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宋度宗和宋恭宗

   1264年,宋理宗病死。宋理宗无子,立其弟荣王赵与芮之子赵禥(音其)为太子。赵禥即位,就是宋度宗,尊宋理宗皇后谢氏为皇太后,立妃子全氏为皇后。

   宋度宗比宋理宗更加荒淫昏庸,在做太子时就好女色出名。即位以后,终日沉溺于酒色,把朝政全部叫给贾似道,只称他为师臣而不称名,朝臣都得称贾似道为周公。又加号贾似道为平章军国重事、太师、魏国公。南宋政权掌握在宋度宗、贾似道手中,其腐败程度可想而知了。

   贾似道大权在握,犹恐地位不牢。他监筑宋理宗陵墓完工后,假装辞官回乡,而密令吕文德诈报军情,使得朝廷惊骇,由宋度宗、谢太后下诏把他请回,以后又多次辞官要挟宋度宗,使得宋度宗涕泣拜留。这无耻的行经激怒了同知枢密院事江万里,他说:“自古无此君臣礼,陛下不可拜,似道不可言去。”江万里因此而罢官。宋度宗又赐第宅贾似道于西湖葛岭。贾似道在葛岭建造半闲堂、养乐圃、多宝阁等豪华堂室,纳妾养妓,聚珍蓄宝,整日在葛岭和湖上游戏取乐,置朝政于不顾。而朝中文书,都由官员抱到葛岭, 交馆客廖莹中、堂吏翁应龙处理。当时人们说:“朝中无宰相,湖上有平章。”有人题诗说:“山上楼台湖上船,平章醉后懒朝天。羽书莫报樊城急,新得娥眉正少年。”

   忽必烈即蒙古大汗位后,因与阿里不哥作战,暂时放松了对南宋的入侵。李全之子李璮于1261年在山东起兵反蒙,接受宋朝的节度使官号。忽必烈汗派史天泽、张弘范领兵讨伐。张弘范乃张柔之子,1233年宋蒙联兵攻金之蔡州,孟珙救了张柔。四年后,张弘范出生。如今,张弘范已成为蒙军大将。李璮兵败,被俘而死。中书平章王文统(李璮丈人)也以通谋被杀。刘整降蒙后,南宋的要塞就是 襄、樊一带。刘整建议说:“宋朝只恃仗吕文德,然而吕文德可以利诱,可遣使送他玉带,请求在襄阳城外设贸易市场。吕文德果然同意。于是蒙古军以贸易为名,在襄阳城外修筑堡垒,为日后攻打襄、樊奠定了大本营。吕文德之弟吕文焕发觉蒙古军的阴谋,加以提醒,但已无及,刘整又向忽必烈汗建策,进攻南宋,必须先取襄阳,由汉水渡长江,宋朝可灭。

   1268年,忽必烈汗以刘整为都元帅,随同征南都元帅阿术(兀良合台子)进攻襄阳。刘整向阿术计议,认为水战不如宋军,于是造战舰五千艘,练水兵七万,作渡江灭宋的准备,忽必烈汗又增派史天泽、张弘范领兵包围襄阳。

   1269年春,蒙古军又包围汉水北岸的樊城。襄、樊守将吕文德、吕文焕、范天顺(范文虎之子)、牛富等指挥军民奋勇坚守,一面向朝廷请求救兵。京湖都统张世杰(张柔侄子)领兵往援,失败。七月,沿江制置副使夏贵领舟师至新郢 ,又被阿术战败。贾似道派范文虎部往援,又败。范文虎乘轻舟逃跑。吕文德因同意蒙古军开设贸易市场,深有遗恨,常说:“误国家者,我也。”这年底,他背上疽发而死。吕文焕接替他守 襄阳。

   1270年,李庭芝(孟珙部将)出任京湖制置大使,领兵出援襄 、樊,范文虎担心李庭芝夺去头功,上书贾似道。贾似道命范文虎牵制李庭芝,借故停兵不进。当时襄、樊围急,贾似道日夕于葛岭淫乐,不但不发兵救援,还不准别人谈及前线的战争。一天宋度宗问:“襄 阳之围已三年矣,奈何?” 贾似道说:“北兵已退,陛下何从得此言?”宋度宗说是从一个宫女的口中得知的。贾似道探出那宫女,将她处死。此后前线战事虽越来越危机,无人敢告诉宋度宗。

