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唐肃宗  

   公元756年夏,李亨即位于灵武,就是唐肃宗,尊唐玄宗为太上皇,改年号为至德。唐肃宗即位时,文武官员只有裴冕、杜鸿渐、崔漪等不足三十人,其中也没有突出的人才。他的左右却有宠妾张良娣(良娣是个太子妃妾的称号)、李辅国二人,已开始专权用事。

   唐肃宗本人虽有号召全国的政治地位,但缺乏挽救危局的具体谋略和实力,他想起了故人李泌,于是派人把他请到灵武,李泌字长源,智慧早成,在开元年间就得到唐玄宗和张说、张九龄器重,称为奇童。天宝年间,唐玄宗命他当太子的供奉,成为太子李亨的师友,因作诗指责杨国忠、安禄山等,被朝廷斥逐 。李泌到达灵武,唐肃宗大喜,每事都和他商量,言无不听。不久,郭子仪也率精兵五万到达灵武。唐肃宗得到李泌、郭子仪两个杰出的文、武辅佐、兴复有望,进驻彭原(今甘肃庆阳县南),指挥军事。唐肃宗听从李泌的建议,以长子广平王李为天下兵马 元帅,诸将都隶属元帅府。以李泌为侍谋军国元帅行军长史,但又用李辅国为判元帅行军司马事,地位仅次于李泌。

   安禄山攻取东京、西京后,洋洋自得,没有更多的用兵,每天在洛阳宫饮酒作乐,唐玄宗本人喜爱音乐,也通晓音乐,《霓裳羽衣曲》等就是他自已创制的,他养有一支宫廷乐队,称为梨园子弟,两京陷落后,梨园子弟被搜捕至洛阳,安禄山大宴群臣于凝碧池,命梨园子引奏乐。乐工雷青不胜悲愤,掷乐器于地,西向恸哭,并大骂安禄山。结果,雷海 青被惨杀。安禄山由于纵情酒色,弄得两 目昏盲,脾气也越加暴躁,动辄鞭挞左右,宦官李猪儿被鞭挞最多。

   公元757年,安禄山的爱妾段氏见他多病,恐有不测,请他立自己生的儿子安庆恩为太子,安禄山准备同意。长子安庆绪闻讯,即和严庄密谋派李猪儿将安禄山杀死,安庆绪即皇帝位,段氏母子 被迫自杀。安禄山死后,叛军内部混 乱不安,史思明占据范阳,不听安庆绪的调度。

   李泌到灵武后,即为唐肃宗制订了正确的用兵计划,就是先不急于和叛军决战,攻取两京,而采取以逸待劳,分兵袭击的办法,使叛军疲于奔命,然后再集中兵力攻取范阳,包围两京。但是唐肃宗却只求早日收复两京,享受做皇帝的尊荣,顾不得久远的利益。而就在这个时候,唐肃宗身边的张良娣、李辅国互相勾结, 阴谋逐走李泌。唐肃宗次子建宁王李倓性情刚直,斥责张、李二人的罪恶,他俩便进谗言,说李 倓想当元帅,并想谋害广平王李俶。唐肃宗大怒,不问真假,也不和李泌商量,便赐李 倓自杀。广平王李俶闻讯,又怒又惊,想杀张、李二人,被 李泌劝住。唐肃宗竟封张良娣为淑妃,不久,立她为皇后。张皇后与李辅国因此权倾内外。

   唐肃宗违反李泌用兵计划,以劳攻逸,和叛军打硬仗,结果屡战屡败,不得已请回纥派援兵,唐肃宗与回纥定约:“克城之日,土地、士庶归唐,金帛、子女皆归回纥。”回纥怀仁可汗派儿子叶护等率精骑四千余人到凤翔。公元757年秋,元帅李 俶,副元帅郭子仪率朔方等镇及回纥、西域兵共十五万,自凤翔出发,至长安城西,大破叛军,叛将安守 忠田乾真等率败兵逃出潼关,唐军进入长安 ,叶护要依照前约大肆掠夺,李俶拜求叶护到洛阳再践约,长安人才算免了灾祸。

