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秦国和楚国

    秦国和秦穆公。    秦国的统治者是西周在后期扶植起来的一个嬴姓的小贵族。平王东迁,秦襄公护送有功,列为诸侯。从襄公起,秦和西戎诸部展开了紧张的搏斗,并灭掉了一些西周残存的小国,秦国逐渐发展起来,政治、经济、文化都有了相当大的进步。秦襄公以后,秦国的国君依此是秦文公、秦宁公、秦出公、秦武公、秦德公、秦宣公、秦成公,于公元前659年,便传到了有名的秦穆公。

    秦穆公不仅野心勃勃,而且心胸开阔,毅力刚强,更有一个长处,就是求贤若渴,不管什么人,只要有才能,他就想收罗。

    前面提到的百里奚,穷苦人出身,到了四十岁还只能在乡下给人家看牛。后来他认识了隐士蹇叔,蹇叔知道他是个很有才能的人,把他介绍给在虞国做官的朋友宫之奇,百里奚才在虞国当上大夫。但虞国不久就被晋国灭了,百里奚当了俘虏,被带到晋国。不久,晋献公的大女儿要嫁给秦穆公的儿子公子絷,百里奚作了陪嫁的奴仆,被送往秦国。但他在半路跑脱了,跑到了楚国,给人家放牛。后来秦穆公知道了百里奚的下落,想送厚礼给楚成王赎回他。大臣公孙枝说:“这千万使不得。你送厚礼赎,楚王必定知道他是个能人,还是安一般奴隶的价钱去赎他吧。”秦穆公听了他的话,于是只用了五张羊皮把百里奚赎了回来。百里奚到了秦国,秦穆公一看,是个七十岁的老头子,不觉叹了一口气。但聊了一会,秦穆公就觉得他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后来一连谈了三日,秦穆公便要他主持国政,号为“五羖大夫”。后来,百里奚又把自己的儿子孟明视,把蹇叔以及蹇叔的儿子西乞术、白乙丙都邀了来。这些人,都是难得的文臣武将。秦穆公拜蹇叔为右相,拜百里奚为左相,拜西乞术、白乙丙和孟明视为大夫。后来,秦穆公还把西戎派来的使者由余也想办法留下。秦穆公在这些人的辅佐下,国家一天天强盛起来。

   公元前645年,秦晋因借粮一事反目,两军在韩原展开大战。秦军获胜,并俘虏晋惠公 ,逼晋结盟。公元前636年,秦穆公帮助公子重耳回国即位。公元前633年,秦支持晋,参与了城濮之战。经过了十余年的积聚,秦国的国力大增,但还未能与称霸中原的晋国抗衡。

  由于郑国倾向楚国,又没有礼遇流亡中的重耳,所以,公元前630年,晋文公又联络秦国,共同发兵攻郑。秦穆公带领百里奚、孟明视和三位副将杞子、逢孙、杨孙出征。两国之师包围了郑都,郑国正在危急之中。郑文公惊恐万分,幸而,这时有一位老头子,叫烛之武的,愿意孤身去见秦穆公。入夜,烛之武偷偷来到秦军军营,见到秦穆公,他说:“秦、晋两国围攻郑国,郑国已知灭亡。如果郑国灭亡对你有好处,那还值得;但是,秦、郑之间隔了个晋国,你就算得到郑国也难保守,那又何必灭了郑国去增强晋国的实力呢?”这番话,使秦穆公已有所醒悟。烛之武又说:“郑文公已经答应脱离楚国归顺秦国,以后秦国的使者往来,郑国愿意做东道主。”秦穆公听了这番话,觉得很有理,于是,私下跟郑国签定了和约,派杞子、逢孙、杨孙率领一支军队,留在郑国驻防,他自己统率大军回国去。这就是有名的“烛之武退秦师”的故事。晋国见秦国撤兵,也只好撤兵回国,但两国的关系即恶化了。

