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楚汉相争

           第一节  项羽分封诸侯与刘邦计夺三秦

公元前207年,秦王朝灭亡。随着秦王朝的灭亡,整个社会形势发生了急剧的变化。国家需要和平统一,人民需要休养生息, 但是,掌握着最大权力的项羽,却未能做到这一点,相反,项羽和刘邦之间,还爆发了一场长达五年之久的残酷的争权夺利的楚汉战争。

秦王子婴投降以后,刘邦领兵进入咸阳。将士们看到咸阳城里的金银财宝,都纷纷争夺抢掠,唯有萧何首先走进丞相府,把秦朝的档案文件全部收藏起来。刘邦进了阿房宫,也被金碧辉煌的殿堂和如花似玉的美女弄得神魂颠倒,躺在龙床做起皇帝美梦。这时,倒是樊哙、张良等人还清醒,樊哙毫不留情给他一顿责骂,张良也进行规劝,刘邦才清醒过来,即令将士封了府库, 关了宫门,领兵回坝上驻扎。又邀各县父老,约法三章:杀人者偿命;打伤人和偷盗的,按犯罪轻重处理。秦朝时的苛法,一律废除。秦民大喜,抬着牛羊酒食来慰劳。刘邦不接受,秦民更欢喜,惟恐刘邦不作关中王。刘邦当然想做关中王,但怕项羽的大军打来,抵挡不住,所以先派兵把守函谷关。

项羽灭了章邯军,率领40万兵马来到函谷关,却遭到刘邦的阻挡。项羽大怒,令英布、蒲将军领兵打开函谷关。项羽的大军继续前进,一直到新丰鸿门(今陕西省潼关县东)。范增知道刘邦本是个贪财好色之徒,现在进了关,不贪图财物美女,野心一定很大,劝项羽及早消灭他。恰好这时,刘邦的左司马曹无伤派人密告项羽,说刘邦想做关中王,与项羽对抗。项羽大怒,决定次日早上进攻刘邦。项羽的叔父项伯,素来与张良友善,连夜赶到刘邦军营,私见张良,劝张良跟他一起离开。张良把这消息告诉刘邦,还为他出谋划策,刘邦马上巴结项伯,与他结为亲家。项伯受了巴结,回军营后在项羽面前替刘邦说好话,说刘邦之所以守住函谷关,是防止盗贼出没和非常事故,等待项羽的到来;并说刘邦已经准备次日一早就来谢罪。项羽听罢,觉得有理,也就打消了进攻刘邦的念头。

次日一早,刘邦带着张良、樊哙、夏侯婴、纪信等心腹和一百多人到鸿门来见项羽,卑恭屈膝地又是请罪又是解释,项羽也就宽恕了他,并与他一起喝酒。席间,范增几度暗示项羽杀刘邦,项羽心中明白,却不忍下手,当然,也不屑下手,他并没有感到刘邦会对他构成威胁。范增无奈,只得嘱咐项庄入内舞剑,名为助兴,实则寻机杀刘邦。于是,项庄舞剑,其意在沛公。在一旁的项伯看出名堂,也拔剑起舞,常常以身体遮挡着刘邦,项庄无法下手。张良急忙外出,把席间的情况告诉樊哙,樊哙执剑持盾入内,一番义正词严的斥责,使项羽无言以对。趁刘邦上厕所,张良叫他带着樊哙等人从小路逃回坝上,张良自己留下,给项羽、范增送礼。项羽对次也不介意,收下礼物;但范增可气坏了,拔剑砍破送给他的那对玉斗,叹息道:“唉,小子不值得给他谋事!夺将军天下的,一定是沛公啊!”

