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唐僖宗

   公元873年,唐懿宗病死,宦官刘行深、韩文约立唐懿宗少子普王李儇(音宣)为皇帝,就是唐僖宗。唐僖宗即位时才12岁,政事都由宦官和朝官处理,南北司的矛盾和斗争自然更加激烈。唐僖宗当普王时,和小马坊使宦官田令孜最好。唐僖宗即位后,擢升田令孜为神策军中尉。田令孜恃宠横暴,把持大权,而唐僖宗专事游戏,把政事全交给田令孜,还称他为“阿父”。

唐朝到了末期,政治已十分腐败,上一节所写到的唐懿宗是一个极其荒淫奢侈的皇帝。唐懿宗死后,继位的唐僖宗也是个浪荡的小皇帝,他把政事都交给“阿父”田令,自己每日在宫内与宠儿昵。他赏赐乐工、伎儿的钱,动不动就以万计,以至于府库 空竭。史书上说当时的情况是“奢侈日甚,用兵不息,赋敛愈急。关东连年水旱,州县不以实闻,上下相蒙,百姓流殍(死尸),无所挫诉,相聚为盗,所在蜂起。”这里所谓“相聚为盗,所在蜂起”,正说明农民起义斗争正在全国各地发展。唐僖宗即位后不久,就爆发了以王仙芝、黄巢为首的大规模的农民起义。

公元874年,濮州人王仙芝率数千人在长(今河南长县)起义,自称天补平均大将军兼海内诸豪都 统,发布檄文,声讨朝廷的罪恶。次年,王仙芝率部将尚君长等攻破濮州、曹州(两州均在今山东省),队伍增至数万人。这时,曹州人黄巢在冤句(今山东荷泽县)起兵,响应王仙芝,数月间队伍也发展到几万人。黄巢和王仙芝都是 私盐贩出身。黄巢中富有,长于骑射,爱扶危救急,收养各地亡命的豪杰。黄巢爱读书,也能写诗,早年他写过一首《题菊花》诗:“飒飒西风满院栽,蕊寒香冷蝶难来。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表达了他变革现状,翻身作主的要求。黄巢屡次应进士考试,但都没有考取,他落第后又题了一首菊花诗,诗中写道:“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 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他在诗中生动地显示出他要推翻旧王朝的强烈愿望。

王仙芝与黄巢合兵在山东一带作战。当时,淮南、忠武、宣武、义成、天平五镇地方,民众纷纷起义,进攻州县,依附王仙芝、黄巢的起义军。唐朝廷令淮南等五镇节度使加紧防守本境,又派诸 道行营招讨草贼使宋威领兵镇压。公元876年,起义军攻克汝、 郢、復、蕲等州,朝廷大为惶恐。唐王朝在军事镇压无效的情况下,派宦官与王仙芝联系,企图用授予官职的办法诱他投降。王仙芝居然叛卖起义军,接受官职。黄巢极力反对,把王仙芝骂了一顿,王仙芝也只好不受官职。但是,王仙芝、黄巢已经破裂,黄巢带领一部分起义军返回山东,起义军分裂为两支。

公元877年,王仙芝攻破鄂州(今湖北武昌县),又攻破安州、随州,转战于荆南等地,并分兵进攻江西。这期间,王仙芝多次动摇,向唐朝请降,宋威拒绝受降。招讨副使宦官杨复光派人招王仙芝,王仙芝得训门路,即派尚君长等去接洽条件。宋威派兵在路上捕杀尚君长等(另一说法是尚君长没有去洽降,后来战败被俘牺牲)。

公元878年,王仙芝攻入江陵城,又转到申州(今河南信阳县),唐招讨使曾元裕击败王仙芝,追至黄梅(今湖北黄梅县),大破王仙芝军,杀数万人。王仙芝逃走,被唐军杀死。王仙芝作为农民起义军的首领,多次动摇而被杀,结局是可悲的。王仙芝死后,部将尚让(尚君长 弟)率残部归黄巢,另一部分南下到江南、湖南、浙西一带活动。

王仙芝死后,黄巢成为起义军统帅,自称冲天大将军,自立国家,年号王霸。黄巢在山东、河南活动了一个时期以后,为了避开唐朝重兵的攻击,带领起义军渡过长江,突入江西,攻下虔州(今州)、吉州(今吉安)、饶州(今波阳)、 信州(今上饶)等,抵达浙东,与王仙芝的余部王重隐 、曹师雄等相呼应。唐朝任用高骈为镇海节度使,领兵镇压。黄巢修整了自衢州至建州的七百里山路,进入福建境内。

