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北方的暂时统一

  自从公元三零四年起,北方先后出现了成(包括汉)、汉(包括前赵)、代、前凉、后赵、前燕、前秦九个国家(其中代、魏不在16国数中)。成汉被东晋灭亡。汉分裂为前赵、后赵;前赵被后赵灭亡,而后赵又被魏灭亡,魏又被前燕灭亡。到了公元三五二年,除了代、前凉两个国外,争夺中原的便剩下前燕和刚刚建立起来的前秦了。

  当时东晋晋修帝年纪幼小,虽说由褚太后临朝摄政,其实朝中大权全归会稽王司马昱。征西大将军桓温在三四七年攻灭成汉后,声威日高,他手握重兵,坐镇荆州。当村东晋已极衰微,桓温有他的个人野心,想推翻东晋而自立。他多次提出北伐的请求,想借此发展自己的势力,东晋朝廷用声名很大但却毫无才干的清淡家殷浩来对抗桓温立功,坚决阻止他北伐。

石虎死后,桓温要求出兵,朝廷不许,却派一个无能的褚裒率兵三万从东路北上,进驻彭城(江苏铜山县)。汉族人扶老携幼,成群来归附,东晋军三千人被后赵军击败,朝廷便召还褚裒。河北汉族人二十万渡河来归,由于东晋军已退,大都遭受后赵军杀害。公元三五一年,冉闵战败,冉闵所属徐、豫、兖、洛阳守将降晋,这时候派大军东西并进是有利的,桓温屡次要求出兵,朝廷屡次不许,却让殷浩从东路出兵,公元三五二年,殷浩派安西将军谢尚会同降晋的羌族酋长姚襄出兵北伐,结果大败而归。公元三五三年,殷浩决定亲率大军北伐,希望解够打多几个胜仗,压倒桓温。当时不少大臣,如尚书左丞孔严、右军将军王羲之等都劝殷浩勿把北伐当作儿戏,但殷浩不听从,率军北上,由于殷浩猜忌姚襄,并派人暗杀他,姚襄在战场上反晋,袭击晋军,殷浩大败逃回。

殷浩因北伐失败,声名一落千丈,更受到桓温等人的逼迫,朝廷不得已将他罢官,殷浩回到故里,似乎没有什么怨言,只是经常用笔望空书写“咄咄怪事”四个字。不久,他生病死了。殷浩被罢官,桓温的声势更大,并兼领扬州牧。扬周和荆州是东晋的东西两门,这时两门都被桓温掌握了。

公元三五四年,植温又请求北伐,这时朝廷已设法阻挠他。于是桓温率领步骑四万人攻打前秦。桓温虽然免除了殷浩的对抗,但不能免除东晋朝廷的猜忌,他率孤军深入秦地,希望提高威名,倒不一定想灭掉前秦。桓温分几路前进,汉族人男女夹路欢迎。行军很顺利。符建派遣长子符苌及儿子符生等率主力军五万人来抗拒。桓温督将士力战,符苌中箭伤重,前秦军大败而逃。苻健率老弱兵六千人守长安,发全部精兵三万人作游军,牵制桓温军。这时候前秦已到了快要灭亡的关头,可是桓温到了灞水上(今西安市东),就停止前进。关中郡县争先来归附,老年人见到桓温军,流泪说:“想不到今天又看见官军。”

这时,有一位儒生来见桓温,他就是王猛。王猛出身贫家,幼年时卖畚为业,后来读书,尤其喜欢读兵书,这次桓温入关,王猛披着破旧短衣去见他,一面捉虱子,一面高谈国家大事,桓温很是惊叹,说:“江东没有比得上你的人才。”桓温又问:“我到关中,地方上豪杰还没有人来看我,是什么缘故?”王猛说:“你不怕走几千里深入敌境,现在长安近在眼前,却不渡灞水去进攻,大家看不透你的心,所以不敢来见。”桓温被王猛打中了不可告人的心事,答不出话来。原来桓温考虑到,打下关中,朝廷随即会派官将来镇守,朝廷得到的是实力,而自己得到的不过是虚名,对自己反而不利,因此到了长安附近,就犹豫不进。桓温原想等待熟,就地筹军粮,不料苻健把麦全部割掉,实行清野法。桓温军中缺粮,只好带领关中三万户和匈奴呼延毒所部一万人出潼关回荆州。桓温退兵时,要王猛同行,王猛不肯。王猛知道,桓温虽是一位杰出的军事家,但又是一位想篡权窃国的野心家,自己到了东晋,不可能有前途,还不如留在关中看机会,所以他借故躲开了。

