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后

  公元936年,唐废帝自焚而死,石敬瑭入洛阳,正式登基做皇帝,国号晋,就是后晋,而他就是后晋高祖。

  公元937年,晋高祖听从桑维翰的建议,把京都迁到开封。

  这一年,吴国被南唐取代。吴国由杨行密建立,以后当国王的依次是杨渥、杨隆演和杨溥。实际上,杨行密死后,吴国掌权者是丞相徐知浩执掌吴国大政。徐知浩掌权十年后,废吴皇帝杨溥,自称皇帝,国号唐,就是南唐,建都金陵。徐知浩就是唐烈祖,改姓名为李昪,儿子徐景通改姓名为李璟。吴是十国中第二个被灭亡的国家,传四主,共三十六年。

  这一年,契丹改国号为辽。耶律德光就是辽太宗,尊耶律阿保机为辽太祖,耶律阿保机妻子为述律太后。

  与后晋同时存在 的有吴越、楚、闽、南汉、荆南、后蜀、南唐七国,此外还有东北强大的辽国。

  晋高祖石敬瑭是沙陀部人,他靠辽国得到帝位,因此事辽主必恭必敬,桑维翰对他说:“陛下免于晋阳之难而有天下,皆契丹之功也,不可负之。”然而,对晋高祖的卖国屈辱的行为,广大将吏 都以为耻,燕云十六州经过反抗,才被辽国占去,大同节度判官吴峦率领云州将吏闭城拒命,辽国攻了七个月也攻不下,晋高祖召回吴峦,云州才被占去。不少将领蔑视晋高祖,成德节度使安重荣就宣称:“今世天子,兵强马壮则为之耳。”晋高祖即位后,就处于屈辱可悲的境地。有些事,辽国稍微不如意,就派人来责备,他总卑辞谢罪,请求原谅。而他手下一些将领,如刘知远等,又是他不敢得罪的。他处于双重的压力之下,“儿皇帝”的日子很不好过。

  成德节度使安重荣不愿受辱,见辽国使者,总是盘着双腿而坐,破口漫骂,或派人暗杀辽使。公元941年,他上表斥责晋高祖对辽国屈服求荣,声称已部署精兵,要和辽国决战。当然,他 的真正目的是想乘机夺取帝位。同年,安重荣起兵反晋。晋高祖怕安重荣势力日盛,又经不起辽主的责问,只好发兵和辽国兵合攻成德镇,安重荣失败被杀。

  游牧在雁门以北的吐谷浑,不愿降附辽国,酋长白承福率众逃回河东。河东节度使刘知远派亲将郭威劝说白永福,归附河东镇,刘知远得了吐谷浑部,兵力加强了。

  公元942年,辽太宗派人来追究招纳吐谷浑 的罪名,晋高祖不敢得罪刘知远,更不敢得罪父皇帝,逼得无路可走,忧郁成病。一天,只有冯道在身边,晋高祖令幼子石重睿出来拜见,又令宦官将他抱到冯道怀中,托冯道辅立他。不多几天,晋高祖便死去了。

  以汉为正统的历史家,把晋高祖列为历史上第一位大卖国贼,他割让燕云十六州,使得河北、河东几乎无险可守,为以后契丹、女真、蒙古统治者的南侵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他的卖国行经,遗患了四百余年之久。

  后晋高祖石敬瑭在位七年,活了五十一岁。

  公元942年,晋高祖病死,冯道 和侍卫马步都虞 候景延广商议,认为国家多难,宜立长君,于是立晋高祖兄石敬儒之子齐王石重贵为皇帝,就是晋出帝。晋出帝任景延广为宰相,景延广掌握大权,积极反辽。他耻于对辽国称臣,并告辽国说:“晋朝有十万口横磨剑,翁(指辽主)若要战则早来。”晋出帝向辽主告丧,称孙不称臣,这些都使得辽太宗大怒。投降了辽国当上幽州节度使 的赵延寿想代晋称帝,劝辽太宗攻晋。晋平卢节度使杨光远派密使劝辽太宗入侵,也是想做皇帝。

  公元943年,辽太宗使赵延寿 统率五万晋降兵攻晋。辽太宗对赵延寿说:“如果得中国,应该立你为帝。”赵延寿很高兴,表示愿为辽国尽力。公元944年,赵延寿攻至黎阳,遭到晋军民得奋力抵抗,屡战屡败。辽太宗亲率十万兵到 澶州城北列阵,与晋军决战。双方一番苦战,死伤都很惨重。辽太宗退兵。一路烧杀抢掠,景延广不敢追击。晋将李守贞攻杀了杨光远。

  公元945年,辽国又大举南侵,仍以赵延寿为先锋。当时景延广为晋出帝所忌,出为西京留守,桑维翰代景延 广执政。桑维翰畏惧辽军,令诸军后退。诸军恐慌,退至相州城(今河南安阳县)。晋军在相州经过整顿,与辽军决战。将军皇甫遇、慕容彦超、安审琦等力战,辽军败走。赵延寿北还路经过 祈 州城(今河北安国县),知道城中兵少,围城急攻。祈 州刺史沈斌死守。赵延寿在城下劝他投降,沈斌骂道:“你父子走错路投靠外国,还忍心带领豺狼来残害祖国,不知羞耻,反有骄色,怪哉怪哉!我弓断箭尽,甘心为祖国死,决不学你那种行为!”第二天,城陷,沈斌自杀。

  晋出帝知道辽军已退,亲自统军出发,想袭取幽州。他任用姑夫、成德节度使杜威统率诸军。杜威是个贪婪残暴、无耻怯懦的将领,已有谋反之意。晋军在阳城(今河北蒲阴县东南)一带与辽军相遇,杜威不准出击,还是将军李守贞率所部奋力攻击,大破辽军,辽太宗弃车,找到一只骆驼,骑 着逃走。诸将请求追击,杜威又不许,说:“碰到强盗,不伤命已经够好,还想拿回衣袋么?”事后,桑维翰请求晋出帝惩办杜威,晋出帝说:“他是我的至亲,必无异心,你不要疑忌。”不久,晋出帝任杜威为天雄节度使,罢桑维翰相位。

  公元946年,晋出帝任杜威为元帅,李守贞为副帅,率 宋彦筠、张彦泽、王清等诸军攻辽国,打算收复燕、云等失地。辽太宗率军至恒州,与杜威军夹嬔1滹 沱河对崎。晋将王清二千人为先锋,渡河击敌。辽军后退,诸将请求乘势渡河,杜威已有降辽的打算,既不准渡河,也不派兵援助王清,致使王清和二千士兵全部牺牲。辽军包围晋营,晋军粮尽。杜威和李守贞、 宋彦筠密谋降辽。杜威派遣密使去见辽太宗,要求重赏。辽太宗骗使者说:“赵延寿资望欠高,怕不够做皇帝,杜威来降,该让他做。”杜威大喜,决定投降。他命令全军出营列阵,解除兵甲。军士明白过来,全都恸哭,声振原野。

  辽太宗领兵南下,杜威率降兵跟随。辽太宗又派降将张彦泽率骑兵二千先取开封。张彦泽倍道疾驱,夜渡白马津。晋出帝大惊,想召河东节度使刘知远发兵入援。但张彦泽自封丘门斩关而入,城中大乱,晋出帝只好上降表投降。张彦泽幽禁晋出帝,杀桑维翰,擒景延广。

  晋出帝石重贵在位三年,后来被押送到辽国,安置在黄龙府(今辽宁朝阳县内),又忍辱偷生过了十八年才死去。

  后晋传二帝,共十二年,于此灭亡了。

    接第四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