公元879年,起义军到达岭南。在起义的过程中,黄巢的立场固然比王仙芝坚决得多,但因其阶级与经历,他也不可能和广大贫苦农民完全一条心。黄巢到岭南 后,一再向唐朝廷请求妥协,想做天平节度使或广州节度使,但唐朝廷不许,黄巢便攻入广州城。王仙芝、黄巢大起义,沉重的打击了唐朝的统治,朝臣中很多人都忧心忡忡,而唐僖宗依然专事游戏,赏赐无度,田令孜专权横行,不可一世。左拾遣侯昌业上疏极谏,请改良政治,唐僖宗大怒,将侯昌业赐死。唐朝统治当时唯一的愿望就是坚决消灭起义军,至于统治改良,他们是不会去想,也不会去做。

黄巢攻下广州以后,发布文告,指责唐朝的罪恶,并且宣布北上攻打长安。公元879年秋,黄巢带领起义军取道桂州北上,顺湘江进入湖南。沿途农民大量参加起义军。唐大臣王锋自请督军镇压北上的黄巢起义军,任制南节度使 、南面行劳招讨都统,守江陵。尚让率领一军,进攻江陵,王锋吓得不战而逃,被免职。黄巢、尚让合兵进取襄阳,在荆门作战失败,便转战到江西和浙西。

公元880年,起义军大败唐诸道行营都统高骈的军队,突破唐军的长江防线,从采石渡江,不久渡过淮河,进入颖、宗、徐、 衮各州,队伍发展到六十万人,黄巢率军向东部洛阳进攻,诸 道不敢出兵相救,唐将齐克让退守潼关,唐东都留守刘允章率百官迎起义军入城。黄巢慰向百姓,起义军纪律严明,东都里安然。田令派左右神策军助齐克让守潼关,起义军一部从小路进到关后,夹攻潼关,唐军大败。田令率五百神策兵保护唐僖宗和少数皇子妃出金光门往西逃亡,后来一直逃到成都。起义军进入长安,长安百姓夹道欢迎。尚让向围观的人民宣告:“黄王起兵,本来是为拯救百姓,不象李家不爱惜你们,你们照常安居,不要害怕。”起义军赠钱帛给穷人,杀掉一大批人民痛恨的官吏。

黄巢在长安建立政权,国号大齐,年号金统。黄巢即皇帝位,尚让任太尉兼中书令,黄巢另一位重要的部将孟楷任尚书仆射,其他将领也都当了大齐政权的官。黄巢继续镇压大贵族、大官僚,没有来得及逃跑的唐朝宗室,几乎全被杀掉。唐将张直方伪装投降,暗地在家里窝藏一百多名公卿贵族。起义军查获以后,把他们全部处死。长安城里的富家,不少逃到乡下, 逃不出去的,也失去了原有的权势和财产。官僚地主哀叹说:“扶犁黑手翻持笏,食肉朱唇却吃齑”,“天街踏尽公卿骨”,“甲第朱门无一半”。(后两句出自唐末诗人韦庄的《秦妇吟》),农民政权的确沉重打击了地主阶级的统治,把封建秩序完全颠倒过来。

但是,黄巢起义军流动作战,占领了新的地区,就把原有的地区放弃。他们虽然取得长安,却没有控制住广大地区。农民政权建立以后,也没有乘胜追歼唐朝军队,给了敌人喘息的机会。同时,起义军几十万人全部进入长安(甚至东都也不留兵防守),实际上是全部陷入唐军的包围之中,粮源也完全断绝了。这些都是黄巢所犯的极大错误。

唐朝凤翔节度使郑畋把残留在关中的军队纠集起来,又密约邻近藩镇共同抗拒起义军。起义军遭到重重包围,粮食供应十分困难,将士们甚至剥树皮吃。公元881年,黄巢想打开局面,派尚让等率兵五万攻凤翔,结果因骄傲被打得大败。唐军一部分进攻长安,黄巢以为唐大军来了,率众仓皇出城,唐军进入长安,黄巢停在霸上,见唐军人数不多,又回头攻取长安。但是,起义军已失去了同州和华州。黄巢命令部将朱温夺回了同州。华州也由李祥夺回。