公元三五五年,前秦丞相苻雄(苻健兄弟)病死,太子苻苌也因箭伤复发身亡,苻健忧愤交加,也病死了。太子苻生继位。苻生是个极其残暴的人,杀人如儿戏。少年时代,他的性格就特别倔强,他的祖父苻洪(苻健父亲)很不喜欢他。苻生是个独眼儿,有一次,苻洪任意问左右的人:“我听说独眼儿只流一泪,不知是不是?”左右都说是。苻生气愤地拔出佩刀,将盲目刺伤,流出血来,对苻洪说;“这不也是一泪吗?”苻生继位以后,更是喜怒无常,随意杀人。一次,他和妻子登楼眺望,妻子指问楼下走过的一个人。苻生望去,原来是尚书仆射贾玄石,他问妻子:“你喜欢这个人吗?”说着,吩咐卫士下楼砍了贾玄石的脑袋提上来。苻生把它掷给妻子,说:“赠给你怎么样?”妻子吓得脸如土色,匍匐请罪。

公元三五六年,姚襄占据洛阳。洛阳本由魏将周成驻守,魏国灭亡,周成投降了东晋,这时他又反叛,并引来了姚襄。桓温于是进行第二次北伐,很快打败了姚襄军,姚襄西逃。桓温攻打洛阳,周成率众投降。桓温收复洛阳后,留将镇守,自己率领大军,带着一部分中原百姓南归。姚襄战败,流窜到长安南部,苻生派堂兄弟东海王苻坚(苻雄次子)率军讨伐,苻坚打败姚襄军,并将姚襄擒杀。姚襄的兄弟姚苌投降了苻坚。

公元三五七年,由于苻生愈加残暴荒淫,国人怨声载道,苻坚早有篡立之心,这时见时机成熟,便发动了宫廷政变。当时苻生正在宫中喝醉了酒,被苻坚擒拿。苻坚在众大臣的拥戴下,自立为帝,称大秦天王。苻坚逼令苻生自杀,然后遍访人才。王猛看到苻坚是个干大事业的人,前往应召,和苻坚谈论时事。苻坚和王猛采取一系列措施,镇压豪强,休息民力,使前秦出现了少有的清明政治。

前燕趁着东晋与前秦相互交战,也在积极地发展势力。公元三五七年,慕容隽迁都邺城,攻取河南州郡,并准备进攻东晋。他下令检查户口,每户留一丁,其余都充当兵士,想凑成一百五十万人的大军。到了公元三五九年,州郡征发的兵士到邺城,城中大乱。这种违反民心的鸟合军队,难得有什么战斗力。慕容隽的野心未能实现,这一年,他病死了。公元三六零年,慕容隽之子慕容暐继位,慕容暐当时只有十一岁,慕容恪(慕容隽弟)受遗诏辅政,尊皇后可足浑氏为皇太后。慕容恪虚心待士,量才授任,尽管诸王贵族之间明争暗斗,前燕还能得以大治。

公元三六一年,晋穆帝病死,晋穆帝司马聃在位十七年,享年十九岁,穆帝没有儿子,会稽王司马昱等迎立晋成帝长子琅琊王司马丕,就是晋哀帝。

公元三六二年,北方降将吕护背晋归燕,进攻洛阳。洛阳告急。桓温派遗将军庾希,邓遹领兵援救。吕护中箭身亡,军亦退走,洛阳之危也解除了,桓温上表,请示朝廷还都洛阳。朝中大臣心中都不乐意。散骑常待兼著作郎孙绰上疏,露骨地表示还都洛阳后,田宅不解再买到,舟车也不解再得到,抛弃安乐的地方,回到破乱的地方,实在不值得。东晋的士族官僚们在南方的产业已很丰富,再无心北归。

公元三六三年,桓温被加封为侍中大司马,都督中外诸军事,权势更加大了。参军郗超,主簿王珣是他的左右手。此外,著名的士族大地主谢安(安西将军谢尚的堂弟)以及他的侄儿谢玄,亦被桓温收罗,当了他的掾属。

公元三六五年,晋哀帝病死,晋哀帝在位四年,享年二十五岁,晋哀帝无子,由皇弟司马奕继位(后来被废,无帝号)。

公元三六六年,前燕趁东晋丧君立君之际,由慕容恪,慕容垂率领大军进攻洛阳,洛阳守将陈祐料知抵挡不住,率军南逃,只留下长史沈劲和五百人守城。朝廷得知这消息,没有发一兵一卒援救。慕容恪指挥数万士兵攻城,沈劲和五百士兵血战到底,几乎全部阵亡。洛阳和河南被前燕占据,而东晋会稽王司马昱在这一年进封为丞相。

公元三六八年,前燕太宰慕容恪病死。慕容恪临死前推举慕容垂为大司马,但燕主慕容暐却让自己的兄弟慕容冲当了大司马。慕容冲和太傅慕容评,以及太后可足浑都猜忌和排挤慕容垂,王族之间的矛盾日益激化。