   公元前627年,晋文公死,晋襄公立。杞子派人从郑国回来秦国报告,说趁此时晋文公新丧,偷袭郑国,一定成功。蹇叔、百里奚都劝阻,但秦穆公认为有机可乘,不听劝阻,派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三人为主帅,从国都东门出发,准备里应外合,偷袭郑国。蹇叔边哭边送,说:“我眼看着你们出发,可不能眼看着你们回来啊!”秦穆公很生气,骂他不该诅咒军队。蹇叔对儿子孟明视说:“晋人一定在殽山袭击你们,将来我就到那里收你们的骸骨吧!”

  秦穆公不听蹇叔劝阻,秦军继续出发,进行千里偷袭。在经过周的都城时,王孙满在城楼上看到晋军士兵的傲慢的举动,预言骄兵必败。秦军到了滑国境内时,遇到了郑国商人弦高。弦高急中生智,假托代表郑国,先以十二头牛犒赏秦军,一边派人急赴郑国报信。孟明视他们认为郑国已得消息,已有戒备,偷袭也不会成功。于是,率军转头灭了滑国而还。郑国那边, 郑文公派人去“探视”留守的秦军,看到他们正在厉兵秣马,杞子等人知道事情败露,也急忙领兵逃离郑国。

   秦军孤军东进的消息传到晋国,晋国朝中有两种不同意见,一种意见认为应放过这支秦军,一种意见认为应趁机伏击消灭它,晋襄公听从了先轸等的意见,联合姜戎,等秦军过殽山(今河南省洛宁县西北)时,打了伏击,一举全歼秦军,还俘虏了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三将。这就是秦晋著名的“殽之战”。

  晋文公的夫人,也就是晋襄公的母亲文赢,是秦穆公的女儿,她向晋襄公求情,晋襄公一时心软,放走三位秦国俘虏。先轸朝见晋襄公,问起三位秦将,晋襄公说释放了。先轸大怒,说:“将士们拼命才从战场上把他们擒来,妇人一句话就把他们放走,真是毁灭战果帮助敌人!看来,晋要亡国了!”晋襄公也醒悟,急派阳处父去追擒。阳处父追到河边,三将已下船了。阳处父假意说晋公要送马匹给他们,但孟明视他们不上当,只在船上行礼辞谢,说:“我们回国后,如果不被国君处死,三年后,我们再来报答贵国之恩吧!”这话中有话的回答,使阳处父失望而回。秦穆公自知罪责在己,所以穿了丧服到城外迎接三将。他痛心地说:“这是我的过错,你们有什么罪呢?况且,我也不会因为你们的一点小过失,就掩盖了你们过去立下的大功劳啊!”

   秦国要向东扩展,必须打开晋国的通道。公元前625年,秦伐晋,战于彭衙(今陕西省白水县),结果,秦国战败。过了一年,即公元前624年,秦穆公亲自率军伐晋。秦军渡过黄河后,烧了所有的船只,自绝后路,表示不胜无归。结果,秦军士气旺盛,奋勇作战,大败晋军,晋军只能闭城自守。秦穆公率军自茅津渡河,到了殽山,掩埋了秦军士兵的骸骨,举行了隆重的追悼葬礼,全军哭祭三日。秦穆工还痛切地自责:“你们要牢记这沉痛的教训啊!古人遇事要和老人商议,我不听蹇叔、百里奚之言,才造成了这个大悲剧!世世代代都应记住我的罪过啊!”