   项羽放走了刘邦,率军进入咸阳。一到咸阳,项羽就把秦王子婴杀了;接着,又杀了秦国公子、亲族八百多人,文武官员四千多人,杀得咸阳街上全是尸体和血污。项羽又收罗宫殿中的金银财宝及美女,并下令烧毁阿房宫等宫室,大火三月不熄。搞了这场大破坏之后,项羽率军东还。

   公元前206年一月,项羽开始分封诸侯。首先,他把楚怀王尊称为“义帝”,迁到江南,安置在郴(今湖南省郴县)。义帝的名份虽然高了,但和春秋时期的周天子一样,徒有虚名而没有半点实权。他又自立为西楚霸王,都于彭城(今江苏省徐州),统治梁地和楚地九个郡。又封刘邦为汉王,划给巴、蜀、汉中一带的地方。又把关中分封给三位秦朝降将:立章邯为雍王,统治咸阳以西地区;立司马欣为塞王,统治咸阳以东到黄河一带地区;立董翳为翟王,统治上郡。雍、塞、翟三王,实则用来监视汉王刘邦,堵塞其东进的道路。

   除了汉王、雍王、塞王、翟王以外,项羽还封了以下这些王:衡山王吴芮、临江王共敖、九江王英布、常山王张耳、代王歇、齐王田都、济北王田安、胶东王田市、燕王臧荼、辽东王韩广、西魏王豹、殷王司马卬、韩王成、河南王申阳。

   就这样,项羽除自立为西楚霸王外,还封了18个王,把秦始皇已经统一了的国家又变成了春秋时代诸侯割据的局面。项羽分封诸侯,逆历史潮流而动,本身就是一项反动的措施。而且,由于分封不匀而使诸王不满,有些没有得到分封的贵族、将军们更是寻找机会反叛。

   当项羽分封完毕东归彭城之后不久,齐将田荣便在齐地起兵。田荣因为没有领兵随项羽进关,所以没有受封。田荣领兵赶走了齐王田都,杀了胶东王田市,又联合彭越,攻杀了济北王田安,自己当了齐王,统治三齐之地。陈馀因为与张耳不和,弃将印而离开,没有随项羽进关,所以也没有受封。陈馀听说田荣当了齐王,于是和田荣联合,袭击常山,赶走张耳,占领赵地,从代郡迎接了代王歇,仍请他为赵王。代王歇做了赵王,就立陈馀为代王。 臧荼杀韩广,吞并其领地。韩王成受封不久也被霸王杀死,郑昌被立为韩王。这样一来,霸王项羽开始所封的王,就死了四个,逃了两个,三齐和赵、代都背叛了。 此外,秦末时,南海尉任嚣病死,龙川令赵佗代理南海尉。到了这时,赵佗吞并桂林郡和象郡,自立为南越武王,都于番禺(今广州)。面对这混乱的局面,汉王刘邦也开始了他向东扩张的计划。

   刘邦最先入关而不能当上关中王,早已心怀不满,后来又封在巴、蜀、汉中这些边远地区,而且东进之路被关中三王完全堵塞,更为恼怒。还是萧何劝他,暂时忍耐,先回都城南郑。刘邦又 听从张良的计策,一边走,一边把栈道烧毁。霸王项羽得知刘邦火烧栈道,以为他没有东进的意思,也就放下心来,领兵去征讨田荣。

   汉王刘邦到了南郑,拜萧何为丞相,曹参、樊哙、周勃、灌婴等为将军,养精蓄锐,等待时机打出关外去。汉兵都是山东人,不愿在巴、蜀山地生活,每天都有许多逃亡的。一天,有人告诉汉王,说丞相萧何也逃亡了。汉王大惊失色,不知何故。两天后,萧何又回来,汉王又怒又喜,问道:“你怎么也逃了?”萧何说:“我去追逃亡的人。”汉王问:“追谁?”萧何答:“追韩信。”

