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淝水之战前后

  公元376年,前秦符坚统一了北方。他雄心勃勃,忘记了王猛临死前的忠告,决定进攻东晋。符坚虽是氐族人,但如果能够统一中国,结束长期的战乱,让人民过上安定的生活,这也不能算是一件坏事。但是,北方遭受了七十多年的五胡之乱,人民,特别是汉族人民对各胡族的统治者深恶痛绝,民心思晋。这样,前秦要灭东晋,就成了一件违背民心的事了。

公元378年,符坚派遣儿子符丕与慕容(原前燕国君)等率步骑七万攻东晋的襄阳城。又使慕容垂、姚苌率兵五万,石越率骑兵一万,苟池等率兵四万,分三路会攻襄阳。东晋守将朱序固守襄阳,秦兵十余万攻城不下。符坚大怒,限符丕明春攻下襄阳,否则自杀,不许生还。符丕督兵力攻,被朱序屡次击败,只好后退。朱序以为秦兵已退,不再防备,部将李伯护贪重赏,投降符丕作内应。公元379年,符丕攻破襄阳,朱序被俘。符坚另一路攻晋军人数也在十万 以人,攻晋淮南诸城,进至三阿(江苏高邮县西北)。东晋朝廷大恐慌,发兵守长江。谢安派遣其弟谢石和侄儿谢玄率水陆军攻秦军,秦军大败退走。

公元380年,符坚分击关中氐族十五万户,使符姓人和亲戚各领若干户散驻关外各州镇,企图借氐族来镇压各州民众的反抗。关中氐族的力量削弱了,原来关中的羌族和迁入关中的鲜卑及杂夷却成为大族。侍臣赵整作歌讽谏,说“远徒种人留鲜卑,一旦缓急语阿谁?”这里的“种人”指的是氐族。符坚听后,只付之一笑。

公元382年,符坚大会群臣,商议大举攻晋。符坚说:“我做皇帝将近三十年,四方大体上已经统一,只有东南一角还存在着东晋。计算我的士兵,可有九十七万,我想亲自率领去灭晋,你们看行不行?”文武百官除了朱彤一个臣首先发言附和,其余都说不行。议论了好久,没有人赞同符坚的意见。符坚生气,说:“以我众多的兵马,可以投鞭断流,攻打东晋,不过象疾风扫秋叶一般罢了!”他斥退群臣,留下季弟符融商议。符融力谏伐晋的危险,主要理由是兵民都不愿和东晋作战,并且说,凡是说东晋不可伐的人都是忠臣。符坚更加生气,说:“你也这样,叫我指望谁?”太子符宏,幼子符诜,爱妾冼夫人,都谏符坚不可伐晋。最后,符融把不愿说的话也说出来。符融说:“我们国家本来是我狄国,虽然强大不算是正统;东晋虽微弱,却是中华正统,天意一定不会灭绝它。”但这些话,符坚一慨不听。慕容垂、姚苌私下却劝符坚伐晋,请他圣心独断。符坚大喜,认为可以和他们共安天下。在伐晋这件大事上,符坚是完全孤立的,赞成符坚的,正是希望符坚大败,前秦崩溃的鲜卑、羌两个敌人。

公元383年,符坚下令大举出兵。平民每十丁出一兵,富家二十岁以下的从军子弟,都给羽林郎官司号,富家子弟来从军的有三万余骑。符坚命令符融率慕容垂等带领步骑二十五万为前锋,命令姚苌督率蜀兵顺流而下,符坚自己带领步兵六十万,骑兵二十七万,军队首尾长一千里。

符坚率领一百万人的部队,驻扎在淮河、淝水之间,京师建康的军民十分震惊。皇上加封谢安为征讨大都督。谢玄入他的官邸问他破敌的计划,谢安却非常镇静,没有一点畏惧的神色,他回答说:“朝廷已经另有旨意了。”说罢就不作声了。谢玄不敢再问,便又要张玄重新向他请示。谢安没有理会,却命令驾车到山上的别墅去游玩。亲戚朋友都聚集在这里,谢安便与谢玄下围棋,以别墅为赌注赌输赢。谢安平时棋艺要比谢玄差,这天谢玄在为战事忧惧,无心下棋,结果输了。谢安回头对他的外甥羊昙说:“别墅就给你了。”谢安于是就游山玩水,直到夜间才回来。然后向将帅发布指示,要他们各自招负起自己的责任。