公元882年,唐僖宗任宰相王锋为诸道行营都统,王锋统率诸镇兵,分道进攻起义军。朱温守同州,受到唐将王重荣围攻,得不到援助。他知道黄巢将亡,便投降王重荣。守华州的李祥也想投降,黄巢杀李祥,但李祥旧部却投降了。当时,起义军尽管有重重困难,但战斗力依然很强,王锋和 宦官杨复光便想到招沙陀酋长李克用来攻起义军。李克用是李国昌(即朱邪赤心)的儿子,别号李儿。一目失明,又号独眼龙。他当时只有二十来岁,勇猛善战,早在公元878年,大同军作 乱,杀了防御使段文楚,推李克用为留后,李克用占据云州。唐朝派其打败李克用,又打败振武节度使李国昌。于是,李国昌、李克用父子逃到鞑靼。这时,朝廷想起用他们来攻打起义军。便使代 北起军使陈景思召李克用为代州刺史,让他率沙陀兵来镇压黄巢起义军。

公元883年,李克用进攻长安,与尚让所率起义军十五万人大战,尚让大败。李克用进逼长安,黄巢率残部退走河南。李克用入长安,大肆烧杀掠夺,黄巢到河南后,派部将孟楷攻蔡州,唐蔡州节度使秦宗权战败投降。黄巢移兵攻陈州(今河南淮阳县),战败,孟楷被杀。黄巢 忿怒,与秦宗权合兵猛攻陈州,但攻了近三百天不能攻下。这时,朱全忠(朱温降唐,唐朝赐名全忠)、李克用的军队追逼而来,起义军腹背受敌。

公元884年,黄巢撤离陈州,转而进攻州,李克用攻败黄巢军 ,杀万余人,黄巢军溃散。尚让率部投降了唐将时溥。李克用追击黄巢,黄巢率余众不满千人,逃往州。时溥派部将率尚让追捕黄巢,黄巢逃到泰山下的狼虎谷(今山东莱芜境内)。黄巢与其弟黄邺,黄揆以及他们的妻儿都被黄巢的外甥、侍卫军长林言杀死。林言准备拿黄巢的头到时溥处献功,路遇唐兵, 也被唐兵杀死。(另一说法是黄巢在狼虎谷不屈自杀,尚让也没有投降时溥,与黄巢同时牺牲。)

黄巢死后,这场大规模的唐末农民起义也就结束了。黄巢领导的唐末农民大起义历时十年,转战南北,沉重地打击了地主阶级。经过这场大起义,腐朽的唐王朝也就土崩瓦解了。黄巢农民起义军由于犯了流寇主义和拼命主义的致命错误,终至失败,这是一个很深刻的历史教训。

黄巢起义失败以后,唐朝廷原有的土地已成为大小割据者的战场。当时,宣武节度使朱全忠和河东节度使李克用是最强大的两个割据者,他俩在镇压黄巢起义军的时候结下了极大的仇恨。至于唐朝,只成为名义上还存在着的一个小朝廷。即使在这个小朝廷中,田令依然执掌大权,唐僖宗如同傀儡,只有时时哭泣而已。

公元885年,河中节度使王重荣专有安邑、解县两盐地的利益,田令想收回,调王重 荣为泰宁节度使,王重荣拒绝调任。田令联合宁节度使朱玖、凤祥节度使李昌符与王重荣对抗。李克用率兵救王重荣,击败朱玖、李昌符,进逼京师,田令带着唐僖宗乘出开远门,逃往凤翔。

公元886年,田令又逼迫唐僖宗到宝鸡。朱玖、李昌符见田令败逃,又依附李克用。李克用要攻击朱全忠,率兵回太原。朱玖、李昌符进攻宝鸡,田令又带着唐僖宗逃到汉中。朱玖、李昌符和朝官立唐宗室李熅为皇帝。田令自知失势,只好让位给宦官杨复恭, 自任为西川监军使,到成都去依靠西川节度使陈敬瑄。杨复恭当了宦官首领,斥逐田令党羽。朱玖掌握朝中大权,李昌符、王重荣不满,又投向唐僖宗一边。朱玖被部将王行瑜杀死,朝官二百余人 拥李熅逃往河中,王重荣杀李熅,又杀朝官将近一半。

公元888年, 唐僖宗回到长安。当时长安屡经兵火,已是荆棘满城。唐僖宗本人经历了几次被迫逃难,早已身心交瘁,回长安不久,也就病死了。

唐僖宗李儇在位十六年,只活了二十八岁,死后葬于靖陵。

      接第四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