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齐和北魏

  公元479年,萧道成趁宋朝皇室骨肉相残之机,夺得了皇位,建立齐朝,他就是齐高帝。

  齐高帝一心盘算着为子孙建立万世的基业。有一天,他召见当时的学者刘瓛,问久安之道。刘瓛说,以宋为戒,虽危可安;否则,虽安必危。刘瓛的话,很合齐高帝的心意。齐高帝认为,刘宋亡国的原因有两条:一条是皇室骨肉相残,削弱了自己的力量;另一条是从孝武帝起,皇帝的生活奢侈腐化,加重了人民的负担,引起人民的强烈反对。他从巩固自己的统治,建立子孙万世基业出发,在制定治国方针时特别注意提倡节俭和教子孙加强团结。齐高帝以身作则,厉行节俭。过去,皇帝的礼服上常常佩戴一种叫做“玉介导”的装饰品,据说是避邪的。齐高帝认为这种玉制品是产生奢侈的根源,叫人把它打碎,不许再用。他还下令把后宫用金或铜做的器物和栏杆、门槛等,改用 铁的。把内殿挂的绣花绫罗帐,改为黄纱帐。宫女们一律改穿朴素的紫色鞋子。皇帝銮驾上华盖的镶金装饰品也去掉了。齐高帝常说:“让我治天下十年,当使黄金与泥土同价。”他一再教训子孙互相亲爱,紧密团结。临死前,他把太子萧赜叫到床前,再三嘱咐他说:“刘氏如果不是骨肉相残,我们萧家哪能得到天下 ?我死后,你对兄弟子侄要爱护,他们有过失,可以严加教训,千万不能杀人;这是我们萧家的一条规矩,不仅你要遵守,还要教育子孙世世代代都要遵守。”

公元482年,齐高帝病死,在位仅四年。太子萧赜继位,就是齐武帝。在齐高帝经营帝业时,萧赜是个得力的助手,他即位以后,保持了节俭的作风,也没有杀害兄弟,在位十一年间,国家还没有出现危险的征兆。

公元493年,齐武帝萧赜病死,在位十一年。齐武帝临死把政事委托给侄儿西昌侯萧鸾。萧鸾迎立故太子萧长懋(萧长懋早死)之子萧昭业。但萧昭业在位不到一年,就被萧鸾杀死,追废为郁林王。萧鸾又迎立新安王萧昭文。但萧昭文在位仅三月,又被萧鸾废为海陵王,接着又被他杀了。萧鸾篡帝位,就是齐明帝。齐朝自齐明帝起,迅速走向下坡路。

正当南方宋、齐交替的时候,北方的北魏也发生了深刻的社会变革。公元471年,北魏孝文帝即位,冯太后以太皇太后的身份临朝称制。当时,北魏的社会危机已经十分严重。税收一天天减少,国库越来越空虚,各族人民的反抗正此起彼伏。冯太后看到这些危机正在动摇自己的统治地位,于是决心进行社会改革,以便扭转这局面。

北魏的官吏原来一直没有傣禄,靠贪污和掠夺来满足他们奢侈腐化的生活。官吏们贪赃枉法,加深了统治阶级和劳动人民之间的矛盾。冯太后决定实行傣禄制度,按官职大小,给官吏们数量不等的粮食、田地、布帛和当差的劳动力,不许他们再贪污勒索。傣禄制度实行后,有些官吏仍旧贪污勒索,如刺史李供之便是其中一个。冯太后下令将李洪之押到平城,撤职查办。从此官吏们都有些害怕,贪污的风气逐渐得到扭转。北魏前期,大地 主在地方上的势力很大,他们兼并农民的土地,强迫农民做他们的“荫户”,供他们剥削。荫户没有户籍,这只能肥了大地主,损害了国家利益。冯太后采纳了大臣李冲的建议,实行“三长制”,即五家一邻, 五邻一里,五里一党。邻、里、党各有一长,三长负责检查户口,征收租税和征发徭役。这样既能减轻农民的负担,国家的税收也大大增加。冯太后还实行了均田制,把政府掌握的荒地分配给农民耕种。实行均田制后,农民有了土地可种,有了衣食来源,交得出赋税,国家有了财政收入,农业生产也发展起来了。冯太后在政治上不因循守旧,敢于进行改革,称上是一位出色的女政治家。

公元490年,冯太后病死。当时,孝文帝拓跋宏已经二十四岁,亲自执掌朝政大权,继续实行政治改革。孝文帝念了不少书,对汉族文化有较深的了解。他知道,要使北魏富强,必须抛弃民族偏见,接受汉族的先进文化。为了适应政治上的需要,便于进攻南朝,统一中国,他决定迁都洛阳,迁都是件大事,关系到许多鲜卑贵族的切身利益。孝文帝以南征为名,于公元493年秋率领三十万人马到了洛阳。到洛阳后,孝文帝仍骑马上路,表示要继续进军,群臣们预料到这样毫无准备,草率出师,必然会遭到失败,所以他们都跪在孝文帝的马前,叩头哀求不要再前进。孝文帝说,你们既然不愿南征,那末,就得听我的话,迁都到洛阳。群臣不愿迁都,但更不愿南征,只好同意迁都。到公元495年,北魏宫人和文武百官全部迁到了洛阳。