公元383年十一月,符融攻下寿阳(今安徽寿县),俘获了东晋守将徐元喜。符融以参军郭褒为淮南太守。慕容垂攻下了郧城(在今湖北省西北部)。符融的部将梁成率兵五万进至洛涧(今叫洛水)。当时,东晋只有八万军队,由谢石、谢玄、谢琰、桓伊、胡彬等率领,抗拒秦军。符坚认为胜利在握,丝毫不把东晋军队放在眼里。他派在襄阳俘获的东晋将军朱序来说谢石等投降。朱序到晋军以后,不仅没有劝降,反而向谢石透露了秦军的情况,并建议说,秦兵百万,势不 可挡,现在趁它还没有到齐,迅速出击,打破它的前锋,大军就会溃散。谢石等听从朱序的计谋,十二月,谢玄派广陵相刘牢之率领精兵五千,进攻洛涧的梁成军,结果梁成被杀,秦兵大溃败,抢 渡淝水,士卒淹死一万五千人。谢石指挥军队,水陆并进。符坚和符融在寿阳城上观战,看到晋军阵容严整,又望八公山(在寿县东北)上的草木也以后皆是晋兵。符坚回头对符融说:“这明明是强敌,怎么说是弱敌呢?”他开始害怕了。秦军守淝水,谢玄派人告诉符融,请秦军向后略退,让晋军渡水决战。符坚、符融不顾部将的反对,同意后退。他们想在晋军半渡时进行袭击,于是下令退却。但是,秦军这一后退就阻止不住了。谢玄、谢琰、桓伊等率军乘势抢渡淝水,展开猛烈攻击,符融马倒被杀。朱序在秦军阵后大呼“秦兵败了!秦兵败了!”秦兵听了于是狂跑,朱序和张天锡(原前凉的国君)、徐元喜乘机奔回东晋。晋军缴获了符坚的战车,收复了寿阳,俘虏了淮南太守郭褒。符坚中箭负伤,单身匹马逃回洛阳。逃回洛阳的秦军也只剩下十几万,符坚带着这些残兵败将回到长安。

谢玄等在淝水大败秦军,驿站传来捷报。谢安当时正与客人对坐着下围棋,看完捷报,就把它折叠好放在床上,没有一点高兴的神色,依旧下着棋。客人问他,他慢吞吞地答道:“子侄们已经打败了贼兵。”下完棋兵,他回到内堂去。在过门槛时,因为高兴得很,不觉脚下木屐的齿都在门槛上碰拆了(晋时士大夫多穿木屐,屐下有铁钉的齿)。他竟是这样故意控制感情,遇事装镇定的。

淝水之战是东晋十六国时期最大的一次战争,也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以少胜多的战例之一。这场战争决定了后南北朝对立局面的形成。东晋自桓温死后,谢安执朝政,内部比较统一。晋军人数少得多,可是上下一心,敢于作战。秦军将帅自符融以下,都缺乏灭晋的信心,兵士多是汉族人,根本不愿意灭晋,符坚的失败理所当然。

淝水之战使前秦一败涂地,国家已无法复兴。淝水之战以后,北方又出现了大分裂的局面,先后出现过后燕、后秦、西燕、西秦、北魏、后凉、北凉、南凉、南燕、西凉、夏、北燕等十二个国家(其中北魏、西燕不在十六国数中)。此外,前秦残部也延续了十年才灭亡。 由于国家众多,适宜分而述之。

后燕  淝水之战后,慕容垂保存了自己的实力。公元384年,慕容垂背叛前秦,占据了今河北、山东、山西和河南、辽宁的一部分,建都中山(今河北定县),自称燕帝。公元395年,慕容垂死,儿子慕容宝继位。公元397年,北魏军攻破中山,慕容宝丧失中原,迁都龙城。慕容宝以后继位还有慕容详、慕容麟、慕容盛、慕容熙。公元407年,高句丽人高云杀燕帝慕容熙,后燕亡国。

后秦  淝水之战后,公元384年,姚苌也背叛前秦,占据了今陕西、甘肃、河南等地,自称秦王。公元385年,姚苌杀死符坚,攻取长安,自称秦帝。公元393年,姚苌死,儿子姚兴继位。姚兴是符坚以后有作为的皇帝。他选拔贤良,严惩贪官,释免奴婢,谨慎断狱。他大兴儒学,提倡佛教。在姚兴统治的二十余年中,后秦成为西方的强国。前秦、西秦、后凉都是被姚兴的后秦灭亡的。公元416年,姚兴死,儿子姚泓继位。公元417年,东晋刘裕攻灭了后秦。

西燕  淝水之战后,慕容泓、慕容冲也背叛前秦,占据了今陕西、山西一带,建都长安。慕容泓被谋臣高盖杀死。公元385年,慕容冲也称燕帝。不久,慕容冲被部将韩延杀死,慕容永率众离长安。不久,长安被姚苌占据。慕容永攻克邺城,杀前秦主符丕,后又进据长安,称帝。公元394年,后燕慕容垂灭了西燕。

