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彭城、荥阳、城皋之战

   汉王计夺三秦,把楚霸王气得暴跳如雷,但他当时正领兵讨伐田荣,难以两头兼顾,正在犹豫之际,接到张良的一封来信。张良在信中说,刘邦只想做个关中王,现在得了三秦之地,也就心满意足了,不会再向东扩张。霸王信以为真,决定先打败 田荣,再回头收拾刘邦。

   霸王打到齐国,田荣吃了几回败仗,从城阳逃到平原,被齐国人杀死。霸王立田假为齐王。但是霸王一走,田荣的兄弟田横又打败田假,夺回城阳,立田荣的儿子田广为齐王。田假逃到霸王那里,霸王一怒之下把他杀了,回头又攻打齐国。不料田横与齐国人死守城阳,霸王一时攻不下。这时,又传来殷王司马卬降汉的消息,霸王更加恼怒,还把曾经招降过殷王的都尉陈平斥责了一顿。陈平知道留在霸王那里凶多吉少,于是连夜逃跑,投奔在汉王手下做事的老朋友魏无知。魏无知把他推荐给汉王。陈平向汉王献策,趁霸王征伐齐国之机,联合诸侯攻打西楚都城彭城,必能取胜。汉王大喜,拜陈平为都尉、参乘兼掌护军。

   陈平得到汉王的重用,积极为汉王管理军队的事务。诸将不服,推荐周勃、灌婴去见汉王,说:“陈平虽然外表漂亮,品格并不高尚,听说他在家时,就曾经和他的嫂子私通;到这以后,又常常受贿,愿大王多加考虑!”汉王把魏无知叫来,责问他为什么推荐这么一个人。魏无知说:“大王用的是陈平的才智计谋,又何必计较他通奸受贿那样的错误呢?”汉王听罢,觉得有理,继续重用陈平。

   张耳和陈馀原来是一对好友,后来两人闹翻,陈馀杀了张耳的家小,逼得张耳走投无路,只好带领将士前来投奔汉王。汉王把他重用起来,仍旧称他为常山王。之后,彭越也领三万人马来归附。

   汉王号召各路兵马到洛阳,准备攻打彭城。有个新城董公对汉王说:“师出无名,诸侯们未必响应号召。最近项羽派英布暗杀了义帝,正好利用这个名义去征伐。”汉王大喜,命令将士们穿孝三天,号召诸侯们联合征伐楚国,为义帝报仇。

   汉王率领各路兵马,五六十万人,浩浩荡荡去攻打彭城。此时,霸王的主力部队都在城阳,彭城的兵马不多,只有一位大将虞子期。汉王不费多大力气就把彭城攻下,虞子期保护着妹妹,也就是霸王的妃子虞姬逃到城阳。霸王听说彭城被占领,气得咬牙切齿,即令大将龙且、钟离昧继续攻齐,自己率领项庄、桓楚、虞子期、季布及3万精兵回去收复彭城。

   汉王自从攻下西楚都城后,忘乎所以,天天在楚王宫里寻欢作乐。霸王的兵马打到城下,他才匆匆调军,出城应战。霸王所向无敌,楚兵也英勇奋战,汉军被杀得七零八落。殷王司马卬、河南王申阳被霸王杀死;魏王豹、常山王张耳带伤逃跑;塞王司马欣、翟王董翳投降。几十万汉兵逃往彭城之南的灵壁,争先恐后渡睢水。楚军又杀奔而来。结果,汉军被杀十余万人,尸体把睢水也堵塞了。

   汉王和诸将走散,没命地逃跑。逃了一程,又被楚军追上,围了三重。在这绝望的时候,忽然,天上刮起大风,到处飞沙走石。汉王趁这机会,逃出重围。不久,汉王又被楚将丁公追上,汉王回头喊道:“你我都是好汉,何必要这样相逼呢?”丁公听说汉王称自己为好汉,也就卖个人情,不再追赶。汉王单人匹马,又累又饿,来到一个小村子,碰到戚公父女。戚公知他是汉王,立即殷勤款待,并把女儿嫁给他。于是,戚女成了戚夫人。她和汉王睡了一宵,竟得身孕,便是后来的赵王如意。次日,汉王又匆匆赶路,想经过家乡沛县,收取家室。不料,半道碰到夏侯婴驾车而来,车上载着汉王的一幼子一幼女。原来汉王一家为避楚兵,外出逃难。不料,在半道上,汉王的父亲太公和妻子吕后以及门人审食其被楚兵掳去,其余皆走散。夏侯婴在路上仅找到公子和小姐。汉王号啕大哭。这时,季布又率楚兵追到,夏侯婴立即载着汉王驾车逃跑。汉王怕车马跑得慢,把两个孩子推下车。夏侯婴吃了一惊,立即跳下车把他们抱上来。一会,汉王又将两孩子推落车,夏侯婴又将他们抱起。接连几次,汉王怒起,拔剑要斩夏侯婴。夏侯婴只好用两腋夹住两小孩,跳上一匹马,紧跟着汉王的车。季布最终没有追上。汉王他们朝下邑逃去(在梁地),汉王妻兄吕泽派兵来接应,汉王才得到一处安身的地方。