   秦穆公虽然打了胜仗,但秦的国力终究不如晋,特别是东进的道路被晋国牢牢扼住。由余建议,先向西扩展,将来再与晋争雄。于是,秦穆公听取了由余的计划,致力于征服邻近的西戎,攻占了十二个小国,广地千里,成为西戎地区的霸主。

   公元前621年,秦穆公病死,秦康公继位。秦穆公在位39年,虽未能称霸中原,但能够“称霸西戎”,也为日后秦国的强盛以及统一中国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秦穆公死后葬于雍地(今陕西省凤翔县南),用了177人殉葬,子车氏很有才华的三个儿子奄息、仲行、针虎也在其中,此事,则遭到后世史官的抨击。

   同年,晋襄公在位七年后亦死去,晋国出现内乱。在前一年,晋国的执政、中军佐赵衰以及下军帅栾枝、中军帅先且居等死去,赵衰之子赵盾将中军并担任执政。晋襄公死后,赵盾想立身在秦国的公子雍,于是派先篾、士会两位大臣到秦国迎接。但是,中军佐狐射姑(贾季)则想立在陈国的公子乐。赵盾则先派人刺杀了公子乐。狐射姑很愤怒,杀了赵衰的同党阳处父逃离到狄国去。公元前620年,秦兵护送公子雍回国。这时,赵盾又经不住晋襄公夫人穆嬴的请求,改立公子夷皋,就是晋灵公。

   晋国的所为,激怒了秦国,秦兵攻晋,晋兵在令狐(今山西省临猗西)迎战并打败秦兵。不过,这役,晋国大将先蔑与士会投奔了秦国。次年即公元前619年,秦为报令狐兵败之仇,再次攻晋,取晋国的武城(今陕西省华县西)。公元前617年,晋攻秦,取少梁(今陕西省韩城南);不久,秦攻晋,取晋北徵(今陕西省澄城西南)。公元前615年,秦、晋又战于河曲,互有胜负。公元前614年,晋恐怕士会为秦所用,设计召回士会。

   晋灵公除了继续与秦争斗外,仍以中原霸主自居,诸侯国中发生内乱,尤其是国君被弑等政变,他都要召集其他诸侯出兵讨伐。宋国宋襄公死后,继位的是宋成公、宋昭公;公元前611年,宋襄公夫人使人杀死暴君宋昭公,立得民心的公子鲍,就是宋文公。公元前610年,晋灵公即派大将荀林父与诸侯出兵伐宋,追究杀宋昭公的事。但是,宋文公已得民臣拥护,坐稳王位,诸侯觉得讨之也没趣,于是退兵。不久,晋灵公又会诸侯,因郑国依附于楚国,晋灵公拒见郑穆公,后还是赵盾劝他,大国之间,不能不委曲求全,晋灵公才与郑国和好。    

   就在晋、秦仍在争斗之时,南方的楚国则日渐强大,雄心勃勃想称霸中原。

   楚国和楚庄王。    楚是个古国。始祖鬻熊。西周时立国于荆山一带,建都丹阳(今湖北省秭归东南)。常与周发生战争,周人敌视楚国,称之为荆蛮。熊渠做国君时,疆土扩大到长江中游。后建都于郢(今湖北江陵西北之纪南城)。春秋时兼并周围的小国,不断与晋国争霸。春秋初年,楚国的国君依此为:楚霄敖、楚蚡冒、楚武王、楚文王;到了楚成王时,楚国已经做了南方诸侯的霸主,很想与晋国一争高下,当当中原的霸主,但毕竟国力不如晋国,城濮之战后,不敢再北进。公元前626年,楚成王被儿子商臣害死。商臣即位,就是楚穆王。楚穆王又将附近的几个小国兼并,还把中原的诸侯国如郑、陈、蔡等全拉过来,国力日渐强大。公元前613年,楚穆王死了,他的儿子熊侣继位,就是楚庄王。