   1271年,忽必烈汗听从刘秉忠的建议,将国号改为元。忽必烈就是元世祖。追尊成吉思汗为元太祖,窝阔台汗就是元太宗,贵由汗就是元定宗,蒙哥汗就是元宪宗。这一年,元军加紧围攻 襄、樊。史天泽采取张弘范建议,驻军鹿门(在襄樊东南),断绝襄、樊粮道。范文虎帅师十万到鹿门,被阿术打败,范文虎夜间逃遁。

   1272年,李庭芝屯郢州(湖北钟祥),得知襄阳西北有清泥河,便造轻舟百艘,招募民兵三千人,乘船去襄阳。民兵领袖张顺(绰号矮张)、张贵(绰号竹园张)乘船领先,顺流而下。元舟军封锁江口,张顺等斩断元军设下的铁链、木筏,转战百二十里,黎明到达 襄阳城下,及收军时,不见了张顺,数日后尸体从河中浮起,身中四创六箭,仍手执弓矢。吕文焕将他安葬。张贵入城后,又派能伏水的战士二人,泅水去范文虎处投书,约定自郢州发兵 夹击。吕文焕、张贵到期发舟出战,但郢州兵却没有来。张贵误认元兵为郢州 兵,到了近前才仓速应战,身被数十创,战败被俘。阿术劝张贵投降,张贵不屈而被杀。元兵将他的尸体抬到襄 阳城下,守兵皆哭。吕文焕将他葬在张顺墓旁,立双庙祭祀。襄 阳被围五年,粮食吃尽,已到了最危急的关头。吕文焕每次巡视城楼,都南望恸哭,然后回头去。

   1273年初,张弘范又向阿术建策,截断江道,断绝宋军外援,切断襄阳和樊城之间的交通。这样,两城孤立无援。阿术又用西域炮匠新造的大炮去轰击两城。二月,樊城被攻破。范天顺力战不屈,自 缢而死。牛富与元兵进行巷战,身负重伤,投火自尽。樊城破后,元将阿里海崖到襄 阳城下宣读元世祖的招降诏书,吕文焕投降。吕文焕守襄 阳五年,是有功的,但他不仅投降,日后还甘当元军攻宋的向导和先锋。这又是汉人认为可恨的。

   襄 、樊失陷,朝中震动。给事中陈宜中上书,请斩怯弱逃跑的范文虎,但贾似道只降他一官。监察御史陈文龙、太府寺丞陈仲微、京湖制置使汪立信等上书追究襄、樊失守的责任以及献抗元策略。贾似道恼怒,将他们贬逐。

   1274年7月,宋度宗病死。宋度宗赵禥在位十年,活了三十五岁,死后葬于永绍陵。

   1274年,宋度宗病死,谢太后召大臣商议立帝。贾似道反对立杨妃所生的长子赵昰(当时七岁),拥立全皇后的四岁幼子赵显,就是宋恭帝。尊谢太后为太皇太后,全皇后为皇太后。封赵昰为吉王,封弟赵 昺为信王(当时三岁)。贾似道依然独专朝政,并不作抗元救亡的准备。

   元军攻下 襄、樊后,元世祖召阿术等还朝,阿术建议,宋朝正虚弱,应乘势进攻,现在不灭宋,时不再来。于是元世祖下诏,水陆并进,大举灭宋。元兵二十万,由左丞相伯颜统领。伯颜生长于伊儿汗国,因入朝奏事,被元世祖留用。伯颜、阿术领一军,由 襄阳入汉水过长江,以吕文焕为先锋。史天泽也是军中统帅,但在进军途中病死。右丞相博罗欢以及阿答海、刘整、塔出、董文炳领另一军,自东道取扬州,以刘整为先锋。

   1274年12月,阿术军自汉水渡江,夏贵战败逃跑,鄂州都统程鹏飞投降。伯颜留阿里海涯以四万兵守鄂州,自领大军东下,直指临安。一路之上,黄州、江州、德安、六安等地宋朝守将望风而降。范文虎也在安庆不战而降,并随伯颜入寇临安。