公元三六九年,桓温趁慕容恪病死之机,亲率大军进行第三次北伐,由于沿途汉族人民的大力援助,晋军屡战屡胜,很快进到枋头(河南浚县西南)。燕主慕容大惊,想逃回龙城。慕容垂坚决阻止慕容逃走,率兵抵抗东晋军。慕容派使者向前秦苻坚求援。谋士王猛与苻坚密议,定计出兵救燕,等桓温退去,再乘机灭燕。桓温出兵伐燕,东晋朝廷不放松一切促使他失败的机会,桓温也深怕消耗兵力过多,进军至头,也就仃止不前,而且也拒绝郗超乘燕慌乱直取邺城的建议,希望不战而得全胜。慕容垂看破了他的作战方针,将晋军引入埋伏圈,晋军大败。慕容垂又截断晋军粮道,桓温下令退兵,路上被燕伏军前后夹击,死了三万多人。之后,又遭到前秦将军苟池,邓羌率领的援军截击,晋军又死一万人。桓温收散兵退到山阳(江苏淮安县),面目无光,他把失败的罪过推到运粮官豫州刺史袁真的身上,袁真受诬,投降了慕容。慕容垂打了大胜仗回到邺城,以慕容评为首的贵族们忌恨慕容垂声名太大,阴谋杀死他。慕容垂被迫投奔前秦,前燕势力愈加削弱。

公元三七零年,苻坚认为灭燕的时机已到,派王猛率秦兵攻燕国。慕容评率燕兵三十万人屯潞州(山西潞城县北),抵抗秦兵。王猛在阵上誓师,说:“我王猛受国家厚,出将入相。今天同诸位深入敌境地,大家都不要怕死,只许前进,不许后退,共立大功,报答国家,上朝廷领明主的厚赏,回家里讨父母的喜欢,不是很好么!”将士们听了誓言,踊跃大呼,奋勇进攻。燕兵大溃败、慕容评单骑逃回邺城。苻坚亲率大军,和王猛一起攻破邺城,慕容、慕容评等逃亡,先后被追擒杀死,前燕至此灭亡了。前燕从慕容廆算起,传四世,共六十四年。前燕的疆土全部并入前秦。

就在前秦攻灭前燕的时候,东晋大司马桓温乘机攻拔寿春。寿春由袁真镇守,袁真因被桓温诬陷,占据寿春投降了前燕。桓温攻拔寿春,算是为自己挽回了一点面子,他问参军郗超:“足以洗雪枋头惨败的耻辱吗?“郗超说不能。桓温问为什么样,郗超说他,如果不学伊尹、霍光,就不能建立大权威,镇压四海。桓温深以为然,便和郗超密谋定计。桓温北伐二十多年,想把北伐作为个人集中权力的手段,但他总受到朝廷的牵制,所以迄无成就。他在北伐途中见到以前所种的柳树大已十围,不禁感慨地说:“木犹如此,人何以堪!”他又曾抚枕叹息说:“大丈夫不能流芳百世,亦当遗臭万年!”回建康以后,桓温把皇帝司马奕废为东海王,但自己又不敢篡位,只好迎立丞相会稽王司马昱,就是简文帝。

公元三七二年,晋简文帝病死,简文帝是东晋开国皇帝晋元帝司马睿的儿子,登基时已五十三岁,在位不是一年便死去,儿子司马曜(也叫司马昌明)继位,就是孝武帝。孝武帝即位时不过十岁。

公元三七三年,桓温从姑孰入朝。当时朝中最孚重望的大臣要数吏部尚书谢安和侍中王坦之,桓温气势极盛,想独揽朝政,谢安从容地与他周旋,不久,桓温病重回姑孰,要求加他九锡,谢安、王坦之又故意拖延其事。结果桓温未能如愿,便病死了。桓温死后,谢安执掌朝政,桓温弟桓冲做荆州刺史,与谢安同心保护帝室,东晋朝内部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和眭气象。

前秦苻坚灭了前燕,国势大盛,已经完全占有了中原的广大地区,这是和王猛的政治才干是分不开的,王猛得到苻坚的重用,宫至太子太傅、丞相。苻坚灭燕,使王猛整治关东六州。王猛选拔清廉的人作郡县宫,废除慕容暐时的恶政,大得人民的拥护。公元三七三年,苻坚派兵攻取了东晋的梁、益二州,占据了成都。

公元三七五年,王猛病死。临死前,苻坚问及后事。王猛说:“东晋虽然远在江南,但正统所在,民心归附,我死以后,千万不要打算攻晋。鲜卑和羌是秦的仇敌,必须逐渐消灭它们,国家才能安全。王猛说完话死了。苻坚大哭,可是他后来并没有接受王猛的最后忠告。

公元三七六年,苻坚派兵攻打前凉。前凉自公元三一四年由张轨、张实父子建国,后继的国君有张茂、张骏、张重华、张祚、张元靓、张天锡。其中,除张骏有些作为外,其余的都是无道昏君。秦兵入境,张天锡战败出降。这个由汉族人建立起来的国家也就灭亡了。前凉传八世,共七十六年。

同年,苻坚派兵攻打代国,代王什翼健被杀,这个由鲜卑族拓跋猗卢在公元三一零年建立的代国也灭亡了。

中国北方从公元三零四年起,出现了大分裂的局面,经过了七十二年的战乱,到公元三七六年,前秦苻坚完成了统一北方的大业。

          接第四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