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节  南明小朝廷

  本来,北京城被攻破,崇祯皇帝自杀身亡,明朝的历史至此可以结束了,但是,明朝是个有点特别的朝代,虽然灭亡了,但它的残余势力仍在负隅顽抗,顽抗了十余年,其间居然也组织了几个短命的小朝廷,史称“南明”,我们不妨顺着历史的轨迹,再简略提提这几个小朝廷。

   在上文谈到万历一朝时,谈到有位郑贵妃,老想害死太子朱常洛,好让她的儿子朱常洵继位。后来,阴谋不得逞,万历29年即1601年,朱常洵受封福王。到了万历42年即1614年,他到洛阳就国。朱常洵是残暴腐朽的家伙,在国中胡作非为,占得庄田二万顷。崇祯年间河南旱蝗成灾,他却广畜家产,淫乐无度。崇祯14年即1641年,李自成攻破洛阳,把他杀死,饥民将他的血也分而饮之。

   在城破之时,他的儿子朱由崧有机会逃出了城,逃到了南京。他是明熹宗天启帝朱由校的堂弟、明思宗崇祯帝的堂兄。崇祯16年即1643年,他继承福王封爵。次年,李自成攻克北京,推翻明王朝后,聚集在南京的一班明朝大臣,不甘政权就此灭亡,凤阳总督马士英,南京兵部尚书史可法等,决定拥立福王为帝,改年号为弘光,史称弘光帝。弘光帝立,加封马士英东阁大学士、太保;加封史可法东阁大学士。当时,福王政权控制着江南广大富庶地区,军队也有50万。

  但是,福王政权一建立,就打着“报君父之仇”的旗号,还与清军“相约杀贼”,派兵部侍郎左懋第送金一万两,银十万两,绸缎一万匹,大米十万石,请清军帮助消灭农民起义军后退回关外,由福王政权重建明王朝。清军收下礼物,但拒绝福王政权的建议,扣留了左懋第,以豫亲王多铎为定国大将军,率军南下。

  在国难当头,弘光帝只知寻欢作乐,苟且偷安。除夕,弘光帝闷闷不乐,群臣以为他为社稷担忧,谁知他说:“后宫寥落,且新春南部无新声。”他修建兴宁宫,所挂楹联是:“万事不如杯在手,一生几见月当头。”还派遣太监到苏、杭一带挑选淑女,使得民间嫁娶一空。

  而执掌政权的马士英,也不把精力放在如何抗击闯军和清军之上,他起用魏阉党羽阮大诚为兵部尚书,排挤打击史可法,史可法只得离开南京督师扬州。起用阮大诚之举,更遭到东林党人以及复社人士的强烈反对,于是,朝中党争又起。八月,马、阮向东林、复社人士报复,逮捕周镳、雷縯祚下狱,后将其杀害。阮大诚还要为魏阉翻案,重颁《三朝要典》,兴起大狱,罗织清流。写到这里,还想引入一段侯方域与李香君的故事。

  崇祯十二年(公元1639年)的秋天,年仅21岁,但已名闻四方的复社四公子之一侯方域,刚从河南商丘来到南京,认识了“秦淮八艳”之一的名妓李香君。

    那一年,李香君正当十六岁花季妙龄,“温柔纤小,才陪玳瑁之筵,宛转娇羞,未入芙蓉之帐。”她坐在锈帘挂落的花格窗前,遥望着秦淮河,她在等待她梦中的爱情。当侯方域蓦然出现在她的面前时,她一定感觉到了她所期待的姻缘已经来临。

    这本应是一段才子佳人式的风花雪月,只是可惜选错了时代背景。随着满清铁蹄的入关,明朝大厦快速地坍塌。朱氏亲王仓皇南渡,在一片乌烟瘴气中,在南京匆匆地成立了南明政权。

    复社的死对头阮大铖,抓住了这个机会,从金陵的深巷中走了出来。他投靠南明佞臣马士英,出现在政治舞台的前台。阮大铖本是一个被清流阶层所唾弃的人物,但他还是想改头换面。于是,他企图用金钱收买侯方域,来达到他个人的政治目的。

