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明穆宗、明神宗、明光宗

    1566年旧历十二月,嘉靖帝死去。30岁的太子朱载垕即位,是为明穆宗,年号隆庆,又称隆庆帝

    隆庆帝也是一位偏重玩乐,胸无大志的皇帝,只不过,他能倚重一批得力的文武大臣,国家政治以及国防都有了起色。隆庆即位后,重用首辅徐阶,起用张居正、高拱等人。嘉靖年间,方士、法师误国害人,甚至嘉靖本人也因方士所误,徐阶等人将那些方士、法师全部论罪;又释放如海瑞等因建言上书获罪的大臣;此外,还改革了一些弊政。

    嘉靖年间起,在南方沿海,常受倭寇侵扰。倭寇者,是来自日本的失意的武人和浪人,组成海盗集团,经常侵扰我国的东南沿海一带,嘉靖年间,戚继光受命抗倭,功绩显著,到嘉靖末年,倭寇之患基本消除。隆庆元年即1567年,隆庆帝宣布解除海禁,调整海外贸易政策,允许民间私人远贩东西二洋。从此,民间私人的海外贸易获得了合法的地位,东南沿海各地的民间海外贸易进入了一个新时期,明朝出现了一个全面的开放局面。此后,全世界的白银大量流入中国,为大明帝国积累了巨大的财富。这事,史称“隆庆开禁”或“隆庆开关”“隆庆开海”等。

    北方蒙古有俺答一股势力,经常侵扰中原;隆庆即位后,戚继光又被调至北方抗击俺答;隆庆四年,俺答之孙与俺答发生冲突,弃家出走投降明朝,大同官员盛情接待。俺答率兵大同索要孙子,张居正等认为这是一个双方议和、安定边境的难得时机,于是,与俺答达成议和条约,封俺答为顺义王,从此,北方边境安宁,这事,史称“隆庆和议”。

   隆庆帝是个短命皇帝,在位不足六年,于1572年旧历五月病死,时年35岁。六月,10岁的太子朱翊钧即位,是为明神宗,年号万历,又称万历帝

   由于万历帝即位时才10岁,因此,政务须由他人代为处理,时年47岁的张居正晋升为内阁首辅,兼以皇帝师保的身份执掌朝廷大权。张居正,字叔大,号太岳,1525年生,湖北江陵人,12岁中秀才,15岁中举人,22岁中进士,授翰林院编修,后入裕王朱载垕府任侍读讲官。隆庆帝朱载垕即帝位,张居正入内阁,由于还不是首辅,他的政治才能未得以发挥。万历帝即位后,他成为首辅,而万历年幼,完全信赖于他,因此,张居正便进行了一场大刀阔斧的政治改革,以医治明朝的腐败弊病。

  政治上,他整顿吏治,推出“成考法”,以考核和约束官吏;经济上,他推行“一条鞭法”,即将田赋和丁役两项合为一条,一律征银,抑制兼并,减轻农民负担,开源节流;军事上,他采取精选良将、整修武备、练兵强防以及垦荒屯田等一系列措施。由于张居正的改革,万历初年,明朝出现繁荣昌盛的局面,社会财力大增,国泰民安。

  万历十年即1582年,57岁的张居正病逝,葬礼隆重,追谥“文忠”。万历帝正值青年,正宜干一番大事业,但是,万历也是个糊涂皇帝,张居正死后第二年,朝中矛盾加剧,他听信谗言,追夺了张居正的各种封号,不久还抄没其家,逼死其长子张敬修。没有了“师保”的的监督,他渐渐变得慵懒,加上徐阶、戚继光、海瑞等正直的大臣先后去世,他开始讨厌奏章和朝会,有人给他出了奏章“留中”的处理办法,用现在的话就是“研究研究”,拖而不决。有了这主意,万历就有了借口,奏章不予处理;到后来,连每日的朝会也不举行了,终日沉迷于声色犬马之中。大理寺卿雒于仁作《酒、色、财、气》一文劝谏,被削职为民。万历帝还大肆搜刮民财,激起各地城镇人民掀起反税监的斗争。在东北方,努尔哈赤的势力正在兴起,后正式建立八旗制度,万历帝对此不加防范。到了万历44年即1616年,努尔哈赤建国称汗,国号大金,史称后金,年号天命。万历46年,努尔哈赤公开打出反明旗帜,侵犯明境;到了这时,明朝才感到后金的威胁。万历47年即1619年,明朝以兵部侍郎杨镐为辽东经略,集结十多万兵力,分兵四路进攻努尔哈赤,努尔哈赤采取各个击破的战术,经过五天的激战,在萨尔滸大败明军,明朝东北部边境形势更加严峻。