西秦  公元385年,陇西鲜卑酋长乞伏国仁聚集鲜卑部落十余万人,占据陇西,自称人单于。公元388年,乞伏国仁死,弟乞伏乾归继位。公元400年,乞伏乾归战败,投降后秦作附属国。公元409年,乞伏乾归死,儿子乞伏炽磐继位。公元414年,灭南凉。公元428年,乞伏炽磐死,儿子乞伏暮末继位。公元431年,乞伏暮末战败,被夏国灭亡。

后凉  公元386年,氐族人吕光占据凉州,建都姑藏(甘肃武威县),建立后凉国。吕光原是符坚的大将,符坚灭了前凉后,于公元383年派他率兵进攻西域诸国。吕光降服了西域三十余国,用骆驼二万余头带着西方的珍宝、文物和天竺名僧鸠摩罗什东归。公元399年,吕光死,儿子吕绍、吕纂、吕隆互相杀夺。公元403年,姚兴灭后凉,获得鸠摩罗什,大兴佛教。

北魏  公元386年,鲜卑拓跋部推戴拓跋即代王位,恢复被符坚消灭了的代国。同年,拓跋珪改国号为魏,(史称北魏)。北魏在拓跋珪的统治下很下成为一个强盛的国家。公元398年,拓跋珪迁都平城(今山西大同市)。公元399年,改号称皇帝,即魏道武帝。公元409年,拓跋珪被儿子拓跋绍杀死。同年,拓跋嗣杀拓跋绍,即魏帝位,就是魏明元帝。拓跋嗣后来灭西秦,灭北燕,灭北凉,统一了北方。(北魏的详情后两节再谈及)。

前秦残部  淝水之战后,前秦一败涂地。公元385年,符坚、符丕分别被姚苌和慕容永杀死。公元386年,符坚的族孙符登得氐族人的拥护,据陇东(甘肃平凉县)称秦帝。符登与姚苌混战多年。公元394年,符登战败,被姚兴杀死。儿子符崇继位,逃奔湟中,被西秦乞伏乾归追逐而死去,前秦的残部也彻底灭亡了。

南凉  公元397年,河西鲜卑酋长秃发乌孤占据金城(甘肃皋兰县西北),自称西平王,黄河南鲜卑十二部大人都来归附。公元407年,秃发乌孤死,儿子秃发傉檀继位。公元414年,西秦乞伏炽磐攻灭南凉。

北凉  公元397年,吕光的叛将段业占据张液。公元401年,匈奴族酋长沮渠蒙逊杀死段业,占领张液,自称张液公。公元412年,占领姑藏,自称河西王。公元421年,灭西凉。公元433年,沮渠蒙逊死,儿子沮渠茂虔继位。公元439年,北魏灭北凉。

南燕  公元398年,慕容德占据广国称王。公元400年,又占据滑台(河南滑县)自称燕帝。公元404年,慕容德死,慕容超继位。公元410年,东晋刘裕北伐,杀慕容超,南燕灭亡。

西凉  公元400年,汉人李暠占据敦煌,自称西凉公。公元405年,迁都酒泉。公元417年,李暠死,儿子李歆继位。公元421年,北凉沮渠蒙逊灭西凉。

  公元407年,姚兴的郭属,匈奴酋长赫连勃勃建都统万(陕西横山县西),自称大夏天王。公元417年,东晋刘裕灭后秦,留十二岁的儿子刘义 真镇守长安,自己赶回建康夺帝位。赫连勃勃和军师王买德利用此机,于公元418年率大军进攻长安。刘裕的部将互相残杀后,夺取财物妇女逃亡。赫连勃勃追击,刘义真军全部覆没,刘义真逃归江南。赫连勃勃取得长安,自称皇帝。公元425年,赫连勃勃死,儿子赫连昌继位。公元426年,北魏攻夏,入统万,取长安,赫连昌逃到上邺城(甘肃天水县西南)。公元428年,北魏俘获赫连昌,赫连定据平凉,击败北魏军。赫连定与北魏连连战争。公元431年,赫连定灭西秦,掳秦民十余万口,想逃到河西去,渡河时被北魏属国叶谷浑击灭。

北燕  公元407年,高句丽人高云杀后燕帝慕容熙,在龙城继为后燕主。公元409年,鲜卑化的汉人冯跋杀高云,据龙城自称燕天王。公元430年,冯跋死,弟冯弘继位。公元436年,北魏灭北燕。

 

     接第五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