    霸王大败汉军,进入彭城。听说太公和吕后被擒,就要下令斩首。还是范增规劝,把他俩留作人质。霸王吩咐虞子期好好供养他俩,带着人马又去攻打齐王田广。田广势力孤单,见霸王来势汹汹,乖乖地投降了。霸王收复了齐地,又回到彭城,和范增商量再去征伐汉王。

    彭城一仗,汉王大败,诸侯大多叛汉联楚,魏王豹也起兵和汉王抗拒,准备跟汉、楚三分天下。汉王派韩信领大兵征伐魏王豹。韩信到临晋津,望见对岸已有重兵把守,无法渡河。韩信安排灌婴领一支兵马在临晋津,假装渡河,自己却使用一个木罂之计,和曹参偷偷带领大军从上游的夏阳渡过河去。木罂,就是用一些大罂瓶封住口,缚上木头,浮在水上作为船。魏王豹完全没有料到汉军在没有船只的情况下能从夏阳渡河过来,慌忙应战,战败被俘。韩信派人把魏王豹及其家眷送到荥阳,汉王把魏王豹削为平民,家眷一概没收为奴,唯有魏王豹爱妾薄姬,被汉王留在后宫,后来便成了汉文帝刘恒的母亲。

   韩信平定了魏地,和张耳一同去进攻赵国。赵王歇和成安君陈馀听说汉军来攻打,就把兵马聚集在井陉口,号称20万。谋士李左车向陈馀献策,先截断汉军粮道,汉军不攻自破。陈馀号称仁义君子,不肯用诈谋取胜。韩信深知陈馀没有采用李左车的计策,大胆通过狭窄的山道,来到离井陉口三十里的地方驻扎。然后,韩信选出精兵二千人,每人手拿一面汉军的赤旗,抄近道藏在半山腰。韩信和张耳领兵渡河,在河岸扎营,摆出了背水阵。赵军见了大笑,认为韩信不懂兵法。韩信领兵进击赵军,激战了一会,韩信假装败退,赵军全营出击。汉军退到河边,无路可走,拼命抵挡赵军。韩信派遣的二千伏兵趁机冲进赵营,拔去赵军旗帜,插上汉军赤旗。赵军看到军营飘扬着汉军赤旗,立即大乱而逃。汉军两面夹击,赵军一败涂地。陈馀被杀死在岸边,赵王歇被擒拿后,亦遭斩首。惟有李左车,韩信悬赏一千金把他活捉到手。李左车受到韩信的礼遇,甘心当了韩信的谋士。韩信想领兵攻打燕国,李左车献策说,不必劳师远征,可先派人送一封信给燕王臧荼,劝他投降。燕王害怕韩信,果然投降了。韩信请求汉王封张耳为赵王,汉王同意了。

   就在韩信率领大军攻打魏、赵的时候,霸王乘汉王后方空虚,领兵来攻打荥阳。荥阳只有大将王陵留守,但王陵英勇善战,霸王屡攻不克。有谋士献策,说王陵是个孝子,把他母亲弄来,王陵必然会屈服投降。霸王派人把王陵的母亲弄来,逼她写信叫儿子投降,王老夫人宁死不从,最后自杀。

   霸王的行为更激起了王陵的义愤,更加英勇抵抗。霸王屡攻荥阳不下,想到九江王英布,派人去和他联络,一起征伐汉王。但张良也想到这一着,早派了一个能说会道的叫随何的使者到了九江见英布。随何靠他的一张嘴,真把英布打动了,英布也就投奔了汉王。

   霸王见汉王收了英布,更加恼怒,围攻愈急。汉王惊惧,不知如何打退楚兵。陈平献计说:“霸王手下不过范增、钟离昧几个人才,霸王为人猜忌,容易听信谗言,大王肯给我大量黄金,我有办法对付他们。”汉王给了陈平四万斤黄金,陈平叫他的心腹带着黄金扮成楚兵混到楚营,散布流言 ,说钟离昧想杀了霸王,和汉王平分天下。霸王听闻,果然起了疑心,疏远了钟离昧。