   前面说过,嘉靖帝曾二十多年不见朝臣,如今,万历帝可能破他的记录,是25年不见朝臣!后来终于见了一次。是什么原因使得他会见一次朝臣?原来朝中出现了一桩案件,史称“梃击案”。万历43年即1615年,五月初四黄昏,突然有一位莽汉,手执木棍,闯进太子朱常洛所住的慈庆宫,打伤守门的太监,幸好被其他人制服,并未危及太子。审问此人,原来他叫张差;如何进得宫来?原来是太监庞保和刘成引进的;而庞、刘二人,是郑贵妃的人,于是,人们便怀疑郑贵妃欲谋杀太子,好让她的儿子继位。但是,万历帝和太子对此案都不愿深究,只以疯颠奸徒之罪,杀张差于市,并毙庞、刘于内廷了案。“梃击案”是“明宫三案”之一。就因这一案,万历终于见了一次朝臣!

   这“梃击案”的产生并非偶然,它是万历年间“国本之争”的高潮。这里,又得谈谈“国本之争”是怎么一回事。万历的王皇后无所出,万历与一年长王姓宫女偶然相遇,生下长子朱常洛。但万历所宠爱的是郑贵妃,他与郑贵妃生下三子朱常洵。按常理,常洛应封为太子,但万历和郑贵妃都想立常洵,这事关乎国之根本,于是,大臣力争,要立常洛为太子,万历一拖再拖,大臣再争,争了十五年,使得宫廷斗争变得错综复杂,其间又出现了不少“妖书”,影射宫廷嫡庶之争,弄得天下人心混乱。最后,万历也感到厌倦,才不得不册封常洛为太子。

   在万历晚年,社会矛盾日益激化,人民与大官僚的斗争不断。如万历44年即1616年,上海就发生了“民抄董宦”的事件。明代大官僚地主在家乡剥削农民,无恶不作,叫做乡宦。华亭(今上海松江)董其昌、董祖常父子,指使爪牙豪仆陈明等经常封钉民房,捉锁男妇。家有良田万顷,仅纳税三分。1616年,因殴辱生员范启宋家妇女,因起公愤。松江、上海、青浦等地人民万余人不期而集,焚毁董家和陈明的房屋,张贴揭纸,声讨“兽宦董其昌,枭孽董祖常”,妇女儿童传唱“若要柴米强(价廉),先杀董其昌”的歌谣。这事,史称“民抄董宦”。 董其昌虽是个恶霸,但他也是明代著名的诗文书画大家,后曾任南京礼部尚书、太子太保,死于己于1636年。

   万历48年即1620年旧历七月,当了48年皇帝、58岁的明神宗朱翊钧病死了。32岁的太子朱常洛,深知各地反税监的斗争很激烈,以遗诏的名义罢矿税、榷税及监税中官。八月,朱常洛即位,是为明光宗,年号泰昌

   光宗即位十几天,得病,服了司礼监秉笔兼掌御药房太监崔文升的泻药,病情加重;后来,鸿胪寺丞李可灼进献一种红色的药丸,称仙方,不料光宗服下,病情更重,到了九月初一日,便死去了。这事有可疑,很多人亦怀疑是郑贵妃指使下毒,但朝中意见不一,最后将崔、李二人谪戍了事。这事,史称“红丸案”,是“明宫三案”之一。

   光宗之病,引出了一桩疑案;而他死后,还引出一案,这就是”移宫案“。光宗死后,太子朱由校只得15岁,他自幼由光宗一位宠妾选侍李氏抚养,当时被控制在李选侍手中,如果朱由校继位后,李选侍会继续留在他身边,李选侍与郑贵妃关系密切,恐怕会把持朝政,于国不利,于是,朝臣杨涟、左光斗等不让她与朱由校同居一宫,带领群臣硬闯乾清宫,将朱由校从李选侍手中夺出,迫使她迁至哕鸾宫,然后再给朱由校举行即位仪式。此事后来议论很多,也成“明宫三案”之一。

          接第五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