆机有宿怨,向司马颖进馋言,结果,陆机、陆云兄弟被砍首,并被灭全族。陆机、陆云都是晋代著名的文学家,卷入八王之乱并被砍首灭族,可怜可惜了。司马乂屡破敌军,前后斩获七万多人。这场仗,双方相持了一年之久。

公元304年,张方认为洛阳城难以攻克,想领兵回长安。不料,城中的东海王司马越,怕洛阳久围必破,暗中勾结殿中将士,将司马乂擒拿,禁锢金墉城,然后开城与司马颖、司马颙两军议和。城中将士见外面军队并不强盛,十分后悔,又密谋劫出司马乂再作抵抗。司马越得知这消息,十分恐慌,使人密告张方;张方立即派兵到金墉城,将司马乂烧死。

司马颖入京师,当了丞相,司马颙为太宰,司马越为尚书令。司马颖废羊皇后为庶人,又废皇太子司马覃为清河王,自号为皇太弟。他拒守邺城,骄恣日甚,大失众望。司马越借众怒为名,乘机讨伐司马颖。他迎立羊皇后和皇太子,发大军奉晋惠帝出征。侍中嵇绍伴惠帝同行。司马颖派石超在荡阴迎战。石超大败司马越,司马越逃回东海国。晋惠帝被俘,嵇绍为保护晋惠帝而身死,鲜血溅满了帝衣。晋惠帝被迎入邺城后,大臣们请洗去帝衣上的血,晋惠帝说:“这是嵇侍中血,不要洗去!”在司马颖和司马越交战的时候,司马颙乘机令张方入据洛阳城。

幽州都督、故尚书令王沈之子王浚与并州都督东瀛公、司马越之弟司马腾联合起兵反司马颖。王浚勾结一部分鲜卑、乌桓人助战,司马颖也请求匈奴左贤王刘渊支援。刘渊发匈奴五部兵,据离石自立,建号大単于。刘渊的援军未到,司马颖已被王浚、司马腾打败,邺城失守。司马颖只好奉晋惠帝逃往洛阳。洛阳当时已被张方占据,张方虽迎帝入都,但大权独揽,连司马颖也不敢与他争锋,文武百官都怨恨张方。张方干脆将晋惠帝劫持到长安,由司马颙执掌朝政。

公元305年,东海王司马越又起兵反司马颙,传檄山东各州郡,以奉迎天子,还复旧都为号召。范阳王司马虓、南阳王司马模(也是司马越之弟)以及司马腾、王浚等亦都响应,公推司马越为盟主。司马颙见大兵压境,使司马颖督诸军助战,但司马颖据洛阳不出。司马颙屡战屡败,无计可施,只好杀了张方向司马越求和。谁知司马越不准,司马颙战败逃亡。司马颖因洛阳兵不多,料不能守,也西奔长安。到了华阴,听说司马颙兵败,也不敢西进。

公元306年,司马越奉晋惠帝回洛阳。司马越当上太傅,掌握朝政,其余各人也都加官进爵。司马颖在逃亡途中被擒,送至邺城,长史刘舆怕生变乱,将他杀死。刘舆因此得到司马越的宠信。刘舆的兄弟刘琨立有战功,被委任为并州刺史。

司马越掌握朝政以后,已有废立的意思。一天,晋惠帝在显阳殿中吃了几块饼,顷刻便中毒身亡。白痴司马衷当了十七年皇帝,享年四十八岁。

晋惠帝死后,司马越也不追究,即立太弟司马炽入宫即位,就是晋怀帝。羊皇后因是皇嫂,不得为太后,只好为惠皇后;怀帝妃子梁氏被立为皇后,仍由司马越辅政。司马越假借诏书,征河间王司马颙为司徒。司马颙不知是计,应诏赴洛阳,路过新安时,被许昌将军梁臣扮作强盗杀死。

司马越毒死了晋惠帝,又杀死了司马颖、司马颙,掌握了朝中大权,自以为获得了最后胜利。这场由司马亮、司马玮、司马伦、司马颖、司马颙、司马乂、司马腾、司马越等八王制造的西晋“八王之乱”,从公元291年起,到公元306年止,前后经历了十六年之久。这场由宫廷政变演变为皇族争夺中央政权的战争,以洛阳为中心,逐渐扩大到荥阳和长安等地区,它给劳动人民带来了无穷的的灾难,数十万人民丧失了生命,许多城市被摧毁,洛阳十三岁以上的男子全部被胁迫服役,米价贵到万钱一石,饿死的人不计其数。八王之乱的后期,鲜卑、乌桓、匈奴等贵族也加入了战争,使得诸王间的大混战发展扩大成各民族间的大混战。西晋政权也在这场大混战中逐渐走向灭亡,并由此引起中国三百年的战乱和分裂。

     接第四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