迁都后,孝文帝着手改革鲜卑的旧风俗,从各方面积极推行汉化政策。他发动了一百万人迁到洛阳附近地区,开辟新的牧场和耕地,采用汉族的先进生产技术,发展农牧业生产。他还下令废除鲜卑姓氏,采用汉姓,并且带头把拓跋改为元,把自己的姓名改为元宏,(自孝文帝以后,北魏的皇帝都姓元)。一些鲜卑贵族的姓, 都改为长孙、穆、奚、陆、贺等。孝文帝还鼓励鲜卑贵族同汉族在地主通婚,自己带头选了汉族大姓的女子作妃子,给五个弟弟娶了汉族大姓的女子为妻,公主也下嫁给汉族的大姓。他又叫鲜卑人改穿汉人服装,学习说汉语,还向南方的齐朝借来四书五经等书籍,派人抄写,供鲜卑贵族子弟学习。他规定,所有迁到洛阳的鲜卑贵族,死后都葬在洛阳的北邙山,不许送回平城埋葬。

对于这些改革,顽固守旧的鲜卑贵族当然不满意。公元496年,太子元恂阴谋逃回平城,据平城自立一国,孝文帝将元恂逮捕,亲自用鞭子打了他一顿,把他废为庶民,囚禁起来。不久,又将他毒死。许多高级贵族数次想搞分裂,都遭到孝文帝的严厉镇压。

孝文帝迁都洛阳和实行汉化政策,使北魏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都迅速得到发展。黄河流域开始出现了新气象。孝文帝对我国民族大融合和黄河流域的经济发展作出了重大的贡献,是一位值得赞扬的少数民族的杰出政治家。公元499年,孝文帝病死。孝文帝元宏在位二十九年,他是在南征的归途中病死的,死时才三十三岁。太子元恪继位,就是北魏宣武帝。

正当北魏实行社会改革,国势不断兴盛的时候,南方的齐朝在迅速崩溃。齐明帝是用阴谋夺得帝位的,他即位后,大杀齐高帝和齐武帝的子孙,想以此来巩固自己的帝位。但是,他内心充满了忧惧,他的灵魂是怯弱的。做了许多坏事,却妄想“鬼神”赐福给他,相信那些自称能和“鬼神”打交道的妄人。他不敢轻易离开皇宫,每逢外出,往东便言往西,往南便声言往北。他杀高帝、武帝子孙,一定先要烧香礼拜,呜咽流泪一番才下手。他生病,也不也声张。临死前还对他的儿子萧宝卷说:“作事不可在人后。”

公元498年,齐明帝病死,在位五年。太子萧宝卷继位(无帝号)。萧宝卷是一个极其荒淫的暴君,可与宋朝前废帝刘子业相比,他大修宫室,遍选珍奇,过着荒唐腐化的生活。他最宠爱的潘妃,曾经叫人用黄金卷成莲花片贴在地上,使潘妃在上面行走,他高兴地喊道:“此步步生莲花也。”他牢记父亲的话“作事不可在人后”,对文武大臣处处猜忌,稍不如意就杀人,弄得文武大臣人个自危。萧宝卷在位两年,把父亲留给他的文武大臣,差不多杀光了。各地镇将不是起兵造反,就是投奔北魏。

公元500年,萧宝卷把尚书令萧懿也杀了。萧懿弟雍州刺史萧衍在襄阳起兵。齐明帝第八子萧宝融当时封南康王,任荆州刺史,也起兵于江陵,并在江陵称帝,就是齐和帝。他传檄建康,历数萧宝卷的罪恶,宣布废萧宝卷为涪陵王。齐和帝加封萧衍为征东大将军,都督征 讨诸军事。萧衍领兵东下,直指建康。将军王珍国、张稷等杀了萧宝卷,迎接萧衍。

公元501年,萧衍进入建康,自封为大司马,追废萧宝卷为东昏侯。他见潘妃长得很美,想据为己有。将军王茂说:亡齐者此物也。”萧衍也只好将潘妃杀了。这时,萧衍已有篡位之心,大臣沈约也劝他及早行动,不然齐和帝还都,君臣分定,就 不好办了。于是,萧衍即皇帝位,改国号为梁,废齐和帝为巴陵王,不久,又派亲信郑伯禽将他害死。齐和帝在位仅一年。

萧道成建立齐朝,惨淡经营,原打算子孙将帝位代代传下去,不料齐朝却是个短命的王朝,虽传七主,前后不过二十三年就灭亡了,这恐怕是齐高帝萧道成不曾预料到的。

          接第三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