   安庆绪想扼杀唐朝,也用了最大的力量。他知道江淮是唐朝的经济命脉,派大将尹子奇率大军十三万南攻睢阳。睢阳太守许远向张巡告急。张巡当时正守卫宁陵,便从宁陵率兵三千至睢阳,与许远合兵共六千八百人抗敌。张巡每次上阵督战,大声喊叫,牙齿都咬碎了,前后擒叛将六十余人,杀叛兵十余万。后来 形势危急,张巡派部将南霁云突围向河南节度使贺兰进明(贺兰是个姓)讨救兵,但贺兰进明意存观望,不肯发兵。尹子奇久围睢阳,城中粮食已尽,张巡杀了他的爱妾充军粮,许远也杀了他亲信仆人给士兵吃。最后,城被攻破,张巡和部将南霁云、雷万春等三十余人拒绝投降,慷慨牺牲。许远被押送洛阳后亦被杀。安史之乱平息后,一班嫉妒张巡、许远功劳的文臣武将,造谣说许远叛背张巡 ,投降敌人,连张巡的儿子也产生了怀疑。张巡的友人李翰为了伸张正义,写了篇《张中丞传》(张巡初破尹子奇军时,受封御史中丞)上给唐肃宗,辨明事实真相,才平息了诽议。五十年后,大文学家韩愈又写了《张中丞传后叙》,进一步表彰张、许的功绩。文天祥《正气歌》中同样赞美过“张睢阳齿”。后人在睢阳为张、许立了忠庙。睢阳陷落时,唐军已攻克长安,叛军无力再进扰江淮。

   叛军失去了长安,军心动摇。李淑、郭子仪又率大军进攻洛阳。安庆绪纠集全部军队,以严庄为指挥,抗拒唐军。叶护指挥回纥兵从背后杀来,叛军大惊,迅速溃败。安庆绪仓皇率领残兵逃往河北。在离开洛阳之前,安庆绪将唐朝降将 哥舒翰、程千里等杀死。李俶率军入洛阳,回纥兵大肆抢掠,洛阳民众募集罗锦万匹献诸回纥,回纥才休兵。

  两京克复以后,唐肃宗很高兴,将太上皇接回长安,让他居住在兴庆宫。立李为楚王,郭子仪、李光以及李嗣业、王思礼、仆固怀恩(铁勒部人)、鲁炅、张镐等有功之将各进阶赐爵。唯 有李泌,极力请求到衡山隐居。唐肃宗挽留他说:“我和你同忧患,现在正好同享乐,你怎么说要走呢?”李泌处世方法是不求做官,以皇帝的宾友自居,好谈神仙道术,目的是避免杀身之祸,唐肃宗只好让他走了。

   史思明占据范阳,不受安庆绪节度。安庆绪逃离洛阳后,入据河北,占邺郡等七个郡六十余城,有兵六万。安庆绪想兼并史思明的实力,史思明处境窘迫,便以所部十二郡,军队十三万投降唐朝。唐肃宗大喜,任命他为范阳长史、河北节度使。此外,安禄山所封的河东节度使高秀岩等也投降了唐朝。

   公元758年,唐肃宗命郭子仪(朔方)、李光 弼(河东)、王思礼(泽潞)、鲁炅(淮西)、李嗣业(镇西兼北庭)、李奂(兴平)、许叔冀(滑濮)、季光(郑蔡)、崔光远(河南)九节度使,合兵六十万,进攻安庆绪。唐肃宗认为郭子仪、李光 弼地位,功劳都一般高,不便设元帅,于是,荒唐地派宦官鱼朝思为观军容使,实际是让他来当元帅。郭子仪等击败安庆绪军,围攻邺郡城(今河南安阳县),这时,史思明发范阳兵十三万来援救。史思明本已降唐,但唐将张镐、李光 弼等人认为史思明凶险狡诈,终必为乱,唐肃宗便指使朝廷派去的范阳副使乌承恩谋杀史思明。史思明获悉,杀乌承恩,再起兵叛 乱。安庆绪被围邺城,求救于史思明,愿将皇位让与他,所以史思明领兵来救。

