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五胡灭晋

   从西汉末年开始,居住在北方和西北边境的一些民族,陆续向内地(主要指黄河流域)迁移。东汉和魏晋时,内迁的更多。这些内迁的民族主要有匈奴、羯(音接)、氏(音堤)、羌(音枪)、鲜卑等,历史上称为“五胡”。

   匈奴人原来居于大漠南北,西汉末年因内部纷争,有五千余部落迁于河套地区与汉人杂居。东汉时常有反抗匈奴贵族统治的匈奴奴婢逃入甘肃武威、酒泉一带。匈奴分裂为南北两部后,南匈奴大量迁入陕西和山西北部。北匈奴被灭败后,匈奴人前后三次内迁的又有二十多万人。西晋时,塞外匈奴继续内迁,前后共达三十多万人。

羯族人原来属于匈奴,他们高鼻、深目、多鬓,被称为“匈奴别部”。羯族在西晋时入塞,主要居住在山西东南部(今榆社县)。

鲜卑族的部落比较多,其中最大的有慕容部、拓跋部和秃发部。东汉末年,原来居于辽东至蒙古草原广大地区的慕容部,自辽西向南发展,活动于今辽宁及河北省北部;拓跋部从大兴安岭南下,魏晋时迁入河套地区和山西北部一带;秃发部向塞北迁于河西,曹魏后期,一部分东迁于雍州和凉州之间。

羌族人居住在青海和甘肃,自西汉以来陆续向东迁徙。东汉时,东汉政府多次将降附的的羌人迁入甘肃南部和关中渭水以北数郡。

氐族大部分在甘肃南部和四川西北部。他们从东汉以来也不断向东迁徙。曹操在与蜀角逐中,把甘肃南部万五多部落氐人迁入关中居住。

此外,在今鄂西、川东一带还有巴人(又称人)。东汉末一部分巴人北上迁至汉中。曹操又把巴人迁到洛阳,与氐人杂处,所以他们又被称为巴氐。巴人与“五胡”则合称为“六夷”。

北方各胡族的内迁,逐渐吸收了汉人的封建文化,从部落制度向封建制度进化,但与此同时,也受到汉族统治者和汉族地方的压迫和奴役。因此,他们的首领和人民很多都对汉族统治不满。各胡族的内迁,引起了汉族统治者的忧虑。西晋时期,郭钦、江统等人主张把内迁的胡族一并遣回故土。但是各族内迁和杂居是长期历史发展的结果,很多胡族人已取了汉人的姓,有些则完全汉族化了,这些都是不能强制改变的。

延续了十六年的八王之乱极其严重的破坏了社会生产,大大加深了各族人民的痛苦。由于生产破坏和天灾而引起的饥荒,驱使数百万计的农民漂流异乡,随处觅食。流民的斗争与匈奴、氐、羌等族的反晋斗争呼应,形成了各族人民反对西晋统治的起义斗争。在这场起义斗争中,一些少数民族的首领抱着利用民族矛盾以树立势力的企图,所以使这场起义斗争变得复杂化。在以后的一百多年间,黄河流域的各族统治者互相混战,先后建立了十六个国家(成国在西南),中国处于一个大分裂的局面。

十六国之中,最先建立起来的是成国。早在公元296年,关中发生了氐人和羌人的起义,他推举氐族豪帅齐万年为首领,但起义被西晋政府镇压下来。当齐万年起兵时,由于官军的烧杀,迫使略阳、天水等六郡的汉、氐各族数万家流亡至益州,为地主佣工。西晋政府害怕他们造反,勒令各还本乡,限期上道。流民推举氐族豪强李特为首领,于公元301年在锦竹起义。起义军英勇作战,攻下广汉,又击败益州刺吏罗尚,进围成都。李特与蜀人约法三章,救济穷人,整肃法纪,取得了一连串的胜利。由于李特对敌人的阴谋警惕不够,中了罗尚部 属任睿的诈降计而被杀害。李特弟李流,儿子李雄率领流民继续战斗,终于在公元304年攻入成都,逐步占领益州全境。李雄自称成都王,后又称帝,建立成国。

李特起义后,西晋政权强征荆州各族人民前往镇压。人民不愿为统治者卖命。公元303年,义阳“蛮”人张昌率众举行起义。起义军发展很快,不久就控制了长江中、下流广大地区。西晋朝廷派刘弘为镇南将军,镇压起义军。刘弘靠了陶侃等人终于镇压了起义,张昌和部将石冰等都被杀害。张昌从起义到失败,时间较短,没有建立正式的政权。