   晋国赵盾乘着楚国办丧事,召集了宋、鲁、陈、卫、郑、蔡、许七国诸侯,重新订立盟约,晋国又做了霸主。楚国的大臣不服气,希望新君楚庄王奋发图强,与晋国争霸。可是,楚庄王 看上去象个昏君, 继位三年,从来不发布什么命令,政治上也没有任何改革,只知打猎、喝酒、胡闹。右司马申无畏有一天在马车里悄悄问他:“大王呵,我听说有一只鸟栖息在南山之上,三年不理翅膀,不飞,不鸣,默默无闻,这是什么道理呢?”楚庄王答道:“三年不动翅膀,是为了让羽翼更加丰满;三年不飞不鸣,是为了窥看民情。虽然不飞,一飞冲天;虽然不鸣,一鸣惊人。你所比喻的意思,我知道了。”原来,楚庄王并非一位昏君,而是一位很有心计的政治家,他在暗中窥测方向,积蓄力量。果然,过了半年,楚庄王临朝听政,励精图治,一下子废除了七项弊政,兴办九项新政,杀掉五位奸臣和一批恶吏,起用六位贤士。于是,楚国很快大治。

  公元前611年,庸国率群蛮背叛楚国,楚庄王出兵伐庸并灭了庸,解除了北上的后顾之忧。 楚国要与中原霸主晋国争斗,就必须争取或攻打夹在这两个大国之间的弱小的诸侯国,如郑、宋、陈等。公元前608年,楚国联合郑国进攻依附晋国的陈国和宋国,晋国的赵盾率兵救陈及宋,转而攻郑。楚军救郑,在郑都以北的北林挫败晋军。不久,晋国为报北林之仇,再度出兵攻郑。公元前607年,郑国公子归生接受楚国的命令,出兵攻宋国。宋国的大将华元率兵抵御,双方战于大棘(今河南省睢县南)。结果,宋军战败,华元被俘,后逃回国。

   公元前606年,楚庄王又亲自率兵征伐伊、洛流域的陆浑戎人,趁势在周朝的边境上阅兵示威。周天子派王孙满来慰问。楚庄王故意问王孙满九鼎的轻重,实际透露出想吞并周室的意图。楚庄王的问话遭到王孙满的不亢不卑的回答,自讨没趣。他也知道,想取代周室,诸侯不会坐视不理,于是,率军南归。

   在回国的路上,楚庄王想不到竟遭到叛军的拦截。原来,令尹鬥越椒趁楚庄王领兵外出之机,举行叛乱。楚庄王沉着应战,施展谋略,打败了鬥越椒。鬥越椒本人也被将军养由基一箭射死。养由基因此获得“养一箭”的美称。

   楚庄王灭了叛党,回到郢都,大宴群臣将领,叫他最宠爱的许姬给大家斟酒。天晚了,一阵风把蜡烛吹灭。在黑暗中,不知是谁拉住许姬的衣袖,捏她的手。许姬在焦急中把那人的帽缨揪了下来,走到楚庄王跟前,诉说这事,要楚庄王惩办那人。楚庄王想了一下,高声说:“今晚大家聚会在一起,要喝个痛快,都把帽子摘下来!”大臣将领们都照着做。等到重新点亮蜡烛,许姬始终不知道拉她衣袖捏她手的人是谁。后来在和郑国打仗之时,有一位将军经常冲锋在前,英勇无畏。打了胜仗以后,楚庄王打听他的情况,那位将军承认,自己就是那夜被许姬摘去帽缨的人,所以出生入死报答楚庄王的恩德。

   楚庄王平了鬥越椒的叛乱,任命一位很有才能的隐士孙叔敖为令尹。孙叔敖名敖字孙叔,楚国期思(今河南省淮滨东南)人。他当令尹后,着手改革制度,整顿军队,开垦荒地,还修了一条芍陂河(今安徽寿县南),能灌溉一百多万亩土地。几年工夫,楚国更加富强了。

