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垓下之战

  就在汉王收复城皋的时候,韩信率领三十万大军打到齐国,齐王田广焦急万分,齐国人也日夜不安。汉王谋士郦食其认为趁此机会 劝齐王投降,可以不动干戈而收服齐国。汉王就派他去试一试。 郦食其到了齐国,凭着他三寸不烂之舌,果然劝得齐王决定投降。郦食其即写信告诉韩信,叫他不必进兵。韩信得到这消息,就答应回师成皋。郦食其认为自己凭着一张嘴,立了一大功,不禁沾沾自喜,每日在齐宫饮酒作乐。

   韩信手下有个叫蒯彻的谋士,出来阻止。他说:“将军奉命攻齐,三十万大军无功而返,不及郦食其一个书生,有何面目回去见汉王?将军应趁齐国没有准备,一举把它灭了,才能夺取头功。”韩信听罢,竟不顾大局,领兵攻打齐国。齐王大怒,认为郦食其特来诱骗,当时就把他扔到油锅里炸了。

   田广、田横领兵迎战韩信,大败而逃至高密,派人向霸王求救兵。霸王派龙且、周兰率领20万楚军援助齐王。齐军、楚军驻扎在潍水东岸,汉军驻扎在西岸。韩信连夜派人用一万个沙袋把潍水上游堵塞,自己带领一支人马从浅水上东岸与龙且交战。打了一会,汉军假装败走。龙且率领全军涉水过河的时候,上游的沙袋忽然全部搬开,大水直冲而下,楚军不是被淹死就是被杀死。龙且也在乱军之中被杀;周兰被擒。韩信追击齐军,田广被擒后遭斩首,田横逃走,投奔彭越,齐地被平定。

   韩信平定齐地后,汉王令他即回师解广武之围。蒯彻又献计说:“齐是大国,没有王则镇守不住,将军应趁机请汉王立你为齐王。”韩信也有此心意,即写信请求汉王立他为假王,即暂时代理的王。使者带信去见汉王,汉王大怒,骂道:“这小子太没道理!”张良、陈平同时用脚尖暗暗踢了汉王的脚,汉王即醒悟,又骂道:“大丈夫立功就应做真王,做代理的干什么!”并即时派张良去封韩信为齐王。

   霸王听说韩信杀了龙且,平定了齐地,才知道韩信的厉害。他派大夫武涉去和韩信讲和,愿与韩信、刘邦三分天下。蒯彻乘机规劝韩信,反汉联楚,免得将来落得个“狡兔死,走狗烹”的下场。韩信不忍背叛汉王,终于没有答应。蒯彻装疯卖傻,离开韩信。韩信虽没有背叛汉王,但按兵不动,听候汉王的消息。

   汉王久等救兵,但韩信始终不回,只好派人向霸王求和。霸王因兵少粮尽,又担心韩信领兵救援,便同意讲和。汉王派侯公到楚营,缔结和约,双方以荥阳东南的鸿沟为界,东属楚,西属汉,各守疆土,彼此不再侵犯。同时,释放刘太公、吕后和审食其。霸王一一同意。次日,汉王率领文武大臣到楚营,和霸王见面。两人行礼,互换文书,汉王领回人质,父子、夫妻久别重逢,欢欢喜喜地回军营。

   过几天,楚军退回彭城,汉王也准备领兵回咸阳。张良、陈平急忙阻止说:“鸿沟为界,不过是援兵之计。现在楚兵疲惫不堪,又缺乏粮草,应该乘机进击,切勿养虎贻患。再说太公、夫人已经回来,还有什么顾虑?”汉王听从他俩的话,不顾刚刚签订的和约,派人去命令韩信、彭越发兵到固陵(今河南淮宁县西北),共同进攻楚军。

   汉王领兵到了固陵,向霸王下了战书。霸王气得直瞪眼,当即发兵30万向固陵猛攻。楚军将士恨汉王反复无常,个个理直气壮,英勇无畏,杀得汉兵大败而逃,躲在固陵不敢出。楚兵猛攻固陵,汉王又逃到成皋。楚军围成皋,日夜攻城。

