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隋朝

                     第一节    隋文帝

 公元581年,杨坚篡夺了北周政权,该国号为隋。公元589年,隋文帝杨坚消灭了南方的陈朝,统一了长期处于分裂和战乱的中国。隋文帝是我国历史上一位有作为的杰出的皇帝。

隋文帝统一中国以后,实行各种巩固统一的措施,结束了西晋以来将近三百年的动乱,全国安宁,南北民众获得休息,社会呈现出空前的繁荣。

隋文帝即位时,北方的突厥灭了柔然后,已成为一个强大的国家,突厥时时入侵,扰乱边境。隋文帝采取了大臣长孙晟的建议,用远交近攻,离间强部,扶助弱部的方式。经过了多年的努力,取得了北方边境的安宁。隋文帝灭陈朝后,陈旧境自长江南岸到泉州再南到岭南,士族和土豪到处起兵叛变,首领有的自称皇帝,有的自称大都督,聚众多至数万,少的也有几千,攻陷州县,杀害隋朝地方官。隋文帝派遣大将军杨素率兵讨伐,先攻下京口,继续进兵扫荡,一路入山区,一路沿海岸,击破各地叛军,最后克服泉州,江南兵乱迅速消灭。岭南以王仲宣为首的豪族发动叛乱 ,围攻广州。岭南少数民族女首领、高凉(今广东阳江县西)人洗夫人,迎隋将裴矩、韦洸,平息了叛乱。隋用兵不过数月,陈旧境全部平定了。

隋文帝平定全国以后,开始着手改变政权,他的主要谋士是李德林、高熲、苏威(苏绰之子)、杨素、裴政、牛弘、许善心、虞世基、封德彝等人。

隋文帝完全废除了北周鲜卑贵族所推行的暴政,取消了北周官制,恢复汉、魏官制,实际上就是恢复了汉族政权。隋文帝确立了三省制,即中书省、门下省、尚书省,三省同为最高政务机构,实际上是三省长官共同负责中枢政务。隋文帝确立的这种官制,虽然以后历朝 也有不少改革,但基本上沿袭到清代。隋文帝还简化地方官制,废除郡一级地方官,只存州县两级(后隋煬帝改州为郡),规定九品以上地方官吏均由中央任免,而且本地人不得把持本地政务,这些都有利于中央集权的进一步加强。

隋文帝制订了新的刑律,废除了前朝的某些酷刑,尤其是废除了野蛮的连坐法。新刑律规定死罪囚要经过三次奏请,才决定行刑。全国的死罪囚,都得经过大理寺(最高立法机关)复按。隋朝的新刑律基本上为唐、宋至清各朝所沿用。隋文帝废除了高门世族垄断官坊的恶例采取孝试的方法选拔官吏这样就渐渐形成了封建社会的科举制度。科举制度比起凭 借着门阀高低作官的制度,无疑是一大进步,所以科举制度一直沿袭的清末。隋文帝还把东晋至南北朝变得十分混乱的度量衡重新统一起来,而这种制度出为以后历朝所沿用。

隋文帝作为一个开国皇帝,深知与民休息,发展农业生产的 重要,在他统治期间,他在全国各地推行均田法,民众按人口授田,生活上多少得到保障。由于农民有了生产的积极性,因而全国的耕地面积得到扩充,农业生产迅速得到恢复和发展。隋文帝还免除盐酒商税,搜查 隐漏农户,重编户籍,削弱豪强势力,保证国家财政收入。为了预防荒年,隋文帝命令全国各地设置粮仓积谷,每遇荒年便开仓赈救。由于隋文帝采取了一系列积极有效的措施,使得人民生活安定,户口增加。隋统一全国时,有户口四百一十万,到了公元六六年,户口增至九百万,人口四千六百万,恢复到东汉时期的户口数。农业生产也得到极大的发展,隋朝出现了类似西汉文景时期的富饶。史书上记载:当时府库中的粮食绢匹都藏满了,不能再藏,只好堆积在廊庑下。