   在楚国军事胜利,生产兴旺,国力增强的同时,晋国却发生了政变。晋灵公即位时才七岁,他不会理朝政。公元前607年,晋灵公已经二十岁,也只喜欢寻求刺激作乐。赵盾常劝导他,他表面听从,暗地里只听大臣屠岸贾的话。他在城中盖了一座高台,取名桃园,他不仅与宫女们在那里寻欢作乐,还专用弹子弹台下的老百姓,以此取乐。厨师仅仅因为没有把熊掌煮得够烂,就被他处死,砍成八大块。后来,他不满赵盾时时进谏,居然与屠岸贾和谋,想到要杀赵盾。某夜,他派了一位叫鉏麑的武士去刺杀赵盾。鉏麑清晨前往,潜入赵宅,见赵盾盛服将朝,坐而假寐,不忍下手,退而头触槐树自杀。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屠岸贾又教晋灵公训练一只凶狠的猎狗,每天扑向一个穿着与赵盾一样的稻草人。某天,晋灵公设宴邀赵盾,伏甲士于暗处。赵盾带着家臣提弥明到来,恶狗扑出,提弥明奋力杀死恶狗,但自己被包围的卫士杀死。在危急中,有一位卫士背起赵盾,逃脱出奔。原来这位晋灵公的卫士叫灵辄,当年穷困饥饿快死时,得到赵盾的救助。现在,灵辄报恩而救赵盾。赵盾与儿子赵朔一起逃亡,未出国门,碰到堂弟赵穿,赵穿即回去领兵攻杀了晋灵公,赵盾父子于是返回。

   晋灵公没有儿子,赵盾叫赵穿洛阳把晋文公的儿子黑臀接来,立他为国君,就是晋成公。晋成公信任赵盾,将女儿嫁给赵朔,君臣成了亲家。对屠岸贾,赵盾并没有处罚,这为日后留下了祸根。晋灵公这昏君被杀,应该是好事;而且晋灵公被赵穿所杀,按理不关赵盾的事,偏偏有位叫董狐的太史,认死理,认定 晋灵公被杀与赵盾关系最大,他不管杀得对不对,总之他在史册上写下,某年月日,“赵盾弑其君”,这事,赵盾也拿他没办法。董狐因此获得“良史”的美誉。宋文天祥的《正气歌》也赞“董狐笔”。

   晋国虽发生政变,但也很快平静下来,晋、楚依然年年交战。公元前604年,楚攻郑,陈畏惧而依附楚。晋派荀林父救郑攻陈。 公元前603年,晋赵盾再度率兵攻陈。公元前601年,陈与晋和好。楚攻陈,陈又与楚和。这年,晋国以卻缺代赵盾执政,以赵朔任下军统帅。公元前600年,晋荀林父以诸侯之师攻陈,因晋成公死,乃率军而还。公子据继位,就是晋景公。这时,楚又攻郑,晋卻缺率兵救郑,晋郑联合打败楚军。公元前599年,郑又与楚和好,晋、宋、卫、曹联兵攻郑,郑又和晋。结果,楚又攻郑,晋士会领兵救郑,留兵驻守郑都。公元前598年,楚庄王亲率大军又攻郑,郑又和楚。楚庄王还领兵杀入陈国。原来,陈国内部出事。陈国的国君陈灵公因与故大夫夏御叔的寡妻夏姬私通。夏姬是郑穆公之女,颇有姿色。陈灵公不仅自己与其私通,还常带着两个奸臣孔宁、仪行父到夏姬住的株林胡混。一天,夏姬的儿子夏征舒寻机射杀陈灵公,孔宁、仪行父逃往楚国求救。夏征舒立公子午,就是陈成公。楚庄王攻入陈国,杀夏征舒,赶陈成公下台,改陈国为楚国一个县。后来,还是大夫申叔时劝导,楚庄王才让陈重新立国。至于那位夏姬,楚庄王给了新进丧妻的将军襄老为妻。