   韩信是淮阴人,少时也读过书,学过武艺。后来父母双亡,家中贫困,只好在新昌亭长家寄食。亭长的妻子讨厌他,常冷言冷语数落他。韩信便到城下淮水上钓鱼。有个洗纱的老妇见他饥饿,常分点饭给他吃。韩信很感激,对他说:“我将来一定好好报答你!”老妇却生气地说:“大丈夫连饭也吃不上,太没出息了!我是见公子你可怜才给点你吃,谁要你报答?!”淮阴城里的少年也常讥笑他。有次,有位屠夫的儿子挑衅地说:“你虽然一表人才,还带着一口剑,不过是个胆小鬼罢了。你敢拿剑来刺我吗?不敢,就从我的裤裆底下钻过去!”韩信思索了一会,老老实实地从他的裤裆底下爬过去,惹得满街的人都乐开了。从此,韩信得了一个“胯夫”的外号。

   项梁渡何到淮阴时,韩信带剑投军,当了个小兵。项梁死后,他又跟着项羽,几次为项羽出谋划策,但项羽并没有重用他。刘邦当了汉王,韩信又去投奔他。由于栈道已被烧掉,韩信经一位老人的指点,从一条不为人知的小路,经过陈仓(今陕西省宝鸡东),一直走到南郑。到了汉营,韩信也只能当上一个小小的职司。有一日,他和13位伙伴在一起喝酒,说着牢骚话,被人告发,被汉王全定为死罪,由藤公夏侯婴监斩。当13位伙伴全被斩首后,韩信大声喊道:“汉王不是要打天下吗?为什么要杀壮士!”夏侯婴吃了一惊,端详了他一会,便命令停斩。韩信大难不死,还受到提升,当上治粟都尉,然而,也不过是个管粮草的下级官员,不遂韩信心意。后来韩信见了萧何,和他谈了几次话,萧何大为赞赏,把他推荐给汉王,但汉王并不看重他,韩信只好逃离。萧何闻讯,来不及告知汉王,乘月夜追回韩信。

   汉王听说萧何千辛万苦追回的是韩信,又好气又好笑。萧何对他说:“大王要想打天下,非拜韩信为大将不可。”汉王只好同意,就要召韩信。萧何又说:“拜大将不能象呼唤小孩一样,必须选择好日子,斋戒设坛,才象个样子。”汉王只好又同意。到拜将那一天,各位将军都高兴,自以为自己会当上大将。等到大家知道拜的是韩信,全军都惊愕了。

   韩信拜将以后,和汉王分析了当时的形势,楚汉双方力量的对比,以及进军的目的和方向,说得头头是道,汉王心悦诚服,相见恨晚。于是,韩信部署诸将,调动兵力,准备东征。他派一万人马去修造栈道,暗中却率领大军悄悄地离开南郑。萧何留在巴蜀收税征粮,接济军饷。

   雍王章邯本已奉霸王密嘱,堵住汉中,作为第一重门户。汉王东出,必须要经过栈道,而栈道已被汉王烧毁,所以章邯也不加防范。如今听说汉兵在修复栈道,但区区一万人马,要修到何年何月?章邯又听说汉王拜胯夫韩信为大将,更加轻视,毫不在意。

   其实,韩信用了一个计策: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因他曾走过那条不为人知的小路。章邯只知道守住栈道,汉王和韩信却已率领大军偷偷渡过陈仓,打到眼前。章邯仓促应战,大败而逃回都城废邱(今陕西省兴平县)。他一边守城,一面向塞王司马欣、翟王董翳讨救兵。塞、翟二王惟恐汉兵打来,不敢发兵相救。韩信一面围困废邱,一面派樊哙、周勃、灌婴进攻咸阳。咸阳很快被攻破。韩信便引水灌城,占领了废邱。秦人也十分恨雍、塞、翟那三王,纷纷帮助汉军,汉军屡战屡胜。章邯败走,绝望之中,自刎身亡。章邯一死,塞王和翟王也完全被孤立,只得投降。不到三个月,汉王刘邦夺取了关中三秦之地。不久,汉王又打败了韩王郑昌和河南王申阳,他们都投降了汉王。接着,魏王豹和殷王司马卬也归顺了。汉王的势力强盛起来,准备和楚霸王决一雌雄。

接第二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