    这一伎俩,很快就被才识过人的李香君识破。她坚决拒绝了阮大铖的金钱诱惑,并要求侯方域立即与之断绝关系,划清界限。老羞成怒的阮大铖,用卑鄙的手段进行报复。侯方域无奈,挥泪离开了南京,这段短暂的爱情也仓促地画上了一个伤感的句号。顺治十二年(1655年)的暮春,满树的桃花已经凋谢,落红遍地。李香君悄悄地合上了那把题有侯方域诗句的扇子,凄切地收拾好行装,与过去诀别。她独自来到栖霞山下,在一座寂静的道观里,出家为道士。史书言,李香君后不知所终。

  清代戏剧家孔尚任根据这一爱情故事,创作了著名的戏剧《桃花扇》,真实地反映了南明福王政权的这段历史。

  马士英、阮大铖的专横腐败,引起了大臣、将领的不满和反抗。九月,将领之中高杰、黄得功又发生内讧。弘光元年即1645年,武昌守将、宁南伯左良玉以清君侧为名,进军南京,讨伐马士英;马士英派黄得功抵御,江淮防线一片空虚;左良玉在途中病死,南明的危机更加剧。

   就是这么一个乱七八糟的政权,清兵打到来时,如何可以抵抗?1645年旧历四月,清多铎军渡淮河,明将刘泽清投降。清军统帅多尔衮致书史可法诱降,史不为所动;清兵攻扬州,史可法率众死守七昼夜。二十五日城破,都督刘肇基领兵巷战,全部壮烈牺牲,无一人投降。城破时史可法自杀未死,为清军所执,拒绝多铎高官厚禄诱降,不屈被杀。明末清初文学家全祖望写有《梅花岭记》一文,记录和歌颂了史可法守扬州及牺牲一事。清兵入扬州后屠城多日,史称“扬州十日”。

  清军攻至江阴城,遭到江阴军民顽强的抵抗。阎应元、陈明遇被推为首领,拒绝南明降将刘良佐的诱降,共同率众守城八十一日。城破,阎应元、陈明遇仍率死士巷战,阎投水被执,不屈而死;陈持刀巷战而死。

  接着,清兵渡长江,到达南京。这时,弘光帝正在夜宴,闻迅狼狈出奔,逃往芜湖黄得功营中;马士英、阮大诚等均逃走,后均被清军俘杀。多铎率军入南京,礼部尚书钱谦益等率文武百官投降,跪迎多铎进城。

说到钱谦益,顺便提提他与柳如是的故事。

柳如是是活动于明清易代之际的著名歌妓才女,她个性坚强,正直聪慧,能文能诗,精通音律,长袖善舞,书画也负名气,为“秦淮八艳”之一。柳如是曾与南明复社领袖张缚、陈子龙友好,与陈情投意合,但陈在抗清起义中不幸战败而死。柳氏择婿要求很高,许多名士求婚她都看不中,有的只停留在友谊阶段。最后于崇祯十四年她20余岁时,嫁给了年过半百的东林领袖、文名颇著的大官僚钱谦益。钱氏娶柳后,为她在虞山盖了壮观华丽的“绛云楼”和“红豆馆”,金屋藏娇。

  当崇祯帝自缢,清军占领北京后,南京建成了弘光小朝廷,柳如是是支持钱谦当了南明的礼部尚书。不久清军南下,当兵临城下时,柳氏劝钱与其一起投水殉国,钱沉思无语,最后走下水池试了一下水,说:“水太冷,不能下。”柳氏“奋身欲沉池水中”,却给钱氏硬托住。于是钱便腼颜迎降。钱降清去北京,柳氏留在南京不去。钱做了清朝的礼部侍郎兼翰林学士,由于受柳氏影响,半年后便称病辞归。后来又因案件株连,吃了两次官司。柳如是在病中代他贿赂营救出狱,并鼓励他与尚在抵抗的郑成功、张煌言、瞿式耜、魏耕等联系。柳氏并尽全力资助,慰劳抗清义军,表现出她强烈的爱国民族气节。1666年钱谦益去世后,乡里族人聚众欲夺其房产,柳如是为了保护钱家产业,竟用缕帛结项自尽,一代才女就这样结束了一生。柳氏死后葬于虞山佛水山庄。

  多铎入南京,明将刘良佐降清,率军追弘光帝,黄得功力战而死,总兵田雄等献出弘光帝,刘良佐俘弘光帝回南京,百姓夹路唾骂,往他身上扔砖头瓦块。次年,弘光帝被杀,弘光政权彻底灭亡。南明将领吴易、陈子龙、夏完淳等退入太湖仍作抵抗。后吴易战败被俘而死;陈子龙在苏州被捕,乘隙投水死;夏完淳兵败被捕,在南京痛骂洪承畴,被杀害。陈子龙和夏完淳同时都是著名的文学家和诗人。