   鄂州失守,群臣纷纷上书,要求贾似道亲自出兵抗元,贾似道被迫出兵。1275年2月,贾似道率领诸路精兵十三万,还有大批装载金帛  重的船只,轴舻 衔接,百有余里。宋元两军在池州下游的丁家洲遭遇,孙虎臣、夏贵出战失败而逃,阿术挥军乘胜追击,贾似道乘小船逃到扬州。接着,镇江、宁国、隆兴、江阴等地宋将弃城逃跑。太平、和州、 无为的守将相继投降。宋朝沿江制置大使、建康守臣赵溍逃跑,建康降元。江淮招讨使汪立信退至高邮,自杀殉国。元军陷绕州,知州唐震,故相江万里不屈自杀。

   贾似道败逃后,上书太皇太后请朝廷迁都。宰相陈宜中上书,请斩贾似道。太皇太后知贾似道民愤极大,将他罢官并贬到循州(今广东龙川)安置。他的爪牙翁应龙被斩,廖莹中、王庭自杀。押送贾似道的公差郑虎臣,因他父亲曾被贾似道发配,意欲报仇。一路之上,郑虎臣不断将他羞辱。到了福建漳州木棉庵,贾似道被郑虎臣杀死,了结了可耻的一生。但郑虎臣也被陈宜中派人捕杀了。

   伯颜率大军逼近临安,临安守卫空 虚。太皇太后下诏,要各地起兵勤王。当时立即响应的有张世杰和文天祥,但宰相陈宜中对张世杰不信任,因张世杰是张柔的侄子,对文天祥又不加重视,认为他统率的是乌合之众,不准他入卫临安。元军继续进军,朝中大臣如曾渊子、文及翁、 倪 普等数十人都相继逃跑,太皇太后除了怨骂,别无他法。四月,湖北制置使高达以江陵降元。元军东下,所过之处,宋朝守将相继投降。元军到扬州,守将李庭芝、姜才拒降死守。7月,张世杰 与刘师勇、孙虎臣等结集战船万余艘,在焦山与阿术、张弘范军大战,结果,宋军大败。后孙虎臣在泰州陷落时自杀。11月,伯颜攻下常州,知州姚訔、都统王安节(王坚之子)战死,刘师勇以 八骑突围走平江,元军随后又攻下独松关,守将张濡逃跑。平江不久又被攻下,驻守平江的刘师勇、文天祥退到临安。张世杰原领兵往援平江,见平江陷落领兵入临安。文天祥、张世杰商议再战,但右相兼枢密使陈宜中一意求降,不予采纳。左相留梦炎则弃官逃跑。

   1276年初,元军阿里海涯部围攻潭州三个月后,潭州城破。知州李芾坚持到最后。元兵入城,李芾不愿做俘虏,要部下沈忠将他及全家杀死。随后,沈忠也把自己一家杀死,最后自刎殉国。潭州破后,袁、连、衡、永、 郴 、全、道,桂阳、武冈等州军相继降元,宋朝已危在旦夕。文天祥、张世杰请皇室入海避难,由他们领兵背城一战,但陈宜中不许。太皇太后、陈宜中先后派宗正少卿陆秀夫、监察御史刘岊到元军求降,随后又送上传国蛮和宋恭帝的降表。在决定降元同时,太皇太后命秀王赵与择、杨淑妃等护从 广王赵昰(原封吉王)和益王赵昺  (原封信王)出海。伯颜接到传国玉玺和降表,要陈宜中来军营商议投降事。陈宜中吓得在夜间逃往温州。张世杰、刘师勇耻于朝廷不战而降,见临安无望,领兵南下,准备继续抗元。刘师勇到海上,见败局难以挽回,忧愤纵酒而死。

   南宋王室决意投降。太皇太后加给文天祥右丞相兼枢密使的称号,要文天祥和左丞相吴坚等去元军议降。文天祥打算利用这一机会到元军中探听情况,回来再作抗战的部署。不料,伯颜放回吴坚等人,将文天祥扣留在军营,随后又押解北上。三月,伯颜入临安,荣王赵与 芮 投降。伯颜将全太后和宋恭帝并宗室官吏俘虏北上。以右相兼枢密使贾余庆及刘岊、吴坚等为祈请使北上谢罪。文天祥也被押北上。太皇太后谢氏因病留临安,不久也被押解到元大都(燕京)。南宋至此,实际已宣告灭亡。

   宋恭帝赵显四岁即位,六岁被俘,在位两年。到元大都后,元世祖降封他为瀛国公,后命他出家为僧,死在北国。谢太皇后过了七年病死,全太后自愿出家为尼。 

            接第五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