   汉王恨韩信、彭越不发兵,急得没有办法。张良说:“韩信、英布虽然封王,但没有得土地;彭越屡立战功,但仅仅当了一个魏相国。大王不肯给他们重赏,他们就不肯卖力。”汉王只好派人加封韩信、彭越、英布以土地,三人便领兵来援。

   霸王听说三路汉兵汇集,不敢久战,加上粮草已尽,惟有退兵。他率领10万楚军,且战且退,来到垓下(今安徽省灵壁县东南),却被汉军团团包围住。霸王命令全军在垓下驻扎,打算在此坚持一个月,待汉军粮草接应不上,自行退兵。

   汉王已经会齐三路兵马,把垓下团团围住。他封韩信为主帅,调度各军。韩信把30万汉兵分成10队,摆了一个十面埋伏阵。此外,萧何、陈平、夏侯婴把敖仓、陈留和三秦的粮食源源不断供应大军。

   霸王被围数天,军中粮草已尽。钟离昧、桓楚、季布、虞子期等将领都主张突围。霸王便率领全军,奋力冲杀。但霸王虽然勇猛,楚兵也作垂死挣扎,却无论如何冲不出韩信的十面埋伏阵。霸王见士兵死去近半,只好退回垓下大营。

  夜晚,霸王听到四面楚歌,大吃一惊,说:“难道刘邦已经打到西楚吗?怎么汉营能有这么多楚人?”原来这楚歌是张良编出来教汉兵唱的。霸王的士兵听到楚歌,都不愿等死,成批成批地逃亡。连季布、钟离昧,甚至项伯都逃走了。

   霸王悲愤交加,摸着他那骑了多年的乌骓马眼泪直流。虞姬陪伴在他身边,为他置酒相饮。霸王边饮边慷慨悲歌:“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左右听罢,全都哭泣不已。营中更鼓击了5下,霸王对虞姬说:“天明我就冒死冲出重围,你怎么办好呢?”虞姬知道霸王舍不下自己,于是拔剑自刎。霸王悲痛欲绝。

   于是,霸王骑上乌骓马,带领800多子弟兵乘黑夜南逃。黎明时,汉军发觉,灌婴领5千人马追去。霸王渡过淮河,到阴陵(今安徽省定远县西北),迷失了道路,向农民问路。农民恨他残暴,骗他陷入大泽中,汉军因此追上他。他转而逃到东城(今安徽省定远县东南),这时只剩下28骑,汉军仍穷追不舍。霸王把士兵分为4队,和汉军作了一番恶战,冲出重围,仅仅死去两名士兵,而汉军则损失一名将军、一名都尉和几百士兵。

   霸王率领26骑来到乌江(今安徽省和县东北),乌江亭长停着一只小船在等候。亭长说:“江东虽小,地方千里,亦可以当王,请大王赶快渡江。”霸王惨笑道:“天要亡我,我还渡江做什么?当年我和江东子弟8千人渡江作战,现在没有一人生还,就算江东父老同情我,立我为王,我哪儿还有脸面见他们?”霸王把乌骓马送给亭长,吩咐亭长把马渡过江去,谁知乌骓马也不肯过江,从船上跳到江里。相传马鞍山即乌骓马死后所形成。

   汉军追来,霸王命令士兵下马,持短兵交战。霸王一人杀汉兵数百,自己也身受十几处伤。最后楚兵全部战死,只剩下他一人。霸王看到汉将吕马童,说:“你不是我的老朋友吗?”吕马童不敢仰视霸王。霸王道:“我听说汉王以黄金千斤,封万户城邑的奖赏买我的头,我把这个人情给你吧!”说完,就拔剑自刎。死时,他才31岁。时间,公元202年阴历12月。

   霸王的死,堪称壮烈,后人多为他惋惜。宋代女词人李清照有诗云:“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对于项羽的失败,后人也有不平之鸣,唐代杜牧有诗云:“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不过,还是宋代王安石驳斥得好,他说:“江东子弟今虽在,肯为君王卷土来?”霸王项羽是个悲剧人物,尽管他有英勇豪爽的品格,然而他开历史倒车,残暴多疑,终于失尽民心,落得个可悲的下场。

          接下一章  返回目录