   1645年闰六月,在福州的明朝唐王朱聿键,被郑芝龙、黄道周等拥戴,在福州监国,不久称帝,年号隆武,史称隆武帝。清兵继续南侵,嘉定有反清起义,清兵进行了三次镇压,史称“嘉定三屠”。1646年,清兵攻入福建,明将郑芝龙降清,其子郑成功反对,撤往南澳岛一带继续反清。隆武帝逃往汀州后被俘,死于福州。

 有关郑成功的故事,还须续说。郑芝龙是福建南安人,原为海盗,后受明朝官职,至都督同知。1645年拥立唐王在福州建立南明隆武政权。次年清兵入闽,郑芝龙不听其子郑成功劝告,不战而降。降清后,被迁往北京,1661年被清廷杀死。郑芝龙降清时,其子郑成功仅二十二岁,但颇有民族气节,不肯降清,退到南澳一带从事抗清活动,遥尊广东肇庆的永历帝,受封延平郡王。后来,他又以金门、厦门为根据地,连年出击粤、江、浙等地。1659年,他与张煌言合兵十七万,进入长江围攻南京。但是,郑成功误信清总督郎廷佐的诈降奸计,在南京城外战败,被迫撤回。

  为防止内地人民对郑成功的支持和联系,1661年,清廷发布“迁海令”,勒令浙江、福建、广东沿海居民分别内迁三十里到五十里,并尽烧沿海民居和船只,不得片板入海。这年,台湾人民不断起义反抗荷兰殖民统治,郭怀一等领导台湾民军围攻荷兰总督所在地赤嵌城,郭怀一战死,牺牲者达四千多人。郑成功为了开辟根据地,趁此机会,率领将士数万人,自厦门出发,经澎湖,于台湾禾寮港(在今台南境)登陆,围攻赤嵌城,击溃敌人从巴达维亚(今印度尼西亚)派来的援兵。经过八个月的战斗,1662年2月1日,荷兰总督揆一投降,台湾重回祖国怀抱。

  郑成功收复台湾五个月后病死,享年38岁。儿子郑经嗣延平郡王位,用陈永华主政,刘国轩主军,据守台湾。曾乘三藩之乱进兵福建、广东,后退回。1681年病死。儿子郑克塽为冯锡范等拥立,嗣延平郡王位,年仅12岁。1683年降清,得封公爵。

   1645年闰六月,与隆武称帝同时,明朝的鲁王朱以海也在浙东被张国维、钱肃乐等人拥立为监国,但与隆武政权互相倾轧。1646年清兵攻浙东,他逃亡海上。后来,他投奔郑成功。1653年取消监国名义,在郑成功门下当一名食客,1662年在台湾老死。

  在鲁王政权中,尚有一人不可不提。此人就是张煌言。张煌言1620年生,号苍水,崇祯举人,文学家。后在鲁王政权中任兵部尚书。1659年,与郑成功合兵十七万进入长江,围攻南京。他又别率一军攻芜湖,半月中即收复二十多个州县。后因郑成功兵败而退。从1647至1659年十三年间,张煌言先后出师长江发动了八次北伐战争。失败后回天台,隐居南田一孤岛。1664年被清兵逮捕,在杭州被杀。临死时态度从容,看着西湖美景,叹息地说:“大好山色!”

   隆武帝在汀州被俘,其弟朱聿粵(尚有金字旁)逃往广州,为明臣苏观生等拥立为帝,年号绍武。在位不到40天,广州即为清兵所破,他被俘后自杀。

   明神宗有一孙子,也是明思宗的堂弟,叫朱由榔的,初封永明王,到隆武时袭封桂王。隆武帝死后,受瞿式耜等拥戴,在广东肇庆监国,11月称帝,年号永历。号召力达两广、云贵、江西、湖南、四川等地,利用农民军各部进行抗清斗争,一度声势很盛。在经济方面,经过瞿式耜的整顿努力,不仅转危为安,而且有兴旺景象。但是,永历朝廷终因朝臣派系复杂,纷争不息,仍为清军所破。1650年十一月,清兵围攻桂林,瞿式耜决心“城存与存,城亡与亡”,最后,他与总督张同敞衣冠肃然地坐在大堂之上,被清兵逮捕。清军百般诱降,他们不为所动,在桂林的独秀峰下慷慨就义。