第二个建立起来的国家是匈奴人刘渊建立的汉国。刘渊出身匈奴休屠种,汉化较深,自称为两汉皇室之后,故改姓刘,世代作五部帅和 五部都尉。刘渊本人任左部都尉,是於扶罗之孙,刘豹之子。他跟汉族儒生学习经史,并作为匈奴侍子住在洛阳,同洛阳官僚有很多往来。公元290年,晋以刘渊为建威将军匈奴五部大都督。公元304年,王浚、司马腾起兵反司马颖,刘渊自愿请求回匈奴领兵来救援,司马颖拜他为北单于(刘渊已承袭其父刘豹左贤王的爵号),令他回匈奴。刘渊到了左国城(即今山西离石),匈奴右贤王刘宣等推他为大单于。刘渊派兵到邺城,司马颖已被王浚、司马腾打败。刘渊听从刘宣等人的怂恿,于左国城称王,建立了汉国。刘渊称王起兵,“永嘉之乱”也就开始了(永嘉是晋怀帝年号)。

刘渊起兵后不久,就控制了并州的大部分土地,山西、河北很多汉人地主也归附了他。羯人石勒、汲桑在关东起义,后来汲桑被地主武装杀死,石勒投奔了刘渊。汉人刘伯根、王弥在山东一带起义,刘伯根战死后,王弥率众继续战斗,一直打到洛阳城下,兵败后也投奔了刘渊。南阳的雍州流民由王如率众起兵,后来也归附了刘渊的部将石勒。

在西晋时期建国的还有代国(不在十六国数中)和前凉。公元310年,鲜卑族人拓跋猗建立了代国。公元314年,西晋凉州刺史张轨(汉人)和儿子张实建立了前凉政权,控制了从陇西到西域的广大地区。

刘渊起兵以后,得到了石勒、王弥两支兵马,势力大增,锋芒指向中原地区。公元308年,刘渊攻下平阳(今山西临汾),正式称帝,就是汉光文帝。刘渊派部将石勒和 第四子刘聪各领大军向洛阳进逼。

晋东海王司马越自公元306年掌握了朝政以后,专横跋扈,谋杀了故太子清河王司马覃。公元309年,司马越又杀了帝舅散骑常侍王延、尚书何绥、太史令高堂冲、中 书令缪播、太仆卿缪胤等晋怀帝的亲信人,晋怀帝完全在他的监视之下。石勒、刘聪向洛阳进逼,司马越派兵阻挡,但屡战屡败,朝廷为之震动。

公元310年,汉光文帝刘渊病重,立长子梁王刘和为太子,齐王刘裕为大司徒,鲁王刘隆为尚书令,楚王刘聪为大司马大单于,北海王刘义为抚军大将军。刘渊病死后,太子刘和嗣为汉主。刘和听从呼延攸、刘乘、刘锐等人的怂恿,发兵攻击自己的兄弟,结果刘裕、刘隆被杀,刘义逃奔刘聪,刘聪领兵反攻,将刘和以及呼延攸、刘乘、刘锐等人全杀死,刘聪嗣为汉主,就是汉烈宗。

公元311年,汉兵齐逼洛阳,洛阳城内粮食空虚,兵民疲敝。太傅司马越率领四万人马,以王衍为军师,带着王公朝臣离开洛阳,说是要攻击石勒军,实际上是想逃亡。他派了李恽、何伦等将军守卫京师,监察晋怀帝。司马越到了项城后病死,王衍等将司马越棺殓后,准备还葬东海国,司马越病死的消息传到洛阳,李恽、何伦等仓皇出走,宗室士民也各自外逃,朝中只剩下晋怀帝和一些宫人。石勒得知司马越的死讯,即率领轻骑追袭,消灭了司马越全军,王衍及所有王公大臣全当了俘虏。石勒没有用刀剑杀死他们,却把他们囚禁在一间屋里,夜里派人将墙壁推倒,把他们统统压死。又剖开司马越的棺柩,将尸体焚烧掉。