   霸王加紧攻打荥阳,汉王求和。霸王派使者到荥阳,陈平以美酒佳肴款待他,问范增的身体怎样,有没有书信捎来。使者说,自己是霸王派来的,不是范增派来的。陈平故意大惊道:“我还以为是范增的使者呢!”边说边走了。一会,使者的佳肴被端走,换上了粗茶淡饭。使者回去把情况向霸王汇报,霸王果然怀疑范增暗通汉王,于是责问范增。范增已知霸王对自己不信任,就说:“天下事已经定了,大王好自为之。我年老体弱,请求退休回乡。”霸王同意。范增走时,一路哭叹,恨霸王中了反间计。还没走到彭城,就给背上的毒疮折磨死了。范增死后,霸王才知道中计,一面好言安慰钟离昧,一面加紧攻打荥阳。

   在这危急之际,张良、陈平和将军纪信想出一条假降之计,由纪信装扮成汉王从东门出降,把霸王的大军引至那里,然后,汉王从西门突围。半夜,陈平把两千名女子放出东门,楚军纷纷到东门掳掠女子。天明,纪信乘着汉王的马车出东门,楚军都涌到东门看热闹,高呼胜利口号。当纪信走近楚营,霸王发现不是汉王,一怒之下烧死纪信。而这边,汉王早已带着张良、陈平、夏侯婴、樊哙等从西门突围出去,逃往成皋,和英布汇合。

   霸王占领荥阳,又亲率大军去攻打成皋,汉王只好又带着人马逃往修武,再从修武一直跑到韩信、张耳的军营。当时天刚亮,汉王自称是使者,一直走到韩信、张耳的卧帐内。他俩还没有起床。汉王拿走帅印、兵符,召集诸将,重新调度。韩信、张耳醒来,大惊,连忙伏地请罪。汉王也不怪罪,命张耳领兵回赵都镇守,韩信招募赵国丁壮,东往攻齐。又命刘贾、卢绾渡白马津,帮助彭越截断楚军粮道。

   彭越截断楚军粮道,楚军大乱,彭越乘势夺下梁地17座城。霸王留下大将曹咎、司马欣守成皋,嘱咐他们只防守不出战,自己带领大军去攻打彭越据守的外黄城。一两攻了几日,彭越才退走。霸王入城,要把15岁以上的男人尽坑死。有个13岁的小孩求见霸王,他说:“彭越强攻外黄,外黄人没有办法,只好投降,等待大王来救。如今大王来了,反而要坑杀百姓,那么,东面的十几座城你就别想攻下了。”霸王见他说得有理,即下令不准伤害百姓。不几天,霸王又拿下17座城。

   就在霸王率领大军进攻梁地的时候,汉王乘机进攻成皋。成皋守将曹咎、司马欣只守不战。张良、陈平又想出一计,命汉兵天天在城下辱骂曹咎。曹咎当然知道这是一条诱敌之计,但他性格刚暴,终于忍耐不住,领兵杀出。汉军逃至汜水,游水过河。曹咎也命令楚军渡河追击。楚军刚渡了一半,两岸汉军便冲杀出来,楚军大败,曹咎、司马欣走投无路,都自刭而亡。汉王领兵渡河,夺取成皋,占领敖山粮仓,驻军于广武山。

   霸王听说汉王夺取成皋,占领敖仓,急忙回师,进攻广武山。广武山有一条河,汉军驻扎河东,楚军驻扎河西。汉军有敖仓运粮,决意坚守;楚军粮道又被彭越截断,霸王焦急万分,却又屡攻成皋不克。钟离昧献计,把汉王的父亲弄来,汉王就会讲和。霸王就把刘太公弄来,次日交战时,就把太公绑着放在宰猪的案板上。霸王喊道:“刘邦听着,你若不投降,我就烹煮你父亲!”汉王至此,没有办法,只好壮胆回答:“我与你项羽同时受命于怀王,约为兄弟,我父即你父,如果一定要烹煮你父,就分给我一杯羹吧!”霸王大怒,即下令烹煮太公,由于项伯说情,方才罢休。

   霸王要与汉王一决雌雄。汉王说:“我愿斗智,不愿斗力。”双方隔河列阵对话。汉王历数霸王十大罪状,霸王气极,举戟一挥,弓箭手一阵乱射,汉王胸部中箭,不能直立,但他立即曲身摸脚,说:“恶奴射伤我的脚趾!”士兵不知他受了重伤,没有溃散。之后,汉王受伤卧床,军营议论纷纷,军心有些涣散。张良劝汉王勉强起来,到军营里转一转。汉王听从,裹好伤口,挣扎地坐到车上,到军营各地巡游了一遍,士兵的情绪也稳定下来了。

      接第三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