    永历10年即1656年,永历帝被李定国、白文选等迎入云南。李定国为张献忠旧部,他所领导的大西农民军,是永历朝廷的最后支柱,李定国对桂王也是全力支持,但是,朱由榔懦弱寡断,昏庸腐朽,受权臣军阀挟制,一生闻警即逃,颠沛流离,先后在肇庆、梧州、桂林、全州、武岗、南宁、安隆、昆明、缅甸等地安身。平南王吴三桂致书缅甸国王莽达,要他交出永历君臣。缅甸国王莽达对明朝还有感情,让永历帝在境内安身。但是,1661年,缅王之弟莽白发动政变,杀死哥哥,自立为王。这时,清兵入缅,要胁取永历帝;李定国、白文选也引兵入缅,想接出永历君臣。缅王莽白为求自保,讨好清朝。

    8月12日这天,缅王莽白给永历帝捎来口信,让他明天过河,同饮咒水盟誓,以结友好。永历帝及大臣们觉得此行会有诈,但寄人篱下,又不敢不去,只好命大学士马吉翔、大臣沐天波等一行42人赴约。次日上午,到达咒水,即被三千缅军包围,42人全部被杀。随即缅军赶往永历帝住处,追杀随从300余人,俘虏永历帝,将他交给清兵。这事,史称“咒水之难”。 

    1662年,永历帝朱由榔在昆明被吴三桂用弓弦绞杀。是年6月,在西南边陲坚持抗清17年的李定国也在云南勐腊病逝。永历帝是南明最后一位皇帝。

    明朝灭亡,清朝替代,曾经认明朝为宗主国的缅甸投靠新主,这不奇怪,但是,也有不少小国仍心向明朝。例外,越南华侨得知永历帝遭遇“咒水之难”,集体放声痛哭。暹罗国即现在的泰国,就收留明朝的残兵败将如岷王世子及总兵温如珍,并派使者到深山老林寻找李定国部,愿意帮助他收复云南。朝鲜君臣虽臣服清朝,但君臣不剃发,不穿清服,仍穿明朝服装,使者到北京进贡、朝贺也如此。朝鲜一直使用崇祯年号,用了一百多年。即使在缅甸,有一个汉人部落,就是果敢,后来是缅甸的一个汉人州,他们一直打着明朝的旗号,一直打到1966年,也就是打了322年! 

 

                   接第二十三章        返回目录

明朝年号

年号 庙号 名字 即位时间 即位年龄 在位
年数
死时
年龄
世系
洪武 太祖 朱元璋 洪武元年正月(1368.1) 41 31 71 朱世珍之子
建文   朱允文 洪武三十一年闰五月(1398.6) 22 4   朱元璋之孙
永乐 成祖 朱棣 建文四年六月(1402.7) 43 22 65 朱元璋之第四子
洪熙 仁宗 朱高炽 永乐二十二年八月(1424.9) 47 1 48 朱棣之长子
宣德 宣宗 朱瞻基 洪熙元年六月(1425.6) 28 10 38 朱高炽之长子
正统 英宗 朱祁镇 宣德十年正月(1435.2) 9 14   朱瞻基之长子
景泰 代宗 朱祁钰 正统十四年九月(1450.9) 22 8 30 朱瞻基之次子
天顺 英宗 朱祁镇 景泰八年正月复辟(1457.2) 31 8 38  
成化 宪宗 朱见深 天顺八年正月(1464.2) 18 23 41 朱祁镇之长子
弘治 孝宗 朱右樘 成化二十三年九月(1487.2) 18 18 36 朱见深之第三子
正德 武宗 朱厚照 弘治十八年五月(1505.6) 15 16 31 朱右樘之长子
嘉靖 世宗 朱厚囱 正德十六年四月(1521.5) 15 45 60 朱右樘之侄
隆庆 穆宗 朱载后 嘉靖四十五年十二月(1567.2) 30 6 36 朱厚囱之第三子
万历 神宗 朱翊钧 隆庆六年六月(1572.7) 10 48 58 朱载后之第三子
泰昌 光宗 朱常洛 万历四十八年八月(1620.8) 39 1月 39 朱翊钧之长子
天启 嘉宗 朱由校 泰昌元年九月(1620.10) 16 7 23 朱常洛之长子
崇祯 思宗 朱由检 天启七年八月(1627.10) 18 17 35 朱常洛之第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