   公元759年,史思明看准唐军没有统帅,号令不一,粮草缺乏,士气低落,上下解体的弱点,亲率大军直到邺城下。唐军六十万,列阵与史思明决战,恰恰吹来一阵大风,沙尘弥漫,对面不相见,交战的两军都大惊溃散,唐军向南,史思明军向北。唐军遗弃甲仗 辎重无数。郭子仪率朔方军到洛阳,准备保卫东京,李光 弼等各回本镇。史思明收集溃军,又回到邺城下。安庆绪见唐军溃散,又想抗拒史思明。史思明假意与安庆绪设盟,将他骗至军营杀死。史思明兼并了安庆绪的土地和全部人马,自称大燕皇帝,留儿子史朝义守邺城,自己率大军回洛阳。

    邺城下九节度使溃败,观军容使鱼朝恩归罪于郭子仪,唐肃宗召郭子仪归京城,以李光弼 为朔方节度使。又重赏朔方节度副使仆固怀恩,其实是以他来抑制李光弼。史思明率大队兵马取下汴州(自公元758年起,郡都改称为州),又取郑州。李光 弼兵少,退出洛阳,驻军河阳。史思明占据洛阳,领兵攻河阳。李光 弼将短刀放置靴中,对诸将说:“战事危急,万一不利,诸君死战,我自 刭,不会让诸君独死。”于是率领诸将,英勇出击,大破史思明军。史思明逃回洛阳,战争呈现相持不决的局面。

   公元761年,鱼朝 恩认为攻洛阳的时机已到,唐肃宗就令李光弼等进取洛阳。李光弼奏称,敌兵尚强,不可轻进。仆固怀恩希望李光 弼战败,自己可以升官,附和鱼朝恩,也说洛阳可取。结果,李光 弼出击,被史思明打得大败,河阳守将李抱玉弃城退走。史思明得河阳等地,乘胜要攻陕州,取西京。但就在这个时候,史思明却被儿子史朝义杀死。原来史思明宠爱的妃子辛氏,想立辛氏所生的少子史朝清为太子,并想杀长子史朝义。史朝义忧惧,和部将密谋,杀了史思明以及辛氏母子。史朝义自称皇帝。

   公元762年,唐肃宗病重,当时,掌握朝中大权的,是张皇后和宦官李辅国、鱼朝恩。当初太上皇回长安后,居住在兴庆宫,李辅国以太上皇接近民众为理由,提出迁太上皇于深宫内,唐肃宗不肯。公元760年,唐肃宗得病,李辅国得张皇后支持,矫诏迁太上皇住所,让他居住在宫内甘露殿,并将太上皇身边的亲信高力士流放巫州,罢陈玄礼官职。太上皇回长安后,事事触景生情,经常想念杨贵妃,甚至还派人去寻找她的魂魄,这当然不会有结果。这次被迫迁居,亲信被遣退,他又怒又忧,生起病来。唐肃宗 也是个病人,受制于张皇后,竟然不敢去探望自己的父亲。就在这一年,太上皇在忧郁之中死去。唐玄宗李隆基在皇位四十三年,在太上皇位七年,享年七十八岁,伴陪了一生的高力士在巫州获赦,听说唐玄宗死去,也病死于途中,高力士活了七十九岁。

   太上皇死后,唐肃宗的病更重了,于是命太子李豫(李淑改名豫)监国。李辅国专权,连张皇后都受他挟制。张皇后准备杀死李辅国和他亲信程元振(也是宦官),但阴谋被泄露,李辅国、程元振 先下手,领兵入宫将张皇后杀死。唐肃宗闻宫中作乱,受惊死去。

   唐肃宗李亨在位七年,享年七十二岁。死后葬于乔陵。

    接第三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