隋朝在短短的时间内使得经济有了这么快的发展,是和隋文帝的节俭政治分不开的,而隋文帝本人又是历史上少有的节俭的皇帝。隋文帝感到自己取得政权太容易,怕人心不服,常存警戒之心,力求保国的方法,他主要实行的一条是节俭。从辅政时开始,隋文帝便提倡节俭生活,积久成为风习。他自己的生活很简朴,除了举行宴会,平时 用餐只有一种肉食。他的乘舆和服饰,破了的马上令人修补好再用。后宫妃妾,不准过份装饰打扮。一般的士大夫,便服多用布帛,饰带只用铜铁骨角,不用金玉。有一次,隋文帝想配止痢药,要用胡粉一两,宫中却找不到胡 粉。又曾找织成的衣领,宫中也没有。隋文帝也十分留意民间的疾苦。分元五九四年,关中饥荒,他派人去看百姓所用食品,是豆粉拌糠。他拿去食品给群臣看,流涕责备自己无德,命命撤消常膳,不吃酒肉。他率领饥民到洛阳就食,命令卫士不得驱迫民人,遇到扶老携幼的人群,自己引马避路,好言抚慰。道路难走处,命令左右扶助挑担的人,他的这些所作所为,在帝王中确是罕见,因为他深知要巩固政权,首先必须取得 民众对自己的好感。

隋文帝另一条保国的办法就是诛杀,他认为 不实行诛杀不能稳定政权。他对待臣下极严,经常派人侦察京城内外的官员,发现罪状便加以重罚。他痛恨官吏的贪污行为,甚至秘密使人给官吏行贿,一受贿赂,立即处死刑。他的儿子秦王杨俊,因生活奢侈,多造宫室,被发觉,勒令关禁闭。大臣杨素说罚得过重。他说:“皇子和百姓只有一个法律,照你说来,为什么不另造皇子律;任何人犯罪,都得按法律惩罚。”当然,隋文帝在施行诛杀的同时,对一些有政绩的官吏也大加奖赏。公元六零零年,齐州一个小官王伽,送囚 人李参等七十余人去京城,行至荥阳,王伽对李参等人说:“你们犯国法,受罪是该当的,你们看看护送你们的民夫,多么辛苦,你们于心安吗?”李参等谢罪。王伽遣散民夫,释放李参等囚犯,约定某日都来到京城,说:“你们如果失约,我只好代替你们受死。”结果,七十余囚犯到期都来到,不缺一人。隋文帝听了很惊异,召见王伽,大为叹赏。又召李参等携带妻子入宫。赐宴后宣布免罪,并且下了一道诏书,说明只要 官有慈爱之心,民并非难教。要求官吏学习王伽,以至诚待民。

由于隋文帝实行诛杀,依靠一些左右亲信当作耳目,这又使得他不能不信谗言、受蒙蔽。他凭个人权术,使功臣旧人,多因罪小罚重,杀逐略尽,最后剩下了一个凶狠狡猾的杨素。杨素是一个大地主,他广营资产,京城和京外大都会,到处有他的邸店、磨坊、田宅,家里有成千的上等 妓妾,又有成千的奴仆,住宅华侈,式样模拟皇宫,隋文帝还以为杨素诚孝,信任有加。

公元600年,隋文帝发觉太子杨勇奢侈好色,于是废黜杨勇。独孤皇后、杨素都替晋王杨广说好话,隋文帝便立杨广为太子。其实,杨广和杨勇一样,也是个奢侈腐化 、好色之徒,只不过善于伪装罢了。

公元604年,隋文帝病重(当时独孤皇后已死去),大臣杨素、柳述、元严守候在他身旁。这时候太子杨广巴不得父亲早死,写信给杨素探询情况,杨素一一告知。这事被隋文帝发觉,十分生气。在隋文帝病重期间,杨广想奸污隋文帝宠爱的陈夫人(陈皇帝的女儿)。隋文帝知道后,大怒,说:“畜生何 足以付大事,独孤误我!”当即传柳述、元严写诏书,准备废杨广,恢复杨勇太子之位。杨素得知消息,立刻告诉杨广。杨广马上命令左卫大将军宇文述等率领禁军包围了宫廷,将柳述、元严逮捕下狱。又命令右庶子张衡入殿侍疾,隋文帝身边的人全部隔离。不久,隋文帝便死去了。可以推测,隋文帝是被儿子害死的。隋文帝杨坚在位二十四年,享年六十三岁。

隋文帝死后,杨广假借遗诏赐杨勇死,将他缢杀了。杨广又强占了陈夫人,并将柳述、元严流放岭南。

 

接第二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