    楚国收复了陈国,可是郑国又归附晋国,楚庄王气极,公元前597年,楚庄王率领大军进攻郑国,把郑国的都城荥阳团团围住,日夜攻打。郑国盼望晋国来救,所以死守不降。楚庄王攻了三个多月,才把荥阳城攻破。郑襄公披发袒胸,牵着一只羊,打扮成罪犯的样子投降了。正当楚庄王准备班师回朝时,晋国荀林父率领的救兵也到了黄河,听说郑国已投降楚国,下令军队回国。先轸的儿子、中军佐先縠不肯回师,率所部先渡河,诸将赵同、赵括、赵旃等不得已也跟随渡河。楚令尹孙叔敖得知晋军渡河,主张撤退;但是大夫伍参主张与晋军决战。楚庄王听从伍参建议,于是,晋楚两军在泌城(今河南省郑州北)展开大战。由于晋军政令不行,荀林父优柔寡断,先縠轻敌而擅自行动,诸将意见分歧,士兵无斗志,因而,晋军大败。败兵争船渡河,自相残杀,船中的士兵将攀着船沿想上船的士兵的手指砍断,弄得满船都是血淋淋的断手指。泌之战是城濮大战以后晋楚又一次大战,而这场大战以晋国的失败告终。不过,楚国也有些损失,楚庄王的儿子公子穀臣被俘,大将襄老战死,楚国大夫屈巫贪恋夏姬美色,与夏姬偷偷私奔到了晋国。战后,郑襄公亲自到泌城犒劳楚国将士。有人建议楚庄王将晋军士兵尸体堆成一座小山,以作纪念显功。但楚庄王说:“偶然打了胜仗,不值得纪念;再说死了那么多人,也不是好事,还表什么功?把尸体全埋了吧!”

   晋军败回,晋景公怒而杀了先縠,并尽灭其族。其后数年,虽再与楚争斗,但已渐处下风。公元前594年,楚国又包围宋国都城九月之久,宋向晋告急,晋畏楚而不敢出兵。于是,宋、郑等国都屈服于楚国,楚庄王便成为中原的霸主。

   令尹孙叔敖先于楚庄王而去世。孙叔敖做官清廉,死后儿子生活艰难。有一位伶人叫优孟,扮演孙叔敖能以假乱真,向楚庄王述说儿子之苦,楚庄王下令优恤。公元前591年,楚庄王也去世,儿子公子审继位,就是楚共王。楚庄王在位23年,终于建立了楚国的霸业。公元前589年,楚共王在蜀地(今山东省泰安西)主持了楚、秦、宋、陈、卫、郑、齐、鲁、曹、邾、薛、鄫十二国会盟,表示着大部分诸侯国承认楚国的霸主地位。

   晋国依然不服楚国这个霸主,在其后的数十年间,中原基本上还是晋楚在争霸。争霸的结果,小国最是遭殃,因此,宋、郑这些国家都希望晋楚能够停止战争。于是,出现了两次的“弭兵之会”。

   公元前579年,宋国的执政华元约合晋、楚在宋结盟,约定彼此不相加兵,互通使臣,互救灾难,共同讨伐不听话的国家。但是,四年后,两国又产生矛盾,战争再度爆发。公元前575年, 晋由栾书率领大军攻楚,晋、楚大战于鄢陵(今河南省鄢陵西北),楚国战败。公元前557年,双方又战于湛阪(今河南省平顶山西北),楚国又败。这两次大战,战败的虽是楚国,但晋国始终不能占多少上风。公元前546年,宋国的执政向戌再次约合晋、楚,并会合各国在宋结盟。 此时,晋国的执政是赵朔之子赵武,而楚国的执政是屈建。赴会的楚人暗中裹甲,在会上争当盟主。晋国人看到形势不妙,只好让步,由楚国主盟。会议达成协议:规定除齐、秦两大国外,各国要向晋、楚同样纳贡,以平分霸权。

   当弭兵出现,晋楚争霸的局面接近尾声时,在长江下游悄悄崛起了两个国家——吴国和越国,中原的霸主向东转移了。

           接第三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