司马越全军覆灭,汉主刘聪派大将呼延晏率领二万七千兵马直杀向洛阳,晋怀帝惊惶失措,拼凑了一个临时政府,拜傅祗为司徒,荀藩为司空、苟为大将军大都督,王浚为大司马、司马 模为太尉,此外,派琅琊王司马睿为镇东大将军,兼督扬、江、湘、交、广五州诸军事。但是西晋政权大势已去,根本无法抵挡匈奴兵的进攻。晋军前后战败十二次,死三万多人。汉将呼延晏攻入都门,荀藩等想奉晋怀帝从洛水东逃,但呼延晏把洛水中备有的船只统统烧毁。刘曜(刘聪族弟)、王弥、石勒三路人马会合呼延晏,从宣阳门攻入洛阳,晋怀帝出华林门,想逃奔长安,被刘曜全部俘虏。太子司马诠以及王公大臣一百多人全被杀死,只留下侍中瘐珉、王俊陪侍晋怀帝。匈奴兵入洛阳,大肆抢掠烧杀。刘曜强占了惠皇后羊氏 ,梁皇后及其他王妃宫女均被匈奴将士抢夺。石勒和王弥在抢夺中产生怨恨,石勒将王弥诱杀。当洛阳变成一座空城以后,刘曜派呼延晏将晋怀帝及瘐珉、王俊押送回平阳,又领兵去攻打长安,长安守将南阳王司马模出降,刘曜将他杀死。汉主刘聪以刘曜为车骑大将军,镇守长安。

汉将石勒统率大军南下,准备进攻建业,直取江南。琅琊王司马睿召集士卒抵抗,相持了三个多月。由于阴雨和瘟疫,石勒军丧失了战斗力。石勒听从谋士张宾的计策,北上占据了襄国(即邢台),并准备谋取幽州、并州而自立。石勒出身贫苦,年青时被卖为奴,与母王氏失散。晋并州刺史刘琨找到王氏,派人送还石勒,想以此感化他。石勒只表示感激,并不想归顺晋朝。不久刘琨遭到刘粲、刘曜的攻击,晋阳城失守,父母均被杀害。刘琨到代国向拓跋猗请来救兵,将刘曜军杀得大败。

洛阳、长安被攻陷以后,晋安定太守贾匹,与冯太守索(左边应为丝旁) 、金城护军(左边应为麦字)允等,收拾各地的残兵败将,合力进攻长安。刘曜与贾匹等战于黄邱,刘曜战败,退守长安。于是晋军声威大震,贾匹等立晋武帝的孙子秦王司马业(其父司马晏)为皇太子,迎入雍城(今陕西凤翔县)。

公元312年,贾匹等围攻长安数日,刘曜连战皆败,只好逃离长安,奔回平阳。贾匹等奉司马业从雍城入长安,在长安暂时组织了一个政府。贾匹、索、 鞠允、荀藩、荀组(荀藩弟)等成了支柱。仍用怀帝永嘉年号。

公元313年,晋怀帝被俘虏已一年多,受尽汉主刘聪的羞辱。这年元旦,刘聪在光极殿大宴群臣,令晋怀帝改着奴仆的青衣,站在一旁斟酒。瘐珉、王俊忍不住痛哭起来,刘聪感到厌恶,不久就将晋怀帝毒死,同时将瘐珉、王俊等晋旧臣也杀了。晋怀帝在位四年多,被俘一年多,死时才三十岁。晋怀帝被害的消息传到长安,皇太子司马业即皇帝位,就是晋愍帝。

晋愍帝占据长安一带,兵少将寡,经常受到匈奴兵的进攻,全凭允等拼命抵抗(贾匹已战死),勉强保住长安。晋愍帝两次下诏,命琅琊王司马睿领兵北上破敌,但司马睿及掌握军政大权的王导、王敦等人以江东为乐土,姑息偷安,没有北伐的愿望和决心,其中只有军祭酒祖逖尚有北伐的雄心壮志。祖逖是范阳人,曾与刘琨为同事,意气相投,共被同寝。夜半闻鸡声,用脚踢醒刘琨说:“此非恶声。”两人即起身舞剑。这次祖逖要求领兵北伐,司马睿虽同意,但只发给他一千人的粮饷,三千匹布,不发给盔甲和兵器,叫他自己去招兵,祖逖便率领他的部下一百多家兵,渡过长江去。船到江心时,他敲着桨宣誓说:“我祖逖如果不能肃清中原的敌人,就决不再渡江回来,有大江给我作证。”于是,祖逖驻扎在淮阴,起炉炼铁,铸造兵器,又招兵二千多人,然后向北进发。刘琨在并州听到祖逖渡江的消息,感慨地到人说:“我曾担心祖逖先我着鞭,现在祖逖果然走在我前头了。”

公元314年,石勒领兵攻打幽州、并州。幽州都督王浚与并州刺史刘琨不和,石勒用诈降计擒拿了王浚,夺得幽州,王浚被杀。晋愍帝命刘琨都督并、冀、幽三州军,继续抗击石勒军。与石勒攻打幽州的同时,汉主刘聪派刘曜进入长安,刘曜派赵染(晋降将)为先锋与晋军交战,越染被允射死,刘曜败退。

公元315年,晋愍帝孤守长安,形势更加危急,他封司马睿为丞相,南阳王司马保为相国,刘琨为司空,指望这三支晋朝仅剩下的势力来援救长安,但他们都无心或无力相救。司马睿更要忙于镇压荆、湘一带以杜弢为首的流民起义。杜起义于公元311年,曾攻克了长沙和今湖南大部分地区,向北打到武昌附近。晋将陶侃及周访、甘卓等合兵围剿,用了一年才把起义镇压下去。陶侃虽是镇压流民起义的罪魁,但在晋将中,他还是较清廉较有生气的。陶侃被王敦排挤,不久调任广州刺史。在闲暇之中,他每天早上把一百个瓦甓搬到屋外,晚上又把它们搬回屋内。他说:“我正想致力收复中原,怕长久安逸,使筋力废弛,所以用这个方法来锻炼。”

公元316年,石勒攻破并州,刘琨败走,投奔幽州刺史鲜卑段匹。两年后,因嫌隙被段匹缢死。刘琨是士族大地主,素奢豪,嗜声色,交游石崇,谄事贾谧,但后来常枕戈待旦,成为一名抗击匈奴的勇将。石勒破并州的同时,刘曜奉汉主刘聪的命令又大举进攻长安,  鞠允、索得不到强大的救兵,无法抵挡,从外城退入内城,刘曜又攻入城,城中粮尽,晋愍帝决定派侍中宗敞给刘曜送降表。索暗中将宗敞留住,派儿子去见刘曜说:“如果封索为万封郡公,索就开城投降。”刘曜不准,将他杀了。索谋私不成,只好让宗敞去见刘曜。于是,晋愍帝自乘羊车,衔璧舆榇,出城投降。群臣相随号泣,哭声震天。御史中丞吉朗头撞东门而死。刘曜将晋愍帝及晋降臣送至平阳,允自杀,索被斩首。西晋至此,也就灭亡了。西晋前后四主,共五十二年。

晋愍帝被虏以后,遭遇和晋怀帝差不多,刘聪出猎,命他执戟作前导;宴会上,又使他斟酒洗爵。不久,刘聪听了儿子刘粲的话,将他杀死了。晋愍帝在位四年,死时才十八岁。

西晋是个短暂的朝代,由于战乱频繁,经济受到很大的破坏,倒是在文学方面,有不少成就。这时期的文学家,有“竹林七贤”,即阮籍、阮咸叔侄(世称“大小阮”),嵇康、山涛、向秀、刘伶、王戎。还有傅玄、傅咸父子,张载、张协、张亢兄弟(世称‘三张“),潘岳、潘尼叔侄(世称“两潘”),陆机、陆云兄弟(世称“二陆”);还有张华、张翰、左思、刘琨、郭璞、挚虞等。

西晋时期,有画家卫协,擅画神仙、佛像和人物故事图。卫瓘、索靖则是当时著名的书法家。

 

      接下一章   返回目录

西晋年号:

年号 庙号 名字 即位时间 即位年龄 在位
年数
死时
年龄
世系 备注
泰始、咸宁、太康、太熙 世祖武皇帝 司马炎 265 30 26 55 河内温县人,司马懿之孙,司马昭长子 265年十二月代魏建晋,279年发兵攻吴,280年初灭吴
永熙、永平、元康、永康、永宁、太安、永安、建武、永兴、光熙 孝惠 司马衷 290 32 17 48 武帝第三子 九岁立为皇太子,甚愚,武帝欲废之,遭杨皇后反对,未果,后即位为帝,贾皇后掌权,酿成八王之乱,帝被毒杀
光熙、永嘉 孝怀皇帝 司马炽 306 23 8 30 武帝第二十五子 惠帝死后,被司马越立为帝,311年刘曜攻破洛阳,怀帝被执赴平阳,313年被杀
建兴 孝愍皇帝 司马邺 313 14 4 18 武帝孙,吴孝王司马晏之子 311年,怀帝被杀,翌年贾疋拥立为邺为皇太子,次年怀帝被杀,邺即位于长安,316年八月,刘曜攻